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节:遭遇魔道蛊师 - 蛊真人

第十节:遭遇魔道蛊师

?湖水一片平静,倒映着湛蓝的天空和白云。 刚刚摆脱了狂针蜂群的追杀,方源和白凝冰二人却心情沉重。 在他们面前,一个残留的痕迹表明,曾经在这个地点,有人生过火烤过肉。 地听肉耳草! 方源心念一动,耳廓边缘迅速生长出参须。参须垂落下来,扎根地上,令方源听力顿时暴涨。 他倾听片刻之后,表情微微一松,暂时没有发现有人潜伏在周围。 紧接着,他走到这处篝火的残骸前,伸手捻了捻灰烬,其他任何的蛛丝马迹也都没有放过。 “这个篝火大约是半个月前的,对方独自一人,现在应该不在附近。”不一会儿功夫,方源说出了探查的结果。 “一个人?家族蛊师,至少都是五人成行。看来这个人,是魔道蛊师了。”白凝冰眉头皱起,叹了一口气。 若是家族蛊师,都是正道中人,还有交流的可能。若是魔道蛊师,一旦碰面,几乎就是战斗了。 这样的情景,并非是因为“正道中人通常善良,魔道中人心性险恶”。 而是当然独处时,往往展露本性,荒郊野岭没有约束,行事就无所顾忌了。 正道蛊师,通常成群结队。因此处理事情来,都会顾及身边人的看法,表现得更接近平常的社会规范。 魔道蛊师,则通常独自行走,警惕性强,危机感浓重。身边没有依靠的人,凡事都是首先来确定自身的安全。 这对于方源和白凝冰来讲,并非是个好消息。 碰到正道的家族蛊师,他们还能避免战斗。但若碰到魔道蛊师,一场战斗实所难免。除非展现出强大的实力,令魔道蛊师忌惮畏缩。 然而,能单独在这野外闯荡的蛊师,大多都是四转修为,且有特别手段。能有几个弱者? 偏偏方源和白凝冰,一个是三转新嫩,一个是一转初阶。又没有充足全面的蛊虫,在山林中行走,可谓步履维艰,惊险遍地。 要是碰到魔道蛊师,肯定凶多吉少。 “幸好我们提前发现了这个篝火的痕迹。接下来不要盲目赶路了,先休整一番,至少把身上的伤势处理好了。”方源道。 白凝冰点点头,被他这么一提醒,越发感觉背后隐隐作痛。 方源唤出兜率花,取出绷带和草药,分出大部分交给白凝冰。 背甲蛊虽然防御面很小,实用方面差强人意。但这次算是给方源帮了大忙。 又因为白凝冰吸引了绝大多数的攻击,导致方源身上的伤口微乎其微。 方源很快就处理好自己这边,赶过来帮助白凝冰。 白凝冰褪去上衣,一个个手指头粗细的血洞,布满她的背后。让人看了触目惊心。 狂针蜂蛊是三转蛊,数量多,又有洞穿的能力。正好克制天蓬蛊,不过幸好白凝冰曾经用过冰肌蛊。两层防御叠加起来,才保住了她的性命。 嘶嘶…… 白凝冰咬着牙,时不时倒抽一口冷气,强忍着处理伤势的痛苦。 片刻后,伤势处理完毕。 方源将空空的药罐,以及只剩下一小半的绷带,重新放入兜率花里。 “药物所剩不多了,绷带也是。尽管我们已经十分节省,绷带都是尽量重复利用。看来我们要尽快寻到一只治疗蛊。”方源站起身来,面色沉重。 药物总是会消耗光的,且配比困难,采集需要时间。若是有治疗蛊,不仅效果上要好很多倍,而且消耗的是真元。而真元,是可以自然恢复的。 两者一对比,孰优孰劣一目了然。 但是理想的蛊虫,实在难以寻找。 事实上,这半个多月来,他们俩也遇到过不少的机会。但不是实力不足,就是环境不允许,捕捉条件不充分。 “必须要弄到一只可以治疗的蛊!不过在此之前,我这里一直有个麻烦。”白凝冰忽然道。 “什么麻烦?”方源微扬眉头。 白凝冰赤裸上身,转过身来,手指着胸前:“喏,就是这两团烂肉。太碍事了,奔逃的时候一颠一颠的。战斗的时候,也很累赘。我想把它们割了,但又担心伤口太大,没有治疗蛊,会更加麻烦。” 她是白家寨的天才,一直专注修行,对其他方面懵懂,对女性更不关注。 她虽然转了女性之身,但从小到大都是男子身份。心理上也是无所谓,不把这身躯当成什么重要的事情。 反正她知道方源手中的阳蛊能帮助她,她觉得自己早晚都会转回男性身躯。 因此白凝冰也根本就没有,把她自己当做女子看待过。 方源目无表情地扫了她一眼:“割了很麻烦,你可以裹胸。” “什么是裹胸?”白凝冰问。 “就是用绷带把胸口裹住,当做伤口处理,固定住就好了。”