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节:幻沙转影 - 蛊真人

第八十二节:幻沙转影

幽魂不愧是一路杀上来的魔尊! 换做他人,必定第一时间戒备,伺机突围。而他的战斗经验太丰富了,落入陷阱,竟在第一时间顺势利用了这个机会! 不得不说,他选择的时机太好。 方源一直遭受三方追杀,压力巨大,到了这里终于安全,松懈乃是人之常情。 幽魂以言语迷惑,暗中酝酿杀招。他的这一招毫无声息,当今五域也就南疆武庸的敛息手段可以有望比拼一二。因此一经催使,幽魂立即改变局面,将方源的脖颈死死抓住。 而幽魂这一手,极其不凡,名为碎魂手。此招非得近身,肉身相搏方能发动。 要知道蛊仙争斗,鲜少肉搏。绝大多数都是远攻遥战,唯有极少数流派诸如变化道、力道以肉搏为主。碎魂手杀招施展的范围极短,弊端很大,但仍旧被幽魂掌握,不忍割舍,正是因为它一旦中招,威能奇大,中招之人不可挣脱,有一锤定音之效。 下一刻,碎魂手悍然发动! 方源脸上再度泛起微笑,幽魂却是面色陡然阴沉下来。 他手中的“方源”,迅速沙化,迅速飘散消失——竟是一个沙作的傀儡! 漫天的黄沙飞舞,从中传出方源的赞叹声:“果然精彩!陆仙友,不枉费你消耗如此大的精力和时间,特意布置了这座幻沙转影战场。” 方源的声音毫不遮掩,魔尊幽魂冷哼一声,立即寻觅声迹,穿透漫天飞沙,杀到方源面前。 幽魂再次出手,方源却不闪不避。 下一刻,方源崩溃,再次化为无数沙硕散去。 魔尊幽魂终于罕见地皱起了眉头。 陆畏因的声音接着传来:“方源仙友谬赞。实在是幽魂仙友太过强大,在下不得不祭出最厉害的战场杀招。也不瞒仙友,这片战场虽来源于乐土真传,但也经过几代人推陈出新,有着不少变化。刚刚的这一层变化,便是沙傀替身,可以混淆敌人感知,吸引敌人火力。” “陆畏因,你在南疆的菇人乐土不想要了?枉我当初影宗还特意放你们一马。”魔尊幽魂冷喝,双目死死盯着不远处陆畏因的沙傀。他知道方源、陆畏因故意开口,是想打击自己的士气,不断施加心理压力。 高手对决,每一番言语都是一场交锋。尤其到了信道蛊仙手中,他们的话更是犀利,一字一句皆如刀枪,对手万不能有丝毫松懈。 方源却不理睬魔尊幽魂,而是继续对陆畏因道:“如此威能的战场杀招,的确不枉费我损毁了两座仙蛊屋来充当诱饵,降低这老不死的戒心。接下来,就得靠陆仙友出手了。” 方源渡劫的情况,陆畏因是知晓的。甚至,方源手中的自在天痕杀招,也是陆畏因的馈赠! 事实上,方源并不相信陆畏因。他逃跑的首要目标并非地渊,而是疯魔窟。方源对陆畏因并不知根知底,五百年前的记忆中关于陆畏因的内容也并不多。 眼下,不仅是魔尊幽魂被困在幻沙转影战场中,方源也同样如此。 而且方源的两座仙蛊屋龙宫、万年斗飞车都已损毁,蛊虫损失极多,拿回来的核心仙蛊稀少,且各个带伤。 幽魂狞笑:“方源,你可要乖乖藏好。也许,陆畏因能放你出去?呵呵呵,不过不要紧。乐土已逝,不管何等的土道战场都困不了我多久。一旦让我明白这当中的奥妙,那就是你等的死期!” 