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节:天庭危局 - 蛊真人

第六十一节:天庭危局

嗷吼! 孽龙的咆哮声震荡天地,卷席风云。它那庞巨宛若山脉的身躯冲在最前方,随后便是两天联盟的诸仙,最后才是龙宫压阵。 元始气墙! 这是元始仙尊留下的手段,此刻在天庭遭遇突袭的时候再一次浮现而出,但仍旧挡不住帝藏生的冲锋! “五域合一,这头孽龙变得更强大了!并且……自从宿命大战,元始气墙被方源破解之后,即便有所恢复,但也比之前虚弱很多。”秦鼎菱眉头紧锁,迅速判断出了趋势单靠气墙,只能稍微拖缓一点时间,绝对阻止不住孽龙! “秦大人,需要我来出战吗?”这个时候,九灵仙姑传音过来。 天庭中曾经的变化道大能张飞熊、肉鞭仙早已阵亡,变化道强者中只余下九灵仙姑一位。 “不,青仇驯化只差最后一步,你继续强炼仇恨蛊。”秦鼎菱立即传音,旋即低喝,“煞狴九十五、阮丹,你们还不出力?!” 一声虎吼,一声鹤鸣同时传来,随后两只太古传奇荒兽挡在了帝藏生的前方。 三头太古传奇荒兽厮杀在了一块,打得地动天摇。 仅仅几个回合,煞狴九十五、阮丹就开始败退。它们模样十分凄惨,单靠肉搏,完全不是帝藏生的对手。 于是它们开始催动杀招,刹那间灰气如刀,丹光爆散。 帝藏生龙吟一声,表面浮现出阵阵紫金光辉,将攻来的杀招尽数遮护。 随后,紫金光芒陡然消散。帝藏生龙须迅速生长,根根飙射而出,宛若百千灵蛇出洞,声势极为浩大。 煞狴九十五、阮丹难挡锋芒,只得暂时退散。 “这头孽龙居然有了仙蛊,可以运用杀招了!”秦鼎菱心头一沉,深深遥望了一眼龙宫。 帝藏生本就是太古传奇,拥有出众的智慧,可以驾驭蛊虫催动杀招。但之前宿命大战,它是被龙宫仓促奴役,根本来不及配备蛊虫。所以宿命大战,它只是依凭本身的肉搏能力干架。所以无法抵御凤九歌的命运歌,被一下子控制,遇到其他的杀招也只能用**硬抗。 宿命大战之后,吴帅就已经着手考虑,要为帝藏生装备蛊虫的。 但吴帅当时手头很紧,没有多余的仙蛊。 本体手中虽然有不少仙蛊,但一来方源本体辗转西漠,并未第一时间和吴帅汇合,二来多出来的仙蛊,也未必适合帝藏生使用。 不过吴帅运势上佳,把握机遇,成功地成为了两天联盟的盟主。 手头上有了资源,吴帅就开始武装帝藏生。一直到了现在,吴帅和方源本体将两天势力瓜分,他又以尝试铲除气功果为名,摧毁了好几个洞天,再和联盟中的蛊仙强硬交易,终于让帝藏生有了一定数量的蛊虫和数个基本杀招。 帝藏生力压阮丹、煞狴九十五,将它们击退一边,蛮横凶猛地向前冲去。 秦鼎菱尖声呐喊,飞身而上,进入仙蛊屋中。数座仙蛊屋一齐飞向帝藏生,形成重重防线。 帝藏生冲势一滞,随后煞狴九十五、阮丹也加入围攻之中。 “总算暂时挡住它了!”秦鼎菱刚刚心定下来,就将龙宫划出一道弧线,直扑气功果。 天庭的气功果实在太过巨大,太过惹眼了! 吴帅更是阴狠毒辣,攻敌必救,让秦鼎菱面色骤变,慌忙指挥仙蛊屋,分出一部分兵力抵挡住龙宫。 “情况十分危急,一旦气功果被击破,整个天庭都要被摧毁啊!快唤醒仙墓中的仙友们吧!”周雄信催促道。 “要不然让九灵仙姑、赤心行者支援!”白沧水提议。 秦鼎菱咬了咬牙,最终决定:“唤醒仙墓中的仙友!” 天庭仙墓早已被摧毁大半,沉眠中的蛊仙也只是三三两两。