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节:活捉 - 蛊真人

第九十八节:活捉

神帝城中,尽是喧嚣和嘈杂。 城中生活着的数十万居民,此刻几乎都仰望着天空。 神帝城的天空,已被一片碧绿玄光完全遮盖。不仅如此,八方城门也都尽数紧闭,把守层层重兵。 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” “你们不知道?城门口早有告示,说过会封闭城门一段时间,期间伴有异象产生,大家不必惊慌。” “这个告示我也听说了,但没想到居然是如此宏大的异象。” 城中的居民们议论纷纷,神情都比较镇定,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混乱。 北城区。 “洪易这家伙,究竟去了哪里?”曹宇叹着气,从阴暗的巷口走出来。 和他相伴的,还有谢兰。 两人都是众生书院的弟子,自从洪易始终后,他们俩便奉命前来搜寻。 遗憾的是,来到神帝城两三个月了,都没有半点进展。 谢兰皱眉:“这些天来,我们几乎找遍了神帝城,接触了十几位情报蛊师,都没有洪易的消息。情况恐怕是最糟糕的那个了。” 曹宇瞪大双眼:“你是说,洪易进入了壁画世界?这怎么可能?” 谢兰连忙四处张望,压低声音:“小声点,最近城中都有这样的隐秘消息流传。壁画世界乃是元莲仙尊所设,能将城中居民摄入其中,一段时间后安然回返。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,神帝城中来了多少蛊师,不就是听到这个风声,想来撞仙缘么。” 曹宇茫然了:“如果洪易真的在壁画世界中,我们怎么找到他?” 谢兰沉默半晌,这才叹息道:“如果是这种情况,那我们就只有等了。” 东城区。 “大师,请您慢走。”一位女蛊师一路恭送。 周围的路人大多数都盯着天空的异象,唯有少部分人看到这一幕,皆是惊愕。 女蛊师乃是出了名的炼道大师,在中洲炼蛊大会中排名前百,居然会对一位陌生蛊师如此礼待。 而这位陌生蛊师却是身披长袍,头戴蓑帽,面貌隐藏在重重的阴影之中。 陌生蛊师行事相当谨慎,始终保持沉默,很快就消失在街角巷尾。 “这究竟是搞什么?如此异象,定然是蛊仙手笔。”陌生蛊师在人迹罕见的巷子里,才微微抬头,瞥一眼天空奇景。 “唉,没想到这一次来到城中换取蛊材,居然碰到了这样的麻烦。但愿不会让我的身份曝光。” “保险起见,接下来这段日子,就选择一家偏僻的小客栈,一直待到城门开放吧。” 陌生蛊师心中满是担忧。 他正是本多一,受蛊仙余木蠢指点,掌握了自然炼蛊法。 他日夜精修,进步很大,但修行炼道成本很高,他独身一人,必须时常将炼成的蛊拿来卖,换取修行的资源。 他是一个毛民,此时只是用蛊虫遮掩真容。在这人族聚居之地,他必须行事谨慎再谨慎。 神帝城中的居民三教九流,繁芜多杂,甚至不乏六转蛊仙之流。 但所有人都不会料想到,神帝城在碧绿玄光的包裹中,不仅已经脱离原址,而且还飞临古魂门,降入地渊,与气绝魔仙、劫运坛展开大战! 仙道杀招一气群云爆。 气绝魔仙的杀招打中神帝城,但只是激起碧绿玄光表面阵阵微澜。 “这恐怕是当今第一仙蛊屋了!”饶是气绝魔仙这等人物,此刻也感到了气馁之情。 他现如今的战力,根本无法撼动神帝城。 “原来秦鼎菱的底牌,是这座神帝城!”劫运坛中,冰塞川神情凝重至极。 劫运坛乃是巨阳仙尊所留,而神帝城则是元莲仙尊所造。两者之间对战,神帝城稳胜劫运坛,并且差距颇大! 劫运坛本身并不宏大,现在和神帝城相比,更显得渺小。 堪称史上第一巨型的仙蛊屋神帝城,仿若一朵巨大厚重的碧云,有遮天蔽地之势,死死堵住气绝魔仙、劫运坛的逃生之路。 而在后段,是秦鼎菱率领的天庭蛊仙,数座仙蛊屋中诛魔榜冲在最前,担当先锋之责。 激战当中,神帝城忽然传出嘈杂人声,随后碧绿玄光汹涌澎湃,在表明形成一大漩涡。 漩涡中吹出螺旋青风,罩住气绝魔仙。 气绝魔仙立即神色大变,只得勉强撑起残破兮地。但兮地也难挡此招,下一刻,气绝魔仙竟被吸摄到了神帝城中! “神帝城镇压了气绝魔仙!”