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三节:自己来争!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二十三节:自己来争!

水汽呼啸,云光中三位蛊仙疾驰而来。 “快,快,快!”为首的蛊仙赫然便是灵缘斋的太上大长老。 包括太上大长老在内的灵缘斋三仙,各个面色焦急不安。 原来,赵怜云强行送走了看守炼蛊密室的五转蛊师,这五转蛊师被送到外面,心中惶恐不安,连忙通讯,告知灵缘斋的高层。 得到消息,太上大长老等人都坐不住了,立即起身,就往这里赶! 凤金煌不能出事! 之前,虽然因为宿命大战中凤九歌反叛,令白晴仙子、凤金煌这对母女失势。然而天庭始终是冷处理,并未真正惩罚这对母女。 按照正道的规矩,也不好惩处。因为白晴仙子、凤金煌都没有背叛门派,凤金煌更是龙公之徒。 方源追杀战时,秦鼎菱下达了紧急命令。灵缘斋的太上大长老亲自操纵仙蛊屋,载着凤金煌,亲眼看着她将方源遗落的梦境全部收取。 凤金煌立下的这场功劳并不小! 太上大长老更在离开之际,得到秦鼎菱的暗中传音,关照她:要好好的照看凤金煌。即便宿命蛊被摧毁,梦道仍旧是未来的大势。 灵缘斋高层顿时明白了天庭的用心——凤金煌仍旧被天庭看好,暗中栽培。凤金煌收取的那些梦境,都被她带了回去,天庭一份都没有索回! 三仙直接飞射到一号炼蛊密室之中。 “怜云仙子,你要冷静……呃。”三仙诧异。 他们并没有看到凤金煌身亡,眼前的一幕反而是凤金煌和赵怜云的对峙。 凤金煌嘴边残留血迹,但三仙在侦查手段下,立即发现凤金煌健健康康,毫发无损。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 “难道真的是赵怜云救下了凤金煌?” “太奇怪了。赵怜云一直以来都是倒凤一派的人物,凤金煌此次炼蛊失败,她来的甚是蹊跷,明显是要发难。但为何会是如此情形?” 三仙疑惑不已。 从场面来看,反而是凤金煌的气势占据上风,而赵怜云的脸色则有些难看。 “凤金煌,你很好!”赵怜云深深地看了凤金煌一眼,留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,转身便走。 她和赶来的三仙擦肩而过,竟招呼都不打,大违平时的风范,可见她心情之败坏。 凤金煌用手背一下就擦干了嘴角的血迹,笑着拜见三位太上长老。 三仙纷纷明悟过来,心中惊叹。 “看来应当是凤金煌的智计,她一定是查探到了什么,将计就计,从而引蛇出洞,让赵怜云等人败露形迹了。” “自从宿命大战之后,凤金煌的进步就非常明显。果然困境能磨砺人呐。” “只是这两方之争,如何是好?” 三仙暗中苦恼无比。 一方是倒凤派,徐浩、李君影乃是派系中坚,他们一手扶持赵怜云成为当代灵缘斋仙子。有了赵怜云的加入,此派已然是灵缘斋的第一大势力。 而另一方是白晴仙子、凤金煌。这对母女也都不是好相与的,跟脚深厚。凤金煌看似落魄,实则仍旧得到天庭看重。别忘了,她的父亲还是凤九歌。凤九歌虽然背叛正道,但只要一天不死,那灵缘斋上下就不能忘记他的存在! 两派相争,成为灵缘斋的最大内患,灵缘斋的太上大长老却束手无策。 “凤金煌,你今后若要炼蛊,不妨来我主峰。”太上大长老看着凤金煌沉默了一会儿,这才神色和蔼地道。 却是对之前赵怜云找麻烦的事情故作不知。 毕竟没有什么证据。 唯一的证据已经参与炼蛊,而被摧毁了。 况且就算有证据,太上大长老恐怕也会按捺不发。因为公然发作,只会引爆内患,令门派迅速衰落。 太上大长老是成熟的。她知道:眼下的灵缘斋陷入内斗,就像是一个火山口,一定会在将来喷发。她要做的,就是拿个锅盖,盖住火山口,尽全力遮掩,拖延时间。在拖延出来的时间中,她需要挖开正确的渠道,让火山中的岩浆流淌倾泻出来,释放内压,维持稳定。 赵怜云一路面色铁青,飞回自己的含情峰。 她没有入殿,而是站在峰巅,看着阴沉沉的天空。 她知道会有人来。 果然,没有一会儿,徐浩、李君影便双双飞至。 这对夫妻的脸色也不好看,在来的路上,他们已经得知此番谋划已经失败了。但具体情况是怎样的,还需从赵怜云的口中得知。 没有等徐浩、李君影开口,赵怜云已经抢先询问:“二位仙友,凤金煌如何发现蛊材中的破绽?此次事情败露,二位仙友有什么话可说的?” 徐浩哑然。 