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九节:尊者重生 - 蛊真人

第一百零九节:尊者重生

中洲。 流银福地。 “饶,饶我一命!” “快走,对方是紫薇魔仙!绝非我等能够抗衡的人物。” “真是倒霉,我们刚刚攻打进来,就来了紫薇魔仙!” 中洲蛊仙们一阵哀叹,慌乱逃窜。 “我让你们走了么?”紫薇仙子冷笑,浑身逸散出紫色光辉。 光辉映照半边天,中洲蛊仙们多数惨死,唯有一位逃出生天。 紫薇仙子乃是八转蛊仙、智道大能,面对这些六转、七转的蛊仙,展现出令人绝望的战斗力。 轻易屠杀了在场蛊仙,紫薇仙子手指一勾,蛊仙们的魂魄就都被勾到影无邪的面前。 “吞食了他们,主上的魂魄底蕴又会有大幅增长了。”紫薇仙子微笑道。 影无邪却郁郁寡欢,士气低落:“唉,就算我底蕴再强,又能怎样?本体已经死了,只剩下我这个分魂苟延残喘。” “主上,切不可灰心丧气啊。”安逊连忙劝道,“属下带来了安魂洞天中几乎所有的魂道资源,它们都是您修行的资粮啊。” 这段时间,安逊已经和紫薇仙子、影无邪二人成功汇合。 安逊劝完了影无邪,又对紫薇仙子道:“紫薇大人,刚刚那个变化道蛊仙,您是故意放走的吗?为什么要这样做?希望他引来更多的蛊仙敌人?” 安逊的魂魄受到幽魂的改造,对影无邪忠心至极。任何违背影无邪利益的事情,他都会提出异议。 眼下,他盯着紫薇仙子,目光中就带着质询。 紫薇仙子冷笑一声,根本不理。 影无邪连忙缓和氛围道:“那个变化道蛊仙,我若没有看错,应当是钢奔勇士。他是方源的麾下,原本兽灾洞天中的蛊仙。宿命大战之后,他一直流落在外。” 安逊皱起眉头,愤愤不平:“就是方源杀了主上的本体,他是我们的死敌,更不应该放走他了!” 影无邪叹息道:“眼下方源魔威滔天,彻底收服了异族大联盟,占据东海一隅。他在和东海正道联盟大战时,展现出了亚仙尊的战力,已经彻底摆脱了天道道痕的束缚了。他现在广召下属回归,你看沿途的哪个超级势力敢阻挡?即便是中洲十大古派,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。” 紫薇仙子接着道:“方源狡诈卑鄙,阴狠毒辣,少年时期就屠戮整个家族亲人,好让自己的资质提升。他薄情寡义,不管是宿命大战还是天庭一役,这些旧属他说抛弃就抛弃,没有一丝犹豫。就算我们杀了这个钢奔勇士,又能对方源造成多大的损失?” “可恶!”安逊捏起双拳,明白过来,“这魔头大势已成,我们的确难以撼动。不仅如此,就连铲除他的下属,都有巨大风险,担心会被方源顺势追查。这魔头既然恢复了战力,怎么不去和天庭死磕?” 紫薇仙子一边搜刮着流银福地,一边分析道:“有一点我很怀疑,那就是方源的仙元储备。很有可能,他现在缺乏仙元。之前和气海老祖交手,乃是虚张声势。所以现在,他在全力的休养生息。” “能肯定吗?”安逊听闻,双眼放出精芒,“或许这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地方!” 紫薇仙子再次沉默不语。 影无邪摇头苦笑:“你知道我们和方源争锋,最大的一个收获是什么吗?” “什么?” “就是方源这个人物,千万不能以常理揣度他。按照之前的战斗烈度和次数,他现在仙元缺乏,的确是常理。但谁也不知道他掌握了多少手段,尊者暗中资助了他多少,他重生带来的记忆中有什么妙法。连本体都栽了,现在我们好不容易逃脱出来,还是不要轻易招惹他了。”影无邪劝道。 紫薇仙子皱眉,影无邪的话倒不至于刺痛她的心,而是她对影无邪的士气有些担忧。 方源总是出人意料,一再有惊人表现。导致现在,影无邪心中满满畏惧之情。这可不是堂堂魔尊幽魂的风范! 影无邪不只是幽魂的一个分魂,还是紫薇仙子、安逊效忠的,期待今后崛起的主上。 为了提振影无邪的心气,紫薇仙子斟酌了一番后,徐徐开口道:“方源这个人的确可怕。要知道一直以来,他都在各方势力的逼压之下。不管是各大尊者的强推,还是我领导天庭的追杀,都令他长时间处在颠沛流离、朝不保夕的状态中。” “以我揣测,方源只是个棋子,资助他的尊者们在宿命蛊被毁的那一刻,就已经彻底放弃了他。不仅是放弃,更要销毁!不管是方源遭受天道道痕束缚,还是魔尊幽魂的追杀,都是证据。” “但现在,方源却挣脱了束缚,伏杀了魔尊幽魂。他摆脱了尊者的安排,得到了自由。他从未有时间来好好发展经营,现在他却有了。” “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,他都在壮大,以外人难以揣测的速度不断强大。