陆畏因没有答话,而是发动战场。 魔尊幽魂周围的黄沙疾飞,一道身影从飞沙中闯荡而出,是方源的气海分身。 气海老祖见到幽魂,猛地一愣,似乎是刚刚在漫天飞沙中一路直闯过来,并没有料到魔尊幽魂在这里的样子。 但下一刻,气海老祖就立即出手,施展气道手段,攻向幽魂。 幽魂冷哼一声,挡住攻势,正要反攻,却看到气海老祖又被漫天飞沙吞没,消失无踪。 幽魂立即顺着方向追去,一头扎入黄沙中,却根本发现不了气海老祖的去向。 又一道身影袭来,是气绝魔仙。 幽魂正要打招呼,但却看到气绝魔仙神情不对,立即警惕起来。 果然下一刻,气绝魔仙也对他发动了进攻。 幽魂抵挡,怒喝:“气绝,你怎么回事?” 气绝魔仙却是冷笑:“气海老祖,既然你主动挑衅我,那我就让你看看真正的气道是何等威能!” 听了这话,幽魂顿时一愣,不禁想到:“难道说,这是土道战场的另一层威能,可令敌我不分?” 幽魂既然能将沙傀认作方源,而幽魂察觉不得。那么这片战场能将他伪装成气海老祖,气绝魔仙被蒙蔽也不奇怪。 幽魂和气绝魔仙交手,十几个回合之后,气绝魔仙负伤,又被漫天黄沙吞没。 接下来出现的是青仇。 “幽魂,我要你死!我要你死!”青仇仍旧疯狂,身上的九转仙蛊气息浓郁至极,让幽魂也不由心头一跳。 就这样,时而是气海老祖,时而是气绝魔仙,时而又是太古传奇荒兽青仇。 他们在漫天黄沙中时隐时现,对魔尊幽魂展开车轮战! 魔尊幽魂战力卓绝,超出他们任何一位,但每当他刚刚占据一些优势,位于幕后的陆畏因便立即转换人手,让魔尊幽魂无可奈何。 魔尊幽魂被轮番围攻,又被黄沙遮蔽,一时竟无法脱身,只能被动应战。 在战场的后方,方源正在全力渡劫。吴帅则在他身侧护卫,满脸警惕之色。而在他的身边,无数军团蚁汇聚成一个空心的圆球,将他和方源护卫在内。 至尊仙窍中,万劫已经转化成了滔天的洪水! 洪水倾泻,吞没万里。 方源的小五域都受到殃及,大量小型资源点被彻底毁灭,小中洲的灵泉森林,小北原的骨葬场、摄心小河滩,小西漠的幽火龙蟒地坑、沙鸥土滩,小南疆的成龙丘、封天山,小东海的玉须湖都受到严重的损伤。而被方源重重保护的几个资源点,也受到了强烈冲击。 方源损失惨重! 没有办法,他已经拼尽全力。 幸运的一点是,他的努力和牺牲并非劳而无功。被他炼化的天道道痕,已经多达二十多道! 最初的万劫是万灭雷森劫,方源好不容易拿出了应对措施。天道道痕在天意的执掌操纵下,立即改变万劫内容。让方源之前的应对措施迅速失效。 这种情况,若放在世间绝大多数的蛊仙身上,必是绝境。但对方源而言,万劫的每一次变化都是给他留下的一次良机! 皆因他手中掌握着石洞天机杀招。 石洞天机杀招,能让方源准确地预测到下一场灾劫究竟是什么。尽管时间上可能无法准备充分,但这已经形成了某种质变。 要知道灾劫之所以麻烦和危险,最大的一样原因就在于它难以预测。一旦被准确预测,那么灾劫的威胁就要至少暴降数倍下去。 当然,即使是被预测的万劫,那终究也是万劫。所以至尊仙窍中洪水泛滥,无数资源被毁。 方源的确损失惨重,但这也并非坏事! 万劫的威能不断下滑。