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六节:王小二失忆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二十六节:王小二失忆

悲风山脉。 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山洞中,中洲四大淫贼选择在这里暂做休整。 东淫陈淫道,西贱郁八光,南骚施暴,北荡樊春耀俱都是四转修为,在中洲的蛊师界也算是恶名昭著得很,坏了不知多少良家女子的贞操和性命。 但此刻,这四个大男人却围成一圈,盯着一个躺着的昏迷的少年进行研究。 “他怎么还没有醒啊?” “这些天来,他一直在沉睡,从未吃喝,却仍旧生机勃勃。” “你们说,他会不会是仙人?” 四位蛊师相互讨论,他们讨论的对象,正是王小二。 王小二本是一个平凡的放羊娃,命运对他而言是残酷的。方源追杀战爆发,余波殃及,让他生活的山峦崩溃毁灭,所有的亲人都没有了。 但不知道为什么,王小二不仅没有死,而且还陷入到一种奇妙的处境之中。 “你们回想一下,我们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在他身边的那些花花草草不断盛开和凋零啊。说不定,他就是曾经参战的蛊仙之一。结果战败坠落,敌人都以为他死了,没想到他借助某种手段保住了性命,但却陷入了昏睡之中。”郁八光发挥着联想。 他们四个蛊师层次还太低,没有得到过天庭在宝黄天中广泛宣传的战报。 “可是你要说他是仙人,仙人就穿成这样子的吗?”施暴手指着王小二的衣裳,面色古怪。 王小二衣服破破烂烂,打满补丁,明显就是社会最底层的那些贱民,连修行蛊道的资格都没有。 樊春耀摸着下巴:“要是我们能够搜魂就知道一切真相了。可是这些天来,我们搜魂的手段都用尽了,根本没有任何效果。这绝对不是蛊师能够达到的。” 搜魂的手段,自从幽魂魔尊开创魂道之后,就广泛传播开来。因为这手段实在是太方便了。 不会搜魂的魔道蛊师,都不好意思称呼自己混魔道。 四位蛊师不断磨牙,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情形,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 八道目光始终盯着王小二。 陈淫道蓦地开口:“哎,你们看他这一动不动的样子,若是个女仙该多好啊。” 其余三人相互对望。 “嘿嘿嘿。”下一刻,他们心照不宣地笑出声来。 又沉默了一会儿,施暴忽然咬牙:“不管了,这样干看着根本不会有进展!我要动手了。” “你想要怎么做?”樊春耀问道。 施暴狞笑一声:“这样做!” 话音未落,他就猛地出手,催动攻伐蛊虫,发出一道红光,射中王小二。 “你疯了!”其他人大惊失色。 但很快,他们又被王小二身上的奇景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。 只见王小二身上,亮起了一道道的银线,这些银线轻而易举地抵御住了红光。红光迅速削弱,转眼消失殆尽。 施暴惊得目瞪口呆,其他三人也是如此神情。因为他们都知道,这是施暴最强的攻击手段,没想到被王小二轻而易举地化解了。 “光从气息上来看,这个少年明明就只是凡人而已。” “但他却在昏睡中,都挡下了施暴的攻击,就算是五转蛊师都要专心防守的呀。” “他如果不是仙,还能是什么?这不是蛊师能做到的事情了。” “等一等,他的眼皮动了!!!” 四人惊骇欲绝,山洞中瞬间沉寂如死。 王小二逐渐睁开双眼,视线还有点模糊,脑袋也是混混沌沌。 他坐起了上半身。 扑通,扑通……四位蛊师齐齐跪下,大喊:“仙人饶命啊!” 王小二顿时吓了一跳:“你们又是谁?我这是在哪里?等等,我又是谁?” 王小二苦恼抱头,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。 四位魔道蛊师面面相觑,他们的脑海中同时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。 “难道说,仙人……失忆了?!” 数天后。 夜晚的山谷中,篝火熊熊燃烧着。 “来,喝酒!”陈淫道搭着王小二的肩膀,将珍藏了多少年的美酒,端给他喝。 王小二已经满脸通红,酒气浓重。 他刚刚接过酒碗,另一边的施暴已经满脸笑容,将烧烤得喷香的肉串,送到王小二的手中。 “来,吃吧,小兄弟。”施暴的语气肉麻得自己都想要吐了,他这个恶人,从未对别人这么好过。 王小二不仅面色红润,而且身上的衣裳也换了,材料质地均数上层。 他一边喝酒,一边吃肉:“四位哥哥,你们真是好人呐。不仅救了我,还对我这么好。” “哪里的话!”陈淫道大力拍着王小二的肩膀,“我们能撞见,就是缘分啊。” 与此同时,他心中却在滴血:“老子的美酒啊,珍藏了十几年,都不舍得喝!” “同时天涯沦落人,这没什么的。”郁八光回来了,他刚刚在周围布置了侦查预警的蛊虫,脸上满是老实可靠的笑容。 “在家靠亲人,在外就要靠朋友。只要大家相互帮衬,我相信这个世界会变得更美好!”见其他三人都表态了,樊春耀也不甘落后。 他们都被之前在山洞中的那一幕吓到了,确认了王小二是失忆的蛊仙之后,他们就决定将王小二当做大爷一样供着。 万一将来,王小二这位蛊仙忽然恢复了记忆,发现四人对他这么好,估计也不好发难了。 王小二喝着酒,吃着肉,酒足饭饱之后,又被四人安排到了最舒适柔软的大床上睡觉。 他是真的失忆了。 虽然没有丧失语言等基本能力,但是有关自己过往的生活记忆,怎么想都想不起来。 期间,四位蛊师也带着他回到了之前的废墟中,也不能触发他的回忆。 顶多,让王小二回想起了自己的姓名,并告知了四大淫贼。 王小二觉得生活很是幸福。 但其他四位蛊师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。 这四位魔道蛊师,什么时候这样服侍过人?他们凶残阴狠,向来是横行无忌的性子,怎么会受得了如此卑躬屈膝? 所以,几天之后,这四位蛊师就都受不了了。 “各位,虽然我很想从这位仙人的口中,探知到升仙的办法。但是这日子,没法过啊。” “是啊,整天小心翼翼,真的太憋屈了。” “我现在害怕的是,这位蛊仙若真的恢复记忆,真的能够回报我们吗?” “若他是正道的蛊仙,稍微一打听,就知道我们以前的事迹了啊。他会对我们四个魔道中人怎么做?” “若他是魔道蛊仙,万一回想起来我们攻击他的情形,还不得把我们都抽筋扒皮?” 四人不愧是合作多年,一起结伴行走闯荡的人物,想法都相当接近。 四人偷偷商量了一番,决定摆脱王小二。 这日子太痛苦了,回报不仅漫漫无期,而且说不定等来的是自己的死期! “那该怎么才能摆脱王小二呢?” “太直接不行啊,万一将来他恢复了记忆,不就要找我们的麻烦?” “我有个好办法。” “快讲,快讲。” “我们眼下的位置是在这里,附近这块就是弑魂平原,我们深入这个地方,然后甩掉这个大麻烦!” 翌日。 四位蛊师带着王小二,深入弑魂大凹地。 弑魂大凹地虽然地貌简单,但真实的环境却十分复杂。 这里也属于悲风山脉,原本是山峦叠嶂,平平无奇。但是方源追杀战的余波,也殃及到了这里。 在当时,黑天寺的一众蛊仙亲眼目睹了弑魂大凹地的形成—— 魔尊幽魂催发出一颗黑色魂球,却被龙宫避开。 这颗魂球就直接射到山间。 没有任何声响,刹那间,方圆千里的山峦丘陵都成了黑灰,随风而散。原本生机勃勃的山峦彻底消失,只留下一片巨大的空阔凹地。 凹地因为是受魔尊幽魂杀招形成,因此刻满了魂道道痕。 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万物生灵,全都湮灭,但魂魄却存留下来。 魂道道痕和风道道痕、土道道痕等等,相互融汇,于是就有了浓郁的魂雾,各种魂兽开始在浓雾中生存。 周围的生灵不管是误入其中,还是被魂兽主动出击。总之,死在这里的生灵越多,魂魄就逗留此处,令弑魂大凹地中的魂雾越加浓重。 五人小心翼翼地避开许多强大魂兽,深入到了弑魂大凹地的中段。 郁八光以侦查的借口走开了,其余四人暂停不动。 王小二不明所以,到了此时才问:“几位哥哥,我们为什么来到这里啊?” “当然是就在这里把你扔下啊。当然,我们不会这么明着来,我们会先勾引一些魂兽,然后装作我们不敌,为了保护你,奋不顾身地将这些魂兽引走。”陈淫道心中笑着。 除了做戏之外,四大淫贼还有恶念。 万一,这位仙人死在了魂兽口中,会不会留下什么遗产呢? 混魔道的,通常都是胆大包天之辈。 四大淫贼便是其中翘楚。 对于这种大实话,陈淫道当然不会直接说出来,而是拍拍王小二的肩膀:“小兄弟啊,我们四人之所以来悲风山脉,就是为了获取蛊材。这片弑魂大凹地乃是仙人交手所造成的,在未彻底平静下来,有很多发财的机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