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节:甘拜下风 - 蛊真人

第十四节:甘拜下风

东海,古族福地。 一座雄阔的宫殿,雄踞一方。 它通体散发橙金微光,雕梁画栋,亭台楼阁均是华丽壮观,正是八转仙蛊屋——龙宫。 龙宫内部,梦境缭绕。若是其他仙蛊屋,自然不敢这样做。但是龙宫虽是奴道仙蛊屋,但却有梦道仙蛊,因此不惧梦境蔓延危及自身。 梦境前方,方源分身吴帅盘坐着,双眼紧闭。 他的肉身在此,魂魄却是深入眼前的梦境之中,不断探索。 梦境中,吴帅化身为医馆的学徒,要偷师学艺。 一位青年狼背蜂腰,雄姿英发,步入了医馆。 青年非富即贵,医馆的主人老医师亲自问诊。 “医师,自从我上一次打擂台,虽然最终得胜,但身体总有点不大对劲。”青年说道。 老医师呵呵一笑:“来,我来给你把把脉。” “把脉?”青年皱起眉头,神情疑惑。 老医师缓缓道:“这是我家乡的一种独特的侦查手段,能够侦查病情。人的心不断跳动,血液不断流淌,形成脉搏。通过我开创的独特治疗蛊虫,就能通过这个脉搏,查明你的病情。” 青年顿时肃然起敬:“不愧是医师前辈啊。我曾听闻天有天脉,地有地脉,人有人脉。莫非这个把脉之术,就是把握人脉,从而对症下药吗?” “哈哈哈,正是如此。请伸出手腕来。”老医师笑道。 青年便伸出手腕,老医师将手指搭在他的手腕上,闭上双眼,细细侦查。 片刻后,老医师缓缓地睁开双眼:“的确是有病情,只是表征不明显,十分阴损。你是中了虚道的手段。” 青年连连点头:“前辈说的一点都没错,我擂台的对手就是专修虚道的蛊师。我中了他的招,没有任何伤势,但总觉得不对劲。晚上的时候,本来能和十几房的小妾活动,现在只能一晚一房,就感到疲惫不堪了。还有,我时常感到腰酸燥热,晚上睡觉出很多的汗,有时候还头晕耳鸣。” 老医师点头:“这记虚道手段十分阴损,针对了你的肾脏。简而言之,便是你——肾虚了。” “虚道果然是麻烦。那我该怎么办呢?”青年忙问。 老医师道:“我给你开几副药,你吃上一个月,这个月你切勿举行房事。” 青年表示为难:“老前辈,您就不能动用治疗蛊虫,直接把我治好吗?这一个月都不行房事,真要憋的慌。” 老医师却摇头:“虚道手段介于真假之间,虚虚实实,非得用水磨功夫不可。我开的几副药,虽然不是治疗蛊虫,但距离完整的蛊方也相差不远,必定能保证你药到病除啊。不用我这个手段,其他手段都不好使。除非你遇着比我更高明的医师,或许能够解决你的问题。” 青年叹息一声:“老前辈是我平生仅见的治疗大高手,我就依照您的方法治疗吧。” 梦境消散,成功攻略。 “人脉……”吴帅魂归肉身,还在品味着梦境中的真意。 这一场梦境,主要给他提供两个流派的真意。一个是虚道,一个则是人道。 方源的人道境界已达宗师,但虚道却是普通至极。方源本体的手中还扣着天庭蛊仙的尸体,蕴藏着虚窍。只是之前他的虚道境界太低,纵然有智慧蛊,也难以推算出虚窍的奥秘。 宿命大战之后,所有的梦境仍旧交给吴帅攻略。 这些梦境都是方源从义天山处抢掠得来,虽然在宿命大战中损耗了一小部分,但仍旧剩下大半。 吴帅离开天庭之后,便回到东海,待在了古族福地之中。除了出去打开仙窍,沟通天地二气之外,他就只是闭关,不断探索梦境,汲取当中的真意,辅助本体增长各个流派的境界。 “眼下本体需要人道境界。这一次梦境探索,虽然人道境界增长不多,仍旧是宗师级。但应该能够本体带来新的帮助。” 吴帅开始短暂的休整,好进行下一场梦境的探索。 “嗯?”他看到大殿中,有一只来自古族族长的信道凡蛊。 “古族族长不会因为小事而来打扰我的,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发生了。”吴帅取来信道凡蛊,探入神念。 “哦,是有一位八转雪民蛊仙,号称冰晶仙王的,要来找鲛人王庭的麻烦?” 信中,鲛人三仙表示,只要吴帅出手,稍稍教训一番这个恶客,让他知难而退,就必有重谢。古族族长也用含蓄委婉的语气,希望吴帅能够出手相助。 “我当然要出手。”吴帅微微一笑。 方源有五百年前世记忆,一部分记忆已经传达过来。 吴帅因而得知,在他本体五百年的那一世,界壁消失,五域一统,也有气潮为祸。 五域蛊仙皆强制休养,这个空虚的时期,两天的洞天势力纷纷出动,很是嚣张了好一段时间。 “没想到有这样的机会,能直接接触到这些洞天势力。此乃良机!为了本体的方略,我也该尽力才是。” 轰。 龙宫大门打开,吴帅昂首阔步,出关而来。 酒宴上,美酒飘香,但氛围却是相当的凝重。 鲛人三仙面色冷漠,冰晶仙王则微微含笑。 歌舞早已停歇,大殿中一片沉寂。 冰晶仙王品了一口美酒:“不知接下来的最后一阵,三位是否已经想好的战法?” 鲛人三仙面色再沉一分,就在这时,她们接到情报,又纷纷涌现一抹惊喜之色。 谢凝思道:“既然仙王着急,那么就进行第三阵罢。” “好。”冰晶仙王放下手中的酒杯,“这第三阵是如何比试,尽管道来。” “我族已请得一位帮手,让他来和仙王对阵。”连可心道。 “这位大人已经来了,仙王可做好准备!”鱼姿冷笑着道。 果然几个呼吸之后,被鲛人女仙领着,吴帅踏入大殿。 “是谁要和我对阵?”吴帅发问,声音激荡大殿。 冰晶仙王见到吴帅,顿时面色大变,再无之前的惬意和悠闲,失声道:“是你?” 宿命大战,冰晶仙王也获悉许多情报。吴帅自然是当中浓墨重彩的一笔,天下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 冰晶仙王顿时明白,为何鲛人三仙如此表现了。 冰晶仙王心头一沉,心知吴帅之强大,此番要胜过他,恐怕希望不大。 但情势如此,他也只得硬着头皮开口:“没想到吴帅仙友竟在鲛人王庭之中。不知方源仙友可在?” 吴帅冷哼一声:“我借助方源之力得以重生,之前只不过和他联手共抗天庭罢了。你就是我的对手?出手罢。” 吴帅一副藐视的模样,令冰晶仙王暗恼,面色冷下来:“吴帅仙友不过七转修为,口气却是很大。” 吴帅嗤笑一声:“谁的口气大?论资辈我是红莲魔尊时代的人物!我老去的时候,小家伙你的爷爷都没有出生呢。” “你……”冰晶仙王瞠目。 “你什么你?你来找鲛人一族的麻烦,那就干脆一点。”吴帅瞪回去,“还不动手?那我就出手了!” 说着,他伸手一甩,甩出一座仙蛊屋。 “龙宫!”冰晶仙王瞳孔猛缩,只见仙蛊屋越变越大,向他直接撞来。 他又不是变化道大能,哪里敢正面硬憾这座名传天下的仙蛊屋,连忙避退。 鲛人三仙也未料到,吴帅如此雷厉风行,说动手就动手。 谢凝思忙劝说道:“吴帅前辈,这里是鲛人大殿。两位比试,还需挪步向外……” 轰! 龙宫再次变大,将整个鲛人大殿直接撑破。 烟尘滚滚,鲛人三仙和冰晶仙王狼狈逃窜出来。 龙宫缓缓升空,吴帅站在龙宫大殿门口,淡淡地俯视冰晶仙王:“来,别逃了,小家伙。” 冰晶仙王被一轮猛打,打得心惊肉跳,口干舌燥:“吴帅,你好歹也是前辈!有种你别逞仙蛊屋之威啊。” “哦,这样啊!”吴帅冷笑。 鲛人三仙顿感不妙,鱼姿忙叫道:“吴帅前辈!这里是鲛人大本营,二位要动手,还请出去打……” 话还未说完,轰的一声,帝藏生被吴帅从龙宫中释放出来。 嗷——! 孽龙狂吼,掀起滔天声浪。庞大的身躯宛若山脉,拥挤在鲛人福地之中。龙尾微微一摆,好几座山脉山谷,就被夷为平地。 无数鲛人四散奔逃,惊惶大叫,一片混乱。 鲛人三仙目瞪口呆,不知所措。 “来啊,出手吧。”吴帅怀抱双臂,对冰晶仙王道,语气很平淡。 冰晶仙王望着辉煌壮美的龙宫,又看看庞大凶残的孽龙,感觉自身忽然间就变得渺小万分。 他身为雪民,本是极为耐寒,此刻却感觉一阵彻骨的寒意蔓延全身。 沉默了半晌,冰晶仙王干涩地拱手道:“前辈神威,晚辈甘拜下风。这场打赌是前辈赢啦。” 鲛人三仙皆是沉默。 现在的吴帅只是七转修为而已,但是冰晶仙王向他认输,没有人觉得这不正常。 别说龙宫,单单孽龙就是斩杀了天庭两大变化道成员,令一群蛊仙狂攻不下的存在。 宿命大阵中,孽龙也只是在凤九歌、龙公手上吃过亏! “哼,小家伙,你还算是个聪明人。”吴帅呵呵一笑,收走帝藏生和龙宫。 “下面我们来谈谈联盟的事情吧。”吴帅降落下来,接着道。 “吴帅前辈!”鲛人三仙大惊失色。 “怎么?你们难道还想独善其身?”吴帅挑眉,神情不悦。 三仙不敢还嘴。 冰晶仙王大喜过望,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,说话都有点结巴了:“前、前辈您是想?” 吴帅拍拍他的肩膀:“走,咱们去大殿里好好谈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