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四十九节:红莲之死 - 蛊真人

第九百四十九节:红莲之死

“为什么?我怎么会变成这个可怕样子呢?” 曾经的洪亭,对于柳淑仙的死,哀痛至极,悔恨交加。会死死地抱着柳淑仙的尸体,半跪着,心中哭泣哀嚎。 但是现在呢? 面对柳淑仙的死,面对柳淑仙只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和爱郎最后温存的期待,红莲居然转身就走! 难道这个柳淑仙,不是真正的柳淑仙吗? 当然是! 红莲非常清楚这一点。 她还是她,还是那个柳淑仙,不管红莲重生多少次,她的决定和行为都不会更改。那就是为了守护自己的爱人,宁愿牺牲自己,用自己的生命来抵抗成尊灾劫! 然而…… 柳淑仙仍旧是柳淑仙,但洪亭已经不再是洪亭了。 “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变化?”红莲拷问自己的内心。 这个问题并不困难,他很快就找到了答案。 那是无数次的重生,无数次的尝试,无数次柳淑仙的死亡,无数次他收获失望! 他的心一次次受伤,一次次流血,还未结成血痂,又被洪亭自己主动撕裂。 他受伤的次数太多了,他疼痛的次数太多了,他悔恨的次数太多了。 太多太多,终于让他渐渐习惯,终于让他……渐渐麻木。 于是,他开始精于算计。 于是,他开始冷静分析。 他利用手头上每一份资源,竭尽所能地壮大自己,武装自己。他尝试不同的方向,找寻到最有可能的强大途径,使得自己在渡劫时护住柳淑仙的性命。 当他开始冷静,面对柳淑仙的死开始冷静,哪怕只是最初强迫自己冷静,他就已经变了。 然后,逐渐的,一步步的,他终于变成了一副陌生的模样。 这个模样,让他猛地发觉,惊悚。 然后,无能为力! 这一幕,给凤九歌带来极其深刻的印象—— 红莲站在原地,他低头垂手,年轻背影显得佝偻,仿佛行将就木的老人。 他默默无声,两行泪迹从脸颊滑落。 无声哭泣。 在红莲身后,是弥留之际的柳淑仙,仍旧在呼唤着他,期望着他转过身来,让自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能够再看一眼自己爱郎的样子。 但红莲始终没有转身看她一眼。 红莲已经不再爱她了。 试问,如果一个人是他心中所爱,爱人临死,他会冷漠地转身而去吗? 当然不会! 就算他的目的是重生,是再去尝试拯救柳淑仙,但那只是一种强烈的惯性而已。 他的出发点,已经不再是爱了。 真的很可笑。 明明是想因爱而去拯救,但是走着走着,红莲失去了爱。 柳淑仙不管死了多少次,都没有背叛他,都选择为他牺牲。 但红莲自己变了。 他背叛了曾经的自己,背叛了柳淑仙。 他想要重生来改变事实,但没想到反而是重生这个事实,改变了他。 那么接下来,他该做什么呢? 既然他对柳淑仙不爱了,那他为什么要重生去不断地尝试呢? 当然,他还有遗憾,他对自己的父母一直都爱。 但是红莲他敢去尝试吗? 他几乎都已经知道结果。那就是一次次目睹父母死状后,他习惯,他麻木,然后他会坦然接受这个宿命的结果。 红莲他不敢! 那么,是接受这样的结果?重生之后,装作一切都不知道,按照宿命的轨迹成为尊者,然后成为所有人期待的样子,让师父满意的天庭仙尊? 红莲他也不想! 他的心中还有爱,对父母的爱,对师父的爱。因为有爱,所以有遗憾。 他的心中还有恨,是对宿命的恨,是因为不再爱柳淑仙,还有恨自己。心中的许多情绪,红莲其实自己也搞不清楚。 红莲深深地拷问自己,审视自己的内心。 他仍旧是想毁灭宿命蛊。 只是他的出发点,已然不同。 他开始钻研,越来越发现《人祖传》中隐藏的奥妙。当他体悟到爱情蛊这个关键,他便利用爱情蛊成功地拯救了柳淑仙的性命! 当然,代价是红莲虽然渡劫成功,但却没有成为尊者。 