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节:悄然撤离 - 蛊真人

第七十八节:悄然撤离

“方源,你还想往哪里逃?”魔尊幽魂冷笑,浑身黑烟汹涌澎湃。 一头太古魂兽,宛若巨蟒,从黑烟中飞出,夹裹恶风阵阵,扑向龙宫。 龙宫上橙色金芒陡然一振,飞出一缕粉色烟雾。 烟雾卷席,太古魂兽立即被收入龙宫之中,毫无反抗之力就被立即镇压。 正是仙道杀招梦里轻烟! 幽魂唯一忌惮龙宫的就是这个手段。但如今梦里轻烟刚刚催用,幽魂创造出了眨眼的战机,他身若鬼魅,速度激增,向龙宫靠拢。 仙道杀招气墙! 气海老祖双掌一推,大风呼啸,瞬间凝聚出一道磅礴气墙,挡在幽魂的面前。 幽魂冷哼一声,打破气墙,却错失战机。 龙宫转折方向,梦里轻烟杀招的气息又再次浓郁起来。 身后,青仇嘶吼,想要追击,但浑身无力,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被甩得远远。 龙宫、幽魂、气海老祖三方一边激战,一边破空疾飞。 气海老祖完美地扮演了一个搅屎棍的角色,让幽魂屡屡无功而返。 幽魂气恼,索性对气海老祖下狠手。 但这个时候,龙宫则开始频频反攻,掩护气海老祖,尤其是梦里轻烟杀招蠢蠢欲出,让幽魂始终得留神戒备。 一时间,场面竟这样僵持住了! 魔尊幽魂始终没有回复到巅峰水准,因此战力和龙宫、气海老祖的差距并不大。一旦龙宫、气海老祖相互协作,分担彼此压力,魔尊幽魂就感到一阵无力感,两头无法兼顾,按下葫芦浮起瓢,难以下手。 这个时候,魔尊幽魂反而想念起青仇来。 “我不该将青仇削弱到如此程度。应该让它保留一部分战力,干扰他们的协作!”魔尊幽魂有些懊悔。 他只身一人,不需要协作。但方源、气海老祖等人情形却截然不同,非得巧妙合力,才能抗衡住魔尊幽魂。 青仇被仇恨冲昏头脑,一旦加入战团,势必破坏方源、气海老祖之间的协作,让幽魂大有操纵空间。 不过之前幽魂的战术意图也并没有错。一旦彻底降服青仇,能令幽魂优势暴涨,几乎奠定胜局。 可惜被气海老祖破坏了! 只差片刻功夫,幽魂就能彻底降服青仇。然而就是这点功夫,也能让方源逃得没影儿。魔尊幽魂可不想在这个地方冒险。 这一次动手,幽魂是占据了敌明我暗的优势。但下一次呢? 让方源有了防备,还能有这样的机会吗? 饶是幽魂,都不敢保证。 尽管有紫薇仙子的推算法门,难道方源就没有反制之法了吗? 天庭就是最好的例子,怎么捉拿方源都无法成功。 最终怎么样? 方源越战越强,最后直接杀上天庭,把宿命蛊都给毁了! 虽然方源背后有诸多存在投资他,为他推波助澜,但凭什么这么多人都投资他一个人? 难道就没有其他更好的人选吗? 即便是天外之魔,数量也不少啊。 方源被天意,被这么多人利用,自然有他独特的巨大价值。 别的不说,就说跑路这门功夫,幽魂都得佩服一二。 方源跑路造诣极其深厚,心思着实狠毒狡诈!尤其是擅长借势,在各大势力围追堵截之下逃生,并且不断壮大自己的实力。 幽魂战斗经验何等丰富,他深深明白:要对付方源这种敌人,需要十足重视。一旦出手,就务必一击致命,绝不能留给他喘息、疗伤的时机。方源这种敌人,太能够利用机会了。一有机会,哪怕此刻是咸鱼,下一刻他就能翻身。 方源就是那种人给点阳光就能灿烂,给点雨露就能发芽,给点时间就能闹出幺蛾子。 没有错,幽魂忌惮方源。 这一点,就连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。 因为他在方源的身上,看到了自己的影子! “方源,守久必失,你们能支撑到什么时候?我必杀你!”魔尊幽魂寒声道,时刻不忘给方源施加心理压力。 “气海,此战之后,你就算躲起来,我也要杀进东海。先灭了你的气海,再将你在两天中的下属统统屠戮!”魔尊幽魂转头,又威胁气海老祖。 气海分身从容微笑:“原来所谓魔尊,也不过耍耍嘴皮上功夫。” 魔尊幽魂冷笑一声。 气海老祖猛地神色大变,周身忽然黑气缭绕,向他肉身猛烈侵蚀。 幽魂利用言语,让气海老祖分心。尽管这并非破绽,但放在幽魂眼中,却是足以利用的战机了! 