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节:反制幽冥 - 蛊真人

第八十九节:反制幽冥

哧! 幽魂巨人身体上的一些地方,破漏开来,竟形成大大小小的破洞。从破洞中不断地有漆黑的魂气,向外急速喷射。 而随着魂气的剧烈外泄,幽魂巨人的庞大身形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缩小。 看到这一幕,陆畏因眼中精芒爆闪:“难怪幽魂之前,一直都操纵肉身作战,没有直接变化魂魄巨人。原来此招只是他的爆发状态,难以持久,并且大有隐患!” 幽魂巨人连忙疗伤,封堵周身破洞,阻止魂气外泄。 他一边疗伤,一边以攻代守,全身上下数百只手臂四处挥舞,打得陆畏因等诸仙四处避退。 幽魂的态势居然比之前都还要凶猛三分! 但陆畏因等人却是沉稳镇定,士气飙升,皆因他们都看到了胜利的契机! “给我争取时机”气绝魔仙忽对陆畏因等人传音。 陆畏因没有丝毫犹豫,立即调动战场,浓浓风沙将气绝魔仙形迹掩盖。 风沙环绕之中,气绝魔仙满脸肃穆之色,几乎全部心思都放在仙窍之中。一记全新的杀招,被他小心翼翼地缓慢酝酿,一步步逐渐成形。 幽魂意识到不妙,立即杀向漫天风沙之中,企图破坏气绝魔仙的神秘杀招。 气海老祖、吴帅拼命拦截,但难挡幽魂锋芒。 青仇撞去,又被幽魂轻巧躲开。 眼看着幽魂就要逼近气绝魔仙,陆畏因挺身而出。 他防御手段极其出众,攻坚能力则远逊,但在此刻最能纠缠幽魂! 幽魂巨人和陆畏因交手,打得陆畏因嘴鼻喷血,一时间竟不能突破后者的阻截。 气绝魔仙得到关键时间,冒险将杀招酝酿完毕。 仙道杀招兮兮! 只见他头顶上的兮地,大放玄光,照准幽魂。玄光巨柱中,幽魂嘶吼,吼声中竟流露出了一丝慌乱的意味。 玄光巨柱爆发发出一股恐怖绝伦的吸摄巨力,将一股股漆黑的魂气,从幽魂巨人的体内强夺硬取! 幽魂巨人体型迅速缩水,种种魂道招数的威能也随之暴降。 幽魂面沉如水,接连打出食道杀招吃苦、吃亏。 气绝魔仙中招,身躯巨震,差一点就要维持不住杀招让幽魂脱困。 关键时刻,陆畏因强振精神,手指气绝魔仙,分别发出两记黄光。 一道黄光,落到气绝魔仙身上后,旋即蔓延整个战场。 仙道杀招众生皆苦! 一瞬间,在场诸仙都感到了苦,就连幻沙转影战场也在分担吃苦杀招的威能。 第二记黄光深入气绝魔仙的体内。 仙道杀招吃亏是福! 气绝魔仙因此受益,身上伤势迅速复原,令他哈哈大笑。 幽魂面沉如水。 陆畏因施展了两招,气息虚弱到了极点,立即被黄沙卷走。 风声中传出他的声音:“魔尊幽魂,你作恶多端,为祸世间。当年多少蛊仙败在你这两记食道杀招之下!乐土仙尊大人便因此开创了这两招,专门针对你的手段!” 太针对了! 幽魂处境瞬间十分被动,因为他的这两记杀招都被破解了。 一旦杀招被破解,任何蛊仙都要陷入被动,幽魂也不例外。皆因对付他的人,同样是尊者存在,并且这一对付,就对付了一辈子! 吃苦、吃亏杀招都被针对,幽魂有心想用吃心杀招。 这一招是他晚年所创,几乎没有用过,乐土仙尊破解的可能性极其渺茫。 但幽魂却做不到这一点。 他刚刚催动的吃心杀招,是损毁了多只魂道仙蛊,消耗了海量食道凡蛊,付出极大的代价,才强行催动成功的。 也就是说,短时间内,他无法催出第二记吃心杀招。 正因为这样,幽魂才一直扣着吃心杀招,从不轻易动用。 幽魂脱困以来,先攫天庭库藏,再吞安魂洞天,尽夺底蕴。幽魂全力恢复,重新崛起的效率极高!然而,不可否认的是,他在食道方面的仙蛊,搜寻到手的极少,难以发挥出食道方面的实力。 食道流传很少,这既是幽魂的优势,也成了幽魂的劣势。历代的食道蛊仙太过稀少,自然食道仙蛊也就稀缺罕见至极了。 给幽魂恢复的时间终究还是短了些! 自这一场围绕方源的追杀战开启,幽魂展现出的魂道杀招就一直层出不穷,让人疲于应对。 但是食道上,幽魂掌握的杀招只有区区三招。并且其中的吃心杀招,还是幽魂极力强堆出来,是只能运用一次的底牌。 幽魂的魂道杀招,数目众多,诡异和恐怖兼具,令人难以应付。但是食道方面,可谓乏善可陈。