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节:魔仙威 - 蛊真人

第三十四节:魔仙威

气绝魔仙! 神秘蛊仙道破自己的身份,一时间全场寂然。 三方蛊仙均心头震动。历史记载中,气绝魔仙可是和无极魔尊大战而一度不分上下的人物! 龙宫之中吴帅皱眉,他陡然明白了很多:“看来本体五百年前世时,气绝魔仙是重生失败了。否则的话,绝不会没有气绝魔仙的影子。这当中可能有两个缘由,第一个是当时宿命蛊未被彻底摧毁,第二个则是魔尊幽魂炼制至尊仙胎蛊成功,种种迹象表明,他在当时已经潜入天庭,掌控全局。他绝不会容许气绝魔仙这样的人物重生回来的。” 想到这里,吴帅冷哼一声,念头一转。 嗷吼! 下一刻,孽龙出动。 之前孽龙因为磅礴浩荡的道道气流而受阻,遍体鳞伤。但现在整个气绝洞天都被气绝魔仙给吸纳了走,手段可谓匪夷所思。 孽龙重新得到自由,重整旗鼓,向气绝魔仙扑去。 这一扑,立即搅动无边风云。 孽龙庞巨至极的身躯,简直是一整个的山脉横移,铺天盖地也似。 别说气绝魔仙童子般的小小身躯,就算是富丽堂皇的龙宫,也完全比不上孽龙的身躯。 “呵呵呵,来得好。”气绝魔仙的视野中,几乎充斥了帝藏生。 他临危不乱,反而悠然微笑。 他不闪不避,直接伸出一只小手,遥遥印向帝藏生。 仙道杀招——一气大擒拿! 轰隆一声巨响,无边的浑白气流从气绝魔仙的身体喷涌而出,组成一只五指巨手。 巨手起初只有仙蛊屋般大小,随后立即膨胀起来,宛若小山。三息之后,整个气流大手已经疯狂暴涨,堪堪和孽龙的头颅相提并论。 但浑白气流巨手仍旧在壮大! 帝藏生已冲至。 砰。 两者狠狠相撞,出乎众仙意料的是,气绝魔仙的气流大手不堪一击,一下子就被彻底击溃。 帝藏生速度不变,继续杀向气绝魔仙。 气绝魔仙仍旧不闪不避,好整以暇地看着帝藏生。 帝藏生只继续冲了几个呼吸,速度暴降,随后竟发出怒吼之声,好像十分疼痛。 “我的一气大擒拿,能聚能散。聚能挪山移海,散能侵拿内腑。你们如何应对?”气绝魔仙傲然地道。 众仙震惊。 气绝魔仙以一招就压制了帝藏生,这是货真价实的亚仙尊战力! “又一个魔道强者!” “唉,宿命蛊一毁,整个天下都要乱了。” “气绝魔仙明明已经死去了上百万年,都怪方源这个祸害,让他有机会重生!” 诛魔榜中,天庭群仙咬牙切齿,脸色很是难看。 宿命大战之后,正消魔涨! 身为天庭支柱的龙公陨落,被寄予厚望的凤九歌公然叛变,方源是摧毁宿命的罪魁祸首至今仍逍遥法外! 现在,还出了一位气绝魔仙。 呜呼哀哉,天庭蛊仙们无不感到:五域两天整个蛊仙界的前景都是一片黯淡无光。 他们根本没有想过去招揽气绝魔仙。 虽然他在历史上,是和无极魔尊作对,但和正道也根本没有融合的可能。 气绝魔仙,单单一个魔字,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。向来只有起错的名字,没有起错的外号。 “萧荷尖,你究竟意欲何为?竟为我两天联盟召来如此大敌!”龙宫当中,冰晶仙王忽然喝问。 萧荷尖无法反驳,脸色苍白。 他十分后怕,又很庆幸。幸亏自己投靠了两天联盟,否则真的靠自己,恐怕已经成了气绝魔仙重生后的牺牲品了。 “这是一个局,我也是受害者啊。”萧荷尖叫屈道。 “这是一个局,气绝魔仙的布局。”与此同时,玉清滴风小竹楼中的武庸也叹息一声。 罗足感叹不已:“气绝魔仙乃是专修气道,居然也能预料到后世一百万年之后吗?这是何等的境界!” 武庸微微皱眉,目光透过玉清滴风小竹楼,遥遥看向龙宫。 他看明白了气绝魔仙的布置,但此刻却生出一丝疑惑:吴帅究竟知不知道这个秘密呢? 此刻武庸回想,之前吴帅操纵孽龙横冲直撞,是他在率性而为,以力压人,还是故意为之,为了破坏气绝魔仙的布置呢? 很显然,正是因为孽龙的一通乱搞,才让气绝魔仙提前出世。 武庸乃是当世枭雄,心思缜密,此刻越想越觉得吴帅的举动似有猫腻。 “若是吴帅知晓气绝魔仙的存在,也有可能。毕竟他和方源的关系一直不清不楚,方源拥有春秋蝉,知道这些并不奇怪。”武庸想到了方源。 “方源究竟有没有过来?”诛魔榜中,天庭群仙也在猜测。 方源是重生之人,若是知晓气绝魔仙出世之秘,此刻很有可能隐身一旁,伺机出手! 正因为这个顾虑,诛魔榜一直按兵不动。玉清滴风小竹楼也在静观其变。 但气绝魔仙却不愿放过他们。 “今天是老夫重生的大喜日子,来来来,让老夫看看今时今日的蛊仙,究竟有什么样的手段!” 