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节:全毁了! - 蛊真人

第四十二节:全毁了!

华文洞天。 “小白啊,就送到这里罢。”山间小道上,姜先生停住马蹄,对身侧的李小白道。 李小白脸上泛起愁绪,流露出浓浓的恋恋不舍之情:“学生在京都能够生存下去,多亏了恩师的提点和帮衬。此番恩情,学生铭记五内,丝毫不敢忘怀。只是此次一别,不知何时才能见到恩师您呢!” “你啊。”姜先生轻轻一叹,罕见地伸手拍了拍李小白的肩膀,勉励道,“你此次参加天下诗会,虽然失败,但是诗名已传。世人皆知,你的才华的确配得上十大才子的称谓。再加上苏琪涵已经回来,京都会是你大展才华的舞台。回去吧,为师期待着你的表现。” 李小白这才含着泪,和姜先生惜别。 骑着马儿,李小白走在林荫密布的山道中,开始琢磨自己的前程。 天下诗会他落选了,虽然他在前期的时候表现十分优异。 但,正如之前他预料的那样,他在后面撞到了姜先生。这使得李小白陷落到一个尴尬的境地中——他若战胜自己的恩师,会被人指责道德和人品,必然会恶评如潮。 李小白原本还想利用接下来的机会,继续闯关。结果一而再,再而三地遭遇到自己的老师。 姜先生也很无奈,事实上,他也并不想总是踩在自己学生而成功。但他不得不去把握每一次的机会,因为他也打探到了天下诗会的重大意义。 李小白三番五次地碰到姜先生,导致自己束手束脚而最终落选。 虽然心中遗憾,但李小白同时也觉得庆幸:“我之前的表现太优异,已经过火了。真的要这样闯关成功的话,必定会惹来详细调查。即便调查通过,但因我无根无萍,并非成名已久之人,恐怕也极可能遭受暗算。这种成仙之机,多少人眼红地盯着,怎么可能会落到一个小人物手中呢?” 天下诗会的挑选看似公正至极,但事实上有人的地方,就有暗幕,就有利益媾和。 单看这次通过天下诗会选拔成功的名单,不是权贵就是名人,即便是所谓的黑马,也有超越寻常的根基和背景。 “这一次天下诗会没有选上去,但没有关系,将来很可能还会第二次选拔。” “就算没有第二届的天下诗会,难道我依靠自己,就不能钻营上去,不能成仙吗?” “嗯,什么味道,好香!” 李小白正思考着,忽然被一阵扑鼻的幽香打断了思绪。 这股幽香很是好闻,香味仿佛是书的墨香。 李小白顿时起了好奇心,这大山丛林怎么会有如此香味? 他策马轻奔,循着香味,追溯来源。 走过一段,前方有浓密的灌木拦路,李小白不得不下马步行。 穿梭在山林之中,李小白闻着香味越来越浓,心知自己方向无差,距离香味源头越发近了。 最终,他拨开一片林叶,终于发现了一株松树。 这松树上松果累累,正是这些松果散发出来的浓郁书香。而在松树的枝干上,还有一座小巧别致的棕色树屋。 “难道有人居住在这里?是什么山间的隐士吗?”李小白小心翼翼地靠近,开口呼喊出声,“学生李小白意外途经宝地,冒昧拜访,还请山间贤达勿怪。” 但树屋中却毫无声息。 李小白又喊了几声,发现树屋中似乎无人,便走向松树。 走到松树底下,李小白又有新发现。原来这树屋竟不是搭建在松树上的,而是和松树一体,仿佛是直接长出来的。 李小白想要进入树屋一探究竟,但饶了树桩一圈,却发现树屋浑然一体,只有窗户,却没有门扉。 “这却如何是好?”李小白一边想着,一边无意识地将手搭在树干上。 忽然,树皮一阵啵啵轻响,不断变化。转眼间,一道旋转的螺旋扶梯,绕着树干向上延伸,最终通向了树屋。 而树屋上也出现了门户。 李小白只犹豫了一下,便抬起脚步,迈上阶梯,进入了树屋当中。 树屋里竟是三排书柜,依靠着三面墙壁竖立。书柜的格挡里,摆放着许许多多的蛊虫。 “书香四溢,才子方闻。书屋传承,留待有缘。”这个时候,一段信息传达到了李小白的脑海之中。 李小白查探一番,不由地欢喜起来。 “原来这是一份信道传承。” “虽然只是蛊师级传承,没有仙蛊,但种种四转、五转蛊虫众多,又有详细的修行内容,形成完整的体系,正适合我啊。” “说起来,我最近的运势正在不断提升呢。