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一十五节:七次郎 - 蛊真人

第九百一十五节:七次郎

要继续执行之前的计划,东海诸仙们就得先破解了天庭的手段,否则很是危险。 沈从声仰望白天,暗中想起方源给予他的情报,他开口道:“要破解天庭的手段,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天庭在白天中特意布置了大量的星辰,通过这些星辰进行中转,将蛊仙们投放到中洲的任何一处。” 其他蛊仙听闻,纷纷眼前一亮。 “那就破坏掉这些星辰好了。” “但我们进攻白天,岂不是主动招惹天庭,万一天庭主力再次围攻我们,该如何是好?” 又有蛊仙犹豫不决。 容婆慢条斯理:“的确是有这样的风险呢。” 张阴冷冷一笑:“怕什么东西?打不过还不能逃么?只消注意一些,不让天庭施展出战场杀招,追逐起来,天庭还能与我们纠缠?” “哈哈,张阴仙友此言在理。”扬子河眉头一挑,抚掌笑道,“如今中洲局势四处烽火,帝藏生也已经放出来。我们该招惹天庭的已经招惹了,还要犹豫什么?” 石淼一副沉思的样子:“天庭此刻恐怕分身乏术。若非如此,他们怎么会不及时支援过来呢?任凭我们放走帝藏生?” 宋启元点头:“天庭已经自顾不暇,南疆蛊仙似乎找到了不败福地所在,正在猛攻大阵,和天庭主力纠缠。西漠诸仙正向帝君城进发。北原蛊仙还看不到踪影,但这群蛮子必定会来凑热闹的。现在加上帝藏生……依我看来,天庭恐怕还顾不上我们。” 就这样,东海八仙再次达成了统一的意见,统一行动,向白天进发。 他们还不清楚,长生天一方已经在天庭展开了激战。 然而帝君城对于他们而言,没有什么东西可抢。不败福地倒是颇为诱惑,但那里已经有南疆诸仙和天庭主力,还是不去掺和为妙。 天庭。 紫薇仙子坐镇中央大殿,种种最新的情报流入她的心头。 东海蛊仙进发白天,意图非常明显,就是要摧毁天庭之前布置的星辰。 但这没有关系。 当初布置这些星辰的时候,天庭方面就有所考虑。紫薇仙子选择放任不管。 这些星辰分布很是散乱,相距遥远,东海蛊仙要摧毁掉它们,必须得耗费一段时间。 换句话讲,天庭只是利用了这些星辰仙材,就拖住了八位八转蛊仙,这是稳赚不赔的事情,紫薇仙子乐于见到。 毕竟,按照秦松的情况,大规模星投的手段顶多也只能施展四次。在东海蛊仙完全摧毁了漫天星辰之前,这四次星投肯定是能够用掉的。 让紫薇仙子担心的是帝藏生。 帝藏生脱困,说实在话,不会让紫薇仙子如此担忧。 她担忧的是,脱困之后的帝藏生表现非常异常,不再恣意破坏,疯狂杀戮,而是有着冷静的神智,直飞而去。 这和历史中的记载很不一样。 “难道它是被龙宫收服了?”紫薇仙子不免冒出这个念头。 这其实很容易联想到。 一来,天庭早有详细记载,龙宫本身就是一座奴道仙蛊屋,这点众所周知。二来,方源既然派遣了龙宫主动突袭藏龙窟,必定是有重大企图的。龙宫展现出来的梦道手段,如此强大的战力,放到一处无关紧要的战场,绝不是方源的风格! “如果方源之前打的主意,就是要利用龙宫,收服帝藏生。那么他派遣下属摆设大阵,克制九九连环不绝阵,吸引我天庭主力狂攻,便是诱饵而已。同时东海八仙的突袭,也是他散发出来的烟雾了。”紫薇仙子眼中闪烁着冷光。 “方源居然能影响到东海八仙?他是怎么做到的?东海八仙当中恐怕就有方源的人,或者说和他暗中合作的成员。这类成员恐怕还不在少数,至少会有两位罢。” 紫薇仙子猜测着:“但如果只是方源恰逢其会呢?东海八仙意外的和他的目标一致,让他讨了一个便宜。这也是很有可能的。毕竟方源掌握着巨阳真传,运势一直都很好。而我方的秦鼎菱,仍旧还在疗伤。扭转巨阳仙尊的布置,所付出的代价远比想象中要大得多。” 即便是对手,紫薇仙子也不禁佩服起方源来。 她也不得不承认,方源在藏龙窟战场干的真是漂亮! 心中不妙的感觉还在不断地加深着,紫薇仙子的注意力已经大多集中在了帝藏生的身上。 “很有可能,它已经被方源控制。那么它究竟要增援哪里?” “帝君城是最近的战场,那边才刚刚接收蛊师精英,还未正式开始炼蛊大会最终的决胜局。