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二十七节:命运歌 - 蛊真人

第九百二十七节:命运歌

毛脚山战场。 五色烟瘴残存的已经很少了,帝藏生咆哮连连,力量浩荡不休,狠狠地撕开大阵,庞大如山脉般的身躯仍旧在狂猛飞冲。 “挡不住它!” “又一座子阵被它直接撕破了!” “我们还有几座子阵?” “只剩下最后一座了!” “快搭建子阵啊!” “不行,对方破坏太猛,时间上根本来不及了!” 九九连环不绝阵中一片混乱。许多中洲蛊仙镇守在这里,但是受制于五色烟瘴,他们不管是操纵大阵还是铺设子阵,都要时刻遭受反噬。实力越强的人,越是努力,反噬威能就越强烈。 帝藏生威猛至极,单凭本身的战力就可以迅速突破子阵! 它在不断地变强。 五域界壁越来越弱,五大地脉开始逐渐一统,蔓延到帝君城的地沟就是一项大大的明证。地沟已经延伸到了中洲腹地,正说明了地脉相互融并的现象,达到了巅峰。 不管是四域还是中洲,因为新地沟的迅猛蔓延,引发无数惨剧,生灵涂炭,人意汹涌。 帝藏生和大多数的太古传奇还不同,它是由地脉力量结合人族的负面情绪融合产生。 如今,中洲地脉扩张成了五域地脉,帝藏生的力量暴涨五倍。而人的负面情绪也在疯狂激增、暴涨,从中洲人族囊括到五域人族,帝藏生的实力还会因为这一点,再次飙升! 龙公不断变强,是因为龙御上宾杀招。 而帝藏生变强的速度,比龙公还要恐怖。因此即便天庭主力在此,各展其能,拼了命的努力,也无法阻挡住帝藏生前进的步伐。 天庭主力们睚眦欲裂。 “不能再让它前行了。” “就算豁出性命,也要阻止它!” “该死的孽龙。” “都让开,让我来挡住它!”张飞熊忽然狂吼一声,变成熊头人身的巨人,视死如归地扑上去。 砰。 一声闷响,他被直接碾压成血沫肉渣,身死道消。 这位八转变化道大能,充其量也只是稍微阻止了帝藏生一下。 “张飞熊……”天庭诸仙不禁热泪盈眶。 关键时刻,天庭成员不计牺牲! “让我来。”下一刻肉鞭仙顶上,她变身成太古走肉树,这是她最强的姿态。 砰。 又一声闷响,肉鞭仙碾压撞碎成一片残碎肢体,血雨四处飞溅。 “肉鞭仙!”群仙低呼。 需要她的时候,她奋不顾身,堂堂八转,一代天骄,只为争取仅仅一息的时间。 就连南疆群仙都不免动容。 是什么驱使着他们? 似乎……从古至今都是如此,天庭的蛊仙都是这样。 他们秉持的精神,从未衰落,并且发扬光大。 天庭从不缺烈士! 元始虽去,精神不死! “可惜,你们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的。”吴帅心念调动,无数分身从龙宫中飞出。 是纯梦求真体! 这些梦道分身化为一大股先锋,飞到帝藏生的前方,突袭最后的子阵。 “看我的!”在群仙期待的目光中,凤金煌挺身而出,充满青春气息的小脸上满是认真和严肃。 她借助仙阵的力量,催起仙道杀招碎梦。 砰砰砰…… 纯梦求真体一个个直接自爆,在原地化为一团团梦境,缓缓流转弥漫。 仙道杀招——纯梦求真变! 凤金煌又催动一记手段。 这些自爆还原的梦境再次转化成人形,只是这一次它们为凤金煌所用。 有凤金煌在,梦道就不再是天庭的短板。 “那么,这个呢!”不待天庭松一口气,关键时刻,又从龙宫中抛出一座大阵来。 五界大限阵! 五色烟瘴再度喷涌而出,迅速蔓延开来,覆盖全场。 天庭主力双眼通红,朱雀儿尖声嘶吼:“快摧毁它!” 旋空童子、君神光早已扑去。 “来不及了。”战部渡在大阵中高声欢呼起来。 他终于不负众望,在关键的时刻,修葺完善了整个大阵,可以再战! 五色烟瘴汹涌澎湃,罩住子阵。 噗噗噗。 还在布阵的中洲蛊仙们猝不及防,接连吐血,许多人当场昏倒,有的直接反噬而死! 打到现在,他们都是强弩之末,五界大限阵成了他们最终的催命符。 至于操纵大阵的蛊仙们,也不由地放缓了力道,一边艰难地抵御着反噬的伤害。 嗷吼——! 帝藏生趁机再一发力,直接撞破了最后的一座子阵,九九连环不绝终于……破了! 