凤九歌身为旁观者,却是心知肚明:这绝对是一个重大的突破! 成尊灾劫是不可人为掌控的。 不管红莲如何拖延,他都必须渡劫。 利用爱情蛊,他终于改变了过去的事实!那就是柳淑仙的死,现在的柳淑仙终于存活了下来。 当然,后遗症是红莲没有成尊。这也是事实。 两个事实都改变了! “淑仙、淑仙,你还活着!你终于活下来了!”成功了的红莲,兴奋异常,抱着柳淑仙。 柳淑仙的情绪却很低落:“这是怎么回事?洪亭,你竟未成尊?!” 红莲哈哈大笑:“那是因为我利用了爱情蛊啊。你知不知道,我为了救你重生了多少次?你本来是应当在灾劫中死去的。但是通过我的不断尝试,不断钻研《人祖传》开创的人道手段……” 红莲兴奋至极,不断说出自己经历过的苦难,从中花费的心血,每一次的猜想和验证都充斥挫折和磨难。 “但是终于成功了,我终于成功了!”红莲振臂欢呼,“虽然只是小小的改变,但这却是一个正确的方向。总有一天,我会彻底成功的!” 啪。 一声脆响,柳淑仙扇了红莲一个巴掌。 红莲瞬间顿住,欢呼声戛然而止,瞪视柳淑仙。 柳淑仙满眼含泪:“洪亭,你真的是你吗?你居然有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?想要重生改变过去?!你违背了宿命,难怪灾劫之后,你未成尊!而你做这一切,只是为了让我活下来?” “那些协助你渡劫,因你牺牲的其他天庭蛊仙呢?你说你是为了做这一切,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?!” “我柳淑仙啊,之所以出生,拥有十绝体,和你相遇,都是宿命的安排。为你抵挡灾劫的那一刻,我忽然明白,我此生最大的意义就是保护你,替你挡灾,助你登临仙尊之位!” “但是你却这样做!为了我舍弃你最珍贵的成尊之机!” “你无法成尊,天庭怎么办?天下怎么办?人族怎么办?” “你忘记了你师父的教诲,你辜负了你死去的父母的期盼!我真的痛心,万分痛心!” “我宁愿牺牲我自己啊!” “你我之爱,不过是小爱。而大爱是为整个人族,为苍生天地!” “洪亭,你太令我失望了。” 柳淑仙痛哭流涕。 红莲呆呆地望着柳淑仙,好一会儿,他轻轻地吐出一口浊气。 “原来是这样么。”红莲的神色一片平静,目光也变得幽深起来。 柳淑仙抓住他的双臂:“快想想办法,你一定有办法的吧?让一切都重归宿命的轨迹,哪怕让我牺牲。我们之间的爱,怎么能和天地大爱,能和天庭的伟业相比较呢?” “呃!”柳淑仙忽然身躯一顿,她缓缓低头,看向自己的心口。 红莲的手直插入心,这是致命一击! 柳淑仙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爱郎。 “或许杀了你,能够令一切重回正轨。”红莲凝视柳淑仙的双眼,淡淡地道。 柳淑仙顿时流露出幸福的微笑:“洪亭,我没有看错你。请你一定要……成为尊者。” 下一刻,她再一次死了。 和红莲经历的,无数次的死亡并没有什么不同,柳淑仙又死了。 但和红莲经历的无数次的她的死亡,又有截然不同的一点。 柳淑仙真的死了! 她在红莲的心中,彻底的死去! 从此,再没有活过来。 红莲望着她倒下的尸躯,心中一片平静,甚至连一丝波澜都未生出。 他曾经深爱的女人,曾经愿意为她付出一切,一次次重生,不断努力,从未放弃过希望的女人。 现在,他把她杀死。 亲手杀死! 红莲心中没有一丝悔恨,反而有一丝明悟。 造成这一切的悲剧的根源,在于天庭,在于宿命蛊。 这一刻,他毁灭宿命蛊的决心,从未有过的坚定! 凤九歌眼前的画面一转。 天庭。 大战已经结束,周围一片废墟。 残破的监天塔顶,龙公和红莲相对而立。 龙公明显历经了一场大战,浑身浴血,伤痕累累。 他看着红莲,发生一声深深的叹息:“洪亭啊,一步错步步错,没想到你已经错到如此地步。你想要摧毁宿命蛊?