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四十五节:摧毁宿命! - 蛊真人

第九百四十五节:摧毁宿命!

轰! 在人中豪杰的增幅下,龙宫艰难地挡下龙公。 “滚开。”下一刻,龙公一记龙爪击,将龙宫打飞。 龙公眼前重新开阔,但他却毫无喜悦之意,皆因此时方源已经贴近监天塔。 不只是他,武庸、冰塞川、沈伤等人亦都汹涌攻去,这番攻势狂潮极其恐怖。 龙公已阻挡不及,看到这一幕不禁睚眦欲裂。 此时此刻,监天塔即便虚化,也不能规避危局。因为方源本身就掌握着梦道的手段! 凤金煌虽然能够克制,但她终究只是凡人蛊师而已。要抵抗此刻状态下的方源,绝对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 “快用命败!”龙公大吼。 监天塔中的蛊仙一个激灵,再不管什么敌我,拼了性命地再度催起杀招。 天空骤白! 全是光。 白色的光。 充斥天下地上,四面八方,宇宙寰宇,四野穹窿。 这是监天塔最强大的手段,以完整的九转宿命蛊为核心,催发出来的无上杀招! 不管天庭还是三域蛊仙,双方都对这个杀招熟悉至极。 白光充斥整个战场,无情覆盖,不论敌我! 一瞬间,不管是谁,是哪座仙蛊屋,统统重创,尽皆败退! “可恶,可恶!”武庸咬紧牙关,嘴角溢血而出,他感到自己的野心在白光中如积雪消散,“又是这样,又是这样!每当有所突破,就有命败杀招为天庭挽回败局!” “嗯?”武庸忽然目光一凝,旋即流露出一抹复杂之色。 一片清空的战场上,还有一抹血红! 那是什么? 是一件披风,宛若战旗飘扬! “哦哦哦哦哦!”披风中,狂蛮意志紧握双拳,不断拍打自己的胸膛,宛若发情的大猩猩。 他兴奋至极,狂吼大叫:“就是这样!就是这样!天地之间,舍我其谁?关键时刻,还得靠我!帅,真他妈的帅!!” 若是单纯的三怪,自然会难挡命败之威。 然而,当它们合并一招,以方源为主之后,凭借方源完整的天外之魔的身份,命败杀招已经够不成丝毫阻碍。 一片漫漫的白光中,方源一身白袍,黑发和血色的披风在狂舞飘飞。 他在冲! 他向前进! 没有丝毫的停留! “我等还有……希望。”劫运坛在败退,冰塞川却是瞪大双眼,死死盯着一片白炽中那抹最鲜红的背影。 沈从声狂吐鲜血,丛高空坠落下去。他也望着方源,拼尽全力地望着! 他在心中呐喊:“方源,你这个该死的大魔头!现在,就看你的了!!” 方源宛若冲天利箭,又仿佛是一颗由地升空,要逆天乱世的祸星! “冲啊,冲啊!!男人的豪情,就在冲锋的路上,喔耶!”方源的耳畔,是狂蛮意志在聒噪。 不管是龙公、凤九歌、天庭诸仙,还是三域中人,只要能够勉强视目的人,都将目光集中在了方源的身上。 天地一片苍白,在这片苍白中,冲锋的路途,似乎显得格外的遥远漫长。 似乎贯穿了历史长河,从古至今! …… 三百万年前,异人昌盛的时候,有一个不起眼的人族奴隶。 他叫做卫玉书。 他打听到天庭的位置,他不愿意再做奴隶,他逃跑又被捉住。 他的主人厉声责问。 “卫玉书,我当初将你买下来,你才不过是个少年,连修行是什么都不知道!” “是我一步步栽培你,把你提拔成蛊仙。是我的宠爱,屡屡纵容你,包庇你,让你变得如此胆大包天吗?” “告诉我,为什么背叛我?” “我夜彤王女哪里亏待了你?!你是锦衣玉食,生活安然无忧,你只需服侍我,而我从未对你冷酷残忍过。” 卫玉书惨笑一声:“然而,我生活得再好,我也只是你的奴隶!” 墨人女仙更怒:“充当我的奴隶,哪里不好?有许多的墨人想要你的生活,都没有这样的机会!” 卫玉书目光发愣,缓缓地道:“我以前也没有觉得不好,但当我听闻,这个世间还有一个天庭,还有人那样活着……我这才明白,我为什么终日闷闷不乐,郁郁寡欢。因为我缺少一样东西啊。” “呵呵呵,我明明读过《人祖传》,我真的是太笨了。我比那些失翼的鸟、无牙的兽、缺腮的鱼还笨!至少它们知道它们失去了自由,拼命地奔波,想去追寻自由。但是我呢?我连自己失去了自由,都不知道!” “所以,你就想逃脱,逃到天庭去?”墨人女仙冷笑,“你太天真了,这等邪魔外道的蛊惑之词,你也能信?!” 卫玉书闭上双眼,声音嘶哑:“不是我信,而是我愿意去信。” “天庭从来不是重点!” “没有天庭,也会有地庭,也会有人庭!” “总会有那么一个地方,有那么一群人,他们在追逐自由!!” …… 一百万年前。 