大阵破碎,光影消散,显现出一直被大阵包裹隐藏的毛脚山。 这座山很小,很不起眼,平平凡凡、普普通通,但却寄托着不败福地。 毛脚山上躺着大片的主阵蛊仙。 大阵的破碎,让这些蛊仙们再遭重创,场中几乎没有清醒的人。 大多数的蛊仙已经失去了生命气息,迷迷糊糊的只有很少一部分。最受照顾的凤金煌也是面色苍白,委顿倒地,毫无行走逃离的一丝力气。 这一刻,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帝藏生冲杀过来,毫无作为,只能等死。 死亡逼近,强烈的威胁感,令凤金煌感到了窒息。 “我就要死了吗?”一瞬间,这位年轻的女蛊师也迷惘起来。 “保护凤金煌!” “快救走她。” “不用管什么不败福地了,最后的成功道痕都已经送上了天庭。” 天庭主力拼死回援,想要抢救下凤金煌。 “想得美!”南疆蛊仙狞笑,亦同时发力,尽量牵制天庭蛊仙。 武庸搓动无限风呼呼袭来,这道庞巨的龙卷风柱,撑天荡底,浩荡的狂风拖住了大量的天庭蛊仙。 君神光、旋空童子再次冲在最前方,他们一个是光道,一个是宇道,施展杀招起来速度最快。 仙道杀招——梦里轻烟! 龙宫一边硬顶着种种轰炸,一边强行对君神光、旋空童子出手。 君神光、旋空童子这一次终于躲闪不及,几乎同时中招,被梦里轻烟卷席了过去。 不过囚禁了这两人后,龙宫也达到了极限,再不能囚禁更多人物,除非深入梦境,将这两人杀死。 “摧毁毛脚山,捣毁不败福地!”武庸大喝,一马当先,冲在最前面。他并不是天庭一方,当然还不知道天庭方面已经完成了任务,此刻他就算摧毁了不败福地,已经对大局没有影响了。 “你休想!”一团火焰挡住武庸,从中飞出凤仙太子。 “就凭你?!”武庸眼中杀意如刀,忽然身形消失不见,再出现时,已经到了凤仙太子的后背。 仙道杀招——送友风! “你我一见如故,你却要走。分别在即,好友,让我送你一送。”武庸淡笑着道。 听到这番话,饶是凤仙太子这等只身去往北原,担任卧底多年的人物,也骇得面无人色。 随后,凤仙太子就失去对身体的掌控,慢慢悠悠地向前飘飞。 在飘飞的过程中,他的头发、他的衣摆、他的手脚都开始随风飘散。 “该死!送友风居然掌握在武庸的手中!”陈衣心中大吼,但却呼喊不出来。 他动弹不得,任何手段都用不了。 没有了最终的阻碍,武庸一个俯冲宛若鹰隼猎食,袭向毛脚山。 其余天庭主力想要回援,但都被其他人牵制住。 武庸散发着凛然神威,还未真正扑中,造成的风压已经厚重如山,凤金煌被压得动弹不得,绝望地缓缓地闭上了双眼。 但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出现。 凤金煌疑惑地缓缓睁开双眼,随后,她便看到一个身影,挡住她的身前,仿佛天堑雄关,稳稳挡下武庸。 这个身影她非常的熟悉,当即喜极而泣,呼叫一声:“爹!” 关键时刻出现的八转蛊仙,正是凤九歌。 他一身红白相间的长袍,身姿挺拔,似枪似剑。 听到凤金煌的呼唤,凤九歌微微侧身,回望凤金煌,剑眉下的双眼流露出温和的关切之意,自信从容。 凤九歌没有说什么话,只是对凤金煌点头,随后就面向武庸。 但凤金煌却是感到一股巨大的安全感袭来,让她彻底放松。这种凭白无故的心安,完全是莫名其妙,没有任何依据,但凤金煌就是相信,相信她的父亲凤九歌。 武庸眼中散发出危险的光芒。 “凤九歌”武庸咀嚼着这个名字,眼眸中杀机毕露,“上次是你阻止我追杀方源,这一次咱们俩好好清算一下。” 说着,他便酝酿杀招,试图再次施展送友风。 凤九歌不闪不避,悬停半空,面带微笑着缓缓张口,徐徐地唱出一首歌来。 歌声缥缈又沉重,似乎充满了矛盾,非常奇特。 武庸不自觉地被歌声吸引,攻势凝滞。 歌声像是一条山间的小溪,在潺潺流淌。随后,小溪好像变成了岩浆,扩张成了长河,在连绵的群山中,仿佛巨龙游荡。 “该死,这是什么歌?”武庸脸色剧变,开始吃力地挣扎,因为距离最近的原因,他是最早中招的。 