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四节:青口 - 蛊真人

第七十四节:青口

云霄之上,苍穹之中。 龙宫勉强散发着橙金光辉,仍旧困于黑烟涡流之内,艰难抵御着外界的汹涌攻势。 被魔尊幽魂策反的太古年兽,已经只剩下三头。 其余的都被吴帅操纵着龙宫一一击落。至于这些年兽尸躯坠落到地,如何撞毁山峦,连累多少无辜性命,交战双方都管不着,更顾不上什么凡人少年王小二的人生颠覆。 仅剩下的三头太古年兽身上的黑烟逐渐消散后,又恢复了神智,重新转向和魔尊幽魂开战。 吴帅却是心情沉重。 这些太古年兽都是方源努力收集,企图复原十二生肖战阵。但此刻危急关头,不得不拿出来撑场面。 结果却是在魔尊幽魂的手段下,反而被他利用。 经过这番折腾,仅剩下的三头太古年兽浑身是伤,根本无法破局。方源的这手牌面,被魔尊幽魂轻松化解,整个过程他都游刃有余。 幽魂不仅能够克制魂兽,而且寻常的奴道手段对付他,都难有成效,反而会被他利用! 吴帅心忧不已:“这样下去,还能再撑多久?” 方源亦是眉头紧蹙,他现在出手对付魔尊幽魂,支撑外界局面,至尊仙窍中却是万劫肆虐,相当糟糕。这么一会儿工夫,小南疆中又有大量的资源点被直接毁灭,损失正在迅速扩大。 更要命的是,就算方源割舍了一部分仙窍,也不能拿摆脱万劫。因为衍化万劫的这些天道道痕来源十分特殊,可以随意转移。唯有铁着头皮硬撑下去,老老实实渡劫,才有可能跨越眼前这个天大的难关。 魔尊幽魂眼冒寒芒,却没有乘胜追击,对龙宫下狠手,而是转头看向来处。 在他视野的尽头,先是出现了一个小点。 但很快,这个小黑点迅速扩大,一头太古传奇逐渐展露真容。它有龟一样的壳,四只狰狞的虎爪,龙尾蛇颈,蛇颈上顶着一个人头,披头散发,满脸都是疯狂和扭曲。 正是追击上来的青仇! 青仇杀奔而来,魔尊幽魂不闪不避,反而嘴角勾勒出了一丝阴冷的笑意:“你来送死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 然而,当青仇杀到魔尊幽魂的面前时,它的龟壳两侧边缘蓬的一声,瞬间凝聚出一对蝙蝠巨翼!这和青爪鬼翼狮的鬼翼极其相似。 仙道杀招青口! 青仇猛地张开嘴巴,它只是一张人脸,嘴巴并不大。但此时张开,却是在嘴前形成了一个青黑色的巨洞。 巨洞猛烈膨胀,电射而出,竟将魔尊幽魂一口吞入。 巨洞在瞬间收缩,投入青仇口中。青仇顺势紧闭双唇,喉结滚动,就看着一个肉眼可见的圆球凸起,顺着它修长的蛇颈,一直落入肚内。 “好机会!”这一刹那,吴帅眼中绽射出一寸多长的精芒。 “这一招就是留给你的,渣滓!”青仇吞下幽魂,畅快地仰头大吼,又一幕记忆浮现而出…… “什么,派遣出去的三位蛊仙都被冥幽斩杀?” “这不可能!” “但确是实情。冥幽先是示敌以弱,故意受伤,引诱我方三仙分散搜索。然后他潜伏一旁,捕捉到战机之后,便阴险偷袭。我方三仙大意之下,竟都遭了他的毒手。” 青家大殿中一片死寂。 他们想要找回颜面,结果却损失惨重。七转蛊仙可不是那么容易培养的,尤其当中还有青家的七转精锐强者。 这一次折损,让青家损失惨重,绝对算得上伤筋动骨了。 “冥幽该死!是我们大意了……这一次的教训太过深刻,我们要牢记在心,并且作为家训传承下去。至于接下来,就由我亲自出马罢。”青家太上大长老道。 众仙沉默,都未表示反对。 由八转蛊仙对付七转的冥幽,很显然是以大欺小。但青家不能再败了,西漠所有的超级势力都在看他们的笑话! 然而,正当青家太上大长老刚要动身,却接到了一份挑战信。 这只信蛊来源于另外的一个西漠超级势力,和青家仇怨颇深。这个超级势力的太上大长老约战青家太上大长老,要以此战结果,确定双方边界划分。 “可恶,偏偏在这个关头!”青家蛊仙纷纷咒骂。 “对方明显是故意的。但边界划分关乎一个超级资源点的归属,这当中涉及的利益太大了。你们怎么看?”青家太上大长老一时间也颇为迟疑。 “由我去取了冥幽的性命吧。”青家太上二长老站了出来。 “你?”太上大长老犹豫。 二长老微笑:“我虽只是七转修为,但冥幽却是伤重在身,难以及时调养。并且他的底细已经暴露出来,手段虽然极为新颖诡异,但大多是魂魄之流。而我的太古荒兽青爪鬼翼狮正是此人的克星。不仅如此,我还开创了一记仙招,名为青口,是从青爪鬼翼狮得来的灵感。