不过这股力量苏醒之后,的确是一股生力军,分担了大量的压力,阵线仍旧岌岌可危,但勉强算是稳住了。 “你们去突袭气功果!”吴帅对联盟蛊仙们下令。 这些蛊仙早就分散开来,仿佛一蓬散沙,四处钻气墙,不断接近气功果。 看到这一幕,秦鼎菱急得上火,咬牙切齿,气愤不已:“这些异族我定要将他们挫骨扬灰,剿灭个干净!” 两天联盟的蛊仙们虽然并不强,但人多势众,恰恰是人手稀少的天庭一方的软肋。 “别担心,这些异人蛊仙看似人多,实则心中胆怯。只要派遣一人,环绕气功果迅速袭杀几位,必定让这些蛊仙逡巡不前,斗志削弱到底!”凤仙太子建议道。 “谁能担当此任?”秦鼎菱急忙喝问。 车尾用行动作出了回应,他宛若一道极光,直接射出仙蛊屋,直奔地面气功果。 “死来!”他宛若雄鹰扑向,杀招使出,攻势凌厉至极,神威不可阻挡。 “啊!” “这是什么杀招?” 两位异人蛊仙一个被重伤,一个竟被当场杀死。 车尾在关键时刻表现出来的战斗力,极其惊艳,令交战双方都为之惊愕。 要知道他击败的这两位异人蛊仙,可都有着八转修为。 “他的杀招,好像是一个全新的流派?” “太恐怖了。在没有摸清楚底细之前,我冲上前去,必定会被他一刀两半的。” “我还是等方源出手好了!” 两天联盟的蛊仙们顿时十分犹豫,冲势顿缓。 “这些废物!”龙宫深处,吴帅大皱眉头,面露深沉怒意。 关键时刻,这些异人蛊仙们难堪大用,连合格的炮灰都不能担任。 不过吴帅早有准备,大手一挥:“该你们上了!” 四道身影从龙宫中飞射而出,赫然便是四大龙将张阴、容婆、扬子河,以及补充了石淼缺位的悲风老人。 这四大八转蛊仙,都被龙宫奴役,忠心耿耿,悍不畏死,直接分成四路冲锋过去。 车尾虽强,但只能挡住一人。 “保护我!”气海老祖向秦鼎菱传音,“此时已到关键时刻,一旦中途停止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 秦鼎菱几乎要把牙齿咬碎,眼看着三位龙将已经十分接近气功果,她只能冒险抽调仙蛊屋阻敌。 同时仙蛊屋中飞出两位蛊仙,全力阻拦龙将冲锋。 嗷吼! 正当天庭一方险险地挡下四大龙将,那边龙宫趁机发力,拦住阮丹。帝藏生抓住良机,撞翻煞狴九十五,一路冲锋,终于杀到气功果的附近。 帝藏生猛地张开大嘴,喷吐出一道绿气洪流。 绿气轰碎仙阵,正中气功果。 气功果剧烈震荡,气海老祖脸色剧变,猛地吐出一口鲜血,杀招中止,似乎遭受了沉重的反噬。 “糟糕!”天庭诸仙面色剧变。 “我们成功了!”吴帅麾下则欢叫起来,士气陡升。 气功果受创,立即殃及天庭。天庭中大地撕裂,一道道地沟出现,地气翻腾,天气震荡,苍穹更是混乱起来,无数风云激荡。 咔嚓咔嚓。 天庭窍壁出现裂纹,然后一大块一大块的窍壁脱落,形成内外联通的大洞。 宿命大阵都未让天庭遭受如此重创! 气功果的出现,让天庭有了七寸,致命的弱点。 “死!”车尾狂怒,左手如刀,右手如枪,双手并进,两道金银之光将扬子河洞穿。 扬子河阵亡! 吴帅却哈哈大笑,高声喝道:“今天就是你天庭毁灭之日。” 秦鼎菱眼角直跳,即便吴帅一方战损颇多,但他说的一点都没有错。气功果这样的弱点太大了,导致吴帅完全占据了主动! “天庭危在旦夕,该如何是好?”饶是秦鼎菱这样的人物,一时之间也迷茫起来。 