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一十节:天庭主动 - 蛊真人

第九百一十节:天庭主动

啪啪啪! 高耸如塔楼般的太古走肉树,总是冲锋在最前方。万千的章鱼巨怪般的触手枝条,挥舞出凌厉的风啸之音,抡得虎虎生威,西漠蛊仙的仙蛊屋竟都节节败退。 肉鞭仙竟以一己之力,力抗仙蛊屋,不愧是有资格沉眠在天庭仙墓中的八转强者,着实了得! 当然,这也是变化道流派的优势所在。 “让我们来!”关键时刻,董家蛊仙挺身而出。 和上一世相同,这一次董家出动的仍旧是七转仙蛊屋赤河车。 这座仙蛊屋酷似水车,也好像是一个巨轮,自我翻转滚动,火焰翻腾燃烧,狠狠地碾向太古走肉树。 天庭蛊仙见此,纷纷目光一凝。 仙蛊屋直接纵横冲撞,最为便捷,但通常都不是仙蛊屋的最强手段。 仙蛊屋根据组建的仙蛊不同,方式不同,就有不同的仙道杀招。 眼下的赤河车显然是催动了本身的杀招,立即威势绝伦,撞向肉鞭仙。 天庭蛊仙紧张起来,同样的,西漠蛊仙也十分紧张。 赤河车仅仅只是七转仙蛊屋,能够抗衡八转,对撞上肉鞭仙,半斤对八两,自己也会重创。 不过,这个结果对于西漠还是微微有利的。 即使是两败俱伤,赤河车只要替换蛊虫,就能恢复。而肉鞭仙却是本体受伤,非常麻烦,后续疗伤和恢复会令人相当困扰。 “来得好!”关键时刻,肉鞭仙不退反进,兴奋大吼,直冲而上。 “这个家伙……” “护住她!” 天庭蛊仙们在瞬间达成了共识。 张飞熊一声咆哮,再次化作巨人,熊头人身,从侧面攻向赤河车。 “赤河车正面、背面最为强大,但是侧面却是弱点。我们来替董家掩护!”仙蛊屋玉蟾堡宛若一颗绿色流星,撞上张飞熊。 万紫红娇笑一声,无数花瓣飘洒战场,落到赤河车上,赤河车的气势不断下滑。 房家的鸡笼犬舍支援过来,放出鸡犬等等上古荒兽,攻向万紫红。 万紫红还在维持杀招,无暇躲闪,身边就有玉珠子、野樵子出现。一位洒下无数玉珠,丁兰作响,一个发出团团黄光,时缓时快。 鸡犬等诸多上古荒兽不是被玉珠砸得头破血流,就是被黄光暂时困住,悬停高空,动弹不得。 “可恶,这个万紫红就是历史上祸害我西漠的女魔头,被天庭招揽了去!”董家的蛊仙身处赤河车中,望着万紫红咬牙切齿。 董家乃是西漠正道,最讨厌西漠的魔头,偏偏万紫红就是历史上最出名的女魔头之一。 眼看着董家的赤河车威势不断减弱,照这样下去,就会被太古走肉树碾压。关键时刻,一座林间花屋般的仙蛊屋,在战场后方发力。 万紫红顿时轻咦一声,顿时感觉到自己的杀招失控,无数的花瓣反而卷向天庭蛊仙。 万紫红闷哼一声,杀招反噬,受到不轻的伤害。 她双目如电,死死盯住罪魁祸首,正是房家的七转仙蛊屋——落英馆。 轰! 下一刻,太古走肉树和赤河车终于撞击在一起。 双方立即倒飞出去。 走肉树断了数百根的肉质触角,而赤河车的车轮表面被撞得面目全非,损失蛊虫有三千多只,董家的蛊仙们疯狂地展开修补。 “真……够劲!”肉鞭仙咬紧牙关,艰难地维持住走肉树的形态,虽然伤势不轻,但斗志反而更加旺盛。 她就要再次冲杀上去,却被张飞熊拦下。 “让我来罢,你快回去疗伤。”张飞熊之前被仙蛊屋撞飞出去,现在又飞了回来,立即顶替肉鞭仙的位置。 肉鞭仙却很倔强,死战不退:“我不!让我冲,谁都不能阻止我。” 话音刚落,头顶上一道星光巨柱暴射而下,罩住肉鞭仙。 肉鞭仙:“……” 下一瞬间,她和星光巨柱一起消失,回到了天庭。 天庭战场中,劫运坛还在奋力前行,想要挣脱气墙,但龙公却牢牢地挡在它的面前。 龙公高大的身躯宛若金钢浇筑,即便只是一人,也打得劫运坛抬不起头。 轰轰轰! 龙公每一次出手,都伴随一声声剧烈的轰鸣炸响,仅仅只是变化道杀招,就让劫运坛寸步难行。 好不容易前进十步,往往会被龙公打退九步。 肉鞭仙吞咽一口口水,仰望着龙公战斗英姿,心中羡慕不已,自己何时才能有这样的强大力量! 她身边光华闪烁,淡蓝色的流水股股缠身,为她的伤口洗涤异种道痕。 这是天庭专门布置出来的治疗大阵,大大提升疗伤效率。 “天庭的传送手段,既可以群体挪移,也可以单人往返!这真是麻烦。”方源分身房睇长深深地皱起眉头。 他虽然没有看到天庭中的治疗大阵,但用脑壳都能联想得到。 关键是有了这样的手段,天庭能迅速撤退。西漠一方要杀伤天庭蛊仙,几乎成了奢望。必须是要一击必杀,不让天庭一方有传送、治疗的机会。 但要一击必杀这些八转中的强者,谈何容易! 不只是房睇长,绝大多数的蛊仙都认识到了这一点,不由地西漠的士气开始剧烈下滑。 房睇长暗自咬牙:“这可不行。” 当即,他催动豆神宫杀上前线:“诸位,让我来!” 西漠群仙精神陡振,连忙让出一条路来,纷纷向豆神宫投去期待的目光。 天庭蛊仙便见一座仙蛊屋巍峨如山,气魄雄阔,轰隆隆杀奔而来,皆是心头狠狠一跳。 同样的一个词,闪现在众仙心头——豆神宫! 仙道杀招——万生春雷。 豆神宫身狠狠一震,无数电光如蛇如龙,缭绕在大殿周身。电光凝聚,很快形成一颗颗的碧绿雷球,向大殿周围四处轰炸。 轰隆隆…… 天庭蛊仙疯狂躲闪,不敢撄其锋芒。哪怕是变化道的张飞熊,此刻也还原人身,飞窜四处,十分狼狈。 万生春雷死中有生,生中有死,集毁灭与新生于一体。轰炸了之后,还在战场上刻印道痕,形成有利于自身的主场环境。 “这还怎么打?”这次轮到天庭蛊仙赶到无奈。 “它毕竟是元莲仙尊亲自开创的仙蛊屋啊。” “唉,怎么就落到了西漠蛊仙的手中!” 天庭蛊仙们愤恨又无奈,均心生退意。 一位天庭蛊仙白白胖胖,正是赵山河,此刻看向玉珠子。 玉珠子向他点点头,两人忽然汇聚到一块去。 与此同时,其他的天庭蛊仙纷纷围绕他俩,在周围策应、防御。 赵山河乃是食道蛊仙,玉珠子则是土道,两人同时施展出了一招——坐吃山空! 杀招笼罩整个战场,西漠一方所有的仙蛊屋都无法避免。 施展完了此招,高空垂落道道星光巨柱,一闪即逝。 下一刻,所有的天庭八转都撤离了战场,刚刚还激斗混战的战场,只剩下西漠一方的仙蛊屋。 西漠蛊仙虽然击退了天庭,但面色都很难看。 因为他们发现,仙蛊屋中的许多蛊虫气息都在迅速虚弱,很快就滑落深渊,一只只蛊虫接连死亡。 不仅如此,屋内的蛊仙们也纷纷中招,许多人的仙元开始崩解消散。 “这都是方才那一招造成的。” “究竟是什么杀招,不仅仙蛊屋遭殃,连屋内的蛊仙都无法幸免?” “应当有食道的奥义。真因为是这样,我们的仙蛊屋很难防范。” 西漠蛊仙议论交流,很快就猜得八九不离十。 食道失传已久,西漠正道掌握食道少之又少,所以这方面的防御就薄弱了许多,造成了短板。 关键是天庭在这个方面,赵山河显然是个中好手。 “这样可不行!” “天庭且战且退,每一次只要给赵山河、玉珠子这两人营造机会,施展出杀招来,就能对我们持续放血,不断消耗我们的力量。” “诸位!我们必须抓紧时间,尽快冲杀到帝君城,逼迫天庭蛊仙和我们死战。在那里,他们可不会如此轻易撤退。” 房睇长分析一番,鼓动道。 西漠蛊仙们纷纷表示赞同。 短时间内,他们根本无从破解天庭的传送杀招,只能依照此法来克制天庭。 赵山河等人再次回到了天庭。 受伤的都到治疗大阵中恢复,其余的人则在加紧休整,同时相互交流,应该如何更好的配合。 和西漠的诸多仙蛊屋狠狠打了一仗,这些蛊仙毫无损失,受伤最严重的肉鞭仙,此刻也差不多痊愈了,再次生龙活虎。 和上一世不同,这些蛊仙因为提前苏醒,不仅拥有全面的仙蛊,而且相互之间还有了一定程度上的配合。 “仙蛊屋就是难啃。其中豆神宫是最硬的骨头了。” “担心什么?再来几轮,西漠一方就会崩溃。他们杀不到帝君城去!” “方源、气海老祖这两位,都没有出手吗?快出手吧,我们都快等不及了。” 蛊仙们各个都是强者,名传一时,自信绝伦,斗志昂扬。 事实上,造成这个局面,还得怪方源。 方源重生之后,屡屡得胜,战败天庭,让星宿天意感到了浓重的危机,因此提前苏醒了诸多蛊仙。 不像上一世,在长生天强攻,天庭就要失守的危难关头,星宿天意才仓促唤醒了沉眠的蛊仙,让这些天庭蛊仙的战力都没有发挥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