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一十四节:孽龙脱困 - 蛊真人

第九百一十四节:孽龙脱困

“世间居然有这等奇阵,能直接克制九九连环不绝阵!” “想不到竟是我南疆蛊仙陶铸所创……” “看来我们大大低估了此人呐。” “方源居然掌握了这等手段,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 南疆蛊仙们迅速交流着,惊叹连连。 方源勒索敲诈过他们,现在却又是方源出手,支援他们,这使得南疆蛊仙心情都颇为复杂。 这时,五界大限阵内传出战部渡的声音:“南疆诸仙仙友,还请勿松懈。天庭绝不会坐视此处战场失守,必会派遣援兵。” “既然如此,还请贵方打开仙阵,让我等据阵而守。”有南疆蛊仙答话道。 战部渡轻笑一声,丝毫不掩盖轻蔑之意:“此等幼稚之言,就不必再说了。诸位是战是退,皆凭自愿。不愿战,直接滚便是了。” “你……”答话的南疆蛊仙气极变色。 就在这时,十多根星光巨柱照射而下,天庭主力果真来援! “就是这座大阵!攻破它!”张飞熊一马当先。 战部渡沉默,开始一门心思催动大阵,五色烟瘴不仅防御自身,而且绵绵不绝地向九九连环不绝阵扩散过去。 后者大阵虽是星宿仙尊所创,此刻也不得不拆解子阵,尽量拖延时间。 “我们出手,全力护住五界大限阵。”武庸毫不犹豫,立即下令道。 “大人,对方可是方源。您不是一直反对……”有人不甘心。 武庸狠狠地瞪了此人一眼,语气严厉:“一切以大局为重!” 他的威望很高,武家也是南疆蛊仙界的第一势力,这已经成为一种传统。 南联诸仙立即和天庭蛊仙展开激战。 有了他们的帮助,战部渡心中顿时一松,肩头压力消散大半,五色烟瘴更加汹涌蔓延。 一声凤鸣,火焰缭绕,现出凤仙太子的身影。 他凤目高冠,身披金色披风,张口吐出滔天火焰。 火焰在五色烟瘴中灼烧,卷席南疆诸仙。 南疆八转蛊仙翼浩方,立即变作海兽,驾驭水浪,挡住火焰蔓延。 君神光化作一道白光,穿梭战场,避开南疆四位八转,杀向其余的七转蛊仙。 和他同一行动的还有周雄信、朱雀儿等人。 无定府、飞沙阁、海角阁都去取出,南疆七转蛊仙们连忙进入屋内。 “啊!” 一声惨叫,旋空童子手里拿着一位南疆蛊仙的人头,已然得手。 趁此时机,其余的南疆七转均进入仙蛊屋内。 “你们动作太慢了。”旋空童子望着周雄信等人,咯咯而笑。 “你往哪里走?!”武庸冷哼一声,追杀上来。 旋空童子回手一记仙道杀招,显然是早有准备。 武庸同样抬手,掀起漫天风刃,两大杀招对撞,轰然作响,气浪翻飞,五色烟瘴滚滚如龙。 旋空童子、武庸同时闷哼一声,脸色一白。 仙道杀招——坐吃山空! 趁着这段时间,赵山河再次和玉珠子联手,施展出这记强大的杀招。 “就算有仙蛊屋,又能如何?”玉珠子冷哼。 南疆仙蛊屋内的诸仙都中了此招,纷纷变色,蛊虫、仙元都在迅速凭空消耗。 武庸瞳眸一缩,不进反退:“护我!” 巴德、池曲由立即围绕在他的身边。 仙蛊屋则盘踞外围。 “阻止他!”天庭蛊仙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人,武庸一副要发动强大杀招的模样,立即就吸引了全部火力。 池曲由、巴德艰难抵挡,很快就支撑不住。 他们一位是阵道蛊仙,一位刚刚晋升八转,哪里会是天庭群仙的对手? 单从双方实力来看,天庭明显要远超南疆诸仙。幸亏南疆一方有仙蛊屋傍身,同时战部渡催发的五色烟瘴,是双方尽情交手的巨大障碍,多少抹平了一些敌我差距。 但天庭蛊仙明知道在这烟瘴中出手,攻势越强,自身遭受的反噬越深,但仍旧悍不畏死,大有不管不顾的拼命架势,兵锋直逼五界大限阵。 南疆诸仙的阵型支撑了一会儿,就有了分崩离析的趋势。 万紫红忽然娇斥一声,花瓣飞舞,竟杀得面前的南疆仙蛊屋节节败退,冲出一条路来。 张飞熊随后跟上,化作熊头巨人,狠狠地撞在五界大限阵上。 轰! 一声巨响,大阵狠狠地颤抖了一下。 海量蛊虫消亡,并且战部渡也遭受反噬,吐出一大口鲜血。 “啊,好痛!”主阵的还有阵灵,它发出惨嚎,身形骤然虚幻了很多,再不像之前饱满凝聚。 天庭的蛊仙们却也好不了哪里去。 