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五十一节:大时代! - 蛊真人

第九百五十一节:大时代!

“凤九歌!”龙公咆哮,直奔凤九歌杀来。 仙道杀招龙爪击。 仙道杀招回旋龙牙。 爪痕浮现而出,纵横近十丈,割裂大气,所向披靡。龙牙纷飞,宛若穿花利刃,盘旋飞舞,杀气凛然。 凤九歌一边徐徐飞退,一边仍旧高唱着命运歌。 他身边涌现出数位分身,皆是他的模样,却各有奇妙威能。 正是仙道杀招一曲之士! 碧玉歌士能玉化一切,天地歌士有镇压威能,俯首歌士能奴役生灵,离歌之士能分解杀招、克制仙蛊屋,得宝歌士能炼化野生仙蛊,向天歌士能轻松跨越两天,仙魔歌士能将种种杀招、仙蛊威能夺来己用。 唯有大风歌,无法演变成歌士。 一曲之士们替凤九歌出手,不仅挡住龙爪和龙牙,更和龙公缠斗,灵动至极。 数个回合下来,龙公这才将一曲之士击爆。 但随后,又有全新的一曲之士赶赴战场,与龙公厮杀。 龙公立即明白,单靠铲除这些分身无济于事,真正明智的战术还是要直捣黄龙,直接对付凤九歌本体。 仙道杀招龙门。 龙公猛地跨越一大段距离,向凤九歌逼近。 凤九歌从容不破,催动杀招一曲阳关,再次拉开距离。 龙公无法和凤九歌近战,只得动用气道杀招遥攻。 凤九歌凛然不惧,口中命运歌不断削弱龙公,同时手中变化,连续施展掌钟、拳鼓、指哨,组成三绝音。 凤九歌对战龙公,双方竟打得你来我往,不分上下! 八转的未来身着实带给凤九歌战力方面的质变。 三域蛊仙正犹豫着,是否出手帮助凤九歌时,却是惊讶发现:凤九歌根本需要他人相助! 一时间,他展现出来的战力,惊艳了所有人。 龙公拾掇不下凤九歌,不禁又惊又怒。他这才明白,之前凤九歌虽然一直在作战,一直出手,但却是藏拙了,根本没有拼尽全力。 眼下,龙公想要破坏红莲之谋。但方源那边是硬骨头,龙公知晓方源的强大,又有狂蛮手段护身。所以他选择第一时间来找凤九歌的麻烦。 这绝不是龙公对方源心生惧意,而是考虑如何迅速地破坏敌方谋算! 只要凤九歌被干扰,命运歌无法发挥作用,那么方源那边就等若没有仙蛊方,根本无法继续图谋了。 但凤九歌的实力大大超出龙公的想象,龙公犹豫了一下,最终决定加紧猛攻,期望尽快收拾了凤九歌。 龙公被凤九歌拖住,吴帅操纵着龙宫护卫方源本体,劫运坛则抵挡住诛魔榜。 天庭蛊仙掀起攻势狂潮,但皆被其他三域蛊仙,以及帝藏生挡下。 战局明显偏向了三域蛊仙,但方源此刻却出现了一些问题。 人意如海,汹涌澎湃。 将这些人意充当主要蛊材,来炼制命运蛊,着实是异想天开! 但偏偏此法可行。 在命运歌的作用下,这些人意和火焰相互交汇,炼成一种无形无质的奇妙蛊材。 而方源主持这场炼蛊,却是要承受人意的恐怖冲击。他要将人意都安抚住,就像是制服汹涌的洪水,让它们按照条条沟渠而流淌。 方源很快就脸色狰狞,额头青筋直爆,脑海中念头疯狂催生,却跟不上这种恐怖的消耗,念头储量迅速减少,简直要干涸见底了! 战场边缘,魔尊幽魂主仆三人一直保持着关注。 紫薇仙子见到方源的神情,沉声分析:“不好,方源的情况不太妙。他的智道底蕴我清楚,他最强的智道手段其实是防备他人推算,遮掩自己的真正位置。眼下炼蛊却是考量他的念头和思考能力。这些人意规模着实恐怖,即便是我,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。” 