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节:天道成果 - 蛊真人

第六十二节:天道成果

听到气海老祖寻求天道真意,秦鼎菱不禁苦笑:“天庭虽是底蕴深厚,但却从无天道真意一说。” “哦?这是为何?”气海老祖旋即问道。 “皆因天道无人可以修行。若是能够修行,我天庭又岂会制造监天塔来利用宿命蛊呢?”秦鼎菱语气中饱含深切的遗憾。 没有蛊仙能够修行天道,这就从根本上杜绝了天道真意! 要蛊仙留下真意,本身就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。 要留下真意,智道、律道最有优势。其他流派除非是到了触类旁通的程度,或许才有可能留下真意。比如长毛炼道真意、狂蛮的变化道真意。 听了秦鼎菱的回答,方源却也不失落。 他早有心灵准备,他之前的索求更多的是对天庭底蕴的试探。说不定真有呢? 天庭没有天道真意,也没有出乎他的意料。 长毛老祖(方源)沉重叹息,对秦鼎菱传音道:“如此说来,真是没有希望了。老夫也只能暂且放手,与天庭诸位并肩对敌,斩杀这些异族。” 秦鼎菱顿时着急起来。 气功果成了天庭的罩门,致命的弱点,之所以眼下战局僵持,大部分依赖着气海老祖将气功果缩小。一旦方源放手,气功果还原如山,天庭防御会十分艰难,场面将极其被动。 秦鼎菱此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 这些压力中,不仅是外在的强敌带来的,更有她内心的压力。 宿命大战之后,仙墓损毁严重,天庭底蕴剧减,秦鼎菱只得在风雨飘摇之际临危受命,主持天庭大大小小的事务。 她兢兢业业,励精图治,可谓拼尽全力,为天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,以期将天庭重复辉煌。 和其他的天庭成员一模一样,秦鼎菱对天庭有着强烈的归属感。 但现在,强敌来犯,极其突然,更要命的是居然有了气功果这样的致命弱点,让秦鼎菱大感危机:“难道天庭要在此战中毁灭?而我就是防御失措,导致天庭被毁的千古罪人吗?” 轰隆隆! 激战在眼前继续,龙宫不断纵横。 秦鼎菱坐镇中枢,一边关注战场,一边紧急调度,另一边还要和气海老祖沟通。 内忧外患、重重压力让她不得不选择赌一把。 “气海仙友切勿放手,天庭虽然没有什么天道真意,但却有丰厚的天道成果。我这就给你!” 秦鼎菱非常干脆,直接将一只信道仙蛊飞送气海老祖身边。 “我计成也!”方源接到这只信道仙蛊,心中大叹一声,连忙灌输心神入内查探。 “妙!妙!妙!”方源只看了一小部分,便眼**芒,心中连赞。 天庭从崛起到制霸,稳居天下第一势力,贯穿前后三百万年。这三百万年来,从起初的顺应天意,到后来的暗中制衡,再到窜改天意,都是和天道打交道。 天道成果是极其丰厚的,普天之下此为之最,可谓当之无愧! 宿命蛊乃是天道仙蛊,不能为人所用。天庭硬生生地搭建出了监天塔,发挥出宿命蛊的部分威能。 方源五百年前世,魔尊幽魂为何要秘密潜入天庭?很大一部分缘由,也是为了图谋这份天道成果啊! 至于无极魔尊当年为何和星宿意志对赌,设下棋盘赌局,不也是想借助天庭的天道成果来帮助他的疯魔窟提升吗? 而如今这份成果,也落到了方源的手中。 方源继续往下看,旋即心头一震。 两道杀招映入眼帘。 一道名为天人感应,一道名为天工人代,均是星宿仙尊所创。 天人感应能令蛊仙的意志和天道意志相互接触、交融。而天工人代杀招,则是建立在天人感应的基础上,能够让蛊仙在一定程度上取代天意。 正是因为这两记杀招,才使得星宿意志能够干扰、影响天意,甚至替代天意驾驭宿命蛊,从而令天庭顺风顺水,制霸了三百多万年啊! “我的出路便在此处!”方源立即敏锐地感受到,这两记杀招正是他的突破眼前困境的关键。 他这一次冒险,来到天庭,布下此局诓骗秦鼎菱,终究是达成了自己的目的。 “气海仙友,不知这份成果能否助你补全杀招?”激战中的秦鼎菱询问。 方源咳嗽一声:“这份天道成果,的确令我受益良多。只是临阵改良杀招,极其冒险,我需要贵方为我争取时间,越多越好。” 