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二十四节:血亲心仇 - 蛊真人

第九百二十四节:血亲心仇

天庭战场。 “你终于醒了!”秦鼎菱望着缓缓睁开双眼的紫薇仙子,不由地吐出一大口浊气。 “我……”紫薇仙子眼神迷茫,不过旋即就恢复了清明,“现在战况如何?” “情势不太妙!”秦鼎菱一边沉声回答,一边手掌摊开,演绎金黄光影。 光影之中,正是此刻方源力压龙公、苍玄子的一幕。 仙道杀招——紫金龙形气劲! 使用了这个杀招之后,龙公不管进攻防御,亦或者腾挪治疗,一举一动都有紫金色的龙形气劲相随。 这是他在气道方面的主要手段,效用非常全面。 上一世,五行大法师就是死在龙公这一招下。 但就算这样的龙公,也被方源屡屡击退。 龙公仍旧强得可怕,但方源依靠万年斗飞车,展现出骇人听闻的宙道战斗力! 春剪、夏扇等诸多杀招威力恐怖,即便是龙公、苍玄子都难挡威能。 紫薇仙子看了几眼,便再度惊叹道:“方源战力竟至如斯!他似乎有变化道的手段能够将自身绝大多数的道痕,转变成同一种。他不仅晋升八转,而且道痕之多远超常理。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” “现在想这些问题,还不如先想想怎么化解危局!”秦鼎菱催促道。 紫薇仙子沉默了一下,手指着光影冷静分析:“龙公大人的实力,其实并不弱于方源,只是他太过被动,必须时刻防守仙墓。这就导致方源牢牢占据主动,施展出来的每一记攻伐杀招,龙公前辈都得兜住,力保仙墓不失。” 龙公的反击,方源可以随意躲闪。但方源的攻势,龙公都得接下来。这就太占便宜了。 真正深究下来,龙公和方源实力在伯仲之间,差距并不大。但方源选取的战术实在是明智,若是坚厚的监天塔,龙公还不会太过担心,但仙墓却不一样。 元始气墙被方源摧毁,实在是惊人手笔,太过关键。以至于到现在,连累得龙公疲于应对方源的攻势。 星宿天意原本是可以唤醒仙墓中的蛊仙,但此刻却被无极魔尊的虚影全力牵制。 但究竟该如何处理眼前局势? 紫薇仙子刚开始深入思考,便一阵头疼,剧烈的让她身躯狠狠一颤,险些又要昏死过去。 “小心,你身上的伤势还很严重!”秦鼎菱连忙关切地道。 紫薇仙子点点头,眉头深皱,强忍头痛,勉强分析道:“仙墓乃是天庭辛苦积累的最大底蕴,绝不容有失!所以必须先化解方源这个麻烦,你去增援龙公前辈,让古月方正也出手。这段时间他在诛魔榜中潜修,有许多可喜的进展。你进入诛魔榜和他配合,定能收到良效。” “那么你呢?”秦鼎菱担忧地看着紫薇仙子。 紫薇仙子吐出一口鲜血:“我必须得疗伤。幸好有一座天年大殿可以给我巨大帮助。你放心,这座仙蛊屋位于战场边缘,根本不惹人注意。” “好,你自己小心!”秦鼎菱犹豫了一下,咬了咬牙,立即飞离。 紫薇仙子眼前一阵阵发黑,在原地喘息了好一会儿,稍稍稳定了伤势,这才悄然转移,向天年大殿进发。 仙道杀招——夏扇! 呼啦!狂风骤起,卷席一切,横扫天地。 龙公闷哼一声,倒飞出去三百步,沿途洒下无数破碎的紫金鳞片。 暴风同样笼罩苍玄子,女仙痛呼一声,身上藤蔓寸寸崩断,艰难地催动着防御杀招抵挡。 她的宇道防御杀招,十分奇妙。任何攻击要轰击在她的身上,都要进过一段远比肉眼观测而更加漫长的距离。 然而再漫长的距离,宙道飓风也卷席了仙墓。仙墓损伤,虽然只是一小部分,距离全面摧毁还很早,但已经足够让天庭诸仙心疼无比。 方源冷哼一声,目光阴沉地盯着苍玄子。 他对现在的战果并不满意。 苍玄子……她的参战出乎方源的意料,方源对她一无所知。尤其是她主修宇道,对于这个流派,方源本身境界是不足的。 宇道境界不足,方源智道虽深,也很难推算出什么成果来。 “两人当中最有威胁的,还是龙公。”万年斗飞车上,方源又瞥向龙公。 不久前,方源催发夏扇杀招,龙公倒飞出去五百步,现在却只退三百步。 夏扇是陈旧的杀招了,虽然又经过了方源的不少改良,但毕竟出现过。龙公现在,也开始逐步应对自如。 