即便我是智道大能,和方源交手多次,我也无法估量他下一次出手,会是何等的强大。” “但是,不管他如何强大,只要他一日不成尊,他就不是无敌的。”紫薇仙子话锋一转道。 影无邪苦笑:“说不定下一次,方源再出手时,他已经是尊者了。” “不。”紫薇仙子微笑,“尊者不是那么好成就的,古往今来,也不过十位而已。如何成尊是一个巨大的秘密!种种线索表明,资助方源的尊者不可能将这个秘密告知他。” “是这样啊!”安逊一拍手,高兴地道,“这可太好了。方源不成尊,那就只是亚仙尊,战力虽强,却有极限。不管是气海老祖,还是神帝城都能应付他。” 影无邪吐出一口浊气:“这么说来,只要方源一日不成尊,我们就还有希望?” 紫薇仙子点点头:“方源虽强,但制约他的存在并不少。宿命蛊一毁,宇宙乾坤都乱了套。气绝魔仙都能够重生,难道历代尊者就不可以吗?这没有道理吧。气绝魔仙都只是亚仙尊而已。” 安逊心头一震:“紫薇大人,你曾经执掌天庭,难道掌握了什么线索?还有什么尊者重生?” 紫薇仙子微微摇头:“这只是我的推算,并无实证。但有一点是显然的。蛊仙重生,实力越强,越是困难。气绝魔仙重生是消耗了一个洞天,并且还借助气功果的东风。即便如此,因为在重生的过程中受到严重的干扰,导致气绝魔仙重生后实力下滑,和天庭史籍上的记载不符。尊者重生比气绝重生,还要困难千百倍吧。” 紫薇仙子说到这里,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元莲仙尊的形象。 她心中早有不少怀疑。 这些天来,她和影无邪等人虽然遭受通缉,但天庭追捕他们的力度并不大。 仔细回想一下,元莲仙尊的布置,虽然在宿命大战中有所彰显,但显然重点不在于维护天庭。 元莲意志操纵下,豆神宫和帝君城组合,虽然形成了神帝城,但宿命大战前后,它始终在中洲地表,没有挪动过。 而不久前的大战证明,神帝城是可以腾挪飞行的。 而元莲仙尊布置在监天塔最顶端的那副竹林画面,在吞摄了诸多北原蛊仙强者之后,就飞出了天庭,不见踪影。 元莲仙尊是留下了种种手段,但紫薇仙子总感觉,元莲仙尊的重点不是放在防御天庭,保护宿命蛊的方面,而是在其他地方。 “方源恐怕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,所以才没有向神帝城出手的吧。”紫薇仙子遥望东海。 不知是谁首先在宝黄天中放出风声,随后诱导方源和天庭交战的言论,就疯狂的蔓延开来了。 现在整个五域蛊仙界,都有一个论调——方源和天庭神帝城之争,将决定天下之主究竟是谁! 武庸也只是开了一个头,西漠蛊仙界、东海蛊仙界、北原蛊仙界,甚至是两天中的蛊仙,都有强烈的动机,在暗中推波助澜。 “这样的计策,并非不妙。但方源是何等人物,岂会中招呢?”紫薇仙子冷笑。 天下棋局,芸芸众生,都只在数人之争。紫薇仙子虽然没有这个实力参与,但身为智道大能,却有这样的眼界。 流银福地搜刮完毕,流银传承也被紫薇仙子顺利取得。 这是一份金道传承,乃是中洲七转蛊仙银角仙所创。 对于紫薇仙子而言,价值并不高。影无邪、安逊也都专修魂道,真传借鉴的价值也不大。真正对他们有用处的,还是福地中的一些仙材。 确定再无遗漏,紫薇仙子等三仙立即离开了这里。 太古黑天。 在冰塞川的带领下,黑楼兰来到了镇运天宫。 “长生天,竟还藏有这样一份底牌!”黑楼兰暗自震惊。 眼前的这座八转仙蛊屋远比劫运坛更大,雄阔的暗金殿身,流露着历经沧桑,却始终坚定不移的气质。 “带你来这里,是想让你拜见一个人。”冰塞川将黑楼兰领进镇运天宫深处。 “您,您是?!”黑楼兰瞪大双眼,看到盘坐在蒲团上的巨阳仙僵。 血脉上的强烈感应,以及巨阳仙僵的容颜,让黑楼兰迅速确认了眼前之人的身份。 她当即双膝跪地,大礼参拜:“不孝子孙拜见巨阳先祖!” “好孩子,起来吧。”巨阳仙僵慈祥微笑。 心情激荡的黑楼兰立即被一股无形的,柔和的力量搀扶起来。 她刚站直,就又听巨阳仙僵道:“你乃是我的优秀子孙,要说不孝,黑家的那些蛊仙才是真的不孝。他们贪生怕死,居然投靠外人——那个百足小辈。” 巨阳仙僵顿了顿,继续道:“黑楼兰,从今日起,你便在镇运天宫中修行,将来行走北原,重建黑家!” https: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。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