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四十四节:变化的人心 - 蛊真人

第九百四十四节:变化的人心

“快支援龙公!”天庭蛊仙们纷纷动身,再不敢坐视下去。 龙公和凤九歌乃是天庭两大支柱,一旦龙公被方源击败,彻底倒下去,整个战局恐怕又要迷离难测之态了。 轰! 方源忽然一个踢腿,把龙公的手臂猛地踢到一旁。 龙公中门大开,方源趁势欺近,左手一把抓住龙公的紫发。 然后,他抡起右拳,拳影飚飞,一拳拳宛若炮弹打在龙公的脸上、胸膛上。 情急之下,龙公无法脱身,只得大吼:“三气归来!” 气流再次狂涌,汇聚到龙公身上,龙公状态再度翻了三倍。 轰轰轰!方源暴打龙公。 照打不误! …… 一百多万年前,元莲成尊,白龙鱼服,伪装成凡人,游历天下。 一天,他来到了西漠的一个贫穷破旧的小村庄。 在这里,他因为蛊师的身份,出手帮助村民解决了一些小事,得到了村中老幼的盛情款待。 一位孩童最是兴奋,他崇拜元莲仙尊差点要五体投地。 因为他看到了生命中的新的希望。 “蛊师大人,蛊师大人。我求你,我求你了!”孩童跪倒在地上,抓着元莲的衣服下摆,仰望着元莲仙尊,纯真的双眸中竟是泪水和恳求。 “说吧,孩子,不要跪着了,能够帮助到你的,我一定会帮你。”元莲温和地将孩童搀扶起来。 孩童流露出欢喜之色:“您能够出手帮忙,那真是太好了!请你复活我的娘亲吧,她是我最爱的人,也是这世间最爱我的人。在我很早之前,我的爹就抛弃了娘亲和我。我能长大,都是我娘亲的辛苦和心血。” “但我娘在几天前死了,她是累死的,也是病死的。她死之前,还将仅剩下的半块饼,用哆哆嗦嗦的手硬塞到我的手中,省给我吃!” “我不能没有娘!” “我不能没有娘亲啊!” “我求求你了,蛊师大人。您能够挖开那么深的沙土,准确地找出水源。一定能够复活我的娘亲吧!” 元莲仙尊沉默。 孩童天真,不知道复活一个死人,远比挖井求水要难得多。但元莲仙尊乃是当代尊者,别人无法做到的事情,他当然能够。 但他不能! 他是仙尊,天庭的仙尊。 于是元莲仙尊抚摸孩童的脑袋,叹息道:“这是不可行的哦,天下生灵不管是什么,都会有生有死。你娘亲的死正是她的归宿,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?你要看开一些,勇敢地活下去,开心地活下去,我相信你的娘亲一定会期盼你这样生活的。” “不!我不要!”孩童疯狂摇头,“我就要我娘亲复活!” 元莲摇头,再次叹息:“我不能复活你的娘亲。” “为什么?你明明可以这么做的!”孩童瞪大双眼,怒视元莲。 元莲再度摇头,不再说话。 孩童大吼,手指着元莲:“我恨你,我恨你,蛊师!你明明可以帮助我复活娘亲,你却不这么做!你太冷酷,你真的很残忍。就因为她不是你的娘亲吗?若是你的娘亲,你会这么冷漠拒绝吗?” 元莲陷入沉思,他真正设身处地的这样想,然后他得出结果,以十万分的认真神色答道:“是的,我会这么做的。安然地接受死亡,不管是任何人。因为我知道,这都是宿命的安排。” “去他妈的命!”孩童嘶声狂吼,“我管他妈的什么命,我就需要我的娘,我要我的娘!” 孩童很快被闻声而来的村民们拦下,村长忙不迭地向元莲道歉。 元莲摆摆手,表示自己不碍事。 他望着被村民们强行暗助,疯狂挣扎的孩童,忽然一愣,旋即整个身心都狠狠打了个冷颤! 在这一刻,他忽然间明白过来。 为什么自己游历天下,总感觉到一种隐隐约约的不安。 人心思变,欲壑难填! 当人族成为了天地的霸主,他们的欲望已经不再是对抗异族的统治和镇压,而是更多的疯狂痴想。 