捣毁了帝君城,可以大大拖延宿命蛊的修复时间。” “毛脚山战场,它也极可能会去。一次性消灭掉天庭的主力,也是方源的风格。就算天庭主力被我撤离回来,他也会想办法来摧毁不败福地。一旦他毁掉福地,那么至少这一次,我方修复宿命蛊只能暂停了。” “当然,天庭战场也有可能。长生天既然可以突袭进来,方源也完全有这种可能。毕竟他可是继承了红莲魔尊的真传,说不定就有这样的漏洞后门。” 开战以来,紫薇仙子头一次感受到了被动。 她非常遗憾,若是大规模的星投之术能够传送龙公就好了。然而很可惜,龙公的强大成了传送的障碍。打个比方的话,十多位天庭八转如同十几只兔子,而龙公一人却是一头成年大象,两者差距相当的大,星投之术完全带不动龙公。 仙道杀招——瓦解! 北原蛊仙玉阳子施展出招牌手段,这个杀招很大程度上令他名垂青史。 瓦解杀招正中龙公,龙公身形微微一滞,抬眼看了看玉阳子,神情平淡:“啊,是瓦解呀。你就是玉阳子?” 龙公刚说这话的时候,距离玉阳子,还有数百步之遥。 说完这句话后,紫金龙形气劲一闪,他就忽然瞬移到了玉阳子的面前。 这一刻,玉阳子瞳孔缩成针尖大小,心中警兆狂鸣。 他连忙后退,但这显然只是奢望——他的脖颈被一只大手稳稳掐住。 这是龙公的手,布满紫金龙鳞,手指如刃,尖锐非凡。 玉阳子早已催动防御杀招,但杀招的光晕像是玻璃,咔嚓一声,就在龙爪的怪力之下分崩瓦解。 临死前,玉阳子咆哮,猛地自爆,轰隆一声巨响,恐怖的威能卷席四周,震天动地。 烟尘消散,龙公的身影仍旧如天柱一般,屹立不倒。 “北原诸仙,除了不惧死亡,你们还有什么?”龙公声调平淡,却传遍整个战场。 北原众仙咬牙切齿,却反驳不得。 尽管天庭主力已经全部撤离,只剩下龙公一人。但就凭龙公一人,仍旧让劫运坛不得寸进,只能依靠前有古人杀招,不断地召唤历史上的北原强者来支撑场面。 “还有这个!”忽然,刘流溜的身影出现在龙公的背后。 龙公身躯一震。 刘流溜手中的灰光匕首,插进了他的后腰,即便是紫金龙鳞都挡不住这个手段。 这是刘流溜的招牌杀招——卑鄙通行刃! 上一世,刘流溜就是依凭此招,斩杀了诸多天庭成员,更是重伤紫薇仙子。当时若不是吴双挡住了大半威能,紫薇仙子也已惨死在他的手中。 “好!”见到这一幕,北原诸仙顿时精神一振。 开战以来,不管北原诸仙如何狂攻,这还是第一次令龙公如此负伤。 但刘流溜却是面色陡变,脸上难掩震惊之色。 他的杀招匕首虽然刺进了龙公的体内,但却像卡在铁块中,根本无法动弹分毫! “人道杀招?不错,倒是符合你的性情。”龙公缓缓转身,慢慢伸手,将刘流溜的头颅稳稳抓住。 这一刻,刘流溜忽然明白过来:“龙公是故意中招,特地来用身躯当做诱饵来陷害我!” 他不是不想撤离,而是无法撤离。 和他手中的匕首一样,他也无法动弹。 啪。 一声脆响,刘流溜的头颅像是西瓜被龙公轻易捏碎,他的无头尸体立即摔落下去,手中的灰色匕首瞬间消散。 “还有谁?!”龙公振臂高呼,身躯如铁,已经涨大到常人两倍,紫色长发在滔天的声浪中狂舞。 北原诸仙用无数的杀招回应他。 轰隆隆…… 刺眼的光影中,无数的杀招层层叠叠,龙公蛮横地冲出,施展憾世龙锤,狠狠地朝劫运坛撞去。 一声巨响,劫运坛倒退数十步,在地面上犁出深深的沟壑。 被龙公撞到的正面,完全凹陷下去,形成一个触目惊心的深坑。 “这样的创伤,来不及修补了!”冰塞川咯噔一下,心脏猛沉。 牛魔、花子以及五行大法师修补劫运坛的动作,都为之一滞。 劫运坛若破,长生天此处人马必将溃败,死无葬身之地! 但就在龙公继续出手的那一刹那,从光阴长河中飞遁出一道黑光。 黑光顺着劫运坛正面的坑洞,射进劫运坛内部,化为一位年轻俊秀,黑色卷发垂腰的年轻蛊仙。 这位年轻蛊仙手掌一挥,顿时暗光涌动,迅速弥补了劫运坛的创伤,将长生天的败亡硬生生的挽回! 冰塞川身躯一震:“七皇子!” 龙公冷哼一声:“原来是巨阳的崽子。” 年轻蛊仙正是巨阳仙尊的第七个子女,人称七皇子,他点点头:“有我七次郎在,龙公,你现在还想要攻破劫运坛,难度可就倍增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