但魔尊幽魂却是轻笑一声,神态从容:“放心吧,有一位尊者早就为此做了准备。方源应该知道自己该怎么办。” 魔尊幽魂不禁回忆生前。 当时他本体健在,进入八十八角真阳楼中探索。 在那里,他发现了智慧蛊,也见到了巨阳仙尊遗留下来的巨阳特意。 他当即就想要动手,将智慧蛊收为己用。 “幽魂仙友,还请你不要收走了智慧蛊。”巨阳特意不得不现身,阻止道。 幽魂魔尊冷冷一笑:“你阻止不了我。” 巨阳特意点头:“当然,你是当代魔尊,天下无敌,我根本无法阻止。不过你也和红莲魔尊达成交易了吧?” 幽魂魔尊脸色微变,在此之前,他的确继承了一份红莲真传,和红莲魔尊达成了某项约定。 “你的意思是?”幽魂魔尊面色迟疑。 “没错,这只智慧蛊已经被我本体动过手脚。当关键人物出现时,他会捣毁八十八角真阳楼,智慧蛊也会跟随此人而去。”巨阳特意坦言道。 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幽魂魔尊深深地看了一眼智慧蛊,终究是没有动手。 眼下。 “拼尽全力了么……看来还是得调动智慧蛊啊。”方源叹息一声。 到了他这一步,他早就猜测出了许多尊者手笔。 智慧蛊就是巨阳仙尊的手段,只不过和元始仙尊、元莲仙尊的手段不同,它早就发动了。只是方源当初没有发觉而已。 方源刚刚打开至尊仙窍的一丝门户,智慧蛊便自行飞出来,悬停在方源的头顶,绽射神光金辉。 方源顿时如释重负,神态恢复如常,感到轻松自如。 “原来如此。”他仔细体悟,又有发现,“智慧蛊也是蛊材之一,难怪如此见效。只是智慧蛊新添进来,我念头消耗剧减,仙元消耗却是剧增。这种吞噬体量,根本不是我能负担得了的。” 尽管至尊仙窍中光阴流速极快,积累仙元十分迅猛,但方源历经大战,消耗良多。 此刻一旦跟不上消耗,炼蛊戛然而止,方源必遭滔天之伤,恐怖反噬! 但方源却是临危不乱,镇定自如。 皆因他清楚,事情到了如此地步,尊者们自然不会坐视。 只要他仍有一丝利用价值,不可替代,尊者们就不可能让他折损在这个关节上。 “接下来,应该就是你要出手了吧,巨阳……”方源心中呢喃。 在遥远的黑天某处,有一座暗金宫殿,静静悬浮矗立。 宫殿中,巨阳仙僵缓缓地睁开双眼。 他望向南方,双眼倒映出天庭中的一幕幕战况。 “终于到了此刻。”巨阳仙僵微笑,又一声轻轻的叹息,“红莲呐,终究是你筹谋得力,布局更大,因而胜我一筹。” 生前的一幕浮现眼前。 石莲岛上,还未成就尊者的蛊仙巨阳,得到了红莲的馈赠。 同时,也和红莲达成了交易。 “这就是命运蛊的仙蛊残方?”巨阳接过这份残方,顿时被吸引进去。他开创运道,无往而不利,但从这份残方中他却是瞥见了新的天地! “红莲,是你损坏了宿命蛊,方才有我开创运道的空间。现在你又将这份命运蛊残方赠与我,我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!”巨阳蛊仙沉声道。 “我会依照约定,布下局面。将智慧蛊留下,我还会开创出应运仙蛊,帮助那位开创命运歌的天之骄子。并且,我还会留下最后的一击,只要局势达到那种地步,我必定会出手,助推你的百万年的大局收宫!” 红莲意志微笑:“那就多谢了。但如果我的图谋失败了,还请你按照我们的约定,自行出手,努力炼制出命运蛊吧。” “那是当然的!”巨阳蛊仙神色坚毅。 …… 镇云天宫中,巨阳仙僵缓缓地抬起右手。 