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一十八节:援军赶到! - 蛊真人

第九百一十八节:援军赶到!

“捉住他!” “别让他跑了!!” 中洲炼蛊大会的最终大比会场中,已经一片混乱。 数位八转蛊仙联袂扑下。 沈伤脸色惨白,破解尊者手段不成,反令他遭受重创。不过看着扑下来的中洲八转,他仍旧冷笑:“就凭你们也想捉我?” 当即,他身形一晃,消失无踪。 中洲八转蛊仙们扑了一个空,同时施展种种侦查杀招,却无法察觉丝毫线索。 “他到哪里去了?” “他究竟是谁,居然能在帝君城进出自如!” “这里可是时刻笼罩万众一心杀招,他居然也能混得进来。” “五域之大,果然是藏龙卧虎。” 八转蛊仙们闪电般交流着,商讨之后,各自分散开来,继续搜寻。 就算把帝君城搜得底朝天,就算把帝君城拆了,他们也要把沈伤找出来。 沈伤此刻已经躲藏在帝君城的某个角落里,远离最终大比的会场。 他喘息着,眼中的斗志不灭,反而如火上浇油,越加旺盛起来! “尊者不愧是尊者,手段超出我的预料。”他心中感叹一句,立即又向方源传讯过去。 “方源,坚持住!再给我一段时间,我必定能破解了此招!”沈伤语气笃定。 方源冷笑:“我如何能信你呢?” 沈伤便解释道:“我已经查探清楚,天庭尊者的种种人道杀招,是以海量人意为基础。没有了这个基础,再强大的人道杀招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不足为虑。” 方源反驳:“但天意被储藏在天庭之中,我们鞭长莫及,根本无法下手。” 沈伤轻笑:“正因为如此,所以我便琢磨出了另外一种方法,不去削减毁灭人意,反而是去助长它。” 方源顿时产生了兴趣:“说说看。” 沈伤便道:“天庭收集的是中洲人意,因此施展万众一心,能够辨别敌我。但若是我将其他四域的人意,都增添进去,谈何万众一心呢?天庭、中洲的蛊仙受到人中豪杰杀招的增幅,也是因为中洲人意。若是五域人意,人中豪杰杀招也将作用在我等身上。” 方源再问:“那么你如何做到这一点,将其他四域的人意都输送进去呢?” 沈伤从容答道:“一方面,我已经在帝君城做出了布置。另一方面,五域界壁接近于无,五域不仅是地脉一统,人脉也将勾连。从某种方面,我们还要感谢天庭的宣传。如今五域皆知中洲炼蛊大会正在举办,五域的人意其实都集中在这里,只不过天庭采集的是当中一部分而已。” 方源沉默片刻,忽道:“那就去做吧,我不可能维持住所有的战场,只能尽力为你拖延时间。你要争分夺秒!” “当然。”沈伤的回应没有丝毫犹豫。 帝君城战场。 “杀!”战仙宗的蛊仙们齐声呐喊。 仙蛊屋角连营在他们的操纵下,忽然速度激增,冲向西漠房家的问津坞。 问津坞急退。 角连营上忽然闪耀刺眼的光辉,光芒凝聚成一个冲天巨角。 正是角连营的杀招——巨角冲。 若换做平时,问津坞并不惧怕这种手段。但现在经过人道杀招人中豪杰的增幅,巨角冲的威力暴涨了一倍! 问津坞只是信道仙蛊屋,单靠自己是抵挡不住这样的猛攻。 落英馆紧急支援,向问津坞靠拢,但被风满楼牵制。 “问津坞不能有失,我房家的这三座仙蛊屋可以施展战场杀招桃花迷林!”房睇长连忙下令救援。 桃花迷林可以困住八转蛊仙,当年甚至能困住豆神宫。 这个杀招闻名遐迩,西漠蛊仙无一不知。只是交战以来,中洲一方占据完全主动,根本容不得西漠布置,没有时间施展桃花迷林杀招。 数座西漠仙蛊屋同时支援问津坞,但下一刻,中洲阵势猛地发挥变化,竟形成一个大型包围圈,将问津坞和援兵隔绝开来。 “糟糕!”房睇长脸色顿沉,不得不催动豆神宫前去支援。 豆神宫乃是西漠一方的阵脚所在,绝不可轻动。一旦动了,就会引发整个西漠阵型的变化,从而产生纰漏,让中洲一方抓住战机。 但此时此刻,房睇长也是没有办法。 见到豆神宫启动的一幕,中洲蛊仙们都兴奋起来。 “房睇长中计了!” “是啊,他虽是智道蛊仙,但奈何形势逼人呐。” “杀过去,西漠的阵势已经开始乱了。抓住这次战机,我们能奠定胜局!” 轰隆隆…… 中洲的仙蛊屋爆发出疯狂的攻势,攻势如潮,好似惊涛骇浪,向西漠一方盖来。 “糟糕。”此情此景,饶是房睇长也不禁色变。 西漠一方的溃败,就在眼前了! 轰! 巨响声中,一座恢弘的仙蛊屋降临战场。 它的规模比豆神宫还要庞大,通体赤金巨砖,黑金琉瓦,宫殿表面有无数浮雕,每一个都栩栩如生,饱含神韵。 “这是?!” “八转仙蛊屋——万像宫殿!” 中洲的攻势都为之一滞。 下一刻,从万像宫殿中传出千变老祖的声音:“中洲天庭欺人太甚!这一次,我千变老祖要让你们血债血偿!!” 关键时刻,千变来援,终于挽救了帝君城战局。 房睇长吐出一口浊气,轻声呢喃:“这场大战还有的打。” 