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节:原来是魔道贼子! - 蛊真人

第二十一节:原来是魔道贼子!

?“重要的情报?”百家族长微微皱眉,但什么样的重要情报,比元泉更重要呢? “既然不是紧急情报,就让他们先在帐外听命。”族长吩咐了一声,又将目光集中到烟雾画面中去。 画面一闪,显现出山洞中的情形。 方源等一行七人深入,很快就探到洞底。 这处山洞并不大,百家族长很快就失望了,她没有看到元泉,元泉也不可能在这种地方。 “看来要找到元泉,还需要时间。”百家族长呢喃了一声,轻轻拂袖,将烟雾收入袖口,对帐外道:“唤他们进来罢。” 帐帘被掀开,一位精悍逼人的侦察蛊师走了进来,躬身行礼:“属下参见族长大人,有重要情报禀告。” 他的语气透露出一股焦急的意味。 “你俘虏了一位铁家的蛊师?”百家族长轻轻地皱起眉头。 铁家可是庞然大物,十个百家寨也不是对手。处理不当,会很麻烦。 百家族长心中有些责备,这个下属有些不懂事,铁家蛊师就像是烫手的山芋,在野外秘密杀掉就是了。带回家族,却要留下话柄的。 “属下接到任务,在探查古月残众的动向时,意外发现了一位重伤的蛊师。属下原先是怀疑,此人乃是古月族人。但救治之后,他却宣称是铁家蛊师。并且从他口中,属下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!青茅山的三家山寨,已经全数灭亡。倒是有神秘的魔道蛊师,从灾难中逃脱。铁家出动蛊师,原本就是来追捕这些魔道蛊师的。”侦察蛊师禀告道。 “你说什么?”百家族长顿时动容。 她心中咯噔一下,紧紧地皱起眉头。 这在这一刹那间,方源和白凝冰的形貌举止,在她脑海中浮光掠影般闪现。 要说他们俩个少年是魔道蛊师? 不像啊! 尤其是当百家族长回想到,方源在酒宴上落泪的情形——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是魔道蛊师? “你怎么确信此人就是铁家蛊师?”百家族长旋即又问。 “这是从他身上,搜出来的铁家令牌!而且此人身上的蛊,亦是有铁家的特征。”侦察蛊师说着,便呈上来一个铁制的令牌。 百家族长接过令牌,握在手心中,感受到令牌冰凉的触感。 的确是铁家的令牌无疑,但是…… “这也有可能,是此人斩杀了铁家蛊师,从他们身上缴获的战利品。也许这个人,贼喊抓贼,他就是铁家要追捕的魔道蛊师。”百家女族长想到了一个可能。 魔道蛊师为了活命,当然要伪装自己的身份了。 百家族长先入为主的印象,太过于深刻了。但不管如何,她都要自己来确认一番。 她眯起双眼,道:“将那个俘虏带上来。” “快走。”很快,营帐的门帘被掀开,押来一个蛊师。 铁刀苦披头散发,脸色惨白,脚步虚浮地出现在百家族长的面前。 “跪下!”身后的蛊师一踢,这个铁汉闷哼一声,跪倒在地上。 但他极力挣扎,想要立即站起来。 “老实点!”身后的两个蛊师,一人一只胳膊,将他死死的按跪在地上。 铁刀苦挣扎不成,嘶吼一声:“我铁刀苦,上跪天地,中跪父母,下跪族长。休要辱我,但求一死!” “哎哟,演的倒挺像嘛。”百家族长挑了挑眉头,冷笑一声。旋即再喝问道:“说,你个魔道蛊师,究竟是怎么杀了铁家蛊师,将这令牌夺到手的?” 铁刀苦楞了一下,忽然吐了一口血沫:“我呸!老子堂堂正正,铁家铁刀苦,行不改名坐不改姓。落到你们手中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,现在还玩栽赃嫁祸这一套,不显得虚伪吗?” 血沫没有涂到百家族长的身上,在半空中就仿佛撞到一面无形的墙壁,落在地上。 百家族长的脸色有些不好看。 铁刀苦接着冷笑:“我铁家最擅长追捕调查。百家,你抓了我,如此折辱我,呵呵,你最好把我碎尸万段,然后祈祷不被发现。一旦被发现,呵呵,你们百家就承受我铁家的雷霆报复罢!” 百家族长嗤笑一声:“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铁家蛊师,铁家的蛊师我见过不少。向来五转以下,都是多人行动,且精悍逼人,昂藏如铁。你独自一人不说,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你要扮演铁家蛊师,最好也演得像样一点。” 铁刀苦脸上的冷笑不由地一滞。 百家族长的话,勾起了他心中最痛苦的地方。 想想看当初从青茅山出发时,一行九人的意气风发。如今却落到只剩下自己一人,并且还是阶下囚的下场! 苦啊…… 尤其是当铁刀苦想到铁傲天的死,巨大的遗憾和惋惜,又让他更加痛楚。 