秦鼎菱咬牙:“老祖切要尽快,我等只能尽力而为。实在不行,只能舍弃天庭,保存蛊仙了。” 她已有了最坏的打算。 方源继续看下去。 在两个杀招后面,详细记录了星宿仙尊的理念,叫方源看了醍醐灌顶,恍然大悟。 “我意即天意,天意即我意……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” 方源暂且按捺不动,静心揣摩这份奥义,任由分身吴帅率领着两天联盟和天庭拼杀。 帝藏生因中了元始手段,不复先前威猛,被阮丹压着打。至于煞狴九十五早已归入防线,成为抵御龙宫的主力。 龙宫在吴帅的驾驭下,纵横战场,大展锋芒,令天庭一方苦不堪言。 但在其他方面,两天联盟的蛊仙却是居于下风,普遍不是天庭蛊仙的对手。 和天庭成员相比,他们的实力还是普遍不足。唯有两点能够平分秋色,便是两位副盟主,一位萧荷尖,另一位冰晶仙王。 至于魔尊幽魂假扮的寒灰仙姑,则是伪装到底,一副奋力拼杀,却又力不从心的样子。 “这是绝世良机!紫薇仙子你带着人马,立即赶来天庭参战!”魔尊幽魂暗中下令,“方源就在天庭,我要将他,以及天庭、气海老祖等人统统杀死。” 紫薇仙子得到命令,便回问:“是否夹裹长生天一方?将天庭实情告知呢?” 紫薇仙子推算出了方源的位置,冰塞川也知晓。但冰塞川一方并不清楚,天庭现在是这等情况,只当天庭守备森严。 既然如此,冰塞川就只得将方源的踪迹暂时隐瞒下来。虽然他也有借刀杀人的想法,但若真是天庭将方源擒杀了,那方源身上的种种传承、仙蛊岂不是都便宜了天庭? 所以,冰塞川的想法是继续串联魔尊幽魂一方,想要两家合力,争取在将来再攻天庭。 魔尊幽魂联想到宿命大战时候的巨阳一击,冷哼一声,毫不犹豫地:“不必告知,瞒着他们,你们过来!” 紫薇仙子便隐瞒实情,和冰塞川等人告辞,赶往天庭。 天庭此刻受创,苍穹窍壁早已有不少巨洞错漏,能够联通外界。紫薇仙子等人杀来,十分方便快捷。 “紫薇仙子这股力量,并不能颠覆战局。只有等到两败俱伤时出动,方有最大的影响。”魔尊幽魂暗自思量。 对于他而言,最好的情况就是吴帅和天庭拼杀得惨不忍睹,战力折损巨大。那个时候,他猛地动手,必定有巨大收获。 “只是方源这贼子怎么还不出手?”魔尊幽魂注视着龙宫,与此同时,天庭的一座仙蛊屋向他攻来。 魔尊幽魂按住杀机,抛下一批魂兽,不断后撤。 为了扮猪吃虎,他决定忍耐。 但这座仙蛊屋直冲而来,竟催出杀招。一记玄光暴射而出,直指魔尊幽魂。 魔尊幽魂心头一凛,犹豫了一下。他有实力躲闪,但寒灰仙姑却是没有的。没办法,他只有继续抛弃一些魂兽,来抵挡仙蛊屋,为他争取时间。 “给我死!”车尾忽然出现在寒灰仙姑的身侧,浑身金芒绽射,气息凌厉如刀。 “真把我当软柿子捏?”魔尊幽魂恼怒不已,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伪装下去。 轰! 车尾的攻击打在寒灰仙姑的身上,寒灰仙姑飞落下去,在半空中洒下大股鲜血。 寒灰仙姑的气息迅速衰落,直至全无。 “死了!” “又杀死一个。” 车尾没有发现魔尊幽魂的破绽,和仙蛊屋一道飞走,杀奔其他战场。 魔尊幽魂像是破麻袋一般落在地上,一动不动,一心装死。 轰轰轰! 刚摔到地上没有多久,一连串的仙道杀招化成泼天的雷光就覆盖下来,在魔尊幽魂的身上碾了两遍。 寒灰仙姑浑身焦黑,身体大半都被烤熟,散发出肉香。 “我忍!”魔尊幽魂咬牙道。 砰。 一声巨响,帝藏生也衰落下来,将魔尊幽魂压在身下。 随后,阮丹飞到帝藏生的身上,不断咆哮,打得兴起:“我打打打打打!” 砰砰砰…… 大地一阵阵的剧颤,魔尊幽魂被压得筋骨全碎:“我忍了!” 帝藏生、阮丹飞走,很快又有仙蛊屋飞来。 正是龙宫。 仙道杀招——梦里轻烟! 吴帅催动梦道杀招,对秦鼎菱紧追不舍。 秦鼎菱猛地闪避开来,轻烟般的杀招转向不及,眼看着就要落到魔尊幽魂的身上。 魔尊幽魂:“……” “不忍了!”下一刻,他猛地暴起,伸手一挥,一道黑气顷刻间贯穿整个战场。 哗的一声,地动山摇,全场蛊仙全都被震得飞退。

上一篇   还差一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