当然,更关键的原因在于龙公一直在不断地变强! “龙御上宾……”方源口中呢喃。他充分感受到了上一世,那些和龙公作战的北原诸仙的心情了。 龙公本身就强悍无比,更可怕的是他还在不断地变强。 方源心中明白,他此刻虽然占据上风,不过是依仗明智的战术——攻敌必救所致!龙公只能被动防守。 要论真正战力的话,龙公和苍玄子加起来,其实是半斤对八两。 方源本身拥有万年斗飞车,两者配合默契。而龙公和苍玄子则是首次合作,同时苍玄子虽然底蕴深厚,绝不输给此时此刻的帝藏生,但是战斗技法很是生疏,明显平时的时候极少动手作战。 所以,方源也可以明显地觉察到她的成长,苍玄子的种种手段越来越纯熟。 毕竟生死激战是最能磨练人的地方。 “时间开始紧张。再无法建功的话,只能放弃仙墓这个目标了。”方源看了一眼监天塔,一旦那边的元莲手段被引发出来,那么方源就会转而进攻那里。 在此之前,他最好能够将仙墓毁掉。因为谁也说不准,仙墓出现什么怪物来!龙公之流的护道人,包括龙公在内的话,天庭可是先后有四位呢。 方源眼中精芒烁烁不定,脑海种种念头相互碰撞,每一道思绪的速度都快过电光,无数种战术在他心头酝酿。 战至如今,他手中还扣有不少底牌杀招。诸如光阴飞刃、无量气海、五指拳心剑、引魂入梦等等杀招。 换做一般对手,这些手段一出,便能直接奠定胜局,斩杀敌手。但龙公、苍玄子显然不是简单人物。对于他们,若是一击无效,从而有了心里准备,方源再想要建功可就难上加难了。 斩杀龙公、苍玄子?方源并不是没有机会! 但同样的,龙公手中还有三气归来杀招,也具有极大的威胁。一旦方源中了此招,后果不堪设想。方源同样忌惮。 况且,除了三气归来杀招之外,龙公就没有其他可以相媲美的手段了吗? 方源不敢肯定。 同时,苍玄子也让他捉摸不透,她的存在比龙公更加久远,又和元莲牵扯不清,忽然拿出什么厉害手段,一点都不奇怪。 方源继续进攻,对准仙墓狂轰滥炸,企图找到战机。 而龙公、苍玄子两人都是年老成精,战斗经验丰富似海。 方源努力良久,始终创造不了什么战机。 激战中,忽然一道血云袭来。 血云直逼方源,气息相当诡异。 方源脚底轻轻一踏,万年斗飞车微微一震,射出的破晓飞剑群便分出一小波,袭上血云。 血云被剑群洞穿,轻易撕碎,几乎在刹那间四分五裂,彻底消散,但方源却是面色微变。 下一刻,煮运锅在他头顶显现,一个个血色斑纹,附着在锅壳上,开始侵蚀方源的主运。 “血道杀招?”方源心头微颤,手上攻势不由暂缓,分出心神,连忙调动煮运锅。 但不论他如何煮炖变化自己的运势,仍旧很难清剿掉这些血色斑纹。要想完全清除掉它们,必须得方源全神贯注,耗费一大段时间全力攻关。 方源向远处投去目光,一座仙蛊屋正在飞来。 这是一座朱红墓碑,墓碑上无数榜文不断游动。正是八转仙蛊屋——诛魔榜! “方正……是你么。”没来由的,方源立即猜中了诛魔榜内的人物。 在诛魔榜内不仅有古月方正,还有秦鼎菱。 “方源中招了!”方正惊喜交加,“还要多谢仙子为我增幅杀招威能。” 此刻,在方正的背后,秦鼎菱正用手掌抵着他的后背,主动配合他作战。 见到这一击的成果,秦鼎菱也颇为意外,对古月方正立即刮目相看。 方正只有七转修为,但正如紫薇仙子所料,他研究出来的杀招对方源相当克制。 “果然是方源的克星,天意特地留下来的棋子。”秦鼎菱心中感叹。 天意意图破坏魔尊幽魂的大计,选中方源充当棋子。但方源身为天外之魔,本身就是最大的变数,因此天意又安排了方正,成为克制方源的变数。 因此当方正成为诛魔榜榜主后,他就结合无数前任榜主留下的经验心得,参悟出了血亲心仇杀招。 这记血道杀招模拟运道,也有了人道的奥妙。秦鼎菱增幅威能,只能算是锦上添花而已。 血亲心仇杀招再次发动! 血云袭来,方源主动躲闪。 但血云紧随其后,死死盯着方源,不离不弃。 “我已经利用至尊仙胎蛊,转变了肉身血脉的联系,但为何血云仍旧能找我麻烦?”一时间,方源眼中精芒闪烁不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