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节:吃苦吃亏 - 蛊真人

第七十五节:吃苦吃亏

《人祖传》第五章,第三十二节。 人祖继续赶路,只是过了一会儿,就有一头极其巨大的困境闯入人祖的视野当中。 困境的身上寄居着强蛊,强蛊大笑:“人啊,我又回来了。我这次请来了帮手,看你还能怎么样!” 人祖只好停下了脚步,眼前的困境是那样的高大,但他并不慌张。 早在很早之前,人祖就被一群困境追得东奔西逃,但当他将本心交给了希望蛊,那群困境最怕希望,便慌忙逃窜了。 “希望蛊啊,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 人祖唤出希望蛊来,然而希望蛊的光辉却没有吓走眼前的这头困境。 这是怎么回事? “哈哈!”强蛊大笑,“人啊,这头困境如今有了我的帮助,必定是你人生中遭遇到的最强大的困境。你光有希望,怎么能击退它?” 人祖顿时无法可想。 这时,被人祖护在身后的弱蛊小声开口道:“人啊,多谢你的保护。你不要太担心,我给你出一个主意吧。我们把这头困境吓走!” “你能把它吓走?” 弱蛊摇头:“人啊,即便弱小如我也有生存的方法。面对要吃我的,要欺负我的,我常常会虚张声势,伪装欺骗,让别的误以为我很强大。” “这个世界对强者总是优待。所以哪怕我们是弱者,也得伪装成强者,否则就会被到处欺负的。” “人啊,你也可以这样做啊。你身上不是有恐惧蛊吗?你的脸上不是有态度蛊吗?” 人族听到弱蛊的建议,便决定试试看。 他在态度蛊的帮助下,容貌变得扭曲,露出牙齿,表现出凶暴的样子。又让恐惧蛊帮忙,困境被吓了一跳,然后龇牙咧嘴,蹲在地上,死死的盯着人祖。 人祖愣住:“它怎么没有被吓走?” 弱蛊鼓励道:“你不是吓了它一跳吗?这证明我的方法是有用的,但我们需要再加把力。人啊,你为什么不将态度蛊戴在自己蛊的上面?什么是最完全的欺骗伪装?就是连自己都骗。这样做,应该能骗得过困境吧。” 弱蛊继续道:“只要困境觉得你是真正的强者,它一定会给你让路的。因为,困境向来会主动给强者让路。” 人祖便脱下自己脸上的面具,将态度蛊戴在了自己蛊的身上。 但是没有用。 困境仍旧没有被吓走。 人祖恍然大悟:“我明白了,当人遭到真正巨大的困境,单凭虚张声势,是解决不了实际问题的。” 强蛊大笑:“人啊,你别白费心机了。有我在这里提醒困境,你们怎们可能骗得了它?你不该救下弱蛊,弱小的人常常叫嚣,用咄咄逼人、粗暴凶恶来掩饰自己的弱。” 人祖无奈,只能将场面暂时拖延下去。 他忽然灵机一动,对强蛊说道:“你说弱肉强食天经地义,这点我必须承认。但怎么证明,你们就是强大的,而我们就是弱小的呢?如果你没有办法证明这点,你们又凭什么吃我们呢?” 强蛊楞了一下:“因为我是强蛊,它是弱蛊啊。” 人祖摇头:“单凭名字可说明不了什么。况且除了你们两只蛊外,还有我和这头困境呢。” 强蛊冷笑:“那我还有一个好办法可以证明!我们相互吃对方的一部分,谁最终坚持不住输了,谁就是弱者,谁就活该被吃。” 人祖见拖延不下去,只好硬着头皮道:“那就只好这样了。你可不要后悔!只是,我们双方让谁先吃呢?” 强蛊自恃强大,冷冷一笑:“就让你先吃,又有何妨?” 人祖上下打量了困境一眼,说起来他还真没有吃过困境。 人祖想了想,便有了小心思:“那我就先吃困境的头吧。” 困境便摘下自己的头,拿给人祖。 人祖只是啃了一口,便面容扭曲,差点要吐出来:“好苦!” 原来,这是一个大大的苦头。 不仅如此,困境虽然失去了头颅,但它仍旧直直站立着,缺少头颅的粗脖子一点血都不流,一点都不要紧。 “哈哈!”强蛊大笑道,“人啊,你选错了。光靠吃苦头,你是解决不了困境的。更何况,你能不能吃下这么大的苦,还两说呢!你若吃不下,那就证明你是弱者,活该被我们吃了。” 和困境的头颅相比,人祖整个身躯都显得很小。 人祖知道强蛊说的没错,他可不能输,一旦他输了,不仅无法保护弱蛊,就连自己的身家性命都要搭进去,埋葬在困境的肚中。 人祖只好皱着眉头,张开大口,连吃苦头。 吃了几十口,人祖忽然顿住,张口差点呕吐出来。 希望蛊忙打气道:“人啊,不要吐。咬咬牙,再大的苦也能吃下。人不光要吃饭,还得要吃苦。” 人祖点点头,继续吃。 人祖好不容易吃下一半,他身上的恐惧蛊呼喊:“天哪,这什么时候能吃完啊。” 人祖也感到了一丝绝望。 勇气蛊忙道:“人啊,你可不能怕吃苦头啊。不怕苦,吃苦只是暂时的;你若怕吃苦,你得吃苦一辈子。” 在勇气蛊的帮助下,人祖终于艰难地将苦头全都吃进了肚子。 人祖抹了抹嘴角,艰难地看向强蛊:“你们可以选择了。” 强蛊笑着:“那我们就先吃了你的皮吧。” 