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节:置之死地而后生 - 蛊真人

第八十七节:置之死地而后生

灾劫持续不断,人祖的骨架开始显露出金芒。 灾劫越发狂暴,人祖的骨架被不断烧灼,变得金光灿烂。 人祖开始挺直腰板,昂首挺胸,忍受万千折磨,浑身骨骼宛若黄金浇筑,直直地站在灾劫当中。正是万劫金骨。 而在人祖的骷髅脑袋上,也逐渐生长出了一个冠冕,便是通天骨冠。 人们所承受的灾难,将成为他们来日的桂冠。 虽然灾劫仍旧持续着,但人祖这时终于有了开口的能力:“我知道,宿命必有安排,灾劫就是它对人的安排!但我能坚持下去,任何看似不可忍受的灾劫,其实对于我来讲,都能忍受得住。” 强蛊惊疑不定。 自己蛊却是恍然:“我明白了。人啊,你是从平凡深渊中走出来的人。所以你能忍受不可忍受的灾劫呢。” 强蛊见灾劫也收拾不了人祖,只好强自镇定:“人啊,你可别赖皮。你有希望蛊,灾劫会一直持续下去。难道咱们之间的赌约,就任凭你这样拖延下去吗?我可不管!灾劫这事,就当你过了。现在该轮到我们吃你了。” “你想吃我的什么?”人祖叹息道。 强蛊哈哈大笑,指着人祖的胸骨处:“接下来,我要吃你的心!” 人祖微微一震,强蛊的选择太致命了,人若是没有心,该怎么活呢? “快把你的心都拿出来,让我们吃!”强蛊迫不及待喊道。 人祖苦叹,犹豫了一下,他先将同情之心取了出来。 强蛊直接将同情之心,投入到困境的脖颈中,直接落入肚里去了。肚皮涨大了一点。 困境中,人常常先失去同情之心。 人祖接着又将高尚之心取出来,困境吞了,肚皮涨了不少,有些难以消化的样子。 人祖再将自己原来的本心取出来:“希望蛊啊,快离开吧。我可不想连累你。” 希望蛊寄居在人祖的本心中,却是没有飞出来,它道:“我才不走呢,这就是我的家。人啊,你索性连我也丢进去吧,我并不怪你。” 人祖无奈,在强蛊的催促下,又将本心取出给困境吃了。 困境吃了之后,肚皮又涨大许多。 困境也常常让人失去希望。 没有了希望蛊,困扰人祖一身的灾劫便逐渐消失了。这让人祖压力大减,却又怅然若失。 “快,人啊,把你最后一颗心取出来,给我们吃!”强蛊指着人祖胸膛中的孤独之心。 人祖犹豫为难,孤独之心不仅是自己蛊的寄托之所,更是他最后一颗心。没有了这颗心,人祖的性命也就不保了。 强蛊大笑威胁:“快!你若不拿出心来给我们吃,我们就直接动手,把你整个都吃了!” 自己蛊已被欺骗,它满不在乎地道:“人啊,你给他们就是。我无所谓的,你也不会死!我们是最强大的。” “给我!”强蛊一把夺过人祖手中的孤独之心,直接顺着困境脖子上的伤口,将其投入到它的肚子里。 这下,人祖彻底没有了心。 他直接栽倒在地上,没有了生息,再也爬不起来。 人祖死了。 “人啊,你死了,我们也自由了。”规矩蛊飞走了。 “没有办法,人遇到了他一生中最大的困境。”勇气蛊、刃蛊等等也接着飞走。 人祖的尸体上,只有自己蛊不断盘旋。态度蛊也想走,但被自己蛊死死拽住,没有得逞。 强蛊欢笑:“哈哈哈,人啊你也不过如此。咦?困境你怎么了?” 强蛊寄托的困境,捂住涨大到极致的肚皮,疼的满地打滚。 孤独极难排解消化,越强大的困境中越显得孤独。 轰! 陡然间,困境的肚皮猛地涨破了。 人祖的孤独之心,还有他的皮、肉凝聚成了一个男孩。 强蛊目瞪口呆:“你是谁?” 男孩叫道:“我就是人祖的儿子——大力真武!” 话音未落,他跳起来,一把抓住了强蛊。 强蛊使劲挣脱,自己蛊趁机飞上来,咬了它一口。 强蛊受伤,虚弱了。 “哪里逃!”大力真武大叫一声,直接一把抓住强蛊,将它按进自己的胸膛。 