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二十八节:方源最强攻伐! - 蛊真人

第九百二十八节:方源最强攻伐!

天庭战场。 仙道杀招——龙啸波。 仙道杀招——随身闪。 激战中,龙公身形陡然出现在万年斗飞车的右舷一侧。 距离太近了! 几乎在他出现的同时,环绕万年斗飞车飞舞着的破晓剑群就蜂拥而上,瞬间淹没了龙公。 龙公身上浮现出无数龙形纹身,抵挡住剑群的猛烈攻击。 这个正是龙公的主要防御杀招——九纹龙护身。 九只是虚指,意味着无数的纹身。这是罕见的被动防御手段,平时潜伏在龙公的皮肤上,一旦遭受攻击,就会自行催发,根本不需要龙公的任何念头进行维持,极其方便。 龙公凭借此招硬生生顶住破晓剑群的攻势,随后他双手合拢并成一拳。 仙道杀招——憾世龙锤! 轰! 龙锤重击之下,直接将万年斗飞车打飞。 万年斗飞车被击退,忽然停滞下来,周围的空间陡然崩溃,像是无数破碎的玻璃片。这些玻璃片每一个都锋利无比,但凡碰撞到万年斗飞车上,都会切割出一道道的深痕,造成大量蛊虫的湮灭。而站在船首的方源,也因此脸颊上被划破一道血口。 这是苍玄子的手笔,利用宇道杀招铺设在战场各处的无形陷阱,威力十分了得! 但这一幕,只是在方源的脑海中闪现,还并未发生。 这是宙道杀招——三息后现! 三息后现是来自黑凡真传中的侦查杀招,能够让蛊仙看到三个呼吸之内的有关于自己的未来。 经过方源周身道痕增幅,威能暴涨了一千五百倍,因而可以在和龙公级别的强者大战中发挥作用。不过,因为此招本质上只是七转,因此并非次次有效,有时候灵验,有时候失效。 下一刻。 仙道杀招——龙啸波。 仙道杀招——随身闪。 龙公身形陡然出现在万年斗飞车的右舷一侧,一如三息后现侦查杀招展现的那样。 方源冷哼一声,操纵万年斗飞车立即远离,和无影无形的宇道陷阱擦肩而过。 “可惜!”苍玄子看到这一幕,心中感到分外遗憾,只差一点方源就能出发宇道陷阱了。 她悬停高空,没有任何明显的动作,暗地里却是有一个个的宇道陷阱,不断地形成,悄然铺设着。 和方源激战许久,沉睡在她记忆深处的战斗经验又纷纷鲜活起来,苍玄子的手段开始越发老道。 自从三十多万年前,苍玄子和元莲仙尊达成秘密协约后,她就搬迁到了天庭过上了安稳的日子,几乎没有出手过。但在此之前,苍玄子的名号还有太古传奇的地位,都是她亲手打出来! 方源脚踩万年斗飞车,一边躲闪,一边遥遥注视苍玄子。 苍玄子虽然战力在不断复苏,但战斗风格非常明显,她保留着身为太古荒植的习性,在作战中倾向于停驻一方,遥攻打击,利用宇道手段拉开自己和敌人的距离,再铺设宇道陷阱。 从这个战斗风格中,亦可看出她的性情,喜欢稳坐钓完鱼,非常有耐心,但同时这也意味着她并不激进,不太会选择冒险。 尽管苍玄子的手段还有许多神秘,但方源已经开始渐渐摸清苍玄子的底细。而与之相反,龙公却是仍旧琢磨不透、深不可测。 虽然方源上一世就和龙公作战,龙公的手段也大多被方源了解,但龙公的作战风格却是千变万化,时而保守时而激进,忽而狂攻忽而闪避,让人摸不清头脑,找不到明显的脉络。 这种战斗的境界,不单单是战斗经验,还有龙公的天赋异禀! 对于方源而言,要击败苍玄子虽然困难,但大有希望。但要击败龙公,到目前为止,他仍旧看不到丝毫可能。 “除非是直接破解了龙公的防御杀招!”方源心中不断分析。 龙公最主要的防御杀招,乃是九纹龙护身,方源已经在战斗中全力搜集线索,不断地解析它。 但收效甚微。 