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三十六节:僵局 - 蛊真人

第九百三十六节:僵局

“龙公再强,也不过一人而已。冲!我们一起上,天庭防线如此宽长,倒要看看他如何抵挡?”武庸大吼,凌厉的目光中隐含着一抹焦躁。龙公的惊人表现已经引发了人心的微妙转变,可不能再让他如此肆无忌惮下去! 武庸驾驭着玉清滴风小竹楼,一马当先,此举立即带动身边的仙蛊屋,攻势再度发起。 龙公冷哼一声,陡然消失,再出现时已经拦在武庸的前方。他面容如铁,正要对玉清滴风小竹楼下手,忽然龙宫也向他袭来。 仙道杀招——梦里轻烟! 龙公瞳眸一瞪,不得不躲闪开去。 一招鲜,吃遍天。 面对梦道杀招,龙公再强也不敢以身试法。 他这一躲闪,立即让吴帅、武庸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 龙公刚刚建立起来的威武形象,乃至不可战胜的心理暗示都被此招打破了。 三域群仙的涣散的人心隐隐之间,又变得凝实起来。 “幸好他躲闪了。”吴帅额头上也有一层冷汗。 梦里轻烟虽是梦道杀招,但强度有限。面对如此强大的龙公,就像是拿一张小渔网,去网大鲨鱼。 龙公难以抵御梦道杀招,大鲨鱼必定能被网住,但之后呢?鲨鱼奋力挣脱,就能挣破小渔网。 摆在现实当中,就算吴帅擒拿住了龙公,也会超出龙宫本身的承受极限,根本无法将这个庞然大物收进龙宫里去,更是镇压不住。 最终的结果,很可能是龙宫崩溃,而龙公则陷入一团梦境中暂时无法自拔。但别忘了还有凤金煌可以针对梦境,迅速救出龙公来。 所以,吴帅此举也是虚张声势。龙公吃亏就在于他并不清楚这招梦道杀招的底细! 这也是为什么蛊仙向来将杀招扣在手中,不轻易展示。而对展示次数过多的杀招,都是积极改良。 龙公一退,三域诸仙在武庸的带动下,再度掀起一股全面的攻势,宛若一波狂澜,乘机一拥而上。 “哼,除了龙公大人之外,天庭还有我们!” “小瞧我等,必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。” “有我们在,你们休想得逞。” 关键时刻,朱雀儿、白沧水、赵山河等等天庭主力挺身而出,悍不畏死地迎击攻势狂澜。 “一群老不死的东西。你们还能活多久?”华彩云冷笑,无数雷云从她身边激射而出。 轰轰轰! 雷云提前自爆,皆被玉珠子精准地拦截下来。 “活多久?我们从不在乎!只要有一息尚存,我们都会从坟墓中爬起!”玉珠子大喝,反手一推,大面积的玉粉如雾,狂卷而去。 “退!”面对神秘的杀招,华彩云不敢以身试法,保险起见,立即后撤,被玉珠子轻易逼退。 “此战,我们绝不会败!知道为什么吗?”周雄信一身白袍,浓眉方脸,施展信道手段,飚射出无穷炫白飞箭。 “因为我们从三百多万年前,就一直是时代的先锋,人族的脊梁,中洲的功臣。我们从不会忘记沦为异族奴仆的耻辱,从不会忘记和平是必须付出生命的争斗,更不会忘记人民的幸福是需要一代代人的守护。” “而你们,不过都是些为了一己之私,陷人族不顾的小人。鼠目寸光,连未来都看不到的蠢货!来啊,不管你们有多少手段,多少次进攻,都只能收获失败!” 周雄信连声咆哮,他催发的万千箭雨伴随着他的话音,威力更盛,以攻代守,打得五行大法师、翼浩方等诸多八转抬不起头来,只能以防御为主,刚掀起的攻势和士气正在迅速消散。 “看啊,这就是我等天庭的坚持!”朱雀儿、凤仙太子联手施展,火焰升腾,组成全新的防线,牢牢挡下数座七转仙蛊屋的冲锋。 “哼,一群喋喋不休的老不死。如今仙墓都已毁,杀光你们,我看天庭还有谁站来?”北原历史上的著名强者刘惠刚说完这话,就感觉眼前一黑。 龙公忽然出现,就在他的面前! 轰! 仙道杀招——龙爪击。 刘惠浑身暴射青光,防御杀招全力发动。但只支撑了一息,青光便轰然破碎,他整个肉身被撕扯得稀烂粉碎。 刘惠难挡龙公一击,直接阵亡。 看到这一幕,吓得五行大法师等人迅速抽身,纷纷钻进各自阵营的仙蛊屋中去。 龙公环视战场,低喝声传遍整个战场:“尔等与天之魔为伍,妄图颠覆天庭,皆是人族叛逆。