劫运坛中,冰塞川等人也不禁脸色骇然。 气绝魔仙即便只有残缺兮地,也绝对是亚仙尊战力。没想到被吞吸之后,城中一点响动都没有发生。 神帝城的威能深深震撼着长生天诸仙的心。 难怪秦鼎菱要拼命纠缠,并且胃口这么大! “事急矣!”冰塞川惊叹,再无犹豫,催动劫运坛最强手段。 劫运坛绽射金芒,一时间充天彻地。 金芒中形成一条残破道路,道路远远延伸出去,竟透过头顶地层,没有损伤一块土石。 “长生天,你哪里走!”秦鼎菱深知到了关键时刻,果断出手,干扰劫运坛。 她也专修运道,一生立志对付巨阳仙尊,又曾经是巨阳的仙妃,因此对劫运坛有深刻的了解。 劫运坛被秦鼎菱干扰,刚刚形成的金芒道路立即摇曳甩摆起来,无法稳定。 这个时候,神帝城的碧绿玄光中,又开始形成大漩涡。 “难道我们也要被天庭全数俘虏?”黑楼兰心沉谷底,感觉相当不妙。 关键时刻,五行**师心中犹豫了一下,还是挺身而出:“让我来抵挡牵制,你们走!” “不,小家伙,你专修阵道,未来会有大用。还是毛爷我来最为合适。”毛里球将五行**师挤开。 “毛爷……”五行**师愣住。毛里球在长生天中的地位,可比他高多了。他原本以为,在这种情况下,牺牲他是最合理的安排,没想到毛里球却阻止了。 要知道,这种情况下,天庭绝不会手软。 毛里球此去,恐怕真的要一命呜呼! 冰塞川深深地看了一眼毛里球,毛里球则大大咧咧地道:“冰塞川,长生天就交给你了。别给毛爷我丢脸啊,一定要逃出去。更别让主上失望,否则毛爷我做鬼也要咒骂你的。” 冰塞川咬了咬牙:“哼,废话真多。就算是死,也得给我死的漂亮点。” 他曾和毛里球多次并肩作战,别看两人之间毫不客气,实则蕴藏情谊。只是北原的男人呐,向来只会用强硬的言语来表达。 毛里球哈哈大笑:“那你尽管放心,这事情毛爷我最擅长啦!” 冰塞川迅速打开仙蛊屋,然后迅速关上。千钧一发之间,毛里球已是冲杀出去。 “来啊,天庭的小东西们!”毛里球横冲直撞,极其勇悍。 一时间,即便是诛魔榜都被毛里球撞飞。 毛里球作战如此疯狂,很快就浑身浴血,多处骨折。 它的笑声却是越发洪亮,气势不断上涨。 神帝城再次催发出螺旋青风,直射劫运坛。 毛里球切了一声,挺身飞上,用自己的身躯拦住螺旋青风。于是下一刻,它就和气绝魔仙一样,被青风锁住,吸入碧绿玄光之中。 而趁着这个关键的时间,劫运坛化作一团流光,顺着金芒道路,嗖的一下,迅速撤离了战场。 豆神宫,壁画世界。 轰! 轰!! 两声巨大的轰鸣声,间隔并不长,响彻整个壁画世界。 “怎么回事?”碧霞仙子等人惊疑不定。他们在壁画世界中勤修苦练,对于外界神帝城中发生什么,统统不知。 “有大事情发生了,房睇长。”沈伤一脸振奋之色,来到房睇长的面前。 房睇长躲在墙角,衣服破烂,浑身脏乱,手边一根竹杖,身前一个破碗。 他抬头看向沈伤,哀求道:“这位老爷,赏口吃的吧,小的我已经饿了三天三夜了。” 而暗中,他则传音询问:“沈兄,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 沈伤暗中回应:“具体的情况,我也不太清楚。但壁画世界边缘,忽然又新增了两大图画。一面图画中,气流攒动,风声呼啸。另一面图画世界里,则兽吼连连,神秘叵测。” 房睇长闻言,眼中精芒一闪即逝,心中兴趣大增。 他被元莲意志算计,暗度陈仓,仅剩下一股意志逃脱出来。在沈伤的暗中帮衬下,情况又有起色。 房睇长并不知晓壁画世界外,究竟发生了什么。但这种情况,还是壁画世界第一次出现。或许可以从中探知到壁画世界的深层秘密呢? 数天之后。 南疆的某处角落。 山谷中的雾气消散,走出两个人来。 一位面容英俊,额有龙角,龙瞳慑人,乃是八转奴道蛊仙吴帅。另一位则眼眸深深,白衣墨发,肤白若雪,正是古月方源。 “三千多道天道道痕终于炼化了,接下来我们怎么行动?”吴帅询问,“要先去赴陆畏因之约吗?” 方源却是盯着自己的手掌,神情复杂,有些茫然,有些好奇,又有些兴奋。 他嘴角勾勒出一抹动人的微笑,答非所问:“这三千多道天道道痕,很是奇妙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