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二十五节:请无极转身 - 蛊真人

第九百二十五节:请无极转身

方源如今的本体乃是至尊仙胎蛊所化。 至尊仙胎蛊乃是一次消耗性的蛊虫,可以使任何生灵转变成纯粹的人族之身。因为肉身不是正常的繁衍而得,又具有天外之魔的一半魔性。 至尊肉身和古月方正是完全没有血缘联系的,有血缘联系的就只有方源的宙道六转分身。 但眼下这具分身藏在至尊仙窍之中,和外界分隔开来。难道方正的这个手段已经能够穿透隔膜,感应到仙窍中的事物? “更有可能此招不是凭借血脉的联络,而是依据发招人的内心感应。”方源眼眸微缩,觉得这个推算更符合事实一些。 他对方正的这记杀招才刚刚接触,了解很少。 方源努力了一番,始终摆脱不了血云。他若是直接摧毁掉这些血云,那么血色斑纹会出现,不断侵蚀他的运势。 换做其他人施展这个杀招,绝对没有这个效果。 但方正却是和方源大有关系,并非是简单的血缘关系。因为天意布置,两者之间的运势变化也是相辅相成的。比如方源拥有煮运锅后,古月方正的运势就化为锅盖,总是天然克制方源。 血亲心仇杀招的感应比方源料想的还要复杂。 一方面是血脉联系,第二方面是心中感应,第三方面还有运势的呼应。 顺着运势的呼应,血斑总是能够顺利地入侵到方源的运势里。 这给方源造成相当大的麻烦! 方源索性改变目标,意图击毁诛魔榜,直接击杀方正。但每当他做出这样的选择,龙公、苍玄子自然不会坐视不管,总是见机出手救援,时机都选择得恰到好处。 方源的攻势就算偶尔打中,也只是让诛魔榜剧烈颤抖,产生裂纹。片刻后,就又被里面的蛊仙修补完善。 诛魔榜和天庭绝大多数的仙蛊屋不同,它是完整的,防御、腾挪以及恢复等等方面都没有短板。 “我若是有众生运传承,不,哪怕有心血仙蛊……即便不能破解此招,也能大大缓解。”方源之前就有一些感应,可惜在气海盛宴中,他和心血仙蛊失之交臂。这个果然是一个遗憾,没想到在此刻彰显出来。 上一世方源痛失五界大限阵,是巨大的遗憾。这一世则是心血仙蛊。 虽然方源掌握了春秋蝉,有重生优势,但当你发生变化后,这种影响就会扩散,你的敌人乃至整个世界都会有全新的变化产生,又再次针对你。 这就好像是一个人在山谷中高声呼喊,不管每一次他呼喊的声调如何,声音激荡,山谷总会根据他的每一次声调来进行回应。 气海盛宴上,方源其实已经有所感应。但可惜的是,种种机缘变化以及势力暗中的角逐之下,方源没有抓住这个机会。 从这一点上,也可看出春秋蝉的弊端。 春秋蝉的重生,只是提供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而已。整个过程,尤其是中后期,主要还是看人的发挥。 若一直依赖重生优势,或许前期会有截然不同的收获,但就像是善泳者溺,最终只会自掘坟墓。 因此红莲魔尊重生了无数次,这才稍微损坏了宿命蛊。 如此一来,以龙公、苍玄子为主力,方正、秦鼎菱操纵诛魔榜为辅助,三者围攻方源,总算是遏制住了方源的赫赫魔威。 “方源被困住了!”劫运坛中牛魔嗡声开口,他始终对方源保持着关注。 当然,不仅仅是他,还有其他所有的蛊仙。毕竟方源的胜败,直接影响整个天庭战局。 花子犹豫:“我们是否助他一手?” 两人看向冰塞川。他俩都知道己方藏有一手,可请无极转身。 上一世,冰塞川就是利用这个底牌,引得无极魔尊出手,暂时困住龙公。 眼下战况只要龙公被困,方源就会少了巨大的掣肘,能够立刻打破僵局。 但冰塞川却是摇头,目光灼热如火:“就让他们打去。眼下正是最好的时机,让我们夺走宿命蛊,回到长生天,炼出九转的命运蛊!” 他本来的目的就是这个,有了九转命运蛊,长生天就能取代天庭的位置,从而统治整个五域。 之前冰塞川陷入困境,不得不将这个想法打消,呼唤方源支援。现在方源出手了,改变了局势,冰塞川方面处境陡然好转。 感激方源,去增援他? 冰塞川心中冷冷嗤笑。丰功伟业就在眼前,多少年的期许,巨阳仙尊的遗嘱,未完成的大业!他怎么可能放弃?! 但凡有一丝希望,他都要尝试,绝不可能放弃! 此时,炼道大阵虽然未彻底摧毁,但已经打开一条通路。 “去吧!为了长生天,为了北原,为了巨阳仙尊大人夺来宿命!”冰塞川咆哮呐喊,语调高昂。 光阴长河的虚影翻腾浩荡,北原历史上的强者们纷纷呐喊,呼应冰塞川。 毛里球早已出战,利用成双入对杀招,对决煞狴九十五、阮丹。 