元莲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孩童,他恍然大悟:当今的人族不就是眼前的孩童,他在宿命的束缚下疯狂地挣扎,为了不切实际的奢望?但这真的是不切实际的奢望吗?复活一个死去的人,难道做不到吗? 元莲很清楚,这是可以做到的。只是……不能做而已。 这是不被允许的。 然而不被允许,就不会有人去做吗? 元莲陡然间感到了茫然和彷徨,一种深切入骨的无助。即便他是九转尊者,当世第一人! 他可以尽全力阻止世间的人不去这样做,但是等他死了之后呢? 就算他生前尽心尽力,无人去这样做,但他元莲能够阻止全天下的人不去这样想吗? 而最可怕的,恰恰就是这种思想! 他凭什么能阻止人们的痴想? 他不可能阻止人们心中生腾的种种欲望! …… 龙公被方源狠揍! 他起先全力反击,但方源硬生生承受住龙公的反击,面容一直冷漠似铁。 龙公被方源打得面目全非,胸膛坑陷,龙鳞乱洒,气息直线跌落下去。 “三气归来!”龙公再吼一声,气息又抬升上去,伤势瞬间恢复。 轰轰轰!方源仍旧暴揍龙公。 龙公刚刚恢复过来的容貌,再次被方源打得鼻塌牙碎。很快各处骨折,四下喷血。 龙公死战不退,全力防守,又大叫:“三气归来!” 他的状态再次恢复。 狂蛮意志在披风中大喊助威:“继续揍他,继续揍他!往死里揍,把他干爆!我倒要看看天庭有多少底蕴,能够让他如此消耗!哈哈哈。” 但方源却一直在冷静地计算着三怪合一之后残存的力量。 力量在不断地削弱。 当初三怪刚刚出现时,其中的绿鱼一顶,就能将龙公顶得个全身粉碎骨折。但经过多番鏖战,数次命败的洗礼后,三怪的力量已经残存不多了。 方源催动自由残缺变,三怪的力量虽然结合成一处,但在防御、腾挪、治愈等各个方面都要剧烈消耗。 比底蕴,还真的是比不过天庭! 漫天的拳影陡然一手,方源猛地高举拳头,全力一击! 轰!! 一声炸响,方源的右拳狠狠地嵌进龙公的脸中去。然后恐怖的力量爆发开来,龙公一瞬间直接失去了意识,宛若流星,眨眼间就划过天空,重重地坠落在地面上。 然后不断下沉,用坚硬的肉身挤压冲撞天庭厚重的土地,最终砸出一个史无前例的巨坑! 一时间,龙公躺在坑底,无法动弹。但三气归来杀招再度发动,又有一轮气息铺天盖地,向他汇聚。 方源冷哼一声,手一松,一大把的半截紫色长发随风洒落,都是刚刚他暴揍龙公时揪断的。 方源冷静思考着。 三气归来杀招并不是龙公催使,它的本质是元始仙尊留下的手段。即便龙公暂时失去了意识,三气归来杀招仍旧在支持着龙公。 自由残缺变的力量已经所剩不多,这个杀招一旦中途停止,就再不能借助狂蛮魔尊的力量催动起来了。下一次要用,方源得完全凭借自己的实力。 龙公暂时消停,方源立即转身,抓紧一切时间,争分夺秒,再度追击监天塔。 监天塔一直在转移,但因为三域蛊仙的纠缠,它和方源的距离并没有拉下太长。 “阻止他,快阻止他!” “阻止方源!!” “不惜一切代价,一定要将他拦住!” 天庭蛊仙们宛若飞蛾扑火,冲向方源。 野樵子拦在前方。 方源一拳,洞穿木甲,直接一拳将他打碎。 赵山河向方源扑来。 方源飞起一脚,直接将他的身躯踩爆! 旋空童子尖叫,在方源身后忽然闪现而出。 方源信手一捏,捏住他的小小脑袋,然后砰的一声,方源五指合拢成拳,将旋空童子的脑袋硬生生捏成渣。 “哈哈哈,就是这样!” “杀死他们,打爆他们!” “然后,一路冲过去!!” 血战披风中,狂蛮意志在哈哈大笑,手舞足蹈,为方源呐喊助威。 “方源,你休想!”龙公再度飞起,企图拦截方源。 一座宫殿陡然出现在他的上空。 是龙宫! …… 曾经的龙宫之主——吴帅,似乎一生都充满了悲剧。 龙人寂灭这个秘密,像是一把断头刀,始终高悬在他和龙人一族的头顶。 