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四十七节:我有命运仙蛊方! - 蛊真人

第九百四十七节:我有命运仙蛊方!

“哇,这个人从河中走出来了!” “为什么在天空会有一道河流啊?” “这个走出来的少年长的真俊!” “我还是觉得那个披着红披风的仙子好看。” 因为众目睽睽杀招的关系,五域的凡人们都看到了这一幕,议论纷纷,评头论足,吵吵闹闹。 凡人和蛊师们或许不太清楚事情的严重性,但是蛊仙们大多清楚神秘少年的身份。 一时间,五域蛊仙身心狂震,宛若有灭世的飓风在心头横扫呼啸。 “这个蛊仙该不会是?” “难道他就是红莲魔尊?!” 历代尊者当中,红莲魔尊堪称最为神秘的一位。因为当年天庭主力栽培他,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红莲不仅没有成为仙尊,反而成为魔尊,离经叛道,损坏了宿命蛊。其中更夹杂着龙人一族的丑闻,因此之后天庭屡屡动用信道大能和卓绝手段,千方百计地消除此事的影响。 再加上红莲魔尊本身重生,也改变了行事风格,顾及天庭声誉,为师父着想,多以暗中行事为主。 因此很多蛊仙,其实并不知道红莲魔尊相貌如何。 但他们都听到了神秘少年蛊仙,称呼龙公为师父。他又是从光阴长河的虚影中而来…… 众所周知,龙公乃是红莲的师父。 “但这怎么可能?红莲魔尊不是死了吗?” “说不准或许是龙公新收的弟子。” 散落五域的蛊仙们大多摇摆不定,但天庭战场中的这些人却都是资质深厚的强者,背后多有超级势力支撑,和红莲魔尊相关的一些秘辛情报,他们都知晓许多。 于是,不管是天庭还是三域蛊仙,都呆呆地望着少年蛊仙,一时间都沦为石像雕塑,被震惊得麻木了。 他们都认出了少年蛊仙的身份。 赫然便是红莲魔尊呐! 三域蛊仙震动,因为红莲魔尊毕竟是龙公之徒,看他称呼龙公的神情和状态,明显对龙公十分在乎和尊敬。 天庭蛊仙也不敢轻举妄动。因为红莲魔尊曾经入侵过天庭,损坏宿命蛊。之后天庭为了修复宿命蛊,努力了一百多万年,消耗了难以估量的人力物力。好不容易修好了,嗨,又被红莲的传人方源给彻底毁了!真正要气死人! 更关键的是红莲魔尊的修为! 他可是尊者,九转战力,他一复出,在场诸仙谁人能挡? 即便是强大至此的龙公,即便是庞巨如山脉的帝藏生,即便是身披血战披风的方源,都不会是他九转修为的红莲魔尊的对手。 这一点,谁都没有怀疑。 少年红莲猜到众仙心中所想,他虚空踏步,缓缓走到战场中央地点,坦然微笑:“诸位不必担忧,我已故去。宿命蛊被毁,而前有古人杀招的残余威能不足,我不过只是一股意志罢了。” 红莲意志是如此凝实,栩栩如生,宛若真人模样。 但真的仔细侦查,就会发现他其实和真正的蛊仙,还是有许多细微的差别。 众仙极力辨认,都渐渐地暗松了一口气。 红莲没有说谎,这的确是他的一股意志,而不是真人。 也是他的名头太大,出场方式太过惊悚,让人忍不住想到那个恐怖的方面去。被红莲告知之后,众仙这才恍然。 龙公心中的不妙之感,却是更加浓重。 龙公冷哼一声,沉声喝道:“红莲,你就算死了,也不愿放弃你那大逆不道的想法吗?这一次你终究是赢了,拜你所赐,宿命蛊已经被你选中的棋子毁了。” 红莲微微摇头:“师父,这并不算赢,正因如此,所以我才出现在这里。” “你想要做什么?”龙公大皱眉头,心中不妙之感越发浓重。 红莲用行动作出回答,他身影一闪,眨眼间就来到方源面前。 方源望着红莲意志,面色平静,目光幽深如夜。 他和眼前的这个尊者牵扯的太深了。一直赖以翻盘的春秋蝉,就是此人开创的宙道核心仙蛊。 “你做的很好。你应该也猜到我想要做什么了吧?”红莲意志对方源点头微笑。 方源道:“多少猜到一二。” “宿命虽毁,但事实上,要以其为蛊材,炼制命运蛊,还得你这个天外之魔来。得益于某人的资助,你终究是完整的天外之魔了。”红莲意志说到这里,不由地转眼远眺一眼,那个方向的战场边缘,正是魔尊幽魂主仆三人的隐藏地。 紫薇仙子、正元老人顿时额头冒汗。尽管这只是一股红莲意志,但也未免也太过可怕,一眼就看穿他们的隐藏。 