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一十一节:北原反击 - 蛊真人

第九百一十一节:北原反击

“快阻止他!”房睇长呐喊。 西漠一方的仙蛊屋拼尽全力向赵山河、玉珠子二人冲杀过去。 但在他们的身前,早有天庭蛊仙严防死守。 吼! 张飞熊化身巨人,奋不顾身地挡下一座仙蛊屋。 啪啪啪! 又有肉鞭仙变化太古走肉树,疯狂挥舞枝条,抽打得仙蛊屋团团乱转。 轰轰轰…… 种种仙道杀招爆发,仿佛是大片的烟火暴射,绚烂无比,威力绝伦。 这些都是天庭蛊仙的八转杀招,西漠的仙蛊屋遭受严重阻截,不免有些迟疑。 趁着这个时间,赵山河和玉珠子酝酿完毕,再次施展出仙道杀招坐吃山空。 西漠蛊仙再次中招,然后无奈地看到星光巨柱射下,带走中洲蛊仙。 下一刻,他们就回到了天庭。 蛊仙们一边疗伤,一边热烈交流。 “施展坐吃山空,真的是越来越难了。” “对方毕竟是一域精锐,不容小觑。就算是傻子吃了多次的亏,也会变得聪明起来的。” “不过他们的实力也被削弱得相当厉害,再来两次,估计就要撑不住了。” 蛊仙们士气满满,越战越是斗志高昂。 噗。 就在这时,秦松脸色猛地一白,呕出一小口鲜血。 他的血液呈现黄褐色,血沫中还有无数的小虫子四处乱跳。 “秦前辈,您受伤了?”就站在秦松身边的周雄信连忙关切地问道。 周雄信一身白袍,体格强健,方脸浓眉。上一世他和方源大战,掌握着天底下搭建速度最快的战场杀招——流言笼,并一度令方源陷入苦战。最终方源算计更深,提前利用逆组织的大阵布局,将周雄信陷害杀死。 但这一次,方源重生归来,周雄信也因此活了过来,并且是天庭出击的众多蛊仙中的一员。 秦松虚弱地摇摇头:“这是成年旧伤,不是之前交战的事情。” 天庭蛊仙皆围拢上来,查看秦松的状态,就连紫薇仙子都被吸引过来。 秦松是关键人物。 天庭之所以能够施展出如此强大的星投杀招,不仅是借助了相关大阵、星宿棋盘,还仰仗秦松的力量。 秦松最擅长的便是挪移。 上一世,就是他带着天庭蛊仙长途跋涉,迅速赶赴帝藏生战场。那个时候的他,仙蛊不全,又因疯狂催动杀招,直接导致死亡降临。 而这一世,他提前苏醒,环境却是优渥很多。不仅仙蛊全面,而且还享受了先进的延寿法门。 秦松辈分很高,沉眠的时候很早。在他沉眠的这段时间里,天庭在延寿方面有许多新的研究成果。 时代总是在不断进步的。 秦松因此寿命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延长,但连番大战又让他屡屡压榨自身,身体状态急速下滑,寿命大为缩减。 “依照你现在的身体状态,最多恐怕只能施展四次移动杀招。超过这个数目,你的肉身、魂魄都会轰然崩解。”紫薇仙子算计了一会儿,开口道。 “四次?”秦松笑了笑,又咳出一口黄血来,神情淡然,“足够击溃西漠了,而且还有空余,或许能重创南疆或者东海的蛊仙。至于我死后,就靠诸位了。” 天庭蛊仙们默然。 唯有肉鞭仙大大咧咧:“秦老头,你就放心吧,有我在呢。” 秦松的状态,他们是无能为力的。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他的陈年旧伤,这个伤是他探索狂蛮墓葬带出来的,曾经无法治愈,现在也是如此。 紫薇仙子却没有下令继续进攻,她在心中沉吟。 缺了秦松,天庭就没有群体传送之能。单独依靠星宿棋盘,效率太低不说,还会严重牵扯到她本身的谋略算计能力。 紫薇仙子有过催动星投杀招的经验,这个杀招实在太消耗念头了。如果她催动了这个杀招,将再无多余的精力来照看大局。 这对天庭而言,显然是得不偿失的事情。 若是一处战场也还罢了,但天庭的战场最少有三处,并且天庭面临的对手,不仅是四域的强者精英,还有方源这个魔头还未动手。 上一世、这一世都作为天庭的首脑、智囊,紫薇仙子必须照看全局。 “真是遗憾,这一次仙墓中苏醒的并无智道蛊仙。” “方源还未出手,气海老祖也没有动向。这个时候若是提前消耗掉秦松,将来若有战局突变,可就糟糕了。” 紫薇仙子深入思考,不愿意提前耗用掉秦松这样的关键力量。 她始终考虑到了一点:方源拥有定仙游杀招,还有上古战阵四通八达,可以迅速出现在中洲的任何一个角落。 天庭保留大规模星投的手段,不久后对付方源起来,就会游刃有余。 “如今有四大战场,分别是天庭、毛脚山、帝君城以及藏龙窟。”紫薇仙子环视左右,开口分析道。 “这四大战场中,天庭战场最为重要。一旦我们被突破,宿命蛊被长生天摧毁,那么一切的希望都没有了。” “其次是毛脚山。如果不败福地被摧毁,我们没有提炼出足够的成功道痕,对我们修复宿命有巨大的影响。但这一点,并不是不可舍弃的。就算不败福地被毁,我们没有成功道痕,宿命蛊仍在。将来新的炼道成果,或许还能推动宿命蛊的修复。” “再次是帝君城。西漠蛊仙兵锋直指帝君城,来势汹汹。但经过我们连番打击,锐气已失。帝君城本身已有重兵把守,更有尊者遗留的人道手段守护。即便遭受摧毁,精英丧失殆尽,也不要紧。过个百十年,就有更多的人杰涌现。” “最后是藏龙窟。东海八转蛊仙虽多,但杀性不足,只想讨便宜,不足为虑。单凭大阵和悲风老人,是防不住他们的,但拖延一段时间绰绰有余了。这段时间里,我们只要支援一次,就能稳住那边的局势。” 有蛊仙发问:“所以,仙子的意思是?” 紫薇仙子将目光投向气墙中的劫运坛:“我们优先解决掉长生天!天庭安稳,宿命蛊保存,即便外面的局势再糜烂破败,我们也将始终利于不败之地。” 顿了一顿,她继续道:“除此之外,也能让秦松前辈保留有用之身,防止方源、气海老祖忽然出手。” “好!” “此乃老成谋国之言呐。” “把劫运坛困在大本营中,我也始终觉得不放心。毕竟他们是巨阳的后人,说不定就会生出幺蛾子。” “就听仙子的!” 天庭蛊仙细细聆听,无不认可了这个方案。 于是诸仙再不传送远攻,纷纷进入气墙之中,对长生天一方下狠手。 天庭的气墙乃是元始仙尊留下。过了这么多年,除了被三尊打通三条道路之外,其余地方仍旧是坚韧恒久。 更过分的是,气墙还保持着灵性。 对于天庭蛊仙而言,他们可以在气墙中自由出入。对于长生天一方,却是强大的桎梏和束缚。 气墙开辟出一个半球形战场,天庭蛊仙们背靠着气墙,对劫运坛狂轰滥炸。 一旦劫运坛反攻,这些蛊仙就迅速后退,身体没入气墙中,由气墙挡住劫运坛的反攻。 因为这一点,天庭蛊仙们充分发挥出了攻伐威能,劫运坛表面被打得裂痕蔓延。 身为八转仙蛊屋,劫运坛本身是极其坚固的,它又是巨阳仙尊亲创,横冲直撞起来,优势明显,简直不讲道理。 但至始至终,它总是被一位蛊仙拦下。 这个人正是龙公! 他的身躯正在一分分缓缓涨大,面容如铁,身躯雄健,浑身上下的紫金龙鳞防御力极其惊人。 一记记变化道杀招,在他手中随心所欲地施展出来。招招霸道猛烈,将劫运坛牢牢挡住。 不管是劫运坛,还是天庭蛊仙的杀招覆盖到他,他也岿然不动,仿佛擎天巨柱,所有的八转杀招不过是轻风细雨而已。 上一世,龙公和东海蛊仙争夺龙宫,虽然成功,但身负重伤。等到中洲炼蛊大会召开,龙公仍旧身上带伤,所以前期的战力并没有如此威猛。 而这一世,因为方源提前搜刮了龙宫,龙公状态十分完整,把整座劫运坛打得不能寸进。 “龙公……居然如此之强!”冰塞川脸色铁青。 随行的牛魔、花子、五行大法师都在拼命地修复劫运坛。 “这样下去可不行啊。不冲破眼前的关卡,我们根本接近不了监天塔的。”劫运坛中,毛里球缩小了身躯,趴在地上,不满地嚷嚷出声。 冰塞川神情挣扎了一番,叹息一声:“没有办法了,催动前有古人杀招罢。” 劫运坛忽然静止不动,陡然爆闪一轮金黄光晕。 光晕刺目耀眼,照得龙公都眯起了双眼。 哗哗哗…… 一阵阵的浪潮江涌的声音,在战场响彻。 随后一段光阴长河的幻影,恢弘磅礴,出现在劫运坛的上空。 “这是?!”龙公心头微微一震。 然后,在天庭蛊仙惊愕的目光中,一位位北原蛊仙从光阴长河中走出。 “来啊,吃老子一颗炸雷!”身躯高大的努尔暴雄狂笑。 “没想到我居然能凭借此招,来到未来,参与此番大战,实在是三生有幸。”黑凡微微带笑。 “哇!这场面好大,我的天呐,我还是赶紧躲起来吧。”刘流溜面目白皙,一脸奸诈的样子,身形旋即消失不见。 ps:蛊真人官方QQ群:白天群336936326;黑天群497266624;vip群250906315。蛊真人,蛊真人微信公众号,直接在公众号搜索中,搜蛊真人即可。蛊真人、作者蛊真人皆是。过年期间,本人会不定期上Q,上微信聊聊剧情什么的。有兴趣的,加一个就行,别都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