人祖只好将身上的皮撕下来,丢给困境。 困境没有了头颅,将人祖的皮顺着粗粗的脖颈直接塞了进去。人祖的皮都被它吃下,可它那巨大的肚皮一丝都没有涨起来。 强蛊便又问:“人啊,你接下来要吃什么?” 人祖犯难了,他刚刚吃下了困境的头,苦死了,勉强坚持下来,但他的肚子都快饱了。 而困境虽然没有了头,仍旧活生生地站着。 “该吃什么好呢?我刚刚吃的太多,肚子已经快要达到极限了,如果吃太多,直接涨死可就糟糕了。”人祖心中琢磨清楚,他要吃困境身上最关键最致命的部分! 但困境身上哪一部分,是对它最关键的呢? 人祖艰难的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,终于有了一个好主意,他对强蛊说道:“那我就吃你最不想让我吃到的那部分吧。” 强蛊冷哼一声:“那你就吃亏吧。” 它把亏都从困境的身体内拿出来,给人祖吃。 这些亏都不大,数量也不多。 人祖却感到惊奇,因为当这些亏被拿出来后,原本巨大的困境陡然缩小了很多。 规矩蛊开口,为人祖解释:“人啊,你不必奇怪。困境因人而异,你之前吃了那么多那么大的苦头,能吃的亏自然就小了,自然也变少了。” 人祖暗喜:“这感情好。就算我把这些亏全吃光,也不会达到自己的极限,不会完全吃饱。” 人祖张口便吃了一个小亏。 多么辛辣! 人祖顿时说不出话来。 继续吃。 人祖张大嘴巴,气息越来越粗重,失去双眸的眼眶中也不禁泪流滚滚。 再吃。 人祖全身大汗淋漓,和眼眶中迸溅出泪水,混杂一体,彼此分不清楚。 最叫人祖难受的是,他的心里面还生出了一朵朵的火焰。这些嫩黄的火焰好像是小鸡仔,一窝一窝的聚在一起。 吃亏吃得多,常让人心中窝火。 心中的窝火聚集得越来越多,人祖的几颗心都受不了,眼看就要被烧死! 就在这个时候,一颗高尚之心从人祖的胸膛中生长出来。 和其他的心相比,高尚之心承担了最多的窝火。有了这颗心分担压力,人祖终于挺了过去。 人祖将所有的亏都吃完。 强蛊看着人祖鼓胀的肚子冷笑:“人啊,你快要达到极限了吧,该轮到我们吃了。” 人祖艰难地喘息着:“那你们想吃什么?” 强蛊便道:“我要吃你的肉。” 人祖无奈,只好把肉给它吃。 人祖的皮、肉都入了困境的肚腹中,只剩下了骨头、脏腑还有毛发了。 …… 一片深幽的寂暗,只有冥幽的点滴思绪在艰难地闪烁,散发着生命最后的光辉。 “我……能行……” “来吧……来吧……” 食道杀招——吃苦! 食道杀招——吃亏! 青爪鬼翼狮正飞在高空,陡然身躯狠狠一颤,哀嚎着从高空坠落。 轰隆一声,它摔落在沙漠上,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。 青爪鬼翼狮疯狂挣扎,在沙硕上扭动,掀起漫天沙浪。 它承受不住这汹涌而来的苦涩浪潮,心脏更是窝火,剧烈燃烧。 它知道是肚子中的冥幽在捣鬼,不惜伸出利爪,狠狠地插进自己的肚腹之中! 它折腾了很长一段时间,逐渐力气消散,最终气息全无。 顺着利爪造成的孔洞,冥幽的魂魄好似一缕轻烟,包裹着一些仙元和蛊虫,艰难地逃出了狮腹。 “我真的活下来了。”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结果匪夷所思! 他的魂魄暗淡,缓缓漂浮了一段路后,便无力地趴在了地上。 在地上,他喘息良久,这才恢复了一丝。 仰望阴测测的天空,尚且是青年的幽魂冷哼一声,又哈哈大笑起来:“狼狈,真是狼狈。不过,在这个世间,这个世道里……谁不垂死挣扎?” “我发誓!”幽魂形态模糊不清,似乎是伸出手指指向天。 他用极其认真坚定,同时又虚弱无比的语气全力喊道:“这是我人生最后一次垂死挣扎!从今往后,只有我让他人垂死挣扎。五域两天于此见证!” 天地默然。 时空穿梭,记忆消散,又回到了现在的战场。 青仇在半空中打滚,终究撑不住,喉结滚动,将魔尊幽魂吐了出来。 魔尊幽魂身影宛若鬼魅,迅速闪现到了青仇的背上。 他高举右手,五指灰墨一般,十分诡异。五个指甲比手指还长,苍白尖锐,泄露出冰冷恐怖的气息。 “尽管垂死挣扎吧。放心,我绝不会给你们任何生还的希望!” 魔尊幽魂眼中阴芒一闪,五指闪电般插下。 嗷吼! 青仇身躯剧颤,身上的力量再次汹涌而出,被魔尊幽魂迅速吞吸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。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
上一篇   第七十四节:青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