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节:跋涉白骨山 - 蛊真人

第二十节:跋涉白骨山

?片刻之后。 百家族长将目光从地图上收回,她无奈地放弃了。 白骨山很大,虽然范围缩减到了后山,但是距离准确的定位,还差距很远。 “古月家的小子,顾忌我百家,肯定不会直接问地点。看来要测算出元泉的位置,还得再加把劲!”百家族长咬咬牙,心中思量着。 一旦得到元泉的位置,百家就会进行详细的侦察。 “如果元泉周围的兽群,并不多,剿杀它们的代价不大,那么我就直接动手。先下手为强!但若是周遭的猛兽蛊虫太多,那就提供后勤,支援古月一族。让他们打头阵,待时机成熟之后,再接收成果。如果操作得很,说不定还能吞并掉古月家的这些残众。呵呵呵……” 想到妙处,百家族长不禁轻笑出声。 她现在还不知道,所谓的古月残众,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。 反倒是方源,从百莲的口中,获得了许多珍贵的情报。 那正道传承就在白骨山后山处,这点方源没有隐瞒。 然而,后山多骨兽,更有许多蛊,霸占一方,存在艰难险阻。 他知道百莲的话中,有夸张的成分。凭靠着前世五百年的经验,驱除夸张的内容,方源得到一个事实——如果单靠他和白凝冰二人之力,要达到传承地点,至少得需要半年多的功夫。 白骨山上的情形,不同于山林。栖息着大规模的兽群,同时盘踞着猛兽和危险的蛊虫。很多地方都需要绕道而行,有些地方更要退避三舍。 回到山寨之后,果真如百盛景所说,他们的战绩超过了百战猎一筹。 经过一天的流传,这场比试已经广为人知。 五人走在营地中,受到许多关注。 “百莲前辈今天得胜了呢。” “那是百战猎大人运气不佳罢了。你要知道,狩猎也得靠运气。没有碰到珍稀的猎物,就算是有实力也不行啊。” “那边的两位,就是古月家的人吗?” “那女子是谁?好漂亮……竟然有不下于百莲的美貌!” “听说这个古月家的少主,对百莲大人有意思。哼,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” “依我看,此人品性不断。身边已经有了一位,还想另一位,难怪百战猎大人会发怒。” “百战猎大人对百莲前辈的心意,大家都看在眼里。据说,他们可是青梅竹马呢。” “唉,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……” 许多人窃窃私语,低头谈论着。 方源却显得心思沉重,虽然得胜,却没有开怀的表情。 到了晚上,在中央营帐中,又有篝火晚宴。 百生、百花这对胞兄妹,敬了方源酒后,就被领了下去。营帐中,又多了几个新面孔。 百莲和百战猎的比试,使得他俩都脱离了正常的狩猎大比。因此原先霸占的名次空余出来,引得百家的两位年轻翘楚出现。 这两位男子很显然亲近于百战猎,宴会间一个对方源怒目而视,另一个则不理不睬。 “贤侄,如今已经过去了数天。怎么却还未见到你的族人呢?”酒宴间,百家族长问道。 方源显露出一丝忧愁:“按照推算,应该是最近几天。唉,也许他们遇到了一些变故。但是我想,以他们的实力,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。” 百家女族长点点头,她关心的重点,还是在方源身上。 费了老大的劲,搭建了这么一个舞台。眼看着进展迅速,成功再望,她可不想因为古月残众的出现,搅了这个大好局面。 百家族长并不知道,她的这个担忧完全是多此一举。这世间的古月一族,就只剩下方源和方正这两兄弟了。 “贤侄勿忧,我已经派人四处侦探。相信不久之后,就会有你族人的消息了。”反过来,百家族长宽慰方源。 方源连忙道谢,身旁的白凝冰微微皱眉。 情势越来越危急了,世间拖得越久,对他们俩来讲,越是不利。 现在还好说,可以用借口搪塞。毕竟野外行进,遇到一些意料之外的麻烦,也是正常的事情。但是一旦时间拖得更长些,百家就会起疑心。甚至直接窥破己方的虚实。 但这些天来,不断地在山野中狩猎,白凝冰却一直不敢轻举妄动。她知道周围必定有监视的百家蛊师,隐藏在一旁。 他们俩缺少强力的移动蛊,山林中的复杂情况,又大大限制了他们的速度。 在白凝冰看来,局面正一天天的糜烂。他们如同深陷沼泽,越陷越深,放任下去,早晚会沉沦腐朽。 “那么你究竟有什么打算呢?”白凝冰看向邻座的方源。 她了解方源,知道他绝不是坐以待毙之人。但是因为人生经验的限制,她想不出破局的好方法。 在这个环境中,她又不好直接和方源商议。 白凝冰心中的压力越来越重。 如此又过了一天。 方源这队的战绩,险险地盖过百战猎一头。 