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二节:梦道大师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二十二节:梦道大师

此时摆放在方源手掌心中的梦道仙蛊,宛如一颗浑圆如球的红宝石,然后又被劈成了一半。 这只圆滚滚的半球形蛊虫看起来就十分可爱,并且朱红的色彩也非常瑰丽。 它的头部,只占整个身躯的一成。巨大的背部表面圆润光滑,有着黑色的纵横纹路,让人联想到了龟壳。 这是梦道七转仙蛊——梦甲蛊。 它是防御性的梦道仙蛊! 方源手中的仙蛊有很多,但梦道仙蛊只有一只,就是八转如梦令,龙宫的核心仙蛊。 如梦令形如蜻蜓,圆脑袋,长身躯,一对粉红宝石般的复眼,有四对透明的翼翅。轻盈的翅膀上细细查看,还会发现有着一层淡淡的七彩斑斓的光晕。 两者结合来看,方源发现了一点,似乎梦道仙蛊都十分漂亮。 “不知道梦翼仙蛊,入梦游又是何等模样?”方源不禁遐想。 他带着前世五百年的记忆,知道眼下梦翼仙蛊是在凤金煌手中,入梦游仙蛊则在毒蝎娘子那里。 方源也不是没有动过这方面的心思。 但一直以来,他对凤金煌都难以下手,而毒蝎娘子那块,则把握很小。 五百年前世,入梦游和定仙游、酒神游、逍遥游,并公认为天下四大移动仙蛊。方源虽然强大,但毒蝎娘子却可依仗入梦游,转瞬穿梭到任何一处梦境之中。 “如今,梦道还未真正彰显,并没有到梦境四处外显的时间。梦道仙材罕见,梦道仙蛊更加稀少,但我已经掌握了其中三只了。”方源对这个成果也是比较满意的。 前世五百年,梦境外显的规模,要比幽魂梦境还要庞大,堪称是五域泛滥。 如此一来,世人皆可入梦探险,再不像现在这般,梦境只被高层垄断。 海量的梦境提供海量的机会,让蛊修们挖掘出海量的梦道蛊材。有了这些蛊材作为基石,梦道流派这才真正进入到飞速发展的阶段。 所以,方源眼下这段时间,只是梦道刚刚开幕的时期。盗天梦境、乐土梦境、幽魂梦境的遗留,算是一把火,但烧不开大锅中的冷水。 要让梦道这锅水彻底鼎沸起来,幽魂梦境的规模还是太小了,需要的是整个天地发力。 对于方源而言,做梦蛊、如梦令的重要性,都要小于梦甲蛊。 因为梦甲蛊乃是防御仙蛊。 有了这只仙蛊,他就有了资本,可以抵抗梦道灾劫,从而帮助纯梦求真分身成功升仙! 方源回想之前的察运结果。 纯梦分身的气运,是一个粉色的沙盘,规模很小,但周围不断有黄沙落进来,转变成粉沙,壮大沙盘。 沙盘气运预示着纯梦分身将得到乐土这边的资助,此时看来,果然如此。 方源现在再次催动煮运锅,来观察气运。 他自身的银柱气运,并没有多少变化。只是光柱隐约大了一圈,光柱底部的黄沙消弭了大半。 而纯梦分身的气运,则仍旧是粉色沙盘模样,只是再没有黄沙落进来。沙盘中的粉沙堆得高高,处在一种崩溃或者突破的关键时刻。 “我吸收乐土南疆真传,得到资助,令纯梦分身有了突破的契机。但即便如此,还是有着巨大风险,需要我再做更多更充分的准备。” 方源立即明白过来。 煮运锅升上八转之后,方源从运道上获得的便利有很多。 他现在越发感觉到运道的好处,难怪当年巨阳仙尊能够崛起! 疯魔窟是必须要去的,但方源不可能立即就去。 眼下是他实力暴涨的关键时期,方源打算将实力提高到极限,这才会前往疯魔窟。 尽管陆畏因那边将情势渲染得相当紧迫,但方源可以察运自己,知道还有一段珍贵的时间。 “磨刀不误砍柴工,先让我钻研梦道的手段,帮助纯梦分身升仙!” 方源回顾自身,他在梦道上的造诣可谓当世第一人。 重生带来的梦境探索的常识,仍旧是眼下最尖端的研究成果,但这份优势正在迅速减弱。 然而方源重生之后,亦在梦道方面有着巨大收获。 他原本记忆自带解梦杀招。从影宗那边获得了引魂入梦、梦中换魂、纯梦求真变。在龙宫收获杀招梦里轻烟、梦启、梦中之梦。现在又从南疆乐土真传中,获取梦道杀招三世梦渡有缘人。 方源掌握的梦道杀招,远比梦道仙蛊要多。 许多梦道杀招的核心仙蛊是其他流派的,不得已之下,用海量的梦道凡蛊替代梦道仙蛊的作用。比如引魂入梦、梦中换魂等等杀招。 “我最需要的,是以梦甲仙蛊为核心,开创出梦道防御杀招。其次是梦道的转移腾挪的手段,万一危险时刻转移出去,便能争取到宝贵的喘息时机。再其次是治疗手段,攻伐手段最后增添一些。” 虽然方源的梦道境界只是普普通通,但是他却对开创新的梦道杀招饱含信心。 原因就是他有自在天痕加身,可以大量开创复合杀招! 长生天、天庭肯定在筹谋疯魔窟之争,所以根本不会出动兵力,去和长毛老祖联手,讨伐方源的异族大联盟。 更别提来找方源的麻烦。 至于南疆以武庸为首的南联,方源不去找他们的茬,他们已经十分庆幸了。怎么可能来到方源这里找死。 外部环境前所未有的安定,方源闭关静修,开创梦道杀招,每一天都有可喜的进展。 十几天后,方源忽然停手,微微发怔。 他晋升梦道大师了! 这一切都是厚积薄发,日积月累而得,所以顺利而又自然。杀招开创的过程中,就不知不觉的成功了,彻底迈进新的层次。 