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蛊真人》不是黑暗文 - 蛊真人

《蛊真人》不是黑暗文

呼……这一段的人祖传终于写完了。 显而易见,这段人祖传,是迄今为止最长的一段。是构思了大约一周的成果。 很难! 我当初修改了不少次,单就意象而言,就得慎重选择。比如困境、强弱、灾劫。困境中包含的苦头、亏、灾劫,这三种意象是经过精挑细选的。在刚开始,这种意象至少有十个。随后的几天,我忍痛割爱删减了大半。最终关口,我又将难处、易处这两个意象去掉了。否则的话,全文会更长。 这段人祖传,我需要呼应正文。所有,有了人祖吃苦、吃亏、忍受灾难、被吃心身亡的几个历程。分别照应了幽魂的食道杀招,以及方源本身的处境。 许多读者朋友应该可以察觉到,这一次的人祖传和正文之间的联络,更多的是一种对比。两条线之间隐隐呼应。比如《人祖传》中人祖遭遇了一生中最强的困境,方源同样如此。人祖垂死挣扎,幽魂如此,方源也是如此,其他人比如王小二还是如此(王小二是个重要配角,大家往下看就知道了)。又比如人祖曾用态度蛊+自己蛊,企图欺骗困境,也是和方源在万年斗飞车那边利用自身意志,企图欺骗幽魂一样。这些东西都是相互交映的。 人祖是《人祖传》中的主角,他身上的蛊虫在他和困境互动的情况下,又有什么样的精彩反应?这一点绝对不能不考虑。在这方面,我至少思考了三天。 还有十绝体的问题,在这个章节中,终于又有可喜的进展——大力真武体诞生了! 等到这段大剧情写完,大家可以重新看一遍。一天一更,大家可能觉得节奏缓慢,但其实顺下来看,会有不一样的发现。 《蛊真人》这本书,你第一遍看和第二遍看,感受是不同的。尤其是这段章节,真正的精彩除了表面上的方源挣扎,对抗追杀,其实还有更多深层次的东西。比如人祖传和各个人物之间的照应,这从整体来看,才能发现这种铺设上面的美。又比如各方势力、各个人物之间的谋算,尤其是气绝、幽魂、方源三者之间…… 大家看完今天晚上的第二更,为萧真人盟主的加更,就会更加明白一些了。 最近看到了一位读者朋友的书评,感触尤深。大意是:《蛊真人》这部作品其实是成长性的,起初是偏向黑暗风格一些,但得到了中后期越发大气磅礴。单说这本书是黑暗文,其实是偏颇的。 这个书评触发了我对自身的审视。 《蛊真人》写了六年左右,这么长的时间,的确风格上有所变化。诚如这个书评所言,刚开始偏向黑暗风,其后渐有所变。 一方面,是外部原因,本书从开书一来,就屡遭举报,直至最近也是如此,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安全,反而越发惊险。国家大局如此,只得转变笔锋。 另一方面,是内部原因。身为作者的我,成长不少。尤其是前段时间断更,有特别的感悟。 写《蛊真人》前期的时候,我凭借的是一腔热血,桀骜和不驯,一门心思写,不管什么成绩和钱财。 起初关注者寥寥,但而后越来越多,反响很大,两极评价极多。 所以,写到《蛊真人》中期,我的耳畔尽是嘈杂之音,仿佛置身热闹街市。种种俗事纷至沓来,令我心境摇曳,心湖浮躁。 写到现在,到了《蛊真人》的后期,因为《人祖传》,正文各种线索太多,令我举步维艰,写的异常艰难。时常有心无力,越感自身之渺茫。 前段时间的断更闭关,拯救了我! 就像是周围的闹市,逐渐逐渐收缩。身边如江海般的人流,越来越少,越来越少,直至仅剩下街口的一张书桌,一盏昏黄的台灯,一个我。 一直萦绕耳畔的诸多声音,也逐渐消散全无,只剩下我砰砰直跳的心声。 闭关的时候,我从未看过任何QQ留言,微信短信,就是一门心思地去想,去写。终于将眼前的瓶颈突破。 其实,人祖传中人祖面临的最大困境,方源面临的最大困境,何尝不是我迄今为止写作方面的最大困境? 如今,我再看《蛊真人》。这本书跨越了六年左右的光阴,遭受许许多多的打击、折磨、诅咒、质疑。你看书评,那些骂声、质疑声、咒骂声从未停止过。 起先我怀揣激烈,随之心绪起伏不平,最终沉淀下来。 只剩下的,是对完成这本作品的渴望和坚定。 不管什么排行,也不管什么收入,不管世外纷杂,只是这个念头,纯粹的创作的念头。 让他们举报吧,让他们质疑吧,让他们不屑一顾,让他们怒不可遏。 我只管写成这部,我也只能管这么多。 最近这段时间,我越发认识到,我个人的渺小,我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。 我会就这样写下去,直至迎来《蛊真人》的完结。 九月开始,我暂定一个小目标,那就是每天稳定一更,维持一个月!期间有新盟主,尽量加更一章。 但如果在此期间,我觉得无法写出理想标准中的文字,我还是会选择闭关。届时,这个小目标就只能暂时放弃了。 至于,闭关多长时间我也不清楚,反正要将难关攻克,首先得让自己满意。 你若觉得好,你就支持。不支持,咱绝不强求。 就这样吧。 哦,另外,今天晚上有第二更,是新盟主的加更。同样,也是一个画龙点睛的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