李君影黯然道:“是我小瞧了凤金煌。怜云,你也知道我号称幻灭,这种手段本就擅长。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,我晋升为影道大宗师。即便是将蛊材放到太上大长老面前,她也未必能发现端倪。” 赵怜云面色不善,气得一拂袖:“可是事实如此,二位又作何解释呢?” 徐浩开口道:“或许,龙公曾经给予凤金煌一些护身保命的手段。又或许,这就是梦道的威能。毕竟梦道,我们都不熟悉。就像那大魔头方源,曾经也是多次凭借梦道以弱抵强啊。” 徐浩接着道:“好了,这件事情是我们的过失。怜云仙子,按照我们的约定,你帮我们做成这件事情,我们之间就互不相欠了。但这件事情既然失败,那就算了,毕竟是我方的过失,就当做事成来处理。从今以后,我们两不相欠!” 听了这番话,李君影面露急色,张口欲言,但却被徐浩伸手按捺下来。 赵怜云这才面色稍缓,对两仙点了点头,一言不发转身即走。 二仙见赵怜云身入峰顶宫殿,只得回返。 半路上,李君影气愤不平:“这赵怜云若非我们相助,她岂会能拥有盗天真传神不知?若非我们相助,她岂会成为本派的当代仙子?如今她却要和我们划清界限,真的是一个白眼狼。更可气的是,夫君你居然就这样轻易地放过了她。你可要知道,她是我们对付凤九歌的最佳利器啊!枉你专修智道,唉。” 徐浩呵呵一笑:“夫人,不必忧虑。此事失败,我们也大有收获。一来,从太上大长老等人的身上,试探出了天庭的心意。二来,将赵怜云牢牢绑在了我们的阵营之中。三来,还测探出了凤金煌的一丝底细。” 李君影微微一愣,旋即有所明悟:“也对,此番谋算失败了,但赵怜云也和凤金煌彻底结仇。就算我们不找赵怜云,将来凤金煌也要‘回报’她。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,所以她仍旧是我方阵营的人。” “正是如此。”徐浩点头道。 李君影微笑:“夫君,你不愧是专修智道,我错怪你啦。” 徐浩则苦笑,目泛忧苦之色:“凤金煌不愧是凤九歌之女,心性、才情还有梦道手段,都超出我的意料。我们原本计划,是用凤金煌充当诱因,来诱使凤九歌发怒,前来攻打灵缘斋,从而造成他和天庭的直接冲突。” 徐浩、李君影的目标,始终是凤九歌。 凤九歌虽强,十个徐浩、李君影加起来,都不是凤九歌一人的正面对手。 但何必要正面作战呢? 人是万物之灵,杀死一个比自己强大得多的敌人,有许许多多的好办法。 身为智道的徐浩,便想出了一个以天庭为刀,铲除凤九歌的计谋。 这就是智道蛊仙的风采,擅长的就是因势利导,借势成事! “此番谋划失败,是我小瞧了凤金煌啊。此次之后,她定然会缩到其母白晴仙子身边,我们接下来下手的机会,可就要少得多了。”徐浩忧心忡忡。 凤九歌曾经打压徐浩,令他的生活暗无天日。这是仇恨。 凤九歌在灵缘斋的时候,一家人都霸占修行资源,让徐浩、李君影修行缓慢。这是利益。 凤金煌钻研梦道,得到天庭看重,走在时代前沿。这是未来的祸患。 灵缘斋、天庭都是指望不了的,真正能代表徐浩利益的,只有他自己。 他自己若不争,谁能替他着想? “修行一途,就要竞争,拼了性命争夺一线胜机啊。”徐浩口中喃喃,他的眸光再度坚决起来。 数天之后。 东海。 无名海域中的小荒岛上,方源放出了自家的梦道分身。 “开始吧。”方源淡淡地道。 梦道分身点点头,深呼吸一口气,下一刻悍然碎窍! 完美的纯梦求真体的空窍,和寻常的五转空去不同,本身就在不断的破碎和凝聚成形的过程中循环。而它的窍壁始终有一层膜,纤薄不堪,却牢牢限定着梦道空窍。 此时,方源的梦道分身只用真元稍稍一冲,就直接冲碎。 下一刻,无形的天地伟力源源不断地涌来,托举着纯梦分身缓缓升上半空。 轰隆隆! 天空中乌云翻腾,雷声滚滚。 小岛周围波涛越来越大,很快就变成惊涛骇浪! 环境变得恶劣起来,在这种环境下运用蛊虫,不论仙凡,都会遭受反噬。 反噬严重的话,即便仙蛊都要损毁! 天意似乎已经暴怒! 方源这个可恨的贼子,居然想提前成就梦道蛊仙。 这不是天意的原本计划。 它违背了宿命的安排。 不可饶恕! 不可原谅! 方源仰望天空,目光平静而又坚定。 天道不允又如何? 那就争! 那就战! 这世间最能依靠的,不是家族也非门派,不是亲人也非爱人,而是自己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