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节:白骨传承(中) - 蛊真人

第二十四节:白骨传承(中)

?轰! 一声爆炸,烟尘散去,露出一个洞口。 “果然有洞口!” “难怪他们消失不见,一定是进入这个洞口了。” “古怪,这里怎么会有机关呢?啊,族长到了。” 百家女族长赶到现场的时候,正巧看到众人将墙壁轰破,露出密道的情景。 “这里应该是一处传承之地。”随同而来的铁刀苦,只是看了一眼,就推断道。 “原来如此。看来这两个小贼的真正目的地,是在这里!”百家族长咬牙,眼中闪烁着冷冽的光。 真是好演技啊。 来的路上,她回想了这些日子相处的情景。 越想越是愤怒,自己居然被两个少年骗了去。堂堂的百家族长,还有一众族人,都栽在两个后辈的手中! 这要是传出去的话,将是对百家的声威一次重大的打击。 “晚辈办事不利,没有保护好两位少主,请族长惩处。”百莲、百盛景等人忐忑至极,跪倒在地上主动请罪。 “都起来吧,此事你们也是受我的嘱咐行动。要怪就只能怪那两个小贼太狡猾!”百家族长一句话,让百莲等人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。 “你们这些天,和这两个贼子朝夕相处,真的没有看出一丝破绽?”铁刀苦问道。 三位少女站起来身来,她们脸上的神情都相当复杂。 尤其是百莲,原先她以为方白二人,皆在自己股掌之中,都是玩物。没有想到,自己先被他们俩耍了。 “没有破绽。” “这两个人都太能装了!” “现在回想起来,他们是在利用我们百家。真是狡诈阴险啊。” 三位少女都摇头,算是回答了铁刀苦。 这一路上,铁刀苦也从百家族长口中得知了大概。当然,百家元泉之事,自然没有泄露。 “嗯……如此说来,这两个小贼真正的目的,是想寻找到这里。依凭他们的实力,还不足以在白骨山游逛。所以就借助了你们百家的力量。”铁刀苦旁若无人的分析着。 听了他的话,身边百家的蛊师脸色都难看起来。 的确是这样。 这些天来,为了在白骨山开道,他们牺牲了很多,付出了很大的代价。但是到头来,却是给方白二人铺路。 “真是该死!” “这两个小贼,若是落到我的手里,必定把他们大卸八块。” “族长,让我部出击吧。我要将这两个混蛋擒杀,以雪耻辱!” 一时间,山洞内群情激愤。 百家族长环视一圈,微微点头。她何尝不想将方、白二人凌迟,身为百生百花的母亲,她恨不得现在就出现在儿女们的面前。 军心可用,士气正佳。 百家族长看向最后主动请命的那位家老:“那就命你部出动,务必打通眼前这处密道!” “是!”家老低喝一声,领命。 “慢来,这密道骨刺参差,完全封闭。那两个小贼是怎么进去的?一定有机关。不妨让我试探一下。”铁刀苦却站出来,提出了异议。 领命的家老瞪眼:“现在情况紧急如火,两位少主危在旦夕,慢腾腾的摸索机关,那要等到什么时候?!” …… “骨刺蛊……”方源托着这只蛊,把玩端详。 此蛊好似仙人球,拳头大小,表面长满了针一样的骨刺。托在手中,有些沉重。 这蛊是三转蛊,典型的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 皆因蛊师用了,能令浑身骨骼都发生变异,产生尖锐刚硬的骨刺。 要用这些骨刺来对敌,首先这些骨刺,就得扎破蛊师自身的皮肤血肉。疼痛还是其次,若是没有相应的治疗蛊搭配,那就糟糕了。 说不定敌人没死,自己这边用了骨刺蛊,反而成了重伤。 “这是什么蛊?”白凝冰好奇地望来。但当她听了方源的介绍之后,就失去了兴趣。 倒不是她害怕疼痛,而是自己已经用过了冰肌蛊。 如今她浑身的肌肤,被冰肌蛊的力量永久地改造成了“冰肌”。不仅有防御之能,还有免汗止血的功用。 白凝冰若用这骨刺蛊,首先骨刺就要破除冰肌,对她来讲很得不偿失。 方源对这个骨刺蛊,也没有太多的兴趣。 但它到底还是一只三转蛊,于是炼化后,被方源暂时收入了空窍。 “走吧。”方源选择了最后出现的暗门。 依旧是白凝冰在前头探路。 进入门内,是一道向下延伸的灰骨阶梯。这阶梯就长了,至少有上千米。 走到后半程,周围光线渐渐黯淡,阶梯也越来越窄。 几乎在黑暗之中,方、白二人走到阶梯的尽头。一扇紧闭的门户出现在他们俩的面前。 门户上刻着四个大字——肉囊秘阁。 …… “这些骨头,真他娘的硬!”百家家老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,狠狠地咒骂出声。 