轰! 一道巨大的光柱,横亘苍穹,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天庭的方向轰射而去。 这道光柱是如此的庞大,就好像是一条巨河,横霸天地。 所到之处,排开一切的空气,光柱前行,发出恢弘的声响,震耳欲聋。 如此浩瀚磅礴的杀招,让所有人都为之失神。 饶是龙公、凤九歌、方源之流,面对此招都感到自身的微渺。 光柱无可阻挡,所向披靡,从北原上方的黑天发端,一路冲刷,刺破界壁,直接轰进天庭之中。 天庭剧烈震荡,地动山摇,无数仙蛊屋龟裂破散。 一缺抱憾亭中,星宿仙尊虚影咬牙。 她死死地望着巨阳一击的到来,自身却是被无极虚影死死纠缠,根本抽不出手来应对。 巨阳一击汹涌澎湃,灌输到漫天的人意和火海之中。 三者交汇,瞬间形成一颗庞巨如山的金色光球。 光球中火焰飘洒飞舞,无数人意色彩斑斓,绚烂多姿。方源横亘不动,位于最中央,主持大局。 一根根的苍白光丝,从他紧握的手中逐渐产生,蔓延而出。 这些光丝是如此的眼熟,方源对此印象深刻。 他心头微震:“是天道道痕!” 数十根、上百根天道道痕,从他手指缝隙间探伸出来。 方源索性彻底张开手掌,砰的一声,成千上万的天道道痕漫天飞舞,纠缠缭绕。 一条条道痕缠绕在方源的身上。 方源闷哼一声,剧痛来袭,让他身魂皆震! “我的身上增添了天道道痕?等等,不只是我……”方源眼中精光烁烁,他敏锐地发现许多天道道痕无故消失,追溯人意的源头而去。 “果然如此。”这一刻,方源终于彻底确定红莲魔尊的打算。 红莲魔尊的确是要炼制命运蛊,但也不是真正的想要炼制它出来。 方源抓紧一切机会,开始全力收集这些天道道痕。 每一根天道道痕纠缠、烙印到他的身上,就会令他的至尊仙窍积累更深一层。 这是千载难逢的巨大机缘! 每一根完整的天道道痕,都能令方源的仙窍世界产生一点质变。 经历过疯魔窟,方源更清楚这份机缘的滔天价值。 并且越多的天道道痕,便越能防备魔尊幽魂在至尊仙胎蛊上可能暗下的手脚! 只是天道道痕的融合,十分剧痛难忍,即便是方源这样心志坚定的人,撑过十根完整的天道道痕之后,就疼得头晕眼花,痛彻心扉。 但他此时正要主持炼蛊,偏偏不能妄动其他手段,否则干扰了炼蛊,造成失败,那就更加不妙了。 方源只要靠着自己的毅力,咬牙支撑。 他不是忍受剧痛的唯一蛊仙,而是亿万之一。 与此同时,在广阔的五域之中,无数民众开始痛呼惨叫。天道道痕追根溯源,也烙印在他们的身上。 每一个普通凡人,几乎难以承受一条天道道痕的万分之一,他们许多人都在第一时间痛得昏死过去。 而清醒的人是有福的,他们可以承受更多的天道道痕的部分。 痛! 撕裂的剧痛,痛彻心扉,剧痛难忍。 方源很快就咬破嘴唇,双眼下意识瞪大,结果眼角都被瞪破,流出血来! 他浑身大汗,身躯都在发颤,仍旧竭尽所能,融合一根根完整的天道道痕。 很快,散落五域的蛊仙们也开始承受。 天庭的厮杀戛然而止,一个个蛊仙面色狂变,咬紧牙关,面色涨红。天道道痕主动加身,让他们猝不及防,又难以忍受。 武庸身躯狂颤,战力暴降谷底,只能勉强作战。沈从声不断呻吟,冰塞川死死咬牙,只能维持着劫运坛定住不动。诛魔榜中,方正、秦鼎菱已然直接瘫倒在地,身躯抽搐,就差疼的满地打滚。 “不!”天道道痕加身,龙公却是悲呼,到了这一刻,他终于明白红莲的谋算。 