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三十三节:修复中断 - 蛊真人

第九百三十三节:修复中断

天庭战场。 仙道杀招——指风龙。 武庸催出杀招,却遭受三位天庭主力的围攻。 “武庸,给我死吧!”凤仙太子催动无穷火焰,层层推进,自己则缩在后方,同样被火海包围,攻中带守,十分稳重。 周雄信从后方出手,三人成虎杀招催发而出,虎群咆哮,扑击而来。 而野樵子则遥遥施展杀招,一株株青藤凭空生长,向武庸蔓延,企图将他牢牢束缚。 武庸暗叹一声,不断后退,缩回玉清滴风小竹楼中。 凭借仙蛊屋,他抵挡住三仙猛攻。 但如此一来,也使得他逼近监天塔的计划沦为泡影。 “人道杀招对天庭增幅着实太大……等等,这是?!”就在武庸头疼之际,忽然点点白光集中在了玉清滴风小竹楼上,更是渗透到了他的体内。 人道杀招——众望所归! 人道杀招——人中豪杰! “啊啊啊。”仙蛊屋内,武庸身边的南疆蛊仙们纷纷发出嚎叫。 “这股力量,这股力量……”在外作战的树翁巴德更是望着自己的双手,惊叹不已。 变化道大能翼浩方同样惊疑:“天庭的人道杀招怎么会也帮助我们?” 这个疑惑沉重如山,同时压在天庭蛊仙的心头。 “沈伤,你果然不负期望,做得好。”方源哈哈大笑,他同样受到了增益,状态迅猛暴涨。 龙公脸色铁青! 他是龙人,是异族,不受人中豪杰的增益,而方源却不一样。当他还原人身,即便是至尊仙胎蛊所化,也是纯粹的人族身份! 轰! 龙公被方源直接轰飞出去。 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秦鼎菱传音,急忙质问正元老人。 正元老人未死,也早早地从中央大殿转移出去,一直在负责着开启中洲尊者留下的人道手段。 此刻,老人慌忙回音,禀告龙公、秦鼎菱等人:“是帝君城方面出现了问题。有人在捣鬼,他将其他四域的人意都灌输进来。众望所归、人中豪杰乃是根据人意,来辨别阵营。原先只是中洲人意,现在却是五域人意齐聚,因此所有人都受到了加持。” 龙公一边招架方源的猛攻,一边喝问:“如何能解决这个问题?” 正元老人沉声答道:“我正在全力以赴,但究竟能否成功,我也毫无把握!” 龙公心中再沉一分:“究竟是谁能对尊者的人道手段,做到如此程度?” 他万万没想到尊者的人道杀招,会遭受如此变化。对方虽然没有正面破解了这两个杀招,但却将杀招的范围扩展到所有人的身上,这其实和破解也没有什么分别了。 “是沈伤罢?”被紫薇仙子捧在手心中的魂球,轻轻地颤了颤,似乎在发出笑声。 紫薇仙子当初交予龙公的情报,就是有关沈伤之所在。做出这个举措,正是受到了魔尊幽魂的影响。 龙公却是十分信任紫薇仙子,不疑有他,再加上当时方正被扣在沈从声的手中,急需赎回,因而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。最终导致沈伤离开龙鲸乐土,潜伏到帝君城中,做出如此成绩。 “或许应该说,真不愧是乐土呢。”魂球再度颤了颤。 紫薇仙子双眼漆黑一片,双手默默捧着魂球,不断地利用智道手段模拟魂道效用,积极地治疗魂球。 魂球在她的治疗下,形体不断地凝实。 而另一边,中天门仍旧开启着,从外不断地接引蛊仙来到天庭。 “哈哈哈,把这些人都接进来,让他们杀,让他们死!杀的越猛越妙,死的越多越好,哈哈哈。”魂球狂笑。 第一批进来的是毛脚山战场中的南疆诸仙,以及吴帅、战部渡等人。 此刻涌进来第二批蛊仙,则是北原的援兵,上一世和南疆一伙人联手。 为首的老人手拄拐杖,正是药皇。 还有昂首阔步的百足天君。 两大八转蛊仙身后,是名传五域的霸仙楚度,坑害过雪胡老祖的玄极子孙名录,以及其他蛊仙好手。 “七转的蛊仙都进入仙蛊屋中去。”