强蛊落入他的胸口,被关押在了心房之中,怎么也出不来。 “别白费力气了。这是我的勃勃雄心,你是出不来的。”大力真武大笑。 随后,他从困境的尸体中找出了人族的其他几颗心脏,放回到人祖的胸膛中。 人祖又重新活了过来! …… 毫无疑问,人的心乃是动力之源,是人一身的致命弱点之一。 幽魂开创的食道杀招吃心,相比较吃苦、吃亏两招,明显更加优秀。后两招即便击中敌人,也只能在胜败的天平两端增添砝码。而吃心杀招却是致命至极,一旦中了,若无提前防备,几乎便能定局! 这是能致胜的手段!! 方源中招。 安土重山堡防御极其出众,这不假。但是蛊仙流派众多,偏偏食道流传很少,很少有针对食道的防御。所以在宿命大战中,西漠一方的众多仙蛊屋面对天庭两仙联合施展出的——坐吃山空食道杀招,尽数中招,无可奈何。 方源也掌握了一些食道传承,同时他也深知幽魂拥有着深厚的食道造诣。 安土重山堡在方源的组建之下,当然可以防备食道。 然而,眼下的安土重山堡已是被幽魂打破! 即便完整的安土重山堡,也难以尽数挡下吃心杀招,仍旧会让方源中招。 一瞬间,浓郁的死亡阴影笼罩到了方源身上。 他无法挣扎,无力挣扎! 至尊仙窍中的天道似有所感,竟然主动停止演化万劫,全数扩散,束缚方源全身。 方源无法调动手段防御,只能静静等死。 陆畏因见机不妙,连忙调动土道战场,黄沙凝聚如蟒如龙,纠缠在幽魂巨人身上,迅速勒紧,企图禁锢幽魂。 幽魂冷笑,数百只手臂勉强撑住,防御得很消极。他的四只眼眸仍旧死死地盯着方源,绝大多数的精气神都催谷着吃心杀招。 “糟糕!”陆畏因的一颗心猛地沉下去。 气海老祖、吴帅更是心中冰凉一片。他们拼命攻击,却换不回幽魂的一个回眸。 幽魂宁愿重伤,也死死抓住这个战机。 他一定要将方源致于死地! “我……就要结束在这里了么?”方源脑海还是一片干涸,很少的念头在调动。这是刚刚催动气海无量杀招的后遗症。 幽魂真的太强大了。 不愧是曾经的魔尊!无敌于天下的男人! 那个时代,他杀得全天下一片昏暗,无人敢发出声响,亿万万生灵只能在他的阴影中瑟瑟发抖。 直至乐土仙尊出世,拼搏一生,才为天地万命治愈身心伤口。 幽魂在还未全力发挥的时候,个人战力和周围对手差距不大,却始终把持着整个战局。等到他完全爆发的时候,战力暴涨,立即和周围拉开差距。更让人绝望的是,他的每一次选择都是如此犀利阴狠,立竿见影,不给对手留下任何喘息的机会,更遑论生还的余地。 “不,就算只有一丝希望,我也要尝试到底!”方源无法调度任何手段,不过就算能动用杀招,也防备不住吃心。 除非是有逆流护身印! 方源满脸痛苦之色骤然消失,嘴角上翘,流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,极其耐人寻味。 下一刻,他蓦地出声大喝:“你此时不出手,还待何时?气绝!” 幽魂一对眼睛鼓瞪,一对眼睛却同时眯起:“这是……方源故意诈我?不对!” 幽魂的一个头颅回转,正看到气绝魔仙对幽魂动手! 轰! 气绝魔仙催动杀招,头顶上的兮地竟若流星一般,凶猛飞射,重重地砸在幽魂的背上。 幽魂被打得趔趄,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。 噗噗噗噗! 他浑身上下陡然破开许多大洞,像是漏气一般,无数晦暗的魂气顺着大洞,向外喷射。 不仅如此,幽魂环绕周身的上百只粗壮黑臂,在瞬间掉落下来,宛若枯朽腐烂的树枝。

上一篇   第八十六节:吃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