毛脚山战场。 轰隆! 一声巨响,五界大限阵再次崩溃了一角,仿佛是四面漏风的凉亭,内外可见。 阵灵虚弱得仿佛幻影,战部渡伤势沉重,只能跪在地上主持大阵,他七窍流血,身下血液已经积累了一滩! “击溃这座大阵,就再无障碍了。” “哼,想要找我天庭的麻烦,你们都还不够资格!” “些许鼠辈,都要成为我天庭的阶下囚。” 天庭主力一如既往,凶猛狂攻,攻势绵绵不绝,配合越发精妙默契,南疆诸仙自从失去了池曲由这个八转支柱后,只能勉强自保,根本谈不上保护五界大限阵。 “看来我的命就止步于此了。但是我也不觉会让你们好过!”战部渡暗暗咬牙,决定启动最后一招,将整个大阵自爆。 嗷吼——! 就在战部渡要自爆的前一刻,忽然传来洪亮的龙鸣之音。 龙鸣声响彻天地,震撼整个战场。 随后,五色烟气剧烈翻腾,被一个庞然大物蛮横推挤开来! 天庭、南疆诸仙在这一刻,纷纷瞪大了双眼,震惊地看着来者。 这是一头巨龙,难以想象的庞大,单单龙头就如一座山峦,而龙躯更是绵延万里! 蛊仙的身躯,连巨龙身上的一片龙鳞都比不过。 “孽龙!” “是帝藏生!” “它怎么在这里?” 帝藏生龙眸一转,从五界大限阵、南疆诸仙身上扫过,迅速定格在天庭主力身上。 天庭诸仙顿时感到一股极其强烈的威胁感,威胁着他们的生命! 嗷吼! 帝藏生再度嚎叫一声,冲向天庭诸仙。 “是援兵!”南疆众仙士气大振。 武庸双眼眯起:“帝藏生不是仇恨所有人族吗?怎么会受到操纵,会与天庭为敌?谁在操纵它?谁能操纵它?” 没有缘由的,武庸的心头迅速浮现出方源的身影。 “暂时得救了。”战部渡彻底累得趴下。有了帝藏生的帮助,他终于从自爆牺牲的边缘险险挽回。 天庭战场。 劫运坛却是已经到了穷途末路。 龙公一次次轰击,损伤重重积累下来,已经让劫运坛表面坑坑洼洼,内里主持的蛊仙冰塞川重伤,至于七次郎却是早已昏死过去。 造成这一切的,不只是龙公神威惊人。还有秦鼎菱、紫薇仙子的辅助。 秦鼎菱能够利用运道,有效地瓦解劫运坛上的防御。而紫薇仙子则从战况中搜集无数情报线索,当场进行推算,告诉龙公最佳的进攻方位。 有这样的三位蛊仙联手,长生天处境岌岌可危。劫运坛的溃散,已近在眼前了。 一旦它彻底溃散,长生天的众人必遭受毁灭打击,天庭战场将会一战而定! 远离战场的中央大殿之后,星驰山顶峰,一缺抱憾亭中不知何时浮现出两位棋者的对弈身影。 不管从任何一个角度去看,最多都只能看到两个身影的侧脸。 女子有着绝世的容颜,而男子则神情冷酷如冰。 双尊对弈! “看来这一局,我方又胜了半筹。”星宿尊者微微而笑。 无极魔尊点头:“此次天庭提前苏醒了这么多蛊仙,你就不怕被天意彻底同化?” 星宿仙尊拈起一颗棋子:“总还有点时间。看来你等的那个人是不会到了。就算到了,看样子也来不及。” 无极魔尊沉默,忽然他眼中神光一闪,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竟然缓缓站起身来,转过去遥望天庭战场。 星宿仙尊愕然,顺着无极魔尊的视线望过去,只见战场上空忽然亮起玄白的光辉,一声鹤呖之后,一个通道打开。 万年斗飞车顺着通道飞驰而下,车上载着一位蛊仙。 星宿仙尊目光微凝,仔细分辨,便见这位蛊仙一身白袍,大袖翻飞,一头黑发如瀑,垂至腰际。他面容英俊至极,近乎娇丽,最吸引人目光的是他的双眼,漆黑的眼眸仿佛连着九幽深渊,吞噬着一切的光。 紫薇仙子首选身躯一震,脱口而出:“方源!” “你便是方源。”秦鼎菱冷笑。 “不管来的是谁,都是螳臂当车!”龙公没有抬头,仍旧目视劫运坛,想要给予致命一击。 “是吗?”万年斗飞车上,方源俯视战场淡淡一笑。 他微微抬手,五指张开,对准战场。 下一刻,酝酿已久的杀招发动,大气喷涌,天地震荡。 轰隆隆! 笼罩整个天庭的庞巨气墙,支撑了数个呼吸后,轰然崩解成无数气流,滚滚荡荡,被无形巨力牵引,灌入到方源的至尊仙窍之中。 一时间,全场死寂! 紫薇仙子、秦鼎菱目瞪口呆,失声低呼: “八转?!” “元始仙尊留下的气墙竟……” 龙公缓缓抬头,再顾不得劫运坛,他的目光紧紧盯住方源,神色已和之前完全不同。 然后,他们就听到方源淡淡的声音,回荡在他们的耳畔:“这记气海无量杀招经我一番改良,威能如何?请诸位品鉴一二。” “哈哈哈。”长笑声从一缺抱憾亭中传出。 无极魔尊仰头大笑,状极开怀。 “你看。”他手指着方源,回头对星宿仙尊道,“我等的人到了!” 星宿仙尊长叹一声,神情极其复杂:“是的,他……到了。” 关键时刻,方源终于亲至战场,杀入天庭!nt 记住手机版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