重生以来,方源一直迫于外界压力,从未在梦道这个流派上花过功夫,投入过精力。 一直到了现在,他才开始真正修行梦道,在这个方面下功夫。 因为积累的很深厚了,这便导致他一旦开始发力,就提升了梦道境界。 大师境界——蛊修对于蛊虫的运用,已然上升到艺术的层次,脱离了肤浅的匠气。 最明显的特征是产生了专有直觉。对于蛊虫的认知,对于该流派的仙道杀招的设想,已经化为了蛊修身上的一种本能。近乎于天赋,就好像是与生俱来的感知那般自然、轻松。 比如方源对于很多种梦道蛊虫的搭配,是很模糊的,只能一一尝试,才能知道成败结果。但现在,他在尝试之前,就会时不时的有直觉告诉他,一些尝试可行,一些尝试根本不需要去做,肯定失败,尝试的话也只是浪费时间、精力和物力而已。 “很好!有了梦道大师境界,对我而言是如虎添翼!我在梦道上的成就,绝对是站在当下蛊仙界中的最前列。但……再过一段时间,就不好说了。” 方源前世五百年的记忆中,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的梦道天才。其中又以凤金煌、毒蝎娘子这等人物最是惊才艳艳,提升梦道境界对她们而言,难度远远小于常人。 有的人天生就适合某个流派,天赋这种东西是最让人无语的。尤其是凤金煌、毒蝎娘子这种大梦仙尊种子! 方源有自知之明,早有估计未来在梦道境界上,会被其他人超越。 但方源绝不会放弃梦道上的发展,前世五百年的错误他不会再犯了。 梦道绝对是大趋势,未来的潮流,新流派的优势是很巨大的。 “但现在还不是真正修行梦道的良机!”方源对自身处境也有清晰的认知。 他先得成尊,才能抵抗外在的危机,才有将来徐徐发展梦道的时间和机会。 从陆畏因口中得知了成尊的四个条件之后,方源深思熟虑,估计自己最后可能成尊的流派便是炼道。 先炼道成尊,然后还能图谋其他流派,继续成尊。 这是至尊仙体的优势! 其他尊者只能干瞪眼。 幽魂魔尊纵然知道如何炼制至尊仙胎蛊,但追杀方源失败后,他在进度上已经落后方源一大截了。 方源的成长空间远超其他尊者。 与此同时,中洲,灵缘斋。 在灵缘斋专设的炼蛊秘室中,凤金煌此次炼蛊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。 “快要成功了。”凤金煌双眼发亮,“只要炼成这只梦道凡蛊,我就能在梦境中拥有防御之能。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突……噗!” 忽然,凤金煌面前的火光爆散,炼蛊失败,凤金煌大吐一口鲜血,仰头而倒。 “怎么会这样?!”凤金煌惊愕万分,这是不应该的事情,这份梦道凡蛊方她前前后后推敲了十几遍,怎么会有疏漏? 就算有什么错误,也绝不是在这个关头发生的。 “这不是我的蛊方错误,而是蛊材有问题!”凤金煌头脑炸裂般的疼痛,但仍旧想明白了这件事。 “我在炼蛊的时候,也做了检查。蛊材一定是被人动了手脚,而且定是仙人的手笔,所以我也察觉不到。” “被人算计了。” “有人想要置我于死地!” 凤金煌想到这里,一股彻骨的寒意就从内心深处不断涌出。 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,但在半途中,又一头摔倒在地上。 她满脸金纸之色,气息越来越弱,身上的力气也倾泻而出。 “我就要死在这里了。”凤金煌咬牙,眼眶泛泪。她娇美华贵的脸庞贴在冰冷的地砖上,却无力再抬起来。 “师父……”临死之前,凤金煌想到了龙公,又想到了母亲,还有她的父亲。 “真的不甘心啊!”凤金煌在心中呐喊。 门外忽然传来争吵之声。 “大人,大人,您不能进去啊!” “我赵怜云乃是当代灵缘斋的仙子,能够随意征用任何的炼蛊密室。如何不能选择最好的一号室?” “仙子大人,一号密室早已经有人了。您冒然强闯,万一干扰了里面炼蛊的人,造成什么意外的话……” “意外?哼!能有什么意外?”话音刚落,砰的一声,密室的第三道内门就被强硬蛮横地推开了。 “啊,这是怎么回事?”看管炼蛊密室的蛊师大惊失色。 “她炼蛊失败,遭受了反噬。快让开,你区区一位蛊师,如何能救得如此伤势?”赵怜云一把推开蛊师,眼中闪烁着幽芒。 蛊师满头大汗,立即联想到了凤金煌和赵怜云的争斗历史,心中慌乱无比,手足无措,满头大汗。 “还不快滚?干扰我救治,你能担待得起吗?”赵怜云又喝道。 蛊师咬牙:“仙子大人……啊!” 却是被赵怜云一挥手,就被一团玄光裹住,强行飞送了出去。 赵怜云走近凤金煌,缓缓地半蹲下来。 两位绝色佳人相互对视。 炼蛊密室中一片死寂。 命运弄人,曾经两人之前的地位,已经互转。 凤金煌却没有临死前的半点慌张,面色平静至极:“原来,要我死的人是你们。” 她聪颖至极,立即从赵怜云的身上,联想到了李君影和徐浩二仙。后者两人和凤九歌的矛盾十分深厚。 赵怜云叹息一声,向凤金煌缓缓伸过手去。 凤金煌毫无反抗之力,旋即沉沦黑暗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