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六节:大军溃败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一十六节:大军溃败

“帮主。” “帮主。” 房睇长走入行营的阴暗角落,便有接连二三的乞丐上前参拜。 房睇长自然也是乞丐模样,浑身衣服破烂,脏臭兼备。 人道十子组起大军,深入新出现的兽吼壁画之中,乃是开路先锋。每隔一段距离,他们就建设一座稳固的行营,随后大批的后勤不断填充进来,给人道十子的大军充沛的补给。 房睇长暗中跟随,并且调度丐帮,寻觅机会。 “目前情况如何?”房睇长询问。 “开路大军那边,我们都一直有帮派弟兄们跟着。” “帮主,情况好着呢。我们收了很多野兽的尸体,有很多名贵的皮毛。我们要发大财了!” “只是因为这个,我们和一些商队还有镖局,都发生了冲突。” 房睇长皱起眉头:“我帮伤亡如何?” 他创建的丐帮发展的很快,成员中不仅是自己施放的人道蛊虫,还吸纳了许多神帝城原有的乞丐。 听到了伤亡的数字,房睇长眉头皱得更深了。 “丐帮虽然容易发展,乞丐蛊更是价格最为低廉的人道蛊虫,但是战斗力未免太低了。面对商人、镖师等等,都处于弱势。唯有相互团结,有了人数优势后,才能不吃亏。” 房睇长心中暗叹,丐帮看似规模巨大,但实力并不怎么样。将来对付人道十子,用丐帮做刀,并不牢靠。 房睇长进来的是第十座行营,但此刻人道十子们已经开赴更远的前方,正在建设第十二座行营。 “现在,只有寄希望于兽潮了。越是深入兽吼壁画,野兽就越是强大。” 房睇长唯一的希望,就在于人道十子被兽潮冲散,一路溃败下来。 不仅是溃败,而且还是大败,身受重伤。如此才有房睇长的可乘之机。 “没有办法,我现在实力低微,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丐帮。人道十子皆是蛊师,拥有的是真元。所以他们的人道蛊虫只能维持一段时间。但我却是借助了沈伤的仙元,等若是无限真元,所以才能一直维持着这些乞丐蛊。” 房睇长思考到这里,忽然眼前一阵发黑,一股虚弱的感觉从身体最深处升腾而出。 房睇长连忙取出人意蛊,放在口鼻之前,狠狠一吸。 顿时一股人意被他吸入体内,和原来的意志融为一体。 房睇长此时的身躯是乞丐蛊所化,没有灵魂,只有一股意志。而意志向来难以持续,尤其是每当思考的时候,就会迅速消耗自己。 好在神帝城的壁画世界中,已经开发出了人意蛊。 人意蛊产生的人意,可以转变成人族的任何一股意志。得此之助,房睇长的意志才能存在并一直活跃着。 此时,兽吼壁画的最深处。 一股意志栩栩如生,悬浮半空。 他白袍青巾,气质柔和,面带微笑,赫然便是元莲意志! 而在他的脚下,毛里球趴在地上,全身蜷缩着,被无形的巨力死死束缚,动弹不得。 不仅如此,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时刻抽取着毛里球身上的道痕。 “狗屁元莲,你有种的将你毛爷我放出来,痛快一战!”毛里球大吼出声。 元莲意志微微摇头:“毛里球,你还不服输么?你陷入绝境,除非是巨阳仙尊重生回来救你,否则你必死无疑。” “而你心底更加清楚,这根本是无望之事。你唯有投降,方才有一线生机。” “否则时间拖得越久,你的实力就越来越低。直至……消亡。” 元莲意志说着劝降的话,语气徐徐,神情温和。 毛里球却是气得怒吼:“那就来吧,毛爷我不要了,我的道痕都给你!!” 元莲意志愕然。 下一刻,只见毛里球不仅彻底放开防御,而且还鼓动自身,配合外界的吸摄之力,将自身道痕疯狂抛弃。 刺眼的玄光之中,无数的道痕,一条条一缕缕向四周迅速蔓延,投入到兽吼壁画之中。 一些道痕落到地上,化为一头头巨兽,形态各异。一些道痕飞在天生,凝聚一团团,形成凶恶飞禽,铺天盖地。 壁画世界极其玄妙,能够抽取外来道痕,以道痕为画,形成种种鸟兽。 但此刻,毛里球全力配合之下,转画而出的野兽数量暴涨,很快就超过了安全界线。 “不好。”元莲意志面世微变,没有料到毛里球竟如此冲动。 它被镇压在壁画世界中,虽无进攻之能,但还有防守余力。若是全力防守,它能坚持很久。所以,元莲意志才来劝降。 对于毛里球而言,最理智的应付之法,就是死扛硬撑,任凭壁画世界一点点消磨它的力量,争取最长的时间。 