方源道。 白凝冰的神情懊恼又无奈,叹气道:“唉,目前也只能这样了。” 太阳渐渐西沉,夜幕缓缓降临。 不断有野兽来湖边汲水,两人自然不敢在湖边久待。 方源在不远处的陡峭石壁上,寻到了一个天然的岩洞。虽然空间有点狭小,但足够安全。清除了其中的鸟雀之后,这里就成了他们临时的居所。 几天之后,白凝冰的伤势渐渐好转。 两人重新启程,向白骨山进发。 但考虑到那个神秘的魔道蛊师,这一路上,方源小心谨慎,不断地停下来,动用地听肉耳草来侦察周围。 启程的第二天,他的小心谨慎让他有所收获。 他在树下,发现了烧成灰烬的木柴。显然是那个魔道蛊师所为。 到了第三天,他们在一处溪流旁,观察到了激战留下来的痕迹。 一只巨大的绿蟒尸体,躺在那里,身上的蟒肉已经被其他野兽啃噬干净,只剩下骸骨了。 地上洒满了它的鳞片,山溪也因此改道。周边的树木,多已经栽倒折断。 方源细心观察了一番,语气微松:“那个魔道蛊师曾经在这里,和绿蟒发生了激战。这是一头百兽王级的绿蟒,如此激战,看来这个魔道蛊师的修为也只是三转。” 但即便如此,方源也不愿意和这个魔道蛊师碰见。他更愿意对付那些没有智慧的野兽,或者蛊虫。 有智慧的蛊师,会活用每一份力量。一位三转的魔道蛊师,对于方源和白凝冰二人,威胁性比狂针蜂群还要大得多。 然而事与愿违,就在当天下午,两人再次发现魔道蛊师的痕迹。 “这个魔道蛊师受伤了,地上有削下来的血肉。看来是中了毒。”方源道。 地球上,没有拥有毒液的蟒蛇。但在这个世界,却平常无比。 白凝冰闻言,不禁双眼一亮。 毫无疑问,这是个好消息。魔道蛊师越衰弱,对他们俩来讲越是有利。 接下来的几天,魔道蛊师留下来的痕迹,越来越多。 凭借着前世五百年的经验,方源推测出,他们已经在不断地接近受伤的魔道蛊师。 “要分外小心。可以推测出,这个魔道蛊师的伤势越来越严重,绿蟒的毒液已经严重侵蚀了他(她)的身躯。但正因为如此,魔道蛊师心态失衡,更容易走极端。”方源提醒白凝冰。 要战斗,当然还是白凝冰为主了。方源一转初阶的修为,根本就不够看的。 现在最大的优势,是敌明我暗。 两人前行时,变得更加小心翼翼。 速度越来越缓慢,每天前进的路程也越来越短。 终于,在一天下午,方源睁开双眼,耳廓的参须缩敛至无:“找到那个魔道蛊师了!就在那处山洞里面,已经奄奄一息。” 就在刚刚,他听到山洞里面隐约的人类呼吸之声。 “趁敌病,要敌命!”白凝冰欲战,眼中流露出凶狠的光。 但她却被方源伸手阻止。 “稍安勿躁。何必出手呢,听这架势,只要稍等几天,她就毒发身亡了。” “原来如此。”白凝冰胸中杀意稍减。 但就在这时。 “外面的二位,何必再躲藏呢。我已经发现你们了。”山洞里传来一个衰弱的声音。 听这声音,里面的魔道蛊师是个女子。 方源面色一变,立即开始后撤。 “你们难道不想要我身上的元石,还有蛊虫吗?”山洞中再次传出声音。 方源和白凝冰退得更快。 对方虽然衰弱,但是语气中隐含一种笃定。必然是在山洞中有所布置,设下陷阱,有恃无恐。 况且,没有人会傻到,要和一个将死之人拼杀。 “来了就想走?哼哼,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。都给我留下来罢!”忽然,山洞中射出一个身影。 “看你的了。”方源身影一阵波动,隐去身形。 白凝冰切了一声,撑起天蓬蛊,唤出锯齿金蜈,迎上来人。 两人交手三个回合,魔道女蛊师就被压入下风。 她是一位中年女子,没有穿鞋,赤着一双大脚,脚背脚底生长了厚实的黑毛。她的脸上,胳膊上,都泛着诡异的绿色。显然是绿蟒的毒液所致。 片刻之后,魔道女蛊师渐渐不敌。她忽然一踩地面,猛地弹射回山洞里去。 白凝冰紧追不舍。 “穷寇勿追!”方源连忙提醒一声,却没有来得及。 轰! 一声巨响,白凝冰脚踩的地面忽然发生了爆炸。她整个人都被炸飞出去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

上一篇   第九节:奔逃

下一篇   第十一节:谋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