药皇扫视战场,首先道。 就连楚度都不得不乖乖听话。 眼前的激战令他震动,大战之烈,不是七转层次能够直接插手的。 北原的仙蛊屋虽少,但这次也足足带来了三座! “跟紧我,让我们来支援劫运坛。”百足天君一马当先,杀奔出去。 药皇和三座仙蛊屋紧随其后。 劫运坛中冰塞川不由大声叫好,他之前攻击炼道大阵,被金珠仙王留下的金珠子阻挠。而今又被天庭主力围攻。 冰塞川一边对炼道大阵出手,一边又要修补劫运坛,正需要帮手,这批援兵来的太是时候了。 “杀!”百足天君爆喝一声,身形一晃,立即分出无数分身,与金珠子所化的兵卒纠缠。 药皇不甘示弱,手杖一挥,刺鼻的药香顿时弥漫战场。 随后三座仙蛊屋到来,纷纷自觉地拱卫劫运坛。 天庭主力察觉,立即分兵。 “你休想走。”武庸连连施展杀招,如意风鞭、刚柔风魁、阴风索等等交替来用,缠住敌方阵脚。 巴德、翼浩方等人有样学样。 “该死!”许多天庭主力被他们牵制住,肚中大骂。 若是之前,南疆群仙绝不会造成如此麻烦,但现在人中豪杰加身,令武庸等人战力暴涨,虽然整体上仍旧不如天庭成员,后者毕竟都是八转中的强者精锐,但也足够造成威胁了。 “我们上!”龙宫横冲直撞,吴帅、战部渡在里面主持。 凤九歌不得不避让,命运歌为之一缓。 方源顿感压力骤降,再加上人中豪杰加持,再次将龙公打飞。 龙纹在龙公周围蜿蜒缠绕,龙牙在周围飞舞,以攻代守。 忽然,一个巨大的身影陡然显现。 “这是?!”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,龙公瞳孔为之猛缩。 孽龙——帝藏生再度登场! “龙公!!!”帝藏生口吐人言,咆哮声激起无边风浪,它龙爪狠狠一甩,砰的一声巨响,把龙公像是皮球般抽飞。 帝藏生的龙爪鲜血淋漓,都是被龙牙切割所致。而龙公则狠狠地撞进地中,直接撞出一个深达十丈的巨坑。 帝藏生巨大的身躯重重压下。 轰隆! 整个天庭都为之狠狠一颤,巨大的烟尘铺天盖地,卷席整个战场。 帝藏生缓缓飞起,它肚皮下的天庭大地,已经形成了一个浅浅的大地沟,贯通东西。沿途任何的建筑和山水都崩塌毁灭,沦为一片废墟。 “他在上面!”战部渡忽指道。 龙公悬停高空,俯瞰帝藏生,身后的龙门正徐徐消退。 关键时刻,正是运用了龙门,使得他摆脱了困境,躲过帝藏生的狠狠扑击。 “这头孽龙!”龙公含恨咬牙,胸口凹下去的地方正迅速鼓起,恢复旧观。显然刚刚帝藏生的爪击并不好受。 另一边,万年斗飞车飞了回来,重新接住方源。 方源看了一眼高空的龙公,冷笑一声,直接不理他,向监天塔扑去。 龙公看到这一幕,眼皮子直跳。 监天塔那边抵挡劫运坛已经十分勉强,就在崩溃的边缘,若是方源和万年斗飞车掺和进来,必定支撑不住。 “方源,你休想!所有人集合,守护监天塔!”龙公咆哮传令,自己首先出动,再次运用龙门,拦截在万年斗飞车前面。 “给我滚开!”龙宫赶来支援,主持的吴帅干脆一发狠,竟将镇压的君神光、旋空童子直接释放,如此一来又能催动杀招梦里轻烟了。 梦里轻烟向龙公卷席而去。 龙公心头狂跳,不得不躲闪,主动让开了一条道,让方源长驱直入。 “糟糕,这是梦道杀招,我的手段根本无用。”极远处的角落里,凤金煌藏身在一座不起眼的仙蛊屋内,急得直跳脚。 就在这个时候,命运歌再度响彻战场。 于是天庭一方状态暴涨,龙公亦受益无穷,方源等人掀起的攻势立即衰落下跌,不复之前威猛。 “难以想象,我们进入了天庭!”东海八仙陆续从中天门进入战场。 “天庭一方正遭受围攻!”八仙双眼骤亮,尤其是看到方源、帝藏生联手,万年斗飞车、龙宫策应,打得龙公、凤九歌节节败退。 “很好,我们杀上去,给予他们致命一击!!”八仙士气大振,参加混战。 “他们怎么来了?”方源也微微诧异。 张阴、容婆四大龙将参战是应该的,但青岳安等人却是保守得很,怎么会来冒险参战? “呵呵呵,这是人中豪杰的副作用了。