区区三招,对于战斗这么久的陆畏因等人而言,想不熟悉都难! 就像方源的安土重山堡,刚取出来用的时候,带来惊愕。但是交手几轮下来,安土重山堡也被不断刺探,底细逐渐暴露,气绝、幽魂迅速熟悉。 底牌这种东西,向来都是越用越少的。 幽魂的两记食道杀招被陆畏因针对,立即遭受反噬,受伤颇重! 杀招是不能乱用的,一旦被针对,下场很是糟糕。 但幽魂此举绝非失误,刚刚那番战况,魂道杀招已经难以改变战局。食道杀招是最明智的选择! 但是陆畏因刻意谋算,他到底只是乐土仙尊的传人,并非本尊。陆畏因故意隐藏这两张底牌。幽魂之前已经用过吃苦、吃亏杀招,但陆畏因都暗自隐忍下来。终于到了最关键时刻,他这才一举施展,创造出最大的战果! “冥幽,我要杀死你,杀死你!”幽魂遭受重创,青仇咆哮杀来! 它疯狂若癫,奋不顾身,满脸的扭曲之色,双眼通红,眼眶都被撑得裂开,流出青黑之血。而它的身躯,数百伤口如洞,密密麻麻,仍旧不断飙血,伤势让人触目惊心。 “真是奇妙造物。”一瞬间,幽魂巨人眯起了双眼。 幽魂在魂道方面的造诣,绝对是古往今来第一人。他开创魂道,世间才出现魂兽。因此他对魂兽的了解,极其深刻,无人能出其右!但是青仇不一样,它的内里已经有了一种不同的质变。 青仇对自己袭杀,幽魂巨人不惊反喜! 交手以来,幽魂屡屡在青仇身上获益。青仇对于其他人而言,是绝对的大麻烦,甚至能够致命。但对幽魂来讲,它就像是一场及时雨,来的真是时候,能够让幽魂汲取力量,迅速恢复! 情仇冲的极快,它是真的不顾性命。 一生唯一的仇敌近在眼前! 但记忆浮现,让它视野一阵朦胧。 “逃,快逃啊!” “谁能救救我呀,青家老祖宗们,你们怎么还不出手?” “爹!娘!你们在哪里啊?” …… 哭喊声、惊嚎声充斥整个青州。 黄沙漠风吼,青州暖风流。 这里是西漠青家的福地大本营,坐落在西漠一处的美好绿洲。 砂岩若山,静湖若海,绿树成荫,生机勃勃。然而现在,这一片世外的桃源,青家族人的美好家园却成了人间地狱。 恐怖的杀戮在进行,血流漂橹,无数蛊师绝望地反抗,却不能给凶手造成丝毫的麻烦。 年轻的幽魂,来自南疆蛊仙界的冥幽一身黑袍,傲立苍空,每一次随手一击,都带走成千上万的生命。 他俯瞰脚下,无数人群临死前的狂奔,像是可怜的蚁群。 “青家,你们是堂堂的西漠超级势力,还要躲到什么时候?”冥幽冷笑挑衅,“真是令我失望,你们就这样看着自己的亲族如此惨死吗?呵呵呵,所谓的青家,不过如此!” 青家残余的蛊仙,已是不多。 此刻他们都在大本营福地的最深处,听到冥幽的声音,愤怒不已。 “这个魔道崽子,嚣张可恨!” “没想到二家老竟死在了他的手中,委实叫人难以置信。” “我堂堂青家居然会落到如此地步,被一个区区冥幽逼得不敢出战!” “不,这绝非冥幽一人之功。你们不觉得自从豆神宫的风声走漏出去,就一直不太对劲吗?” 青家蛊仙们议论纷纷,有的神情悲凉,有的有心无力。 “咳咳,说的不错。”青家太上大长老从昏迷中苏醒。 “大长老!”青家蛊仙们惊喜,有的欢呼,“您终于醒了。” 青家太上大长老却仍旧脸色黑紫,气息微弱。他在床榻上勉强坐起上半身:“冥幽恐怕早已和其他势力勾连,一同暗算我族。冥幽是明面上的利刃,而其他势力则牵制我方,心思歹毒。不久前,我为处理边疆纠纷,争夺超级资源点,遭受暗算战败,伤势严重,难有战力。而近期,家族在外的各个超级资源点,几乎同时遭受魔道蛊仙的偷袭。现在族中仙蛊屋都派遣出去,大本营前所未有的空虚……咳咳咳。” “太上大长老,您要休息,不要过度操劳!” “是,这一切都由我们顶着!” “只要我们青家渡过此劫,势必要让那些阴险小人好看。” 青家蛊仙们纷纷劝道。 但青家太上大长老却是微微摇头:“你们不要去送死,冥幽战力极强,本身定负冲天气运,绝非简单人物。我们之前是大意了,想要重视的时候,却被其他势力牵扯了精神和力量。现在要对付他,要十分慎重!” 青家蛊仙们正一筹莫展,听到青家太上大长老的话音,却似还有他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