第九百零八节:白日星现 - 蛊真人

第九百零八节:白日星现

天庭。 彩霞满天,从中飞出一座巨大的八转仙蛊屋。 它是三层圆坛,恢弘大气。坛上望柱重重,白玉栏杆间霞光灿烂,夺人眼目。 “劫运坛!”秦鼎菱望着,眼眸微缩,脸色复杂。 她见到了巨阳仙尊亲自搭建的仙蛊屋,但后者却已经逝去。任你是仙尊也要寿尽。 “天庭。”另一方面,劫运坛中的冰塞川激动得身躯微颤。 终于,他终于攻进了这里,履行巨阳仙尊交代他的大计——夺取宿命蛊,炼制命运蛊! “真的进来了。”随同的五行大法师非常意外和惊喜,“天庭的防御是这样薄弱的吗?” “当然不是。”一旁的牛魔沉声解释道,“这是巨阳仙祖的布置。当年,金箍大仙邀请先祖来天庭一游,表面上宣扬是想请巨阳仙主入主天庭。巨阳仙祖便暗中布置此招,留待今后。” 五行大法师闻言,不禁暗中咋舌,巨阳仙尊的谋略实在久远,居然算到了现在! “出发!我们要利用当年无极魔尊闯荡出来的路线,攻破中央大殿,登上监天塔,夺取宿命蛊!”冰塞川刚刚下令,就将周遭彩霞陡然一转。 劫运坛竟被彩霞带着,挪移到了远处。 元始仙尊留下的手段气墙已经发动,将劫运坛牢牢禁锢在气墙之内。 另一边,秦鼎菱脸色苍白,委顿在地。 她已经拼尽全力,方才能在巨阳仙尊的布置上进行了稍稍的微调。而所谓针对北原长生天的陷阱,当然是利用仙尊的手段最为可靠。 元始仙尊为天庭留下气墙杀招,漫布各处。三大魔尊接连攻入天庭,留下三条路径,这三条路上是没有气墙的。但是其他的地方,仍旧是充斥气墙。 秦鼎菱拼尽全力,将劫运坛转移了位置,送入气墙之中。 一时间,劫运坛动弹不得,四面八方都是巨大无比的压迫力。 紫薇仙子将秦鼎菱搀扶起来,钦佩地道:“前辈,真是多亏了你!” 秦鼎菱却是叹息,语气萧索:“没想到我苏醒过来,拼尽全力,也不过只是稍稍偏转了他的手段而已。唉……” 龙公缓缓迈步,神情淡淡:“走吧,让我们好好欢迎一下我们的客人。” “该死!天庭居然知道我们要来进攻,所以将计就计,提前设伏!”冰塞川面色骤变,脸色铁青。 他期待已久的突袭战,才刚刚开始,他就已经失去了对局面的掌控。 他全力催动劫运坛,但是气墙杀招太过强盛。 哪怕这座八转仙蛊屋也只是勉强挪移,速度不堪入目。更令长生天蛊仙们绝望的是,气墙有着极强的自我恢复能力。劫运坛闯荡过来,身后的路线上气墙会迅速弥合。 就在长生天一行人马严重受挫的同时,东海的蛊仙们来到了藏龙窟。 “没想到藏龙窟就在这里。”宋启元一脸感叹。 容婆阴笑一声:“这地方的确隐秘,不过天底下可没有不透风的墙。” 扬子河附言道:“当年帝藏生为祸中洲,龙公将其镇压,封印在这里,本来就是一件大事。只是历史久远了一些,天庭当初为了铲除龙人一族,手段狠辣彻底了一些。” “呵呵呵。说起来龙公也是一个狠毒的人,为了天庭大业,连子孙后代都能全部牺牲。”沈从声语气讥讽地点评道。 东海蛊仙一行八人,来到这里。 此番情形,和上一世一样。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方源可在暗中费了不少心力。一方面,他以气海老祖的身份暗示宋启元、华彩云等人,另一方面又以方源的身份联络沈从声,而第三方面则是四位东海散修八转,如今他们都是龙宫龙将,自然听命于方源,乖乖配合。 藏龙窟的位置,方源原本是不清楚的,但是自从得到了龙宫之后,里面自然有相关的记载。 当年,龙公镇压帝藏生的时候,龙人一族还出过大力气呢。 有了这个隐秘,方源便通过四大龙将之口,将这个情报透露出去,然后从各个方面影响东海蛊仙的决策。 东海的这些八转蛊仙和南联、长生天不同,他们没有太多的冒险精神,这一世他们也没有缴获龙宫的强烈意愿。方源便鼓动他们,先到藏龙窟将帝藏生释放出来,给天庭制造大麻烦。 帝藏生一出来,必定天翻地覆,杀得血流漂杵、生灵涂炭。正好不用这些东海蛊仙打头阵。 一旦中洲方面被吸引了注意力,有蛊仙出手对付帝藏生,那么必定其他地方就相对空虚,给东海蛊仙们大捞一笔创造良机。 还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说帝藏生会对中洲凡人下手。 它杀的人越多,中洲的底蕴就损失越大。 东海的正道八转们当然不会以自家身份,去向凡人们下手,实在有损他们的声誉。