藏身之处,魔尊幽魂已回复人形,他看着红莲意志,也是面色复杂。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红莲意志了,深处的记忆浮现上来。 当初,他成就魂道尊者,进入光阴长河寻幽探密。幽魂魔尊当然主修魂道,但是凭借他的层次,光阴长河也绝对能进出自如。 神秘的迷雾开始出现,一座石莲岛主动在他眼前现身。 他踏上石莲岛,红莲意志便微笑着欢迎他:“我已等你多时了,幽魂仙友。让我们做一场交易如何?” 幽魂答应了这场交易。至此,他得知宿命蛊,也知道了历代三大魔尊攻打天庭的真相。他因此放弃了直接攻打天庭的计划,转而回去进行至尊仙窍蛊的开创。 红莲意志看向魔尊幽魂,是用目光示意他——该履行交易了。 魔尊幽魂呵呵一笑,对正元老人下令:“将所有的人意,都调集出来,汇聚到方源身边去吧。” 正元老人立即行动。 一时间,从天庭的地下深处翻涌起无数股意志。这些意志均是人意,纷纷杂杂、五彩斑斓,充斥着肮脏的欲望和美好的幻想,能让人沉迷至死,它是美好也是丑恶。让人向往又让人厌烦。 红莲意志看着漫天喷涌的意志,仿佛是七彩之海。 他转身对方源笑了笑,随后飞身投入到人意的海洋当中去。 人意瞬间淹没了他,随后虚空生火,一团团火焰燃烧,宛若朵朵红莲,灼烧着意志海洋。 龙公见此大怒,这明显不是区区一股意志能够做到的事情:“红莲,当年你攻打天庭,竟还留有后手!” 话音未落,龙公飞扑过来,要对人意下手。 “你休想!”吴帅早有防备,操纵龙宫拦截。 双方交手,很快龙宫就被击退。 “你们还要发呆到什么时候?”龙公对一干天庭蛊仙大吼。 天庭蛊仙们如梦惊醒,纷纷动手,向方源和漫天的人意扑去。 三域蛊仙自然不会坐视,大战再度爆发! “不管红莲做什么,定然是对天庭不利,这正是我需要看到的。”武庸眼冒精芒,催得周围风刃飚射。 帝藏生怒吼,盘踞身躯,包围方源和人意,用身体挡住种种杀招,痛得嘶吼,死战不退。 冰塞川驾驭着劫运坛,挡住诛魔榜。他的目光有些复杂,看样子,红莲魔尊也要炼制命运蛊。这和长生天的大战略是冲突的,但他没办法阻止,又没办法退出,只有先战再说。 火焰灼烧着人意,发出浓郁的腥香气息。 当红莲意志汇入人意之后,漫漫无穷的人意便主动配合方源,纷纷凑向火焰。 一团团火焰迅速蔓延,很快就连绵一片,形成漫天火海。 周围的温度急剧升高,六转蛊仙若没有防护,转瞬间就会被气温彻底熔化。 方源深呼吸一口气,血战披风保护着他,他徐徐踏入火海中央,却迟迟没有动手。 有天庭蛊仙看出端倪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:“方源无法动手,看来他是没有命运蛊的蛊方啊!” 方源透过无边的火海,看向说话的人,冷冷一笑,语气中带着一丝怜悯:“我的确是没有,不过在场之中,却是有一个人有啊。” “谁?!”厮杀的群仙们心头同时冒出这样的疑问。 “找到他,杀掉他!”天庭蛊仙们下意识地这样想。 “发现他,全力保护他!”三域蛊仙们也在瞬间做出了决定。 方源转移目光,静静地望向凤九歌。 凤九歌也看着他。 两人的目光穿透火海,对视一番,这一刻似乎战场的厮杀声都远离了他俩。 凤九歌深呼吸一口气,缓缓闭上了双眼。 然后,他开口高唱,命运歌的歌声再度响彻整个战场。 “凤九歌仙友再度出手了!” “一起扑杀方源,剿灭人意!” “先剿灭人意,方源还是次要的。” 天庭蛊仙精神大振,但下一刻,他们纷纷惊呼起来。 他们没有受到命运歌的增幅,反倒是三域蛊仙们个个状态暴涨。 “凤九歌,你在做什么?!”龙公惊怒交加,猛地转头,像是暴怒的血龙怒喝凤九歌。 “爹!”凤金煌惊愕至极的声音,也在暗中传达耳畔。 “凤九歌你为什么这样做?你居然背叛天庭!你怎么敢,怎么可以!!”秦鼎菱尖声喝斥,极度愤怒。为了栽培凤九歌,她深知将应运仙蛊都送给了他。 但凤九歌却做出了这样的“回报”! 凤九歌面色平静,歌声不绝。 他竟在此刻,义无反顾地背叛天庭,相助方源和三域联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