气海老祖连忙避退,魔尊幽魂想要乘胜追击,但龙宫迅速飞来掩护,大大分担气海分身的压力。 气海老祖拼尽全力,这才将身上的隐患消除,重整阵脚后,又立即返身参战。 场面再度僵持住。 但这一次,不论魔尊幽魂如何挑衅,气海老祖再也不敢大意。 就这样,三方一路纠缠,掀起无数风雷,战团声势浩荡地向北方滚去。 他们飞跃悲风山脉,进入肠廊范围。 肠廊中潜伏者黑天寺的众仙。 数座仙蛊屋隐藏在肠廊深处,毫无声息泄露。 远远看到高空中的战团滚滚压来,黑天寺的蛊仙们瞬间激动起来。 “来了,来了!” “终于等到他们了。” “战斗真的很激烈啊。那个女仙就是魔尊幽魂借用的肉身吗?” “龙宫被摧残至此,方源真的没有一战之力了。我还从未见过他如此狼狈的模样。” “该!若不是他,宿命仙蛊也不会毁灭。不管是方源还是幽魂,都该死!” 黑天寺群仙咬牙切齿,对气海老祖则区别对待。 “待会动手的时候,让开气海老祖罢。” “这一次多亏了他,这才让天庭的气功果之患消除干净。” “他是我们的盟友,但现在还不知道我等埋伏在这里,不能误伤。” 虽然气海老祖和龙宫相互配合,合作亲密的样子,但黑天寺的蛊仙们都不意外。幽魂强势,非得如此才能抵挡。正是因为气海老祖的努力,这才让方源、幽魂死掐,持续相互消耗。 “近了,近了。” “动手吧!” 黑天寺的蛊仙们跃跃欲试。 呼啦。 恰在此刻,魔尊幽魂猛地出招,黑烟滚滚,掀起阴风咆哮。阴风笼罩之下,数座山峰、山谷瞬间泯灭成渣。 轰。 气海老祖为了抵抗阴风,不得不催出气墙杀招。 龙宫大放金芒,喷射出一道恢弘光柱,以攻代守,直射幽魂。 眼看就要射中,但下一刻幽魂身形一晃,就消失在原地,轻松避让了光柱。 光柱划破天际,长达百丈,在山川大地上划出一道巨大沟壑,刹那间,烟尘滚滚,无数山峦因此坍塌。 一条崭新的人造地沟,赫然出现在黑天寺群仙的眼中! 这一阵爆发之后,幽魂没有创造出战机,顿时又收敛起来,和气海、龙宫僵持,边飞边打。 黑天寺埋伏的数座仙蛊屋中,却是一片沉默。 刚刚的一轮爆发,让他们身心剧震! “原来这才是他们的真正战力!”许多人明悟过来后,吓得一身冷汗。 再没有人提动手。 气氛有点尴尬。 最终,是黑天寺的太上大长老咳嗽了两声,打破沉默。 他故意自言自语地道:“难怪天庭的秦大人传令我等,让我们伺机而动。” “是啊是啊,秦大人还是很明智的。” “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 “继续埋伏着吧,他们又没有发现我等。说不定有什么机会出现呢?” “此言有理。其实就算没有什么战机,我们也不能白白来这里一趟吧?至少,我们得将战斗情报收集起来,汇报给秦大人。” 轰隆! 就在黑天寺群仙议论的时候,高空战团再度爆发交手。 一瞬间,天空晦暗,地动山摇。 战斗余波从高空扩散开来,掀起一阵气浪狂澜。大树连根拔起,山石四处乱飞,万兽惨嚎丧命,一片末日景象。 黑天寺群仙一个个瞪大双眼,亲眼目睹了魔尊幽魂催发一颗黑色魂球,却被龙宫避开。 这颗魂球顺势落到了远处山谷中。 没有任何声响,刹那间,以那个山谷为中心,方圆千里的山峦丘陵都成了黑灰,随风而散。原本生机勃勃的山峦彻底消失,只留下一片巨大的空阔凹地。 咕咚。 不知是谁吞咽了一口口水,令周围蛊仙清晰可闻。 “刚刚那个是什么杀招?太过诡异了!” “历史上根本就没有记载啊。” “魔尊幽魂拿出来的手段有这样的威能,并不奇怪。只是若落到我等身上……” “别说是我们,就是门派中的仙蛊屋能否受得住,还是个大问题。” “我们……走吧?秦大人让我们伺机而动,当然允许我们撤退啊。” 黑天寺群仙面面相觑,最终看向太上大长老。 太上大长老脸如黑锅,严肃至极地开口道:“我们要保留实力,不能在这里白白损耗。我们若牺牲了,谁能扛得起黑天寺的大梁呢?秦大人不会怪罪我等的,我们要为将来打算呐。” 就这样,黑天寺群仙悄悄的来,又眼睁睁地看着高空战团飞远,随后他们这才悄悄的,悄悄的撤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