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节:夜宿树冠 - 蛊真人

第六节:夜宿树冠

?哗哗哗…… 江潮涌来又退落,天色已晚。 黄昏之下,浅滩被鳄血染红,数百头六足鳄的尸体环绕着两个少年。 在一只巨大的鳄尸旁,方源缓缓地站起身来。 六足鳄群来袭,方源根本就没有想过逃跑。他虽然只有一转初阶的修为,但是白凝冰却是三转巅峰! 利用她的修为,加上自己的三转蛊虫,消灭一支百兽群,大有可为之处。 一方面,他需要利用六足鳄群这样的外力,来压迫白凝冰,借机调教。另一方面,他也需要适合自己的蛊虫。 “虽然是一转初阶,但是甲等资质,再配合天元宝莲。真元恢复速度极快,因此让我能够使用二转蛊虫。但不管是鳄力蛊,还是背甲蛊,都并不太理想啊。”方源心中暗暗叹息。 天蓬蛊高达三转,又借给了白凝冰。方源的确需要一只适合目前自己的防御蛊。但背甲蛊,只能防御后背,防御面太小了。 鳄力蛊虽然珍贵,但是目前为止,方源的双猪之力,已经足够强悍。再增长力量,反而会危害他自身。 六转以下,蛊师的身躯终究都是凡躯,有承受的极限,不可能一直增长力量。 方源先前利用黑白豕蛊,已经改造自身,在根本上提升了自己的力气。如今再用鳄力蛊,将超出他身体的承受,反而会危害他自己。 也就是说,除非他寻到其他辅助蛊虫,配合鳄力蛊使用。在此之前,他用了鳄力蛊,就是自杀行为。 “白骨山的传承中,有一只玉骨蛊,能增加蛊师的骨骼强度。若是用了此蛊之后,再用鳄力蛊,就没有问题了。不过现在,距离白骨山还有一段距离,没有十天半个月难以抵达。” 方源遥望了东南方一眼,随后心念一转,唤出鳄力蛊。 他将鳄力蛊交给白凝冰,同时召回自己的天元宝莲。 “用此鳄力蛊,可以让你的力量凭空增长一鳄之力。过程有些辛苦,连续催用一个月,大概就能完成了。”方源叮嘱道。 白凝冰点点头,心中微喜。 有了鳄力蛊,她就能弥补自身的力量短板。先前在白家寨,她也搜集过,但运气不佳,一直没有寻到这样的蛊。没有想到,居然在野外流魄时,得到了昔日朝思暮想的蛊虫。 蛊师在野外闯荡,既危机四伏,同时又充满了机遇。 “走吧,这里血腥气味太浓,三面的峭壁也坍塌得差不多。必定会吸引一些猛兽前来,在这里宿营肯定不安全。” 方源的提议,得到了白凝冰的赞同。 不过在离开之时,方源尽量采集了一些鳄血鳄肉,收在兜率花中。 鳄力蛊,是以鳄肉为食。新鲜的鳄血则可以用来喂养血颅蛊、血月蛊。 太阳已经垂落下去,夜幕开始降临。 远方的天空中,繁星隐现。 峭壁被雄鳄王撞得坍塌,变得容易攀爬。方源和白凝冰二人攀上峭壁之后,一片郁郁葱葱的密林,就展现在他们的面前。 密林绵延开去,远山影影绰绰,密林深处一片幽深黑暗。不知道里面栖息隐藏了什么危机、猛兽。 啾啾啁啁…… 一阵古怪的叫声,不知道是鸟鸣,还是猿啼,传入两人的耳中。 两人相视一眼,均知道野外的密林,危机四伏。尤其是这夜晚,光线不足,此时步入密林,比白天更加危险。 但他们别无选择。 “走吧。”方源示意白凝冰。 白凝冰咬了咬牙,只好拖着疲惫至极的身躯,走在前面,为方源开路。 这一株株树木,至少高达四米。靠着江边,充满了湿气,地面也较之山土更加柔软。 潮湿温暖的气候,令青苔大盛,铺满地面、石块,附着在一棵棵的树干上。 越向里面深入,光线越暗,凉意更深。 方源还好些,白凝冰不禁打了个冷颤。她刚刚剧烈激战,浑身都被汗水淋湿了,此时凉意袭体,自然感觉更冷。 “我说,待会把炉子架起来,我们烤个火吧。”白凝冰在前面,一边探路,一边道。 她的声音,飘荡在密林中,更显得此处密林的幽静。 “烤火?呵呵。”方源笑了一声,“你不觉得这密林,太过安静了一些吗?停下吧,好好看看前方的树。” 白凝冰脚步一缓,凝神望去。 前面的树,又矮又壮,树根盘虬,绵延一片。它们的每一根枝干末端,都长成藤蔓,宛若绿蟒,或是相互盘绕,或是垂在地上。 藤蔓的末端,宛如捕蝇草,又仿佛是河蚌张开的两片贝壳,静待着猎物的到来。 “捕兽树!”白凝冰想到学堂所授,认出了此树。 这种树以肉为食,每一根枝干末端软化为藤蔓,只长两片叶子。