那就请动手吧。” 说着,龙公竟主动让开了路! 红莲微微一愕,旋即走到宿命蛊的面前。绝大多数的蛊虫本身都是非常脆弱的,然而不论他如何用力,宿命蛊仿佛世间最坚固的东西,红莲就是捏碎不了。 “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你都无法摧毁宿命蛊的。洪亭啊,不仅是你,就算是无极魔尊、狂蛮魔尊,当年也来到这里,动用种种方法都对宿命蛊无可奈何。” “这个世间,真正能摧毁宿命蛊的唯有完整的天外之魔!然而天外之魔一旦来到我们的世界,却都不是完整的。所以,这个世间并无人可以摧毁宿命蛊。” 龙公说到这里,流露出浓重的疲惫之色:“洪亭,回来吧,浪子回头尤未晚!你虽然造成如此多的罪孽和错误,但我愿意,天庭也愿意给你赎罪,给你重新开始的机会!” 到了这一步,龙公仍旧苦口婆心,不愿意放弃红莲。 红莲沉默良久,转身面向龙公,微微一笑:“师父啊,既然两大魔尊都摧毁不了宿命蛊,那为何你一开始,不把宿命蛊直接放到我面前,让我尝试一番,好让我死心呢?” 龙公哑然。 红莲再笑:“所以说,你也害怕不是吗?你害怕我找到一种新的方法,能够摧毁宿命蛊。” 龙公苦笑:“这是当然。时代在不断地变化,蛊修的流派层出不穷。旧时的结论,放到现在很多都会不合时宜。即便是我,也无法确切保证会不会有新的法子,能够摧毁宿命蛊。但到了此时,我既然不能阻止你,那就只有冒险一试了。结果你也看到了,不是吗?” 红莲沉思道:“宿命蛊给世间万物都安排好了生命的轨迹,你我皆在其中,哪怕一块山石,一朵浪花也囊括在内。但师父,你有没有想过一点呢?” “人不是山石,也不是浪花,人是有思想的。一个人如果不满意宿命蛊对其安排的人生,那这个人该怎么办呢?” 龙公凝视红莲:“你也读过《人祖传》,人祖遭遇宿命蛊,要挣脱它的束缚,追逐自由蛊。他怎么样了?他没有把握住自由,他失去了自由,他疯了,胡思乱想!” “这便是下场,是警示!一个人要去接受他的命,要去承担,要肩负起宿命交给他的责任,去做他应该去做的事情!!” 红莲哈哈大笑:“我知道了,多谢师父的教诲。” 龙公见他神情反常,顿感不妙。 下一刻,龙公的脸上就浮现出极度惊恐之色。 他骇然发现,红莲五指发力,手中的宿命蛊竟发出咔嚓的轻微声响,身体表面浮现出道道裂纹。 “红莲!!”龙公暴怒,猛地出手。 他拼命了! 红莲不闪不避,被龙公击中。 这是致命的伤势! “你?!”龙公震惊,他忽然间明白,红莲是故意激怒他,让他出手杀死自己。 生命最后的的时刻,红莲仍旧对龙公微笑:“师父,我一直敬爱你,即便是重生无数次,我对你的这份崇敬也未有丝毫减退。” “但是我需要你明白一点。你看看我吧。” “宿命对我这样的人,是如此优待,给我安排了一个如此崇高的身份和成就。但是我却不感到开心,想要反抗。那么试问天下,比我更惨比我更糟糕的那些人,对于宿命会有什么想法呢?” “人不是山石,也不是浪花,人是有思想的。往往胡思乱想,才最是可怕,最有力量!” 说到这里,红莲将手中的宿命蛊递给龙公。 “我只能做到这一步啦。” “利用爱情蛊,可以损坏宿命。呵呵呵,师父,你是不是很惊讶?” “可惜,我终究不是天外之魔。” “但我拼尽全力去安排,做了我所能做到的一切。我把希望留给未来!除此之外,我余下的生命也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了,干脆就这样死了罢。” “但是我相信,总有一天,在未来的某一天,宿命蛊会被摧毁的!就算不是我,也会是其他人。” “我更相信,将来不再如我一个人单枪匹马,而会是一群人来试图摧毁宿命。” “师父你阻止不了,天庭也阻止不了,因为你们无法阻止人们去胡思乱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