气绝魔仙童子模样,但语气神态老气横秋,竟再次主动出手。 一时间,浑白气流喷涌而去,宛若遮天的海啸,将天庭、南联、吴帅三方都囊括进来。 “哼!气绝老贼你可不要托大,我们不是怕你,只是担心有方源躲在一侧。”武庸开口,同时催动玉清滴风小竹楼不断后撤。 诛魔榜中方正传音:“正是!这位魔道前辈,你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,但却比不上当今的第一魔头——古月方源!此人已是将我天庭的宿命蛊彻底摧毁,若没有他,你也无法重生。” “方源?这个名字老夫记下来。”气绝魔仙伸张双臂,气流暴涨般喷涌,“但你们也走不了!” 他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无底洞,不断地喷涌浑白气流。 这股气流性质独特,寻常的仙道杀招均难销毁这些气流。一时间,三座八转仙蛊屋都陷落进去,速度骤降。 吴帅冷哼一声,操纵龙宫不退反进,杀向气绝魔仙。 气绝魔仙大笑:“很好,总算是像点样子了。” 龙宫中陡然射出一缕轻烟。 梦道杀招——梦里轻烟! 气绝魔仙不闪不避,被轻烟射中,瞬间崩散开来。 吴帅面色变得古怪,他就好像是撒网的渔夫,奋尽全力洒下大网,结果网中的鱼只是水里的泡影,一触即灭。 气绝魔仙的身躯再次显现,但这一次,他出现在远处。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龙宫,满是忌惮之色:“好,我记得你了。” 他舍弃龙宫,又转向玉清滴风小竹楼、诛魔榜下手。 玉清滴风小竹楼迸发道道狂风,诛魔榜则散发冲天的血光,各展威能。 气绝魔仙招数古朴大气,竟先后压制住两座仙蛊屋。 十几个回合下来,他双眼迸**芒,不断叫好:“好好好,没想到世间已经发展出了风道、血道,真是精彩啊,不枉费老夫布局,在这个时代重生一回!” “除了尔等,天下还有何人?”气绝魔仙又问。 武庸冷笑:“别的不说,单单东海就还有一位人物。他也修行气道,战力比你只强不弱。他坐拥气海,号称气海老祖,乃是当今东海正道之魁首!” “哦?还有一位修行气道的人物?想当年,气道已然式微,不想竟还残存如此硕果!好得很,老夫必要会一会这个人物。”气绝魔仙大笑,十分开怀。 武庸又道:“除了气海老祖,还有一位音道魔仙名为凤九歌。他也一招制服过孽龙,远比你还要轻松自如。前不久的大战,他公然背叛天庭,现在踪迹全无,天庭亦不敢追踪缉拿他。” “凤九歌?好,老夫记下了。还有吗?”气绝魔仙双眼发光。 吴帅这时插口:“你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再说吧,老头子。” 话语刚落,龙宫再次扑上来。 气绝魔仙淡淡一笑,伸手一指:“下气。” 浑白气流猛地冲刷,将龙宫刷了下去。 这时,玉清滴风小竹楼夹裹风暴,撞向气绝魔仙。 气绝魔仙再伸手一指:“上气。” 玉清滴风小竹楼顿时被气流卷席,不由自主地飞了上去。 诛魔榜杀至。 气绝魔仙伸出两根手指,一同指向此屋:“上气不接下气。” 诛魔榜轰的一声,骤然悬停在了半空中。屋内的蛊仙无不面色骤变,灌输向诛魔榜的仙元断断续续,使得这座八转仙蛊屋好似行将就木的老人,根本无法顺畅呼吸。 “诸位小辈,老夫不陪你们玩了。你们给我传话出去,方源、气海老祖还有凤九歌,这三人我都要会一会。他们躲不了,也避不得。” 气绝魔仙说完这句话,身形陡然消散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 诸仙在惊疑戒备中,彻底剿灭了浑白气流之后,这才真正确定气绝魔仙已经走了。 “要追吗?”龙宫中有人发问。 吴帅冷哼一声:“去哪追?你来告诉我啊。” 发问的蛊仙顿时脸色苍白,垂首低眉,再不敢言语一句。 “我们撤吧。”武庸笑了笑,不忘鼓舞士气,“这一次虽然没有什么收获,但能和气绝魔仙这样的存在交手,也算是不虚此行了。” “唉!有了一个方源还不够,竟又出现了气绝魔仙。真不晓得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大能复生!”方正沉重忧愁,驾驭着诛魔榜迅速飞离战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