龙公冷哼一声:“你告诉我,洪亭,这个世间有谁能随心所欲?你的想法太幼稚了,你以为成为仙尊,你以为领袖正道,就没有牺牲了吗?这世间哪一件事情你不需要付出?你以为正道这两个字是那么浅薄的么?错!维护天庭正道,是最需要付出,最需要牺牲。如果你连这点牺牲的精神都不具备,那么我告诉你,你连加入天庭的资格都没有!” 龙公眉头扬起,脸色宛若寒冰:“你要复活谁?” “一切因为我的仙尊之位而牺牲的人。我的父母、柳淑仙,还有许许多多的人。” “即便是再惨重的悲剧,我都选择承受!师父,徒儿一直有一个问题,为什么?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接受宿命的安排?如果没有宿命,这个世界就真的会混乱吗?难道就没有变得更好的可能?”洪亭语气急促,连番发问。 …… 当代。 “煌儿,你信命吗?”龙公凝视凤金煌,郑重地道:“煌儿,你要明白,你将是未来的大梦仙尊,超越过往一切尊者!你将开创梦道,纵横世间,所向披靡。你必定光耀千古,成为我们人族不朽的丰碑。不要害怕,不要犹豫,你将一次次收获成功,一往无前,勇猛精进,直至你走上世间的最巅峰!” 凤金煌听着,眼眸中的光越来越亮,她笑起来,美不胜收。 龙公也微笑。 凤金煌道:“如果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……那我就不信命!” …… 轰! 方源直接撞破监天塔的顶层,冲杀进去。 内里的天庭蛊仙挺身阻止。 方源双手直接插入他的胸膛,狠狠一撕,将天庭蛊仙撕成两半! 血雨飘洒淋在方源的脸上,他肌肤若雪,冷如冰霜。 血雨落在方源的黑发上,黑发如夜,散发深邃的幽光。 血雨洒在方源的血战披风上,披风垂落至地,宛若枭雄霸主问顶天下而走出的血色长征之路。 方源大步迈进,来到顶层的中心,宿命蛊就在他的眼前,一直都在那里,仿佛是受到供奉,绵延了数百多万年的供奉! 方源一把抓住宿命蛊! 这一瞬间,披风中的狂蛮意志都呆了,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嘴巴,呆呆地看着方源。 因为他意识到:这是整个人族,不,整个世界的关键时刻。 在这样的时刻,方源看着手中的宿命蛊,目光中流露出一抹复杂的情绪。 终于捉到了宿命蛊,这是他设想过无数次的情形。 目标在此刻达成,他却没有想到自己,想到的是《人祖传》。 人祖说:他想要自由,摆脱宿命的束缚,以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想和谁在一起就永不分离。 鸟群斥责他:你们人的一生注定是要孤独的,所有的欢聚的结果都会是分离。人啊,你要追寻自由,也要恪守你的本分,可不要胡思乱想。 人祖又说:他想要自由,摆脱宿命的束缚,拥有数不尽的美酒佳肴,花不尽的财富,还有各种各样暖和又漂亮的衣服。 兽群嘲讽他:你们人的一生注定是要两手空空而来,两手空空而去。人啊,你要追寻自由,也要恪守你的本分,可不该胡思乱想。 人祖再说:他得到自由,摆脱宿命的束缚,要自由自在的呼吸,永远存在下去,他要永生不老! 鱼群否决他:你们人的一生注定和永生无缘,将会生老病死。人啊,你要追寻自由,也要恪守你的本分,可不能胡思乱想。 人祖疑惑。 人祖怏怏。 人祖厌烦。 人祖疯了! 你怎么可以这样想?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想? 一个人,为什么不能和爱人永不分离? 一个人,为什么不能衣食无忧,富贵滔天? 一个人,为什么不能永生不死不老? 就因为宿命不允许吗? 就因为它不允许,我就不能做!?我就不能想?! 凭什么? 他妈的凭什么? 凭什么不可以想!? 凭什么永生就不可行?! 好吧。 如果这样想,让我疯。 那就让我成为疯子! 如果这样追寻,让我魔。 那就让我成为魔头!! 方源望着手中的宿命蛊,冷冷一笑。 他手轻轻一用力。 咯嘣。 一声轻响。 宿命蛊被他直接捏成碎片。 九转宿命蛊—— 毁了!nt 记住手机版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