他可是铁家的四公子,资质卓越,心性坚忍,从小就被寄予厚望。是铁家族长强有力的竞争者,是铁家未来的希望。 从他小时候起,他就展现出非同寻常的聪颖资质。铁刀苦从他的身上,看到了未来的希望。 但是! 当那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来时,一切都结束了。 爆炸发生的太突然! 身处在爆炸中心点的铁傲天,连防御蛊虫都没有来得及催动,瞬间就被炸成骨肉碎渣。 一代骄子,未来之星,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! 不仅是铁傲天,其他的几人也遭殃,被炸死数人,毁去蛊虫无数。 剩下两位重伤。 铁刀苦就是其中一员。当时落在队伍后方,又因为皮肤被蛊虫改造成铜皮,因此保住一命。 还有一位重伤号,身子炸掉了一半,在之后半盏茶的时间,陷入昏迷。随后抢救无效而死亡。 铁刀苦是流着泪,将族人的尸体一块儿埋入土中的。 他本来想分开来埋葬,但是大多数人的尸体,都被炸得四分五裂。铁傲天更是惨不忍睹,只留下巴掌大小的碎块。 他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,建立一座土坟。并且斩断一块巨石,搬到此处,作为记号。 事后,他勘探爆炸的现场。 经验丰富的他,判断出这是焦雷土豆蛊。 足足有上百颗的焦雷土豆,一齐埋在地下!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巨大的,阴险恶毒至极的陷阱! 谁干的如此缺德事! 谁埋的这陷阱?! 铁刀苦思前想后,觉得方白二人的嫌疑最大。当然,他不知道方源和白凝冰的姓名等具体情报,但是他明白:这极有可能,就是他们一直追捕的魔道蛊师的手笔。 太卑鄙了! 太恶毒了! 铁刀苦气得怒发冲冠,恨如海深。 报仇,一定要报仇雪恨,将这魔道蛊师绳之以法! 对于铁刀苦来讲,铁家已经回不去了。铁家四公子身死,这样的责任必定要追究。再者,铁刀苦如此回去,对他来讲也是一种巨大的羞耻和侮辱。 他决定继续追下去! 铁傲天死了,他的人生已经从彩色变成了灰色。 他要杀死青茅山的魔道蛊师,以泄心头之恨。就算杀不死,也要拼尽全力。 “报仇!报仇!”他仰天大吼三声,不杀掉方白二人誓不罢休。 然而,现实是残酷的。 他的伤势得不到有效的治疗,在之后的几天内,他发高烧,头昏脑涨,又遭遇到兽群的围猎,好不容易水遁逃脱。 但缺少补给的情况下,他还是晕死了过去。 当他苏醒的时候,他发现被救了,成了百家的俘虏。 往事不堪回首,一想都是痛! 铁刀苦跪在营帐中,不禁流下了眼泪。 百家女族长暗奇,接下来问话,但铁刀苦却默不作声,一副昂然就义的样子。 这就不像是伪装身份,想要求生的魔道蛊师的表现了。 “如果此人真的是铁家蛊师呢?”百家族长感到越加不妥,心中不妙的情绪正在逐步扩大。 她想要探听到更多的东西,但是铁刀苦却不做声,甚至闭上双眼,很不配合。 百家族长眼珠子一转,忽然开口:“在前不久,我们百家招待了两位古月族人。他们是两个少年,一位自称是古月一族的少主……” 百家族长还未说完,铁刀苦豁然睁开双眼。 他的眼中,精芒绽射。 仇恨,愤怒,惊喜等等的复杂情绪,在一瞬间统统显露出来。 他激动得想要站起身来,却被身后的两个蛊师压住。 他大叫出声:“是他们,一定是他们。想不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他们,两个人,还是少年。哼,他们一定从青茅山走脱的魔道蛊师!” 铁刀苦当然不知道百家这边的事情。侦察蛊师只是审问他,主动告诉他这些情况才叫奇怪呢。 百家族长见他终于开口,紧接着问道:“你若是铁家蛊师,你的同伴呢?” 铁刀苦在这刹那间,态度发生了彻底转变。为了报仇,他沉声答道:“他们都死了。” “死在何处?尸体在何方?” 铁刀苦面色一变:“这我不能告诉你们。死者入土为安,哪怕你们怀疑我,也不允许你们去挖坟!” 百家族长听了这话,顿时心中一沉。 这绝不像魔道蛊师说的话。 “难道说……”百家族长的心中,涌动出一股极其强烈的不妙感。 她终于忍不住拂袖,一道彩色烟雾飞出来,盘旋在空中,显露出画面。 “你们家的少主都在我们的手中,现在你们给我出去!”画面中,方源已经撕破脸皮。他掐着百生和百花的喉咙,一手提一个,冷喝道。 百家族长呆愣住。 足足有几个呼吸的时间后,她勃然大怒,一巴掌将面前的桌子拍个粉碎。 她怒吼咆哮—— “原来是魔道贼子!”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