他们也承受巨大的反噬伤害,但一个个都咬紧牙关,拼尽全力要摧毁五界大限阵。 “糟糕,南联是防不住天庭这般猛攻的。”战部渡暗自咬牙。 五界大限阵的主要威能,在于五色烟瘴,防御虽然也很强悍,但是在这些蛊仙的狂攻之下,是绝对撑不了多久的。 “但就算是这样,我也要死战到底,尽量拖延时间。”战部渡心中已生死志。 一切都为了大局,即便牺牲掉这个分身,也在所不惜。 该牺牲就要牺牲,分身也只是棋子。只不过更好用一些罢了。 五界大限阵即便被攻破摧毁,也是有价值的。 一方面,它暂时维持了天庭战场,保住了长生天的人马。另一方面,它为藏龙窟战场争取到了极其关键的时间。 藏龙窟。 大量的梦境侵蚀大阵,悲风老人脸色铁青,对此无能为力。 “求援,快求援啊,爷爷!”风禅子大喊大叫,已经是急得脸色苍白,满头冷汗。 悲风老人没有说话。 他早就请求支援了,但天庭的援兵却迟迟不来,这很不合常理。 要知道天庭掌握着大规模的星投手段,支援过来只需要一瞬。此时还不出现,一定是被牵绊住了手脚。 一股不妙的预感,充斥悲风老人心头。 吼! 早就感觉到束缚的削弱,阵内被镇压的帝藏生,也在这个时候奋力挣扎,给大阵雪上加霜。 仙道杀招——排山压卵! 仙道杀招——破镜碎芒! 青岳安、宋启元首先冲破束缚,因为他们的努力,大阵威能再次被大大削弱。其他蛊仙得以接连突破成功。 八仙汇合,虽然仍在阵内,但已察觉到了异变。 “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梦境!”张阴故作不知,神情诧异。 “恐怕是方源在支援我们。”沈从声故意道,他其实已经得到了方源的传信,“除了他谁还能控制梦境?” “方源怎么会在这里!?”华彩云皱起眉头。 “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,他恐怕也是想打帝藏生的主意。”青岳安一边疗伤一边猜测。 “那就让方源去释放帝藏生,我们是否现在就撤?”华彩云犹豫不决。 就在这个档口,轰隆一声,一座仙蛊屋撞破大阵,直逼大阵中枢而去。 这座仙蛊屋乃是一座雄壮宫殿,通体散发橙金微光,霸道华贵,宫殿表面充斥龙形雕纹。 华彩云、青岳安等人目瞪口呆,虽然第一次见,但心中都在同时猜到了这座仙蛊屋的身份——龙宫! 轰隆一声巨响,龙宫撞破中枢。 悲风老人哀嚎一声,栽倒在地上,他遭受强烈的反噬,状态陷入谷底,战力十不存一。 仙道杀招——梦里轻烟! 梦境如烟,轻轻一卷,就将悲风老人卷入宫内,轻松封印。 而在悲风老人身边的风禅子,也被连带着卷入其中。 见到一位八转蛊仙,被这样轻松镇压,东海八仙不禁面色大变。只不过他们中的一半是真情流露,而另一半则是心知肚明的伪装。 吴帅驾驭着龙宫,收了悲风老人之后,又一头扎下地沟深处,对于东海八仙不闻不问。 青岳安等人脸色很差,都意识到自己是被方源当做炮灰和诱饵了。 片刻之后,他们又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吼,随后地动山摇,天地变色,一头巨大的孽龙缓缓飞升而起。 东海蛊仙慌忙避退,纷纷仰望。 孽龙帝藏生是如此的巨大,简直如同一个山脉,飞上高空能遮天蔽地,能教日月无光! 好在帝藏生并不想找东海蛊仙的麻烦,直接向西方飞去。 “这下有中洲忙活的了,哈哈。” “奇怪,龙宫哪里去了?” “怎么你还指望着你和方源交手不成?走吧。” “刚刚龙宫施展出来的那一招卷走了悲风老人,你们也看到了吧?梦道杀招啊!” 东海诸仙谈论到这里,不敢在这里过多停留。 方源魔威震慑八转,毕竟天庭三番五次被方源击败。如今龙宫展现出来的手段,更让这些不知情的蛊仙们震惊不已。 “帝藏生已经释放出来,必定搅得中洲一个翻天覆地,为我等创造良机。” “不,你可别忘记了开战之前,天庭蛊仙是如何出现的。我可不想在行动的时候,身边忽然冒出十几个天庭八转来。” 东海诸仙飞退中也在交流,谈论到这里时都皱起眉头。 他们原本是释放帝藏生,来消耗中洲底蕴,吸引火力,方便他们行动。但天庭拥有大规模星投的手段,让他们的这个计划成为了空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