要临阵直接破解强敌杀招,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。 比起九纹龙护身杀招,方源更想破解的是龙御上宾。但这个杀招更加无迹可寻,方源连搜索情报线索的途径都没有。 本来按照预想,偷生杀招是对付龙公的最佳手段,但是经过亲自试验,偷生杀招又不管用…… “等等,我好像忽略了什么?”忽然间,方源脑海中灵光一现。 但当他想要深究下去的时候,又被袭来的攻击打断。 方源不用瞧也知道,这是仙蛊屋诛魔榜在出手。 这座八转仙蛊屋的确是个麻烦! 它没有短板,速度极快,并不亚于万年斗飞车,并且防御也十分雄厚,方源强攻突破也是可以的,若单对单,诛魔榜绝非方源对手,当然的确要耗费好一番手脚。 偷道手段是对付仙蛊屋的不二法门,但眼下要在龙公、苍玄子的面前使用,并不容易。 方源目前变化为太古年猴,和万年斗飞车搭配,可谓相得益彰。一旦转变成偷道道痕,战斗力必定下滑一大截,给龙公、苍玄子带来机会。 更让方源顾虑的是,就算他变身偷道太古荒兽,施展出了大盗鬼手,也未必能击中诛魔榜。就算打中,也未必能盗取出仙蛊来。方源的运道优势已经被秦鼎菱弥补了一大截,诛魔榜中又是古月方正,从运势上更克制方源。 所以,偷道手段并不是改变战局的正确法门。 “方源……”此时此刻,主持着诛魔榜的古月方正心绪相当的复杂。 方源对他而言,是亲兄弟吗? 不算是。 方源的肉身换了,魂魄也是天外之魔。 是陌路人吗? 也不是。 童年、少年的记忆不可磨灭,他们俩个的确曾经相依为伴过。 愤怒吗? 有的。 方源玩弄自己,罔顾自己的性命,将自己安排在琅琊福地中,定是有阴险的图谋。 仇恨吗? 当然也有。 方源屠杀亲族,是方正童年的阴影和梦魇。 那么,除此之外呢?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,方正开始逐渐地理解方源,有时候甚至不得不佩服方源。 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方正逐渐明白自己的浅薄,拥有了自知之明。所谓的甲等资质,不过是一种自恋,方正已日趋成熟。 除了理解、佩服之外,方正对方源甚至还抱着一丝感激。 他感谢方源带给他的挫折,带给他的痛苦,带给他的磨难。这些都是财富,帮助方正成长至今,若没有琅琊福地的战乱中的颠沛流离,方正有怎么可能融合诛魔榜主的种种修行经验,自我开创出血亲心仇杀招呢? 曾经,方正梦想着有这么一天,自己能够出手,和方源交手,亲自报仇。 但现在当这一刻真正的来临,方正的心情却和自己料想的大相径庭,他没有复仇的快感,也有超越的欣慰。 他的心绪很复杂,很复杂。 “龙公、苍玄子、方正和秦鼎菱,除此之外,还有……紫薇仙子。”方源陷入围攻,面色越发严肃。 伴随着龙公越来越强,天庭一方的蛊仙们配合越发默契,方源脑海中的念头几乎要全部用来维持战斗。 他对整个局势的判断力正在不断地下滑。 不管是催发杀招,还是操纵万年斗飞车,都极其消耗心神。方源还要总揽大局,照看各方战场,暗地里对各域蛊仙施加影响。 事实上,龙公等人也是如此。随着战况越发激烈,他们催动杀招越发频繁,杀招威力越大,往往步骤越多,参与的蛊虫越多,需要牵扯的念头、心神也就越多。 “若是让紫薇仙子休养好了,不管她是来参战,还是总揽大局,都对我相当不利。”方源眼中寒芒闪烁。 “哈哈哈!”龙公蓦地大笑,毛脚山的最新战况已经被他得知,“方源,任凭你重生多少次,也是无用的。动用你的全部手段吧,再不用就晚了。” 方源面沉如水,他也获悉了最新战况。 