牛魔、花子此刻也飞出劫运坛,开始出击,他们身边有着诸多的北原蛊仙,这个阵容远比上一世要强大得多。 “不!”袁琼都双眼通红,发出凄厉的呼唤,但无人支援。 袁琼都坐镇炼道大阵,根本分不开身。此刻的他更是危如累卵,自身难保。 九转宿命眼看就要被他全部修复好,但若是此刻被抢,一切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。 见到这种情况,龙公也急了,口中呼喊:“方源,没想到你也被人利用。” 方源瞥了监天塔一眼,光是这一眼,就让冰塞川呼吸一顿。 若是方源此刻掉转枪头,对长生天一方下手,那可如何是好? 冰塞川做出这个决定,也是顶着巨大的压力。 事实上,方源始终关注这监天塔的战况。当他看到北原蛊仙们冲向监天塔,不禁暗喜:终于有人为他趟雷了。 “龙公,你还是多关心你自己吧。让我先杀了你,再去找长生天的麻烦!”方源低呼。 龙公闭口不言,手中攻势竟又突破原来的极限,变得更加凌厉几分。 “宿命蛊!”牛魔、花子一行人纷纷惊呼,他们冲入监天塔的最高层,看到了宿命蛊。 但下一刻,元莲的手段发动了。 “啊!” “这是什么?” “画道,元莲仙尊的手段!” 果然,一如方源所料,这些北原蛊仙们有进无出,全部都陷落进了竹林壁画之中。 如此异变,让其余诸仙大感愕然。劫运坛中,冰塞川更是目瞪口呆。 袁琼都、从严和车尾三人因此得到了宝贵的喘息之机,苟延残喘。 冰塞川咬牙,光阴长河的虚影不断波动,却无蛊仙产出,最近的是毛里球,它正在和天庭的两大传奇太古对战,根本无法脱身。 急切间,冰塞川能调动的只有他自己了。 这时,七次郎终于悠悠醒转。 “你还犹豫什么?先动用劫运坛,直接毁了监天塔!”七次郎道。 他在昏迷的时候,仍旧不断获悉外部的环境变化,此刻苏醒立即全部接收了这些情报。 宿命蛊在监天塔内,更是组成的核心。 宿命蛊只能被天外之魔摧毁,因此监天塔若被摧毁,其他的核心仙蛊或许会被连累而毁,但宿命蛊绝对不会遭殃。 但监天塔本身是一座打了折扣的九转仙蛊屋,防御坚厚,若是劫运坛强攻必定会耗损宝贵的时间。这也是冰塞川为什么派遣蛊仙,直接入侵到监天塔内部。 冰塞川犹豫不决。 他又看了看光阴长河虚影,似乎已经有一段时间,没有蛊仙走出来了。历史上的北原强者其实还有很多,比起七极荒都等等,一直饱受冰塞川的期待,但却始终没有出现。 冰塞川面色阴晴不定,就算不知道上一世的情形,他也微微察觉到不妥! 他毕竟是宙道大能。 被巨阳仙尊任命为西荒仙人,又接到巨阳嘱托沉眠三十多万年,为了完成长生天大业而指定的关键领袖人物! “这个前有古人杀招似有猫腻,我不能全部依赖。红莲魔尊毕竟出身正道,真正的意图是什么,值得商榷。” 想到这里,冰塞川便对七次郎道:“七皇子,还请你出手吧。” 七次郎呸了一声:“你是专修运道的人?我才是!我比你更合适操纵劫运坛。你能充分发挥出这座仙蛊屋的威力吗?当务之急是……冰塞川,我日你祖宗!” 七次郎话刚说到一半,就忽然被冰塞川传送出去,不由地破口大骂。 劫运坛真正的权限,当然一直在冰塞川手中。之前七次郎之所以能够操纵,只不过是冰塞川开放了一部分权力给他而已。 “还请七皇子你速速进攻吧。”冰塞川说话仍旧那么客气,但劫运坛却是蓄势待发。 七次郎很是怀疑,若是自己不行动,劫运坛会不会先对自己下手。 “冰塞川,你很好!”七次郎咬牙切齿,愤恨不已。 冰塞川乃是巨阳仙尊的老臣干将,这样的身份和资历,还真不惧七次郎这个巨阳仙尊的亲儿子。 “你给我等着。若非是为了父亲的大业……”七次郎愤懑又无奈,只得冲进监天塔中。 袁琼都等人无可奈何,根本无法阻挡。 什么时候监天塔已经任由敌人自由进出? 袁琼都等三仙不免心生悲凉,眼下他们只能寄希望于元莲手段再次发威。 七次郎小心翼翼地踏入监天塔顶层,立即便遭受一道碧光牵扯。 他大惊失色,看到墙壁上的元莲之画,拼尽全力维持身形,却仍旧抵挡不住。 眼看着他也要被拽入画中去,这时冰塞川大喝:“尽请无极转身!” 一缺抱憾亭中,无极魔尊如同上一世,并未转身,不过仍旧射出一枚棋子。 棋子飞入监天塔内,悬浮在七次郎的头顶上空。 七次郎顿时稳住身形,绝大多数的碧光都被这枚小小的棋子阻挡,他的身上只残余一些碧霞微芒。 七次郎不禁大喜,只要他剿除掉身上的这层碧光束缚,他就能行动自如,抢走宿命蛊!nt 记住手机版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