看来本体那边,已是逐步稳定了局面。” 这份传承乃是顶级的蛊师传承,不仅是蛊虫众多,而且松树本身就是一座十分优异的凡蛊屋——书屋。 李小白收取了书屋,依循原路返回。他顺利地找到了自己的马匹,骑下山脚,往京都城赶去。 山巅之中,站着两个身影。 一仙一凡。 仙人乃是华松,凡人则是五转蛊师姜先生。 姜先生全程目睹了李小白获取传承的过程,不由感激万分道:“恩师,多谢你提拔我的学生。” 原来,姜先生的老师正是华松。 华松笑道:“他是你的学生,按照关系,就是我的徒孙,是我们这一系的人,我又岂会忽视?天下诗会刚开始召开,我便已发觉了他。他明明有实力能够闯关,但是因为遇到了你,只得藏拙。我原本还期待着,你们师生二人能够一齐闯关成功。结果他运气不好,三番五次的总是在关键时刻遇到你,最终被淘汰。” “学生惭愧。”姜先生低头。 “哈哈哈。”华松拍拍姜先生的肩膀,“你很好,能教导出这么优秀的学生来。若这个李小白真的为了扬名,而置恩师于不顾,当众击败你,我必会暗中出手严惩此子。但李小白尊师重道,心性甚佳,虽然这一次落选,但又有何妨呢?” “能入恩师之眼,是这小子的福分。只是老师您为何不……”姜先生语气迟疑。 华松叹息一声:“天下诗会虽是为师主办,但为师若假公济私,必定会遭受其他蛊仙的指责,最终令为师在华语老大人面前失分。” “况且李小白还是太年轻,缺乏打磨,骤然提拔成仙,很可能导致因福生祸。还是让他在凡间多走一些路,玉不琢不成器啊。” “恩师说的是,是学生浅薄了。”姜先生心悦臣服,又感激道,“老师的苦心,学生也明白。老师是不想学生担负着愧疚感,所以才给了李小白那么一份重大传承吧?” “你知道就好。”华松笑了笑,“你是我的学生,此次选拔成功,会被重点栽培成仙。接下来你要专心致志,不要为其他事情分心,一门心思修行,不要堕了为师的颜面啊。” “是,老师,学生一定拼尽全力!”姜先生拱手一拜,神情郑重。 华文洞天虽然恪守中立,不愿参与任何势力之争,但也明白乱世将至,所以培植自家蛊仙真的不留余力。 姜先生这群人很快就被妥善地安置下来,资源充沛,又有多位蛊仙亲自教导。 姜先生每日勤学苦练,过得极其充实。 尽管他拼尽全力学习和表现,但仍旧只排在了中下层,可见这批蛊师的素养和才情。 即便是教导的蛊仙暗中也十分满意。这批人的确是华文洞天里的精髓,蛊仙的优秀种子。 一连大半个月过去,姜先生等人就要迎来人生最关键的时刻——升仙。 “有诸多师长一旁护道,升仙的成功很大。一旦成为仙人,我的人生格局就将彻底颠覆升华!” 姜先生分外期待,苦学更下功夫。 然而就在他们中的第一人,即将升仙渡劫的时候,轰隆一声巨响,整个华文洞天狠狠一颤。 随后,一头孽龙宛如山脉,撕裂窍壁,蛮横降临,充斥华文洞天的苍穹。 大量的敌方蛊仙在华文洞天各地显现,同时出手,将战火四处点燃。 姜先生这里更是被重点照顾的对象。 “都给我死!”吴帅操纵龙宫直接镇压下来。 “是仙蛊屋龙宫,不可挡!快撤!”镇守在这里的蛊仙骇然失色,只得爆退。 轰隆! 一阵地动山摇之后,烟尘滚滚,土石翻飞。 这片精心布置的学宫彻底毁了,姜先生等人根本来不及躲闪,都被压成了血肉骨渣,惨死当场。 教导他们的蛊仙们看到这一幕,心疼得要滴血。多日来的教导刚要见成果,华文洞天最大的一股未来潜力,都在这一击下毁了。 全毁了! “吴帅,我华文洞天恪守中立,从不与你们为难。今日你们竟突袭我地,屠戮无辜,实在是无理至极,罪孽滔天!”华语老仙被惊动,气得满来通红,怒吼声响彻天地。 龙宫中吴帅哈哈大笑,随后笑声蓦地一止:“华语老仙,你不知进退,不识好歹!本盟主三番五次去信招揽你,你居然屡屡推托,不把本盟主放在眼里。今日我就要让你明白,让全天下人明白,违背本盟主意志的人会是何等的下场!给我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