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一十六节:沈伤的破解 - 蛊真人

第九百一十六节:沈伤的破解

“这里便是中洲帝君城?”叶凡一边跟随着大部队行走在帝君城中,一边回顾四周,细细打量。 他是南疆蛊师,也早已听闻帝君城之名。 这是整个中洲,不,更准确的讲,是整个五域最大的凡人城池。在这里,三转蛊师很是常见,而搁在南疆等地,三转的蛊师通常都是位高权重的家老、族老。 叶凡尚且是第一次来到帝君城。 帝君城果然不愧是帝君城,布局严谨,构架恢弘,没有让叶凡失望。 “只不过,和仙蛊屋一对比起来,帝君城也就相形见绌了。”想到这里,叶凡仰头望天。 天空中,静静地悬停着数座仙蛊屋。 有一座亭阁,小巧精致,悬梁上挂着无数鸟笼,各种鸟类在里面叽叽喳喳,正是天莲派的揽雀阁。 有一座庄园,结构精妙,白玉地砖,灰青亮瓦,寒气森森,似有龙魂呼啸,乃是古魂门的寒螭庄。 还有七层高楼,楼间幔帐飘飞,这是风云府的风满楼。 又有营寨雄固,大旗飘飞,是战仙宗的角连营。 除此之外,幻景园、岳阳宫、日月观…… 叶凡拜师陆畏因,从师父那里得知了许多蛊仙的讯息,他能够辨认出来绝大多数的仙蛊屋。 这些仙蛊屋没有帝君城那般巨大,但无疑更加闪耀,时刻引发着全城人的议论和关注。 这个时候,走在他身边的一位年轻人感叹道:“看来传闻是没错了。天地真的要大变,仙人之间也要开战。一个动乱的大时代就要来临了,仙凡的距离再不那么遥远!这就是我等的计划啊,你说是吗?叶兄。” 叶凡看了看说话的这个年轻人,点点头:“你说的不错,洪弟。” 和上一世一样,叶凡和洪易再次在中洲炼蛊大会中相识相知,并且结拜为异姓兄弟。 洪易笑了笑:“此届炼蛊大会可谓盛况空前,前所未有。天上的那些蛊仙就让他们打去,那不是咱们能掺和的事情。” “哈哈,此言有理,这一次就让我们彻底来较量一下!”叶凡拍拍洪易的肩膀。 两兄弟均是斗志昂扬。 洪易道:“我有一种预感,此次炼蛊大会的最终胜利者将在我俩之间产生。” 沈伤双耳微微一动,叶凡和洪易的对话一字不漏地传入了他的耳中。 这两人虽是凡人,但沈伤却始终将一丝注意力,停留在他们的身上。 “未来五域大乱战,说不定会给这两个年轻人成仙的机会。”沈伤乃是人道准无上,对于人族有着一种高于直觉的感知。 天庭方面,万众一心等等人道杀招已经施展,将自在书生、郑青等人排除出去。 但沈伤却仍旧伪装着混入最终大会的场地,,始终未受到丁点的怀疑。 他毕竟是八转蛊仙,更是人道准无上大宗师! 沈伤时刻侦查周遭,心中悄然兴奋起来。 “我之前估计的并没有错,这座帝君城果然是中洲主要的人脉之一!” 山有山脉,地有地脉,人也有人脉。 “帝君城乃是当年元始仙尊所设,经过这么多年的变迁,位置不断迁移,但至始至终都是地表上中洲人脉的最大的集结之处。” “这里盛产人杰俊才,正是因为是中洲人族主脉。这里还有天庭历代仙尊布置的人道手段,嗯……我能模糊地察觉到它们的存在。” 方源用自己重生当做理由,力劝沈伤出手,尽全力破解尊者的人道手段。 这个深具挑战性的任务,本身就激发起了沈伤浓郁的雄心斗志。 人道杀招相关的种种蛛丝马迹,对于方源等人而言,是发现不了的。但落到沈伤的眼中,却是有迹可循。 他因此一路伪装,潜入到帝君城中,终于发现了破击尊者杀招的契机。 “天庭收集到的人意,是储藏在天庭当中。” “那里的防御实在太森严,无法进入天庭,就无法毁灭人意。