梦境又一次启迪,要解决龙人寂灭之事,就要借助八转龙宫,同时还有针对龙人的身躯进行实验。 但是要做到这一点,单凭吴帅一人可不行,于是他召集龙人一族中蛊仙,将实情告知他们,请求他们的帮助。 偌大的龙宫中,史无前例的济济一堂,龙人一族的蛊仙几乎全都来了。 “要做实验,就得需要海量的龙人,这些族人几乎都会死亡,就算侥幸活下来,也是生不如死。所以,这项决定我不能独断,诸位有谁反对,尽可道来。”吴帅道。 “我反对!”当即就有一人,跳了出来。 众人视之,正是和吴帅同辈,在血脉还是吴帅的七哥,平素里最得龙公老祖宗喜爱的七少爷。 七少爷手指着龙椅上的吴帅,大骂道:“老八,你这个混蛋,你真的是疯了!!!” “你为了取信天庭,杀了自己最忠心的异姓兄弟!” “为了掩盖龙人当兴的秘密,你害死了自己的亲身父亲!” “为了炼出如梦令仙蛊,你竟然把最爱你的女人当做炼蛊的蛊材!” “现在,你为了应付龙人寂灭杀招,还要把毒手伸向万千无辜的族人身上,要用他们做实验!” “你的心肠为什么如此恶毒,为什么如此冷漠?!” “你觉得你给出了这些所谓的证据,我们都会信任你?呵呵,你这也太可笑了吧,真当我们是傻子?!” “呵呵呵,不,你不是可笑,而是可怜可悲!” “你想要给你的女人幸福,结果呢?你叫她牺牲了,为了炼一只蛊。呵呵呵。” “你想要成为你父亲的骄傲,结果呢?你杀了他!亲手杀了他!!” “你许给黄维一个大业,一个希望。然而你却因此杀了他,而到现在,大业呢?” “呵呵呵,哈哈哈!”七少爷狂笑,笑得眼泪都下来,“你千方百计想要带领龙人一族崛起,结果是什么?结果龙人一族就要毁灭了,灭亡了!” “是你,是你!若非你一直野心勃勃,霸占南华岛,迁徙族人,拼命发展,不断制造龙人和人族的矛盾,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事情?若是龙人一族一直相安无事,安安稳稳,老祖宗也不至于意动,想要灭绝我们龙人一族啊!” “吴帅啊,吴帅,你是我们龙人一族仅次于老祖宗的强者,但是你带给我们龙人一族的,绝不是辉煌,也不是希望,更不是平等或者尊严。而是……毁灭啊!” “你实在是一个悲剧!你的一生都是一个悲剧!!” 大殿内寂然无声。 吴帅端坐在龙椅上,面无表情。 这时,一个龙人蛊仙慢慢地走出人群,站到吴帅的前面,然后转身面向众人。这位龙人蛊仙沉声道:“我支持吴帅大人。” 七少爷惊愕:“三、三叔你?” 第二位龙人蛊仙走出人群,也站在吴帅的身前,转身面向龙人众仙。这位龙人蛊仙用非常大的声音喊道:“我非常赞同吴帅大人的谋略!” 七少爷震惊:“五伯?!” 然后,第三位、第四位、第五位……所有的龙人蛊仙都站在吴帅的面前。 转眼间,七少爷只剩下自己一个孤家寡人。 他难以置信地叫喊道:“你们都疯了吗?!” “如果这就是发疯,那么我们都是疯子!” “呵呵呵,就像人祖一样成为疯子,我心甘情愿。” “小七啊,你还不明白吗?如果我们的生死都不能自由,被人掌控,这是何等的悲哀!哪怕这个人是我们的祖先,也绝不可以!!” 吴帅从龙椅上缓缓在站起身来,他已泪流满面。 “诸位,我吴帅在此发誓!”吴帅的声音十分沙哑,“我必定与龙人一族共存亡,为龙人一族的解放奉献我的心,我的血,我的全部精神和战意!” “假使我最终失败,我也会战到生命的最后一刻。” “假使我最终死亡,我的精神和意志也将传承下去。” “假使我的精神和意志都不存在……哪怕只剩下一个名头,我也会继续作战,不懈抗争!!” ps:还有第二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