他们得到增幅的同时,也受到四域人意的加持,决断受到了影响,更加仇恨天庭。”沈伤的音讯传达过来,“可惜,西漠一方还在和中洲的仙蛊屋僵持不下,不能来参加此次大战了。” “沈伤,做得不错。”方源不吝夸赞。 沈伤哈哈大笑:“那是当然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你能够掌控中天门,真是出乎意料。这一手着实精彩。啊,我也感到了中天门的接引之力了,待会我们就能汇合,把天庭搅个天翻地覆,哈哈哈!” 方源只是微笑:“那你还不快来!” 中天门的变化超出方源的预料,但这个时候,他怎么会自揭其短?就算有人暗中图谋,方源也只能顺水推舟,优先击败天庭以及摧毁宿命蛊。 “糟糕,怎么会在这种时候……”就在沈伤要接受接引的时候,他的身上却是再度渗透出缕缕黑炎。他的内患又再度爆发。 “是我之前动用了全力,来破解尊者杀招,所以伤势就没有了镇压……”这是沈伤最后的清醒念头,随后他就再度陷入了疯狂和混乱当中。 沈伤一疯,天庭中暗藏着的正元老人就有所感。 老人振奋:“对方的力量忽然消失了!不管什么原因,我可利用空档,再次接管,扭转局面也不是不可能的。嗯?什么人?!” 正元老人忽然出声大喝,在他面前,紫薇仙子空着双手,含笑出现。 “紫薇?不,你的状态不对!”老人眼中寒芒一绽,连忙后退。 但下一刻,一个凝实的漆黑魂球陡然在他身后出现,直接没入老人的肉身当中。 “不!”正元老人宛若受到重击,直接栽倒在地上,双眼翻白,口吐白沫,不断剧烈颤抖起来。 颤抖了一会后,正元老人陡然静止,他的双眼也如紫薇仙子一般,变成了完全的黑。 他默默地站起身,擦了擦口角的白沫,双手垂下,对飘出来的魂球恭声道:“老奴拜见主上!” 魔尊幽魂轻轻的嗯了声,他此刻仙蛊全无,但并非没有手段。他曾经研发出来的魂兽改造杀招,已经化为一种魂魄中的天赋本能。这种天赋本能能够对任何魂魄进行改造,使得对象献上全部的忠诚,矢志不渝。 “接下来就是收服凤金煌,奴婢也知道她的位置,并且能切断那座仙蛊屋的传送之能。”紫薇仙子主动觐言道。 “不着急。”魔尊幽魂却道,“凤金煌不仅受到天道垂青,更有人道钟意,运势之强,仅次于历史上的红莲魔尊。别看她此刻孤身一人,一旦我们对她有所企图,就会遭受阻碍。别人不说,单单凤九歌就是一个大麻烦。此人之强,此刻绝不亚于龙公!先看看战场变化,让这些人全力厮杀,运势消抵,再看有无机会对凤金煌下手。” 幽魂主仆三人出了仙蛊屋,遥看战场。 此刻,天庭一方不得不龟缩到监天塔周围,严防死守,情势极度凶险。 其余诸仙攻势凶猛异常,一边受到人中豪杰的增幅,一边又受到命运歌的削弱。尤以方源、帝藏生为首,每一个微小的行动都能令天庭一方紧张不已。 龙公、凤九歌宛若中流砥柱,一人抵挡方源,一人压制帝藏生,但都处于下风,毕竟还要防守监天塔。 诛魔榜难敌万年斗飞车、龙宫联手。 金珠兵卒损耗殆尽,天庭主力不断后退,防线被逼的连连收缩。 “天庭战败,就在顷刻了。”紫薇仙子评价着,眼中幽芒烁烁。 监天塔顶,站着的唯有袁琼都一人。躺在地上的则有从严、车尾,两人濒死昏迷,无人治疗,天庭已抽不出空余的人手。 原本的七次郎在抗衡碧绿微光的时候,就被天庭主力赶到,轻松出手搞定。七次郎还被束缚着,根本无法抵挡,直接授首,死的十分憋屈。 炼道大阵已毁,袁琼都只得只身一人,继续修复宿命蛊。 “就快了,就快了!”袁琼都口中呢喃,手掌中燃烧着火焰。 轰! 一声炸响,监天塔遭受重击,狠狠一颤。袁琼都遭受干扰,噗的一声,大吐鲜血,一头栽倒在地,昏死过去。 宿命蛊的修复被迫中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