你们是不会懂的,就算我等尽数战死,气息也会留下。这是人族浩气,它和青山同在,与大地永存。三气归来!” 轰!! 巨大的轰鸣声中,整个苍穹都为之一暗,天庭各处的三气再次蜂拥而来,齐聚龙公身上。 龙公的半透明气焰再次狂涨,令人无比心悸。 仙道杀招——一气大手爆! 龙公伸出左臂,五指张开,掌心对准场中的一座七转仙蛊屋。 下一刻,他左手狠狠一握成拳。 砰。 大气爆裂,七转仙蛊屋四分五裂,炸成无数碎片。仙蛊尽毁,里面的蛊仙也惨遭屠戮,无一生还,只剩下一大蓬的骨肉血渣洒下。 三域蛊仙震骇,一时间瞠目结舌。 天庭主力欢呼不已。 “这就是我天庭的伟大!”诛魔榜中,秦鼎菱双眼熠熠生辉,方正则沉默不语,真切地感受到了一股心灵的震荡。 不仅是对于龙公力量的震撼,还有一种内心的波澜。 在这一刻,方正开始逐渐理解天庭蛊仙的精神! “是啊。”方正心中在想,“若是历史上没有天庭,还有我人族的现在吗?天庭一代代的蛊仙不断披荆斩棘,抛头颅洒热血,付出无数的牺牲这才换来今天的人族天下。相比较而言,方源这些人不顾大局,摧毁宿命蛊就是给异族崛起的机会,的确是人族奸细,忘恩负义。” 噗嗤! 就在这时,剑光一闪即逝,纵横战场,带出一声轻响和一朵血花。 朱雀儿缓缓坠落,身躯被直接斩成两半,宛若折翼的燕雀。 仙道杀招——五指拳心剑! 正是方源出手!他变化的太古剑龙,阴险地游走在战场的边缘。 “方源!”天庭众仙睚眦欲裂,愤恨至极。 方源冷笑:“我就是为了一己之私!我管你是什么东西,伟大也好,渺小也罢。今天我定要摧毁宿命蛊,神挡杀神,魔挡杀魔!天庭?也一样!谁叫你们碍着我的路。” “呸,魔头!人人得而诛之!” “杀了他!” “凶手,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!” 天庭众仙齐声痛骂。 嗷吼。 帝藏生恢复过来,再次向防线发起冲撞。 龙宫配合,再度施展出梦里轻烟杀招。 梦道杀招所到之处,天庭蛊仙无不避让。凤九歌见此,轻叹一声,催动杀招,化为一曲之士。 一曲之士主动投怀送抱,被梦里轻烟擒获。梦里轻烟因此再无攻击之能,宛若吃撑了的蟒蛇,只得回巢盘曲消化。 凤九歌虽不能直接破解了梦道杀招,但利用这种方法,也算是巧妙的抵挡。 命运歌再度响起,帝藏生不甘怒吼,却无可奈何,它再度被凤九歌压制。 远处,魔尊幽魂主仆三人已经到达一座仙库面前。 回望战场,紫薇仙子感叹道:“没想到三气归来还有如此用法。龙公战力暴涨到如此程度,简直是骇人听闻。再加上凤九歌辅佐,天庭防线看似岌岌可危,其实还能坚守下去。” 若按照整体实力,当然是天庭要高出一筹。 但眼下他们不得不防守监天塔,分外被动,即便龙公也因此束手束脚。 龙公能轻易斩杀八转蛊仙或者七转仙蛊屋,而方源利用五指拳心剑,同样可以轻易杀死天庭成员。龙公不得不脱离防线,选择和方源在远处缠斗。 若是任凭这两人袭杀对方蛊仙,方源一点都不会心疼,但天庭却需要充足的人手来防御。龙公是万万不愿让方源这样屠戮下去。 反过来,方源若是硬捱着龙公的打击,一门心思打杀天庭主力,也是一个选择。但他若选择这样做,必定会遭受龙公的一记记重创。方源并不愿意这样做,毕竟他和其他三域蛊仙之间只是不得已的联合作战,为了他们牺牲自己着实太过愚蠢,风险太高。 因此,方源、龙公相互纠缠牵制。 而凤九歌则作为第一核心,主持监天塔防线,力抗龙宫和帝藏生,他表现出来的战力一而再,再而三地超出敌我双方的意料。 正元老人眯起双眼道:“现在就要看双方谁能打破僵局了。关键点就在于宿命蛊。成功道痕已经被天庭收获,但炼道大阵被毁,单凭袁琼都一人能够及时地修复出宿命蛊吗?主上,如果我们此刻插手,或许能抢夺来宿命蛊?” 幽魂笑了笑:“抢它做什么?别看两方拼的热火朝天,其实还仍有留手。这趟浑水可是深的很!历代的尊者都瞄准这一仗呢。咱们先搜刮了这座仙库,将生死门收回来再说。” “是,主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