龙公心中焦躁万分,见久战不下凤九歌,只得转身,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,想要对方源出手,但剧痛同样严重影响着他。 凤九歌仍旧坚持着命运歌,见到龙公动向,立即加紧攻势,反过来纠缠拖延他。 天道道痕加身,他们俩仍旧在战斗! 纠缠中,轰然一声,金水迸溅,如山般的人意陡然轰散。 大功告成! “天下的万民啊,我把宿命都交给你们了。你们每一个人都掌握着一部分的命,还掺杂着运!从此宿命蛊仍在,但天下亦再无宿命!”红莲真意的话,通过人意,准确地传达到了五域每一个人的心中。 五域人族一片哀嚎,痛不欲生。 因为剧痛难忍,当场自杀的并不在少数。 “红莲!”龙公怒吼,终于摆脱了凤九歌,杀奔到了方源面前。 但一切都已经晚了。 最后的一丝红莲意志,勉强凝聚身形,挡在方源的面前,面对来势汹汹的龙公。 “师父。”少年红莲微笑,“我真的做成了。宿命蛊已经被我拆分成无数份,分发给了天下所有的人。它仍旧存在,并不算毁灭。并且和运结合,再不能为天意所用了。” 龙公怒得发狂,双眼通红,怒发冲冠。 “孽徒!”他咆哮一声,冲势更猛。 砰的一下,他彻底将红莲意志冲垮,悍然杀到方源面前。 这一刻,龙公的气势再次冲破极限,达到前所未有的最顶峰,强悍得让帝藏生、凤九歌都感到了一种生命的窒息! 方源一动不动,竟毫无防御的架势。 龙公气势凶猛至极,但当他距离方源还有一步之遥时,忽然脸色一变。 他的气势凝结,冲锋戛然而止。 他的寿尽了! 比上一世还要早一些功夫。 方源没有丝毫意外。他捉住了之前逸散掉的灵光,发现了真相。 事实上,当初在东海,他扮演气海老祖时候对龙公动用偷生杀招,还是有效果的。 只是效果低微,不太明显,并且龙公伪装的也相当出色。 事后,龙公为了避免和气海老祖继续交手,甚至拿出了元始真传来瞒天过海。因为龙公并不知晓,方源掌握的偷生杀招次数极其有限。 这也导致了这一世,龙公的表现还要超过上一世同期。 一代雄才,天庭的支柱,红莲的师父,龙人的开创者龙公! 终于在此刻,停止了他生命的历程。 临死的前一刻,他仍旧在冲锋的途中。 不管他是可敬可畏,还是可鄙可悲,他终究为了天庭,为了大业,真正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! 激战和厮杀,显然让他忘记了寿命的限制。所以临死的那一刻,他的脸上除了愤怒和杀意,还有一丝的错愕。 “龙公大人……您一定很不甘心吧。” “可恶,龙公大人您不能倒下啊。天庭还需要你。” “龙公前辈!!!” 天庭蛊仙凄厉叫喊,士气陡然攀升,这是哀兵之志! 激战和搏杀再次展开,三域蛊仙竟被人数稀少的天庭一方死死压入下风! 方源却没有再参战。 他仍旧在忍受着残存的剧痛,他的目光似乎穿透天庭,俯瞰整个五域。 大地震颤,发出一阵阵的沉闷的隆隆之音。 这一刻,包裹着五域的界壁彻底消弭,地脉勾连,原本隔绝的五域彻底统合一体! 没有了界壁阻碍,五域将自由流通。同时天地二气的差异也会逐渐消弭,五域一统再无客观障碍。 方源背后的血战披风开始徐徐消散,他微微仰头,深呼吸一口气。 啊,多么自由的空气。 从此,他终于有了追寻永生的可能。 想到这里,方源的嘴角微翘,流露出一抹笑意。 “大时代,终究来临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