时间已经过了一刻钟,但这条秘道只打通了一半。 这些参差密集的骨刺,看起来和白骨山的山石没有什么差别。但是只有真正攻击上去,才会发现,这些骨头坚硬得让人咋舌。 百家族长的脸色也不好看。 时间过去越多,就意味着自己的两个孩子越危险。 在刚刚过去的一刻钟里,这位母亲却感觉像是一个世纪般那么煎熬。但她身为族长,却要镇定冷静,至少表面上要树立榜样,给族人带来信心。 夸嚓。 忽然一声轻响,机关发动,剩余的骨刺倏地一下,缩回到洞壁当中去。 众人惊得一愣,纷纷向始作俑者望去。 铁刀苦摩挲着下巴,自顾自地分析道:“这个机关,涉及得有些巧妙啊。先前开启洞口,需要扭转螺旋骨刺。这就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来到这密道前,人们往往会根据先人为主的印象,再去扭转身边的螺纹骨刺。可惜,要关闭此处机关,是需要拉动螺旋骨刺的。” 一时间,众人无语。 先前领命的那位家老,脸上涨红,显得尴尬又难堪。 过了这次密道,百家众人来到第一个大厅。 “这是?!”很多人都惊呆了。 他们看到了一地的碎尸。都是白凝冰将大缸中的蛊虫,都捏死的成果。 “这应该是骨枪蛊……还有,螺旋骨枪蛊。”旋即就有家老认出此蛊。 “这果然是一处传承之地!我长这么大,还是头一次经历。”有人兴奋。 “你们看,中央还有一个大缸呢。缸中会有什么?”有人好奇。 缸中除了奶泉水之外,什么都没有剩下。 百家一行人既失望又愤怒。 “这两个贼子做的太绝了!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来。” “可恶,他们简直是丧尽天良,这么多的蛊虫啊,都被捏碎了!” 很多人痛声咒骂,愤愤不平。 就连家老们的眼中,都流露出痛惜之色。 “快走吧,越早追捕到他们,大家的损失就会越少。”铁刀苦一句话,让众人双眼一亮。 受此一激,众人士气更加高昂,恨不得即刻就出现在方白二人的面前。 众人来到第二个大厅,见到了那三根石柱。 “有蛊虫留下!”前方蛊师发出一声惊喜的欢呼。 “族长请看。”很快,臂骨翼以及肋骨盾都呈现在百家族长的面前。 百家族长只是扫了一眼,便着人收下,心中毫无喜悦之情。 比较起蛊虫,她更在乎自己的儿女的安危。 “看到了吗?刚刚两只蛊,可都是三转的蛊虫呢。” “这道传承真是令人期待啊。” “福兮祸所伏,祸兮福所倚。这话果然不假……” 众人或是感慨,或是惊讶。 “你们不觉得古怪么,为什么他们要将这蛊留下来?”倒是铁刀苦旁观者清,察觉到了不妥之处。 “三选其一,心满意足。白骨山传承,留待更后人。”很快,便有人发现了石柱上的刻字。 “看来,这不像魔道传承,恐怕是一个正道人物留下来的。” “嘿,心满意足,我们可一点都没有满足呢。” “快走,快走。速速救下两位少主,我们再游览不迟。” 众人相互催促,来到第三处大厅。 一具盘坐的骸骨,一本巨大的骨书,呈现在众人的视野中。 “灰骨才子……原来是这位前辈。”有家老展开巨书,恍然大悟,这的确是正道传承。 百家族长紧皱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一丝。 这是她至今为止听到的第一个好消息了。 正道传承往往温和,不像魔道传承那般险恶。 铁刀苦的眉头,却渐渐皱紧。他心中感到越加不妥,刚刚石柱上的刻字,让他心生莫名的担忧。 众人将骸骨头颅劈开,捡起来一看,是一只骨刺蛊。 随后,一片石壁滑开,新的暗道出现,众人鱼贯而入。 …… “肉囊秘阁……”白凝冰呢喃一声,试着推开面前的门扉。 门并未上锁,轻而易举地就被打开。 门后是一间密室,并不大,但十分古怪。 密室上下左右的墙壁,都是肉壁。方白二人走进去,仿佛是到了一个怪兽的肚腹当中。 肉壁温热,还规律地微微搏动着,仿佛有一颗心脏隐藏在其中。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进入,肉壁上忽然咧开一道道缝隙,露出一口口的白色牙齿。 白凝冰看得一惊。 肉壁中,仿佛镶嵌了无数张的大嘴。 嘴巴张得老大,露出一嘴齐整的牙齿,牙关紧闭。用一个成语“龇牙咧嘴”来形容,最恰当不过。 嘻嘻嘻……哈哈哈……呵呵呵…… 这些嘴巴发出各种各样的笑声。笑声混杂在一起,回荡在这次狭小的秘阁中,让人听闻后,不禁心中生悸! (ps:嗯,晚上八点还有一更。)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