叶片又宽又大,平时张开来,仿佛是张开的巨口。一旦有猎物走近,藤蔓就如蛇头扑闪,叶片咔嚓一声合拢,一口将猎物吞下。然后分泌酸液,耗费数十日,甚至数月,将猎物慢慢融化吸收。 白凝冰细数一下,眼前至少有三四十棵捕兽树。每棵树相互间隔较长,之间生长着普通树木。 “这是一片捕兽树林,难怪缺乏生机,显得安静。不过没有关系,我可以凭借三转蛊的力量,强开出一条道路出来。”白凝冰道。 方源却摇头:“我们现在是想要一片安全的宿营地。我看这片捕兽树林,就很好。闯过这片树林,在茂密的丛林中,未必能找到更安全的地点过夜了。” 白凝冰闻言,不禁瞪大双眼:“就这里?捕兽树林,还安全?” 方源扫了她一眼,没有解释。而是转身,原路返回。 白凝冰咬了咬牙,阳蛊在方源的身上,她只得跟随方源重新回到了那处浅滩。 方源挑选了两头健壮的鳄尸,将它们开膛破肚,去了内脏器官,又清洗一遍后,拖入丛林。 “你居然是想?!”白凝冰也是聪明人,一路跟随,看到这里,已经隐约猜到方源的目的。 方源的奇思妙想,让她不由地感到惊异。 “人是万物之灵,人的智慧是无穷的,为了生存,思考出一些怪招实属正常。我们今天就睡这里面罢。”方源说着,又交代了一番窍门后,只身钻进了鳄鱼肚子里。 然后他在里面滚动,六足鳄的身躯就顺势接近了一棵捕兽树下。 嗖! 最近的一根藤蔓,顿时窜出来,快如迅影。两片叶子大张,将鳄鱼尸躯一口吞下后,然后牢牢地合并在一起。 紧接着,藤蔓扭曲,将沉重的叶片徐徐地托上树冠高处。 “快睡吧,明天还要赶路呢。”树冠上的叶片骚动了一下,传出方源的声音。 白凝冰愣在原地,看着这一幕,目瞪口呆。 好一会儿,她才醒悟过来。 太阳已经彻底落山,黑暗笼罩下来,夜风徐徐吹着,穿过丛林,发出呜咽的声音。 白凝冰咬了咬牙,依照方源示范的那般,钻进鳄鱼肚子里,然后滚动到捕兽树下。 几乎在下一刻,她就感到一股外力袭来,令整个鳄鱼身躯猛地震荡了一下。 又一阵晃动后,她就感到自己开始徐徐上升。 最终,上升的力量停止了。 白凝冰躺在鳄鱼肚子里,而鳄鱼则平躺在叶片之中。 她向外望去,目光透过叶片咬合的缝隙,还能看到漫天的繁星。 周围静悄悄的,星星明亮,似乎是调皮的孩子在向她眨眼睛。 “漫天繁星,我们运气不错,明天将是个好天气。”外边传来方源的声音。 白凝冰没有搭话,她挪动了一下身躯,好使自己更舒服一些。 但冰冷的鳄鱼身躯,仍旧让她感觉到一股股的冷意。 同时,一股香甜的气味,传入她的鼻腔里。 白凝冰并未惊讶,按照方源之前交代的,这是捕兽树在开始分泌酸液。 但这种酸液,腐蚀鳄鱼身躯,至少得三个月左右。白凝冰躲在鳄躯当中,暂时安全的很。 “对了,先用鳄力蛊,再休息吧……”白凝冰心中想着,但眼皮子却宛若山一般沉重,渐渐地合拢上。 几乎转瞬间,她就沉沉睡去了。 她太累了,先是连续五天五夜的漂流,然后是和鳄群激战。在战斗中,她超越了体力的极限,挖掘出一部分的自身潜力。 也许还有转化成女性身躯的原因,方源有意无意的施压,都令她身心俱疲。 方源却没有睡。 他躺在鳄鱼身躯里,唤出兜率花,取出一些棉质的衣服和披风。他将这些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垫在身下,一部分披在身上。 尽管好生折腾了一下,但这番布置之后,立即就有了一股温暖。 叶片牢笼,鳄鱼身躯似乎演变成了惬意的温床。 方源精力还有些剩余,闭上双眼,沉入心神,开始催动真元,温养空窍。 虽然没有了酒虫,令真元提升。但方源有天元宝莲,还有甲等资质的辅助,导致他温养的持续时间,大大增强。 真元海澎湃汹涌,潮起潮落,一波波冲刷着空窍四壁。每消耗了一丝,又旋即弥补上来。就算是连续一整夜温养,不断消耗,真元都不成问题。 但方源到底没有这么做,温养空窍并不能取代睡眠。到了后半夜,他就停止修行,闭眼睡去。 他睡得浅,在睡梦中依稀听到夜风的声音,一声声的野兽嚎叫。许多野兽被浅滩的血腥味吸引,跋涉过来。通过这片树林时,被捕兽树捕个正着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