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一十二节:请方源援手 - 蛊真人

第九百一十二节:请方源援手

“怎么回事?” “这些都是历史上,北原著名的强者,居然被召唤过来了!” 天庭蛊仙尽皆惊诧。 龙公沉声道:“诸位注意,这是红莲魔尊的宙道杀招前有古人。可以从光阴长河的上段,召唤出与自身紧密相关的蛊仙来到现在,为自己作战!” “这就有意思了。”肉鞭仙舔了舔嘴唇,战意狂涌,哇哇直叫,冲了上去。 “让我来。”张飞熊化身巨人,和肉鞭仙一左一右,撞向劫运坛。 但此时的劫运坛,已有了守卫。 努尔暴雄狂吼一声,施展仙道杀招,雷球四下飞射,凶猛爆炸。 一时间,肉鞭仙、张飞熊都被雷霆挡下,攻势受挫。 朱雀儿娇喝一声,催动移动杀招,在空中划过一道亮丽惊艳的赤虹,绕到了劫运坛身后。 “你休想得逞。”光阴长河虚影中走下一位男仙,挡住朱雀儿。 他面冠如玉,风流潇洒,目光含笑,正是东方玉。 轰轰轰! 朱雀儿和东方玉展开激战。 仙道杀招——坐吃山空! 远处,赵山河和玉珠子再次联手,成功施展杀招。 杀招作用在劫运坛上,效果很不明显。劫运坛不愧是巨阳仙尊所创,在食道上的防御也颇为强劲。 野樵子的杀招接踵而至。一道道木桩凭空产生,形成一个圈,困住劫运坛。 野樵子再低喝一声,木桩上生长出无数翠绿藤蔓,缠绕劫运坛,并向上蔓延,企图染指光阴长河的虚影。 “没有用的。这长河光影无法攻伐,只有击溃承载它的基石劫运坛,方能终止这一招。”龙公正要出手。 另一位天庭蛊仙忽然瞬移到了光阴长河虚影面前。 这位蛊仙是童子模样,头发乌黑发亮,头顶有一小撮的尖毛,圆滚滚的脸蛋。正是旋空童子。 童子身上气势狂涌而出,在他头顶上空形成一个巨大的空洞,空洞迸发出恐怖的吸力,不断旋转,绞杀任何吞并进来的事物。 但光阴长河幻影岿然不动,毫无影响。 倒是刚刚走出来的另一位北原蛊仙,还未反应过来,就被空洞卷席进去。 “咯咯咯,总算还有些收获。”旋空童子笑出声来,加劲碾磨。 被困在里面的乃是廿二家的强者——廿二农夫。 他老农模样,裤腿卷起,手脚沾泥,腰背佝偻,脸上有着深深皱纹。 此时被困,他唉声叹气:“哎呀哎呀,刚一出来就要阵亡啊。至于吗?所有的北原蛊仙中我是最不擅长争斗的呀。” 旋空童子小脸鼓起来,拼尽全力碾磨绞杀廿二农夫。 廿二农夫周身有一道淡黄光晕守护,这光晕虽然单薄得很,但却十分坚固,牢牢地抵抗住旋转空洞的疯狂绞杀。 又有蛊仙从光阴长河的幻影中走出来,见到廿二农夫被困,就要出手相救。 但天庭蛊仙周雄信也及时赶到,拦下此人。 耶律寇也跟着走了出来,他皮肤黝黑,目光如隼,扫视战场,顿时发现天庭中相对最弱的蛊仙——秦松。 秦松虚弱的状态难以掩饰。 耶律寇冷笑一声,径直杀向秦松。 “你的对手是我哟。”一位娇媚的女仙在半路拦截了耶律寇。 耶律寇凝神望着女仙,感受到了性命的威胁:“你是何人?” 女仙媚笑一声,话语中却是杀意凛然:“杀你的人——万紫红!” 两人交手,金光飚射,花瓣飞洒。 一道道身影或在空中飞舞,或在地上缠斗。 隆隆炸响,不断回荡,火光四溢,烈芒爆闪。 北原一方的史上蛊仙强者,和天庭成员忘我地厮杀着。 轰隆隆! 张飞熊被努尔暴雄炸得皮开肉绽。 啪啪啪! 肉鞭仙狠狠地抽打袁贲,袁贲身着的白骨重铠已经被抽得支零破碎,节节败退。 廿二农夫还在抵抗,旋空童子咬着牙,不肯放弃。 在两人僵持的战团周围,围绕着数位蛊仙也在交手。 蛊仙们都开始负伤,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气味。 “就算我动用了前有古人杀招,居然也被压在下风!”冰塞川咬牙,心里越加沉重。 他寄希望的底牌没有让他翻盘,只是挽救了他的败局,将场面僵持下来。 上一世,天庭蛊仙从仙墓中仓促苏醒,尽管有紫薇仙子紧急调配仙蛊,战力仍旧是残缺的。 但这一世却不一样,这些天庭蛊仙的战力、状态都非常好,足以和北原强者打得你来我往,甚至逐渐压制。毕竟天庭的蛊仙之间有了不少配合,而北原的史上强者刚刚召唤出来,最多是相互听闻彼此,生平哪有并肩作战的机会? “这样下去可不行。