人意无法摧毁,那么就无法釜底抽薪。” “不过……在这里动手,也会有上佳的效果。” “天庭收集人意,帝君城在这个过程中起着主要的作用,相当于最大的中转输送地。” “破坏了这里,天庭积蓄人意的效率必定大降。” 但沈伤并不打算破坏和毁灭。 他有更大的企图。 他想要顺藤摸瓜,以帝君城为点,反制尊者的人道杀招,甚至从中逆推出尊者人道手段的奥妙,从而偷师! 沈伤艺高人胆大。 他并不满足于破解尊者杀招带来的名誉和声望,若是能从中习得尊者的人道手段,对他而言将是巨大的提升。 “我的人道手段再提升上去,说不定,就能够解除我时常发疯,身冒黑火的隐患了。” 毛脚山战场。 五色烟瘴滚滚不休,南疆蛊仙和天庭主力已经鏖战许久。 海角阁、飞沙阁、无定府已经残破不堪,退居二线紧急休整。 前线上是南疆的四位八转,还有玉清滴风小竹楼、太宇寺这两大八转仙蛊屋。 天庭的主力一位未损,士气始终高涨。 赵山河再次开始酝酿杀招,气势翻腾汹涌。 战部渡连忙大叫:“快挡下他!他又要施展那一招了!” 武庸、翼浩方咬牙,想要冲突进去,但被野樵子、旋空童子拦下。 周雄信、肉鞭仙合力挡住玉清滴风小竹楼。 而朱雀儿、万紫红则一左一右,企图绕过战场,杀向五界大限阵。 武庸等人无奈,只得回防。 他们到底是人数太少,但论防守就已经很艰难了,不及天庭一方战术灵活多变。 赵山河成功地催动杀招,只见他猛地张开大嘴,吞吸周围的五色烟瘴。 大股大股的烟瘴被他吸入肚内,他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涨大。同时他的脸上,浑身的肌肤都变成了五颜六色。 赵山河竟将五色烟瘴吞吸入腹,造成一个短暂的空白之地! 没有了五色烟瘴的束缚,天庭蛊仙们彻底放开手脚,施展出种种杀招,均都威能恐怖。 武庸等人艰难抵挡,但防线到底是稀疏的,而杀招无孔不入,被防线粗略地筛了筛后,就都轰击在了五界大限阵上。 五界大限阵一阵剧烈颤抖,大量蛊虫死亡,被虚弱的阵灵加紧修补。 战部渡脸色难看。 正是依靠赵山河的食道手段,天庭打开了局面,每一次这样的进攻,都会让五界大限阵损伤惨重。 尽管全力修补,但根本来不及彻底恢复,就会迎来下一波的打击。 如此损伤积累下来,五界大限阵此刻已经岌岌可危。 怎么办? 帝君城。 最终大比已经争分夺秒地展开了。 沈伤窃喜。 他开始炼蛊,趁着炼蛊作为表面的遮掩,他已经暗中酝酿好了杀招。 “终于赶来了!”房睇长驾驭着豆神宫,冲在最前方。 在他身后,是西漠主力大军。 “迎战!” “把他们打回去!” “誓死保护帝君城。” 中洲一方的守军呼啸着,迎上西漠仙蛊屋,大战在此刻爆发。 “妙哉!”不忘关注外界动静的沈伤暗乐,中洲守军被牵制,他更加无所顾忌。 就是此刻! 轰。 他身上陡然爆发出仙蛊气势,大喝一声,玄白光辉在瞬间透射大殿,映照到整个帝君城中。 “尊者已死,诸位的人道手段都给破了罢!”沈伤双眼绽射刺眼的精芒。 噗! 下一刻,他大吐一口鲜血,浑身龟裂,肺腑自爆,内脏的碎片和细小的骨渣从浑身上下的伤口里喷射而出。 失败了! “怎么会?!”沈伤难以置信,他死死瞪着双眼,“我明明……” 他不仅没有破解了尊者的手段,反而提前触发了它们。 这便是人道杀招——众望所归! 漫天白光飞舞,仿佛大雪倾天,汇集到中洲蛊仙的身上,形成洁白光晕。 人道杀招——人中豪杰! 附着在中洲蛊仙身上的白色光晕,开始迅速削减,而蛊仙本身的气势则随之节节暴涨。 嗷! 中洲大军怒吼,士气狂飙,杀向西漠一方。 “糟糕!”房睇长也不禁变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