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节:白凝冰战方正 - 蛊真人

第九十四节:白凝冰战方正

无数的石林,在眼前迅速闪过,速度之快仿佛幻影。 这些石林生长在地渊之中,当然不会移动。所谓的快,指的并非石林,而是紫薇仙子等一行人。 “方源既然能伏杀了主上,定然有逃脱之法。我与他交手多少次,太了解他了!”紫薇仙子道。 魔尊幽魂一死,最弱的便是影宗一方。 之前,紫薇仙子故意呼喝,将长生天、天庭的注意力都引导到了方源身上。而她本人却是暗中传音,指挥影宗群仙,在半途中故意落下。 随后,她甚至连蕴藏地脉的那一层都没有下,而是直接带着影宗群仙果断撤离战场。 “不行!”疾飞中的紫薇仙子忽然停下,道,“虽然我并不知道方源和天庭、长生天要纠缠多久。但我们还是做一些准备,最为妥当。” 紫薇仙子将目光投向白凝冰,又看向妙音仙子、白兔姑娘。 “你们三人走一路。”紫薇仙子语气显得冰冷无比。 妙音仙子神情顿时难看起来,很明显,紫薇仙子这是要将白凝冰等人当做弃子。 白兔姑娘惴惴不安,白凝冰却微笑起来,摩挲下巴,欣然点头:“有点意思。追杀是常有的事情,但这种身份我还未体验过呢。” 就算他们反对,又有什么用呢? 紫薇仙子乃是八转大能,能力压三仙! 紫薇仙子点点头,带着正元老人、影无邪,方向轻折,很快消失在白凝冰等三仙的视野中。 “我们怎么办?”白兔姑娘问道,神情茫然无措。 白凝冰呵呵一笑:“我们要有大麻烦了,只怕不久后,我们就会被追上。” 白兔瞪大澄澈的双眼:“你确定?” 白凝冰点头,却道:“当然没法确定。但紫薇仙子乃是智道大能,凭她如此表现,难道还看不出来吗?我们虽然修为低微一些,但是有利用价值的。方源的踪迹不就是以我们为线索,推算而出的么。现在,紫薇仙子却毫不犹豫地舍弃,等若是废了她之前推算方源的手段。这就证明情势十分险恶。” “这可怎么办,我们快走吧。”白兔姑娘着急道。 “不如我们再次分兵。”妙音仙子道,“谁若是被追上,便算谁倒霉。白兔,你和我一道吧。” 方源的这些下属中,妙音仙子和白兔姑娘的关系最好。在这紧要关头,她还是希望提白兔一把。 “逃是逃不了的,我倒是有一个好法子。”白凝冰说着,眼中闪过一缕精芒。 “什么好法子?”白兔姑娘好奇。 但是当白凝冰真的说出口后,就立即遭到其余两人的否决。 “这也太冒险了吧?”白兔姑娘瞠目结舌。 “你居然要回去黑蝠层?你这个疯子!”妙音仙子大翻白眼。 白凝冰却道:“那里看似险地,实则不然。那里有海量的地渊黑蝠骚扰,若有追兵,极可能灯下黑,追上更高层去。” 白兔听了呆了一下,白凝冰的话也有道理。 “你们说,方源大人会不会回来救我们呢?”白兔姑娘忽道。 妙音仙子脸色微沉:“你可别忘了,我们可是参与了追杀。” 白兔着急道:“可是,我们也被逼无奈啊。方源大人如此英明,怎么可能会没有察觉?” 白凝冰冷笑一声:“你们居然寄希望于他?别说他现在自身难保,就算有余力,他那样的冷漠无情,怎么可能会对我们施以援手。甚至很可能,他巴不得我们去死呢。因为一旦我们死了,就没有足够的线索来推算出他的踪迹了。” 白兔姑娘哑口无言。 妙音仙子咬牙:“不要说这么多了,白兔你跟我走,至于你白凝冰,我们就此别过。” 白凝冰的想法,妙音仙子丝毫不感兴趣。她和白凝冰也接触颇多,深知此人心性中的疯狂。 