因为天道的本质在于平衡,方源损失越重,失衡程度就越轻。哪怕有天意在此,也是遵从天道运转之理的。 越来越多的天道道痕被方源炼化,并且他炼化的效率迅速拔高! 第一步是最难的,方源不惜牺牲了全部的魂兽群来凿开这场人生最大困境的边角。 他成功了! 万劫虽然仍旧肆虐,但方源已经得到了喘息,开始逐渐扳回局面。 魔尊幽魂则陷入苦战。 陆畏因操纵的幻沙转影战场,令他陷入极大的被动境地。 气海老祖、气绝魔仙、青仇、陆畏因甚至能合力出击,一起围攻幽魂。 青仇被仇恨冲昏头脑,曾经被幽魂屡屡利用,但到了这里,却是被陆畏因随意转移,让幽魂难以利用。 狂风呼啸,黄沙飞天。忽然间细沙凝聚成石,一边自转,一边疾飞。 刹那间,万千飞石铺天盖地,笼罩魔尊幽魂。 魔尊幽魂挥手,甩出烟雾漫漫。飞石小半消弭在黑雾之中,大半却射透黑雾,杀奔到魔尊幽魂的面前。 魔尊幽魂身形陡然消散,再出现时,已经在战场的另一边。 他几乎躲过了所有的飞石,但这些飞石落入飞舞盘旋的黄沙中后,迅速还原成漫天沙硕, 然后这些漫天的沙硕,又再次凝聚成形,形成黄色圆滑的飞石,射向魔尊幽魂。 “这一招名为飞沙转石,还请幽魂大人品鉴一二。”陆畏因从容的声音传来。 “雕虫小技耳。”幽魂低啸一声,身躯一震,顿时黑烟滚滚,以他为中心,向四面八方天上地下疯狂蔓延。 “转。”幽魂消失在浓郁的黑烟中,再度轻喝一声。 下一刻,黑烟便像是涡流,开始疯狂旋转。幽魂便是最中心的一点,一边释放黑烟,一边吞吸黑烟。 飞石射进黑烟当中,立即被腐蚀成沙,然后就被黑烟卷席,被幽魂吸入自家仙窍里去。 这番应对,让陆畏因都称赞一声:“妙啊,不愧是幽魂大人。不过,我这战场杀招的位置可是精挑细选,坐落在地脉节点之上。幽魂大人您即便吞吸再多的飞石,我的这片战场也能随时从地脉中汲取到充沛的地气,时刻补充。所以,除非将地脉的力量全部耗尽,这些飞石便是无穷无尽。” 这番话却未打击到幽魂,这位曾经的魔尊反而冷笑一声,杀意凛然:“陆畏因,你以为我这一招是为了破解你的飞沙转石?” “不好。”陆畏因失色,已是来不及应对。 下一刻,就见漫天黄沙飞坠落地,幻沙转影战场的一层威能被黑烟腐蚀消融,还原成了一片黄土大地。 “唱沙作米杀招竟被破了。如此之快!”陆畏因脸色难看。 幽魂暗度陈仓,表面上是对付飞沙转石,实际上却一直瞄准着唱沙作米。而今此招被破,再无沙傀作梗。 气绝魔仙看清真相,而方源也露出真正的位置。 “方源,你还想躲藏多久?”幽魂扑向方源,没有丝毫犹豫。 吴帅出手抵挡,但军团蚁撑起来的防线,几乎瞬间被幽魂残暴撕裂。 一记暗黑魂球迅速飞射,几个呼吸之后,就来到方源的面前。 方源一直盘坐,此刻睁开双眼,淡淡一笑:“我不需要躲。” 轰隆! 一座仙蛊屋陡然现身,罩住方源和吴帅。 暗黑魂球击中仙蛊屋,爆发出恐怖的威能。然而这座仙蛊屋却像是一座雄山,岿然不动! “你竟还有一座仙蛊屋?!”这一刻,幽魂瞳孔微缩,眉头大皱。

上一篇   第八十一节:大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