现在由帝藏生代劳,真的是再好不过。 西漠边境。 薄弱的界壁近在眼前。 “五域真的要合一了。曾经限制我们出入的界壁,如今已经浅薄成这种样子。”房功看着眼前的情景,满怀感慨。 方源分身房睇长在房家占据重要位置,此次说服了房家太上大长老,更有诸多西漠超级势力一齐同行。 这个阵容可比上一世要强大得多。 只是要纠集这么多的蛊仙,浪费了许多时间,因此到了现在群仙才汇集过来。 “不好了,那个血道魔仙来我族作乱了。”就在这时,孙家传来不好的战报。 “还有一头全新的太古荒兽,在捣毁我族的绿洲。”莫家的蛊仙也有噩耗。 “诸位!恐怕这是天庭的阴谋。无非是想牵扯到我们的脚步,让我们无法全力阻止他们修复宿命蛊。”房睇长立即分析道。 他虽然没有证据,但为了稳住这些蛊仙,信口雌黄也无所谓了。 “不行,我得赶回去。” “之前要我们全部出动,我就提出过异议。我们的后方实在太过空虚了。现在果不其然。” “依我看呐,还是保守一点。咱们西漠的资源都集中在绿洲中,若是绿洲毁了,没有了资源,家族也就失去了根基。” 西漠蛊仙们议论纷纷,皆有了退意。 “可恶。房家崛起得还是太晚了,没有这个号召和影响的能力。”房睇长暗自咬牙,只能看着孙家、莫家的人先行退出了一部分。 “这两家的蛊仙性情最不强硬,独独对付这两家,恐怕真的是天庭在后面弄鬼!”房睇长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。 孙家、莫家的蛊仙回去一部分,其他家族自然也要回去,否则就影响到力量的平衡。 西漠蛊仙界之前就因为房家的崛起,闹了一阵子,彼此之前关系紧张,互不信任。 还有一个根本的原因,从历史上,西漠就从未有过超级势力如此大规模联合的经验。 西漠蛊仙界从来就没有一个固定的霸主,不像南疆有武家,北原有长生天。 一番商讨之后,一部分的西漠蛊仙返程回归,坐镇后方。剩下来的队伍阵容仍旧超过上一世,强穿界壁,赶赴中洲。 天庭。 战报及时传达过来。 “藏龙窟遭受东海八转蛊仙强攻。” “西方边境出现西漠蛊仙精英,行军路线直指帝君城。” 紫薇仙子开口道。 此时,龙公正从前方战场中缓缓撤出。 劫运坛被气墙包裹在里面,里面开辟了一个不小的空间,天庭的诸多蛊仙强者正围绕着劫运坛狂轰烂炸。 劫运坛若是反击,这些蛊仙就都后撤,缩进气墙中藏身,安全至极。 尝试几次无果后,冰塞川只得催动劫运坛被动防御,缓缓向前挪移。 因为天庭蛊仙的强攻阻拦,使得劫运坛举步维艰。 基本上没有龙公什么事情,天庭战场的局面已经定了,长生天成了瓮中之鳖,败亡只是迟早之事。 龙公听到紫薇仙子的汇报,神情淡淡:“气海老祖、方源这两人,都没有动静吗?” “暂无动静。”紫薇仙子摇头。 龙公最忌惮的便是这两人。气海老祖实力卓绝,能和他对抗,这样的存在一举一动都要时刻关注。 而方源,在龙公看来,只是七转修为,但因为继承了红莲魔尊的真传,谁都说不好他会有什么手段。所以也要时刻防备。 “气海老祖态度仍旧不明,而方源自从抢了南疆梦境之后,便再次消失无踪。他手中已经捏了大量的梦境。”紫薇仙子徐徐道,还要分析下去的架势。 “你有什么计划?”龙公打断她的话。 紫薇仙子道:“我打算启动大阵,积极御敌于外,同时逼迫方源,还有可能敌对的气海老祖,让他们迫不得已,必须出手!” 龙公沉吟了一下,点点头:“也好。是该打得主动点。用此战立威,将来的五域大战会轻松很多。” 紫薇仙子迅速离开,来到一处大阵最中央盘坐下来。 她缓缓催动大阵,然后抛出星宿棋盘。棋盘悬浮半空,缓缓自转,无数星光宛若萤火虫,漫天飞舞,投入到大阵中去。 中洲的人很快察觉到了异象。 很多人手指天空,大呼小叫:“快看!有星光,大白天居然有星星。”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房睇长一行人刚穿过界壁,就看到此情此景。 “天庭出手了。这个情况可是上一世没有的呢。”方源也来到了中洲,默默地打量着天空,眉头微蹙。 天庭果然是准备了不一样的东西。 这一刻,中洲天空,光明灿烂,白日星现,照耀天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