白凝冰无所谓地耸肩道:“你们请便。” 话音刚落,一阵狂风骤起,血腥气味四散。 八转仙蛊屋诛魔榜悍然登场,从中传出古月方正淡漠的声音:“你们想逃往何处?” 白凝冰等三仙身心皆震,追兵居然来得如此迅猛! 方正怎么会至此? 原来,天庭、长生天两方以及气绝魔仙跟丢了方源,在地脉中有前行一段,确认毫无希望之后,便动了其他心思。 先是气绝魔仙忽然动手,打压劫运坛。 劫运坛中,冰塞川早有防备,抵御住气绝魔仙的攻势。 气绝魔仙攻击不成,也不沮丧,直接高喊道:“天庭!你们此时不除劫运坛,难道还要等到将来长生天大举进攻中洲吗?” 冰塞川闻言,顿时心头一沉。 “说的没错。”秦鼎菱哈哈一笑,指挥天庭的仙蛊屋一同围杀。 只不过,天庭不只是包围了劫运坛,连气绝魔仙也圈在包围圈中。 气绝魔仙冷哼:“天庭,你们的胃口未免太大了些!” 秦鼎菱则施施然道:“气绝,你经历大战,能剩下多少的战力?尽数使出来吧。” 气绝魔仙沉默。 天庭对他开战,并没有做错,是相当明智的决断。 “只是,秦鼎菱如此果断,是虚张声势,还是……”气绝魔仙来不及细想,天庭的攻势已经袭来,他只有出手抵挡。 三方在地脉上空大战。 “方正,你速去上层,追杀影宗。紫薇仙子能够利用白凝冰等人,推算出方源位置。我们也可以这样做。全力俘虏这几个人,至于紫薇仙子、正元老人……”说到这里,秦鼎菱犹豫了一下。 然后,她用更加果决的语气道:“至于他们俩,能杀即杀!” “是。”方正当即领命,操纵诛魔榜撤离战场。 劫运坛、气绝魔仙都被围困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诛魔榜离去。 方正一边驾驭诛魔榜疾飞,一边催动仙蛊屋的威能,侦查影宗踪影。 影宗全员都在诛魔榜单之上,方正由此赶上了白凝冰等三仙。 “八转仙蛊屋诛魔榜!”白兔姑娘、妙音仙子心头猛沉,感受到巨大压力。 她们俩有心想要指点方正,告知紫薇仙子等人的逃窜方向,可惜她们身怀盟约。要做出对紫薇仙子等人不利之事,后果极其糟糕。 白凝冰眼眸中寒芒一闪,大敌当前并且陆续的追兵随时可至,她却是满脸兴奋之色:“是你,我知道你的声音,古月方正。” 古月方正目光灼灼,透过仙蛊屋,盯着白凝冰的脸面:“白凝冰,没想到我们在这里相遇。” 存封已久的记忆忽然涌上心头,像是临战前的一口烈酒灌进口中,古月方正心中战意激增。 “白凝冰!”他蓦地大喝,“你可还记得古月青书?!” 在方正的心中,古月青书远比方源更像他的亲哥哥。他宽怀,他温和,他有责任担当,令人敬佩。 在古月山寨中的那段日子里,古月族长虽然对方正殷切期盼,谆谆教导,但到底是长辈。 古月青书给予方正的照顾和关怀,方正始终珍藏在心中。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最终却是被白凝冰斩杀。青书战死的整个过程,方正都亲眼目睹。 “古月青书?”白凝冰微微一愣,她怎么会忘记。在少年时期,她和古月青书一战,虽然杀死了对方,但她也失去了一条胳膊。 但下一刻,白凝冰却掏了掏耳朵,不屑地一笑:“哦,你不提我都差点忘了。就是那个蝼蚁一样的东西啊。” 古月方正蓦地瞪大双眼,眼球中血丝充斥,浑身喷涌出凛冽杀意。 “白凝冰,你给我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