这个前有古人杀招持续的时间越长,就会源源不断地召唤出强者参战。”紫薇仙子皱起眉头,心中既担忧又庆幸。 幸亏自己主张优先对付长生天,这个杀招实在是棘手。若是大规模星投的次数多了,失去秦松,天庭的人马又分散在外,很可能就被长生天得逞,冲出气墙了。 毕竟留在天庭里的蛊仙可不多,袁琼都等人都要主持炼道战阵,真正阻挡劫运坛的主力只有龙公一人而已。 龙公凝望光阴长河虚影好一阵子,缓缓收回目光。 他心中暗叹,这个杀招他仍旧破解不了,一如曾经他面对红莲魔尊施展的“后有来者”杀招。 “无法直接破解的话,那就只要拆掉劫运坛了。”想到这里,龙公缓缓捏起双拳,一步步迈入战场。 野樵子忽然吐血,杀招反噬,令他身受重伤。 他一直在配合龙公侦查,竭尽全力禁锢劫运坛。但八转仙蛊屋岂是那么容易受制的? 野樵子不得不后退到气墙中去,而劫运坛则蠢蠢欲动,想要冲破气墙。 龙公默默地走向劫运坛。 “诸位仙友,拦下此人!”冰塞川冷漠下令。 他是和巨阳仙尊同时代的人物,而北原的强者们大多都是巨阳仙尊的子孙后裔,自然听从他的话。 努尔暴雄最先出手,数百颗雷球砸向龙公。 轰轰轰! 一连串的炸响震耳欲聋,烟尘翻滚,努尔暴雄狂笑:“尝到厉害了吗?哈哈哈……呃。” 烟尘中逐渐走出一个身影。 龙公面色淡然,身躯挺拔如枪,紫金龙鳞仍旧熠熠生辉,顶多只是留下了一丝灰痕罢了。 努尔暴雄大怒,瞪起双眼,身上气势疯狂暴涨:“再吃我这一招!” 他双手在头顶托举,无数雷霆汇聚成一颗巨大的深蓝雷球。 雷球表面电光萦绕,内里黑得深沉,被努尔暴雄一抛,宛若流星般射向龙公。 龙公终于舍得转移目光,但也只是瞥了雷球一眼。 他信手一挥。 轰隆! 气浪狂飙,形成一只气浪大手,大手手背一拍,就将雷球远远地拍飞出去,轻而易举至极。 努尔暴雄的强大杀招,就这样被龙公破解了。 下一刻,玉阳子、刘惠、刘流溜相继出手,龙公看都不看直奔劫运坛。 只要把劫运坛砸烂,前有古人杀招必会崩解! 轰! 劫运坛被龙公一拳,狠狠地砸在地上,陷在地里。 仙蛊屋表面出现一个拳坑,大量的蛊虫阵亡,甚至仙蛊都受到了损伤。 北原强者的杀招好像倾盆暴雨,淹没了龙公。 但连续的轰炸之后,龙公仍旧屹立不倒,只是脸上多了一层淡淡的烟灰。 “怎么可能?” “这个人怎么会如此之强!” “他是龙公,红莲魔尊的师父!” 有人辨认出了龙公的身份,顿时让北原的蛊仙们暗抽一口冷气。 这是一个老怪物! 但下一刻北原人士气再次暴涨。他们性情悍勇,龙公越是强大,他们就越是兴奋。 “杀杀杀!” “把这老东西斩首了!” “护住劫运坛,冲出气墙。” 北原蛊仙们狂吼,奋不顾身,掀起攻势狂潮。 “这群北原疯子!” “哼,蛮勇之徒。” 天庭诸仙一时间也只得避退后撤,暂避锋芒。 面对北原蛊仙的忘死拼杀,龙公这一次也无法继续无视。 他轻哼一声:“烦人的虫豸。” 话音刚落,他周遭的气息就发生了变化。 气流奔腾,四处蔓延,而龙公的身躯渊渟岳峙,气势飞速上涨。 杀招在顷刻酝酿完毕,龙公信手一挥。 呼——! 空气被粗暴地排开,五道恢弘的气浪向前横扫。 所到之处,北原强者如烟花般璀璨的杀招都接连崩溃,挡不住气浪冲刷。 正是仙道杀招——气流剪! 龙公伸手向天一指。 仙道杀招——气呼山。 轰隆! 一道气流组成的半透明的大山,宛若天倾,骤然形成,迅速盖压下来。 北原蛊仙慌忙逃窜,其中数位躲闪不及,被气呼山压中,直接撞到劫运坛上去,被当场碾成血肉骨渣。 整座气流大山狠狠地压在劫运坛上,地面都在猛烈震动。 劫运坛原本蠢蠢欲动,此刻却是动弹不得。 龙公连施两招,效果立竿见影,镇压整个战局。 冰塞川脸色铁青,一颗心沉入谷底。他彻底认识到,单凭己方实力根本无法冲破气墙!其他的蛊仙尚且不谈,单单龙公一人就是难于逾越的障碍。 冰塞川手中并非没有其他底牌。 上一世,他就是请无极转身,束缚住了龙公,令后者动弹不得,脱离战场好一会儿。 但这一世,劫运坛距离一缺抱憾亭实在太远了,这个手段无法施为。上一世,劫运坛可是冲刺到中央大殿,才请的无极转身。 “只能请方源援手!”冰塞川心头浮起了一个念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