迷茫之中,更有一丝惶恐:“难道天庭就要在我秦鼎菱的手中被摧毁吗?” 就在这时,气海老祖再次传音:“秦仙友,情况危急万分,只有兵行险着了。” 秦鼎菱下意识地反问:“如何兵行险着?” “刚刚老夫的气道仙蛊已被摧毁,之前铲除气功果的手段再催使不出了。但老夫还草创了一记杀招,虽不完整,但却能令气功果暂时极度缩小。”气海老祖道。 秦鼎菱眼前一亮,在绝境中她又看到了希望,连忙道:“还请老祖施为!只要渡过此劫,天庭绝不会亏待老祖。” 天庭眼下的困难在于气功果。天庭的气功果太大了,宛若山峦一般,这是吸引杀招最好的靶子。但若是缩小起来,防守的难度就要下降许多层次。 “时间要快,这个杀招并不完整,我只能坚持片刻。”气海老祖说完,忽然飞向气功果。 在快要撞上的时候,他忽然化作一股人形气流,彻底融入气功果之中。 气功果一阵剧颤,果然开始迅速缩小。 几个呼吸之间,体型就从山峦一般,缩小到了马车大小。 这个变化让天庭蛊仙们又惊又喜。 一座仙蛊屋当即飞下来,悬浮在气功果上空,射出一道恢弘光柱,将气功果结结实实地罩住。 吴帅一方的杀招宛若狂风暴雨,倾盆而来,但打在光柱上竟不能动摇光柱分毫。 帝藏生和龙宫再次冲来。 “挡住他们!”秦鼎菱高呼,但他们着实太过被动,节节败退。 气功果则再次缩小,从马车大小便成普通的葫芦一般体态。 眼看着又将滑落败亡的深渊,秦鼎菱忙问:“老祖,你可否转移走气功果?” 气海老祖虚弱地回应:“这已经是老夫的极限!老夫钻研气绝魔仙的重生之法所得,只能缩小体型,并不能转移分毫。这个手段只是草创,并不完整。你们快想办法!” 秦鼎菱已无办法可想,她早就在开战之初,就向十大古派调兵。原本天庭有中天门,可以迅速抽来援手,可惜宿命大战时已经被紫薇仙子毁了。 不过下一刻,元始气墙忽然全面崩溃,转而有无数气流落到了帝藏生的身上。 帝藏生的战斗力立即哗哗暴跌,威胁大减。 这是元始仙尊的后续手段,当初宿命大战时就落到了方源身上。方源受困无法挣脱,但无极魔尊的身影出手,帮助他抵挡住了这些气流的威能。 但现在,棋局早已作罢,双尊虚影都彻底消失,再无力量能够帮助帝藏生了。 转眼间,帝藏生已被煞狴九十五压着打。 天庭危急的局势顿时缓解下来。 吴帅一方损失了最重要的战力,龙宫只得挺身而上,梦里轻烟杀招催使出来,天庭仍旧没有正面抵御的办法,让龙宫大逞魔威。 “如此下去,仍旧不是办法。说到底我天庭还是缺少了巅峰战力!”秦鼎菱咬牙。 若是有龙公在此,哪里能让对面如此猖狂? “气海老祖也是巅峰战力,可惜杀招中止,遭受了反噬。况且,他终究不是天庭一员,怎会为天庭出生入死?” 秦鼎菱正这样想着,气海老祖再次传音。 “秦仙友,要解今日危难,最关键的就是要铲除气功果。只要气功果一去,便能转守为攻,抛去最大忧患。眼下还未失去希望,我这个杀招只差最后一块,就能补全!成功的可能很大。” 秦鼎菱心头一振: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 气海老祖道:“我需要天庭的天道真意,帮助我拔升天道境界,迅速构思出完整的杀招,将气功果彻底铲除!”

下一篇   闭关一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