歌声带给武庸的感觉很不好,让他仿佛回到了从前,那段童年、少年的时期,始终被母亲的阴影笼罩,受到武独秀严苛的教导和约束,他只能乖乖受教。 下一刻,武庸更是瞪大双眼。 他看到刚刚施展在凤仙太子身上的送友风杀招,竟然停止了。 “这是什么歌?能直接破解送友风?”武庸不禁震惊。 此刻,凤仙太子的感受又不一样。 他像是回到了从前,他伪装身份,在北原终于修成八转的那一段时间。他执掌洞天,终于扬眉吐气,再不用看北原超级势力宫家的脸色。 命运歌声中,南疆等诸仙纷纷受到削弱,萎靡不振,反观天庭一方却是扬眉吐气,状态回升,伤势复原。 命运歌的威能十分全面,并且更加奇妙的是,它还可以区分敌我。这是上一世完全不能媲美的。 一时间,就连吴帅等人都均受制于歌声,唯有帝藏生吼叫一声,不愧是第一太古传奇,硬是顶着歌声,仍旧冲锋前行! 凤九歌凝神望着帝藏生。帝藏生的身躯是如此的庞大,简直是铺盖天地,单单龙头就宛若山峦,凤九歌只身伫立在山前,显得渺小如蚁。 不过下一刻,歌声被有意识地集中过去,针对帝藏生。 帝藏生仿佛回到了被镇压在藏龙窟的岁月里,一片黑沉的牢笼,无法获得自由,纵使有千般心愿,万般力量,也翻不得身。 无奈,无法。 帝藏生渐渐停顿下来。 它想要咆哮,想要呼号,但它最终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。 群仙哗然。 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叫人震惊。 凤九歌一招败帝藏生! 这可是当今战力第一的传奇太古荒兽!!上一世它能和生命最后期的龙公放对,若非后者向龙宫下手,绝不可能轻易收拾得了帝藏生。 “这是我独创的命运歌,刚刚完善补全,还请大家品鉴一二。”凤九歌一边歌唱,一边传音。 “命运歌!!”众仙不论敌我,都深深的将这个杀招的名字印刻在自己的内心深处。 此招甫一出世,便一战扬名。 从今以后,全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! 命运颠沛流离,起起伏伏。谁能没有低谷?就算是方源,就算历代尊者都有卑微衰落的时候。命运歌可以将万物命运中的低谷和高潮,都带给万物生灵自己。 时来天地皆同力,远去英雄不自由! 凤九歌的第九歌,音道仙级八转杀招——命运歌! “这下麻烦了。”吴帅面色凝重至极。 “居然真的被他创造出了完整的命运歌。真不愧是凤九歌呢。”战部渡也慨然长叹。 此番战况传至天庭,紫薇仙子自然大喜过望。 凤九歌一直处于参悟的状态,主动要求去往光阴长河探索。秦鼎菱为他观运,看到了他的机缘契机,便一力举荐。紫薇仙子因此偷偷地安排宙道仙蛊屋,派遣凤九歌悄然进入光阴长河。 紫薇仙子相信秦鼎菱的话,也看好凤九歌的潜力,但她没有想到的是,凤九歌带给她的惊喜竟然是这样的大! 八转仙道杀招命运歌,单凭此招,凤九歌的战力就一跃而上,成为天底下最强的数人之一。 天庭想要修复九转宿命蛊,抢夺鸿运齐全蛊,企图炼制会出十转的命运蛊来。长生天也同样有这样的打算,只不过他们目标定得低了一点,想要用不完整的宿命蛊炼出九转命运蛊。 但两方都没想到,在他们之前,竟然有一位蛊仙已然提前开创了命运蛊的仙蛊方雏形! 仙道杀招浓缩转换成功,就是仙蛊方。 最好的例子就是方源的万我仙蛊,炼制万我的仙蛊方就是从万我杀招演化而来的。 毫不夸张地说,单凭这一招,凤九歌就能名垂青史。 不愧是护道人! 如此滔天的才情,即便是紫薇仙子也觉得惊艳耀眼,甘拜下风。 “爹,你真棒!”凤金煌瞪大双眼,望着凤九歌的背影,崇拜和爱戴之情几乎满溢而出。 少女的心中此刻充满了骄傲和欢喜。 “是的,我爹从未让我失望过。” 这一刻,凤金煌感到满满的幸福,心中呼唤:“爹,你从来都是最厉害的,你宽阔坚厚的肩膀,是女儿永远的依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