一旦催使出来,能吞魂噬魄。诸位勿忧,我此去必能取了这位南疆蛊仙的小命!” “好,便由你去。此行要多加小心。”太上大长老最终点头应允下来。 “二长老亲自出马,必定是马到功成!” “冥幽已是个死人,不足为虑,现在的难关还是这份挑战信。” “二长老,请你一定要给青华兰他们报仇啊!” …… “我终于给我们报仇了!”记忆消退,青仇不免哽咽,赤红的双眼流淌出滚烫的热泪。 大仇得报,快哉无限。 “真是熟悉的一幕啊……”魔尊幽魂好整以暇的声音,忽然从青仇肚腹中传出。 青仇身躯瞬间僵住。 然后,它就感觉到了苦。 巨苦。 极苦! 难以形容,难以忍受的苦! 苦,太苦了。 “呕……”青仇面色惨白,喉结滚动,差点一口要吐出来。 它连忙咬紧牙关,死死忍住。 苦意却是越发汹涌,仿佛掀起的巨大潮水,狠狠地冲刷它所能承受的底线。 青仇发出痛苦的嘶吼,浑身都被苦得颤抖,再也维持不住飞行姿态,一头朝下方跌落。 在半空坠落的过程中,它又感觉到了饿! 肚腹像是陡然空了一大块。 不,不完全是饥饿的感觉,是一种亏的感觉。好像它的大半个身躯都亏空了。 “现在你该知道,当初青家太上二长老是怎么死于我手的吗?是的,我是故意中了青口杀招。知道为什么我如此自信么?呵呵。”青仇肚腹中的魔尊幽魂发出轻笑。 早在幽魂年纪轻轻的时候,在他还未和西漠青家对上之前…… 意气风发的冥幽,就遭遇到了一头野生的青爪鬼翼狮,收获到了一场惨败。 “不可能!我开创的魂道,居然打不过一头畜生。即便它是太古荒兽,我的魂道……我的魂道又岂能如此不堪一击!?” 久战脱力的冥幽瘫倒在地上,死死地瞪着青爪鬼翼狮,神色疯狂,不信不甘。 青爪鬼翼狮四足站立,俯瞰着沙石上的冥幽,巨大的身躯投下的死亡阴影笼罩着冥幽。 随后,青爪鬼翼狮鼻翼耸动,低下头,张开血盆大口。 噗嗤。 一声轻响,青爪鬼翼狮一口咬断冥幽的大腿。 啊! 冥幽发出惨叫,失去了整个右腿,伤口血流如注。 剧痛让他蜷缩身躯,在沙石上扭动。很快,就将周围的沙石染得一片血红。 青爪鬼翼狮嚼烂了他的右腿,吞咽下去后,不满冥幽四处打滚,便伸出右爪将他一把摁在了地上。 不管冥幽如何挣扎,都对抗不了这股庞巨的兽力。 青爪鬼翼狮低头张口,这一次将冥幽的左臂撕扯下来,吞入腹中。 冥幽再度发出嚎叫声,双眼猛地翻白,痛得几乎要昏死过去。 这一次的痛楚更加强烈,是因为之前大腿是被青爪鬼翼狮用牙口干脆咬断,这一次的胳膊却是被撕扯掉。冥幽的整个左肩上还残留一小段胳膊肌肉,惨白的臂骨在前端凸出显露。 冥幽反抗,竭尽全力催动魂道杀招,可惜即便打在青爪鬼翼狮的身上,也只是狠狠冲击了一下,没有让它稍退一步。 青爪鬼翼狮却因为这一击,有限的耐心丧尽了。它第三次张嘴,直接将冥幽吞入口中。 利齿咬合,不断咀嚼。 冥幽的身躯被无数利齿刺穿,被刺烂,骨骼被嚼碎。脑袋当然不能幸免,脑浆和血液混合着,然后连同碎烂不堪的血肉,被青爪鬼翼狮继续吞下肚中。 冥幽只剩下了魂魄。 然而,青爪鬼翼狮的肠胃并不能消化活人,它本身就以魂魄为食。 冥幽魂魄身处青爪鬼翼狮的肚腹中,突破不得,被胃液迅速腐蚀。 死亡的黑暗笼罩着他。 冥幽魂魄剧烈波动,他意识到死亡已经来临。 “我就要死了么……” “死在一头畜生的口中?” 可恨! 不甘心! “我还是太弱了。我还能做得更多!” “我一定能做得更多,我才刚刚创出魂道不久……” 可是他的魂道手段,被青爪鬼翼狮所克。这种太古荒兽仿佛就是冥幽的天生克星! “我不能这么死了。这样的结果,我绝不接受。” “有办法,一定有办法的!” “我的仙窍还在血肉之上,还在我身边。我的蛊虫都未失去联络……魂道手段不行。我,我还有食道!” 可是食道的那些杀招,都不能抵抗青爪鬼翼狮。若是可以,冥幽早就用了,何至于沦落于此。 “旧的食道杀招不行,那我就创造新的食道杀招!” 冥幽异想天开,但对于他而言,也是最终的希望,尽管这个希望极其渺茫。 冥幽却没有想过成功之渺茫,他一门心思、拼尽全力去想,去构思。 从未有这样一刻,他是如此的专注! 他的魂魄却是被消化,越来越小。 他念想的效率暴跌。 很快,他的思绪都几乎运转不起来了。 “我……不能……放弃……” “想……我想到了……《人祖传》……” “是的,人祖不也被吃过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