帝君城战场,他痛失分身房睇长,豆神宫投敌。毛脚山战场,凤九歌现身,一首命运歌威力绝伦,即便是帝藏生都落入下风! 天庭的底蕴真的是太深厚了。 方源不只是和龙公等人作战,他是和天庭数百万年的积累在较量! 外界不值得依靠,所有的压力都转到方源的肩膀上来。 方源目光如电,陡然凌厉起来:“的确不能再留手了。” 交手以来,他一直都没有找到龙公的破绽。但现在情势所逼,即便没有破绽,方源也必须彻底全力出手。 万年斗飞车迅速升空,拉开距离,方源开始酝酿杀招。 龙公并不追击,悬停于空,仰头凝神注视。他神色如临大敌,再不敢小瞧方源分毫。 苍玄子深呼吸一口气,十万分戒备。 秦鼎菱、方正以及战场边缘养伤的紫薇仙子,亦都聚精会神,目光紧紧盯住方源,一眨不眨。 就连正在疯狂摧毁炼道大阵,轰击监天塔的冰塞川都抽出一部分心神,密切关注方源的一举一动。 谁都知道,接下来的战斗胜负极可能将决定整个胜局。 仙道杀招——十二生肖战阵。 方源先是召唤了十二头太古年兽,施展出了这个已经暴露的手段。 但和之前不同,十二生肖战阵并未凝聚汇变成一头巨大怪物,而是转变成了一个金光闪闪的船舵。 船舵仿佛车轮,有六个轴,船舵表面是十二个把手,每个把手上各有十二个神态各异的年兽雕纹。 十二生肖战舵飞入万年斗飞车之中,迅速融合一体。原本银光璀璨的万年斗飞车表面,忽然升腾起一大股黄金光影,宛若飞沙,变幻无穷。黄金光影时而变作金龙蜿蜒,时而化作巨虎雄踞,时而成为雄鸡高歌,时而又成为蛮牛飞冲…… 十二头太古年兽和万年斗飞车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! 方源曾经的构想,在此刻展现在世人面前。 “他竟是将上古战阵和仙蛊屋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!”秦鼎菱不由瞪大双眼。 方正呆呆地看着。 “才情了得!”即便是龙公,也不由地开口称赞。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一幕,这是历史以来第一人! 虽说上古战阵、仙蛊屋的本质,都是仙道杀招,但是将两个杀招融汇起来,在方源之前,还从未有人成功过! “小心,它攻过来了!”苍玄子大叫,流露出一丝惊惶之意,万年斗飞车此刻的气息恐怖得让她都感到震惊。 仙道杀招——破晓激流! 万年斗飞车俯冲而下,沿途击穿一层层的空气,发出凄厉的音爆炸响。 它本就是相当优异的八转仙蛊屋,融合进来的上古十二生肖战阵更是拥有着和龙公作战的雄浑战力。两者相互交融之后,战力叠加,更令人忌惮! 龙公低啸一声,施展出气墙。 万年斗飞车冲势稍微一滞,就直接冲破了龙公气墙。 龙公眉头一皱,再次催动气墙。 万年斗飞车毫无疑问地再破一道气墙。 龙公再建,万年斗飞车再破。如此连破五道,万年斗飞车终于冲势大减。 方源冷笑一声,仙道杀招——万年围猎! 下一刻,万年斗飞车下的光阴长河虚影陡然扩张,无数的年兽宛若潮水般汹涌而出,旋即就铺天盖地! 漫天的年兽大军向仙墓展开冲锋,像是滔天的海啸要吞没一切。 大军当中有数不胜数的年兽,有大量的上古年兽,太古年兽也绝不少见。 更加恐怖的是,这些年兽大军一概听从方源调遣,简直是如臂指使。 “恐怖!单凭这一招,方源就能以一己之力对付天底下任何一个超级势力啊!” “他是想要将光阴长河中的年兽都召唤过来吗?” “这几乎就是翻版的前有古人杀招了!