就像气绝魔仙所做的,他被神帝城镇压,单靠自己没有脱困的能力。但是可以将希望留在将来。 未来谁说得准呢? 但是毛里球却偏偏这样不理智,超乎元莲意志的计划。 一股前所未有的狂暴兽潮,迅速成形,狂奔上百里,向人道十子的大军狠狠扑去! 人道十子只是看了第一眼,就都脸色剧变。 “快退,这兽潮太过凶猛了!” “我们即便豁尽全力,也绝对不是对手。” “撤,当务之急是保存实力,留待复起!” 人道十子皆是精英,慌忙撤离。 但撤离绝不容易,兽潮澎湃汹涌,宛若海啸扑天盖地,许多飞禽走兽速度很快,纠缠着开路大军。 人道十子浴血奋战,终于杀出一条血路来。 他们成功撤退到第十一行营,整个大军去了一半,折损严重。 兽潮却继续涌来,似乎无穷无尽! 行营建造成功,防御坚厚,但很快就在兽潮的凶猛冲击下,摇摇欲坠。 “我的天,似乎我们彻底触怒了这些兽群了。” “这一股兽潮如此凶猛,就算前面所有的叠加起来,都不如这一次的一成啊。” “再撤!” 人道十子撤到了第十营。 房睇长已经提前撤走了。 早有情报传达给了他,房睇长知道兽潮太强大,第十营一定支撑不住。 他虽然想寻机报复,但并不想奋不顾身。事实上,单凭丐帮的实力,就算拼命也未必能报仇雪恨。 第十营也抵挡不住,很快就被兽潮冲垮。 人道十子只好一退再退,兽潮也付出代价,但整个规模着实太大了。这些代价完全能够承受! 最终,恐怖的兽潮将所有人都赶了出来。 人道十子辛辛苦苦建立的行营一个不剩,都被摧毁。 人道十子的队伍十不存一,其他壁画世界中的人物更是损伤惨重。 撤退回来的人群狼狈万分,皆是惊恐交加。 城门关闭起来,城池上的守军面露凝重之色,皆因兽潮已冲至城下! 凶猛的野兽没有停留,对城池展开猛攻。 攻防大战持续了三天三夜,城池竟然也守不住了。许多次,有巨兽直接攀附城墙,杀进城池内部,造成大量伤亡。 危急关头,大量的豆神兵卒出现,参与防守,将兽潮击退。 “豆神兵卒已经为我们所用了!” “没错。这本来就是豆神宫的杀招,我们屠仙成功后,豆神兵卒就成了我们的帮手。” 人道十子惊喜之余,又十分痛惜。 这一次他们的损失太惨重了,之前的积累几乎全部付诸东流了。唯一庆幸的是,他们没有人员损失,性命还在。 房睇长早已不在这个城池,退到了更后方。 丐帮的损失也不小。 房睇长寄希望的溃败,虽然发生了,但这个程度远超他的意料。人道十子相互帮助,团结一体,他也始终没有寻找到下手的机会。 兽潮消失,大量的野兽回到了兽吼壁画之中,它们四处流散,使得兽吼壁画的探索难度远超之前。 壁画世界也宛若一头巨兽,也在舔舐伤口。之前伸入兽吼壁画的爪子,差点被拍碎。 “没想到兽吼壁画如此险恶,如此推断,另一处壁画也应该层次相当。”沈伤找到房睇长。 两人交换情报。 房睇长告诉沈伤丐帮收集上来的种种消息,比如人道十子的损伤程度,还有叶凡、洪易在这次战役中的表现。 而沈伤则告诉房睇长一个大发现。 沈伤算是探索最深的人,他亲眼见到了兽潮转化的景象! “以道痕作画,画道的手段果然玄妙异常。但这样看来的话……”房睇长分析道,“似乎兽吼壁画深处镇压着天庭的一位大敌。兽潮和人族之间的对战,本质上是削弱大敌,加大镇压力度的手段了。” 房睇长的分析,沈伤相当认可,他对房睇长道:“也不知道镇压在里面的是谁?至少是八转蛊仙!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说不定我们有合作的可能。” “这一次,大军损失太惨,几乎十不存一。短时间内,想要组成探索大军,应当是不可能的了。我们趁着这个时机,去壁画深处?”房睇长摇头,“那些野兽可是六亲不认的。” 沈伤点点头:“这壁画世界中,仙凡差距不大。看来只有等大军再次组建起来,进行探索。我们才能借势深入啊。” 就在壁画世界中的人兽大战刚刚消停下来,方源秘密来到了菇人乐土。 天元宝皇莲成功升炼成八转,方源也掌握了大量复合杀招。 气海分身那边屡次邀请天庭,想要组成联军,共同讨伐方源的异族大联盟。但天庭那边虽然答应下来,却迟迟不见行动。 如此态度,更令方源确信目前严峻的情势。 菇人乐土门户敞开,陆畏因亲自将方源迎进福地深处。 两人密谈,刚刚坐定,方源便开口问道:“幽魂是否未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