晚宴之后,百家族长召来百陌行商谈密谋。 女族长用手指头敲着桌面:“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虽然在今天狩猎的过程中,百莲不断地谈及白骨山的危险。我已经感觉到方正的动摇。但是时间不等人啊,一旦古月一族的大部队出现,方正就找到了主心骨,我们的努力也都白费了。” “时不我待啊。”百家族长长叹一声,掩盖不住脸上的忧虑。 她不知道,其实白凝冰比她还要忧虑。 时间对于白凝冰和方源来讲,更加宝贵。 百陌行沉吟了一番:“族长,依老朽的想法,要在短时间内让方正信任我们,说出元泉的具体位置,恐怕不太现实。我这里想了一个方法,还是得靠旁敲侧击,不过得加一把火。” “哦?你说说看。” 百陌行低声咕哝了一番。 百家族长微微点头:“你说的对。那方正忧心忡忡,一定很担心家族为了攻取元泉,损失过大。他难道不想得到元泉附近的情报吗?他心里面想得很,但又顾忌我们。而且他们俩的修为也太弱了。你的方法听起来不错……” 隐隐之中,女族长觉得这个方法有些不妥之处。但如今已经没有其他的好办法,只能试一试了。 于是到了约斗的第三天,百战猎因为在狩猎过程中,意外地捕捉到一只野生的游龙蝶,全营都轰动了。 百莲神情沉重:“情况很不妙。游龙蝶蛊,乃是三转蛊,十分珍稀。百战猎已经遥遥领先,我们只有兵出险招,才有胜利的希望。周围山林的情况,我都知道。只有上白骨山狩猎,猎杀骨兽,或者收服野生的骨蛊了。” 白凝冰听到这里,顿时心中砰然一动。 白骨山,这不正是破局的最好时机吗?哈哈,想不到良机居然主动送上门前来。 白骨山虽然危险重重,但却是摆脱百家的最好方法了。 方源却摇头:“这太危险了。百莲姑娘,我们实力有限,还是算了吧。” 白凝冰闻言瞪眼,这一刻恨不得掐住方源的脖子。 百莲却一笑:“公子勿忧,我已有法子。我和百生、百花二位少主私交甚密,明日可哄骗他们一起参加狩猎。他们没有修为在身,不算我们偷偷引援。但是他们身边,必定有保驾护的隐蛊师。我们上了白骨山,若是遇到危险,这些护卫能不出手吗?我们也不偷取他们杀死的猛兽尸体,我们狩猎我们自己的。兽群中总会有老弱幼残。白骨山上的野兽,可是有价值多了。” 方源着实楞了一下:“想不到为了不引起我的疑心,百家方面居然这样做。” 心中这样想着,但他嘴中却道:“此计大妙。百莲姑娘你蕙质兰心,叫人刮目相看。” “哪里,公子谬赞了。”百莲羞涩一笑,眼中藏着隐晦的得意。 …… 次日。 昏暗的中央大帐中,百家族长紧紧地盯着半空中的彩色烟雾。 烟雾中,显现出画面。 画面中,一行七人。除开方源、百莲五人之外,还多了两位孩童,正是百家的两位少主。 “看来白骨山,很平静么。我们走了这么久,也没有遇到什么麻烦。”画面中,百盛景开口道。 百家族长立即气得冷哼一声。 为了保护他们开道,她派遣了大量的蛊师,甚至身边的家老一个不留,都暗中跟随了过去。 方源这队人马,走得畅通无阻,遇到的零星野兽,也是百家蛊师故意遗漏,放进来的。 在他们跋涉行进的这三个时辰内,百家已经牺牲了数十位优秀的蛊师,甚至三位家老都负伤。 其中两位伤重者,已经昏迷不醒,正在返营的途中。 但这还是白骨山的山脚处。越到山上,就越加危机四伏。 别看方源等人走的轻松,其实都是前方的蛊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。 尤其是白骨山,从未有人烟,是属于猛兽和野蛊的地盘。要开荒探路,付出的代价都巨大而且高昂。 方源一行人不断攀登,在白莲有意的引导下,不知不觉间到了白骨后山。 “情报有限,接下来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走了。天色不早,或许我们该回去了。”白莲故意地道。 “来都来了,不妨再探一探。”方源却道。 他四处张望,不断辨别,似乎正在寻找什么东西一般。 他开始主动带路,按照记忆,他知道传承地点已经不远了。 “喂喂喂,你好歹装得像一点吧?”一旁,白凝冰看在眼中,急在心里。方源如此行为举止,有些露骨了。 白凝冰担忧地扫视身边人。但令她感到奇怪的是:不管是百莲,还是百盛景等人,都似乎察觉不到,沉默中放任方源行动。 “好,就是这样!看来此地,已经极为接近那元泉所在了!”营帐中,族长激动之情溢于言表。 “呵呵呵,方正,你还是太嫩了点……咦?进了山洞,难道元泉是在洞内?”画面一闪,显现出山洞中的景象。 正当百家族长有些疑惑的时候,帐外有人禀告道:“启禀族长,有侦察蛊师归来,俘虏了一位铁家蛊师。并且有重大情报汇报!”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