只不过红莲的手段是召唤历代蛊仙强者,而方源是召唤光阴长河中的年兽!” “但是万年围猎杀招,不是只能勾引年兽,而不能指挥操纵的吗?” “这恐怖就是十二生肖战阵融汇之后的质变吧!” 天庭一方震动不已。 方源的底牌果然是强悍绝伦,只是翻出第一张,就展现出滔天威能。龙公、苍玄子等人顿感棘手。 这支年兽大军的规模着实太大了,并且方源还在源源不断地召唤,究竟他的极限在哪里? 年兽大军分散开来,四面开花,攻击扩散到天庭每个角落,更加让人手缺乏的天庭一方难以防守。 苍玄子狠狠咬牙,不断催动宇道杀招,企图袭杀尽可能多的年兽,缓解当前压力。 “小心!!”忽然,龙公惊呼。 “嗯?”苍玄子似乎看到了一柄小刀的虚影,她瞳孔猛地缩成针尖大小,她这才刚刚反应过来,就已经中招了! “怎么可能……这么快?我明明已经铺设了……” 苍玄子难以置信地望着方源,浑身僵滞,在她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血洞,前后贯通。伤口处充斥着浓郁的宙道道痕,即便是太古传奇的自愈能力也无法复原。 仙道杀招——光阴飞刃! 这是源自中洲薄家的超级手段,此刃一出,例无虚发,无不中的,中无不死,曾令整个中洲胆寒。 杀招的内容极其繁杂,步骤十分多变,在方源掌握的手段中,复杂程度是当之无愧的第一。 更变态的是,它施展条件苛刻,酝酿的时间不得超过三息。为此方源每一次催动,都需要辅助杀招缩时。 它的后遗症也非常恐怖,每一次使用,关于它的记载都会消弭一部分。它如同橡皮擦,抹除强敌的同时,也在消耗自己。 击中苍玄子之后,方源顿时心头一空,自己关于光阴飞刃的记忆模糊了大半。 “按照这个程度,待我再射中龙公之后,恐怕就要彻底失去此招了。”方源心中如冰雪般冷静。 他瞥向龙公。 下意识地,龙公向后飞退了几步。 轰! 一声巨响,苍玄子坠落到地面上,在半空中她就还原本体,化为了一株巨大的青藤。 这株青藤曾经撑天踏地,宛若天柱极其醒目,但现在它却是栽倒在仙墓上,一动不动,气息完无。 仙墓遭受这一击的轰砸,损失远超之前总和,但龙公却顾不得这些了。他目光如电,死死地盯着方源一眨不眨。 至少增幅一千五百倍的光阴飞刃杀招,他必须全神贯注,才有可能防御得住! 诛魔榜中,方正张大嘴巴,看着地面上的苍天藤,满头都是冷汗。 他身后的秦鼎菱更是身躯僵硬,宛若石雕。 “如果刚刚这招射中诛魔榜,我们能挡得住吗?”两人心中都在闪过类似的疑问,他们根本没有信心说一声“防得住”! 这一招的威能也太过惊悚了,一招下去,苍玄子生死不知,气息衰弱至无。 “不要被他所摄,他刚刚施展此招,是借助了万年围猎杀招的气息遮掩。单纯运用此招,气势必定博大,不可隐藏。”关键时刻,紫薇仙子的话传遍战场。 “不愧是智道大能。”方源冷哼一声,被说中了弱点。 龙公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。 但下一刻,方源竟主动离开万年斗飞车,独自飞扑而下。 “他要拼命了!”一瞬间,龙公心头大凛。 仙道杀招——万物大同变。 仙道杀招——太古剑龙! 嗷吼——! 方源瞬间变成一头巨龙。 六转七转为蛟,八转称之为龙。 太古剑龙! 龙躯长达百丈,龙头上龙角如双枪,锋锐至极,龙瞳一片银白之光,龙鳞反而纯白,散发森森剑意。 方源一身的道痕,都因此转变成了剑道道痕。 而剑道,谁都清楚,这个流派的优势就在于攻伐! 在此刻,方源终于展现出了最强的攻伐姿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