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五节:方源做买卖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三十五节:方源做买卖

武庸强自镇定,又和菇人蛊仙可信鸿一番传音。 “原来方源是想要我手中的升天真传,并没有发现乎地!”武庸试探之后,心中的重担总算是放下了。 事实上,只要孔日天不跳出来主动暴露这个秘密,乎地被武家之外的人发现的可能很小。 当时,孔日天等人利用乎地飞走的情景,没有蛊仙看到。 “孔日天那伙人逃走之后,就再没有消息了。所以,方源等外人会认为,孔日天已经落入了我的手中。所以,他向我来讨取升天真传。” 武庸思量着:“我之前做的还不到位。我应该先宣布,孔日天已经被我武家俘虏了!” 虽然事实不是如此,但若是武家宣传出来,孔日天也不会主动跳出来反驳这话的。 孔日天一旦再次暴露,那图谋升天真传的蛊仙们又会像鬣狗一般,争相而来,要将孔日天这个脆弱的小身板撕扯成碎片。 “孔日天若知道我武家宣布的这样消息,一定也能明白我武家的打算。他保守乎地的秘密,也是为了他自己的安全着想。他应该不会拒绝。” 武庸想出了一条妙计,也是为自己之前的行动查漏补缺。 乎地乃是天地秘境,价值巨大,武家想要拥有它,必须闷声发大财! “升天真传可以给你带走。”武庸迅速传音,回应可信鸿。 为了乎地,舍弃一份升天真传,这是明智的。 况且这份升天真传,也不过是武家刚刚夺取过来的,只有内容,没有仙蛊。仙蛊和仙元,都还在孔日天手中呢。 可信鸿微微一愣。 武庸如此干脆,有些出乎他的意料。 他是菇人乐土中的蛊仙强者,陆畏因携带菇人乐土投靠了方源,他也就成了方源的麾下。 此次,是方源派遣他的第一个任务。 可信鸿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,心中压力是巨大的。武庸的大名他早已听闻,来的路上他还在绞尽脑汁地设想,若是武庸推托、拒绝,他又该怎么去做。 没想到真正见了面,武庸答应的非常干脆和容易。 “主上的威仪,我总是是明白一二了。”可信鸿心中长叹,感慨万分。 可信鸿接着道:“武庸大人,我家主上愿意出资,收购完整的升天真传。” 这次轮到武庸发怔。 听可信鸿的话音,似乎方源真的想公平买卖?没有想直接索要和强夺? 武庸迅速反应过来,提出了一个交易的要求。 可信鸿微微皱眉,因为武庸想要的是一份九转风道仙材,在市面上十分罕见。 这个可信鸿做不了主,连忙联络方源。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,可信鸿面对武庸的脸上,再次浮现出了微笑。 借助宝黄天,这场交易迅速达成了。 方源获得了升天真传的全部内容,而武庸则获取了一份风道九转仙材。 “方源有大量的两天洞天,市面上罕见的仙材,他拥有并不稀奇。只是,他居然真的和我做交易?!” 意外的收获了一份九转风道仙材,武庸炼制八面威风仙蛊的筹备工作,也有了不小的突破。 但是武庸却高兴不起来! 方源明明有这样的战力,来强抢升天真传,但他却没有这样去做。 他只是派遣了一位菇人蛊仙,表达了公平交易的诚意,然后真的履行了商议的结果,支付了九转风道仙材。 “好一个方源!”武庸叹息不已。 俗话说,善泳者溺水,善战者阵亡。一味地依赖自己的长处,其实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。 因为一旦有依赖,久而久之人就会走进一个舒适区,形成思维定势。遇到事情,几乎都用自己的这一个长处去处理,久而久之,其他的手段和思想角度都会消失。最终走入人生的困境,乃至绝境。 方源没有这样做。 他的确有强大的战力,可以直接出手抢夺。但这样一来,必定耗费大量的时间、精力,说不定还得不到。 毕竟这种信息完全可以抹去。 而用这样交易的方式,方源却能轻轻松松地换取升天真传。 武庸分析:“这至少说明两点。” “第一点,方源拥有众多仙材,一份九转的风道仙材在他眼里,并不有多重要!” “第二点,他虽然是当世第一人,却依旧冷静,算计至深,从不逞强。唉,当初我若是能杀了他该有多好。方源如今已经成长起来,这样的品性,未免太过可怕了。” 就在升天真传交易成功的时候,方源本体已经远赴西漠。 西漠,房家大本营。 房家诸多太上家老,几乎齐聚一堂,如临大敌地死死盯着方源。 “还请诸位不要太过紧张,我此次前来,真的只是想和房家做一笔买卖。”方源微笑。 房家诸仙却感到压力极大。 房家太上大家老房功沉声问道:“我房家能被阁下看中,这算是荣幸,还是不幸?” “诸位,我和你们的渊源可深的很。”方源开始催动杀招。 气息流露出来,立即让房家蛊仙们都从座位上蹦跳起来,纷纷催起仙蛊,大战一触即发。 “方源,你想干什么?!” “这里可是我房家大本营!” “刚刚在外,是你坦言要和我族交易,你现在若要动手,将来谁人能信你?” 房家蛊仙们纷纷大喝,紧张至极。 方源冷笑一声:“我若要对你们不利,直接攻打即可,你们房家能挡得住我吗?” 话音刚落,他的面貌就变了。 房家蛊仙们愕然:“算不尽?” 方源再次催动见面曾相识杀招,又变作另外模样。 房家蛊仙见到方源的模样,再度惊愕:“房睇长?” 房云皱起眉头,他是房睇长的养子,见到方源变作房睇长的模样,非常反感:“方源大人,您千里迢迢来我房家,难道就是变变模样,戏弄我等吗?” 方源看向房云,意味深长地道:“云儿,为父不在的这段时间,你为何不转修智道呢?为父给了你足足三只智道仙蛊,还有智道传承。而今房家并无智道蛊仙主持,你不顶上来,还能指望哪一个?” “你,你!”房云手指着方源,双眼瞪圆,惊骇欲绝。 其余房家蛊仙也纷纷变色。 他们都听出了蹊跷来,心中猜测到了某个真相,就是这个真相让他们陷入了恐慌之中。 “没错。我既是算不尽,也是后来的房睇长。我和你们打的交道,原本你们想象的多。”方源环顾全场,朗笑一声。 房功脸色铁青,已经坐不住了,直接站起身来:“你如何证明?” 方源一边开口,对其他房家蛊仙抛出大量证据,另一方面则对房功传音,冷笑着:“房功,你和房睇长打当初牺牲算不尽,尽快炼化豆神宫的计划,你真要我说出来吗?” 方源证据不仅丰富,而且确凿,很快就让房家上下明白了前因后果。 “原来,方源早就潜伏到了我房家!” “他还成为了我房家的客卿太上长老!” “天哪,就连房睇长二家老都被他冒名顶替了,我们到现在都没有发现!!” 房家蛊仙们发现了真相后,各个脸色苍白,浑身冒冷汗。 这太可怕了。 若非方源主动曝光,他们还一直以为,房睇长陷落在了神帝城当中呢。 宿命大战以来,房家就一直试图和天庭交涉,想要付出代价换取房睇长回来。 “这么说来,豆神宫坑害的是你的一个分身。而我族的太上二长老是死在你的手中!”房功望着方源,目光冷峻。 房功白须张扬,宛若狮鬃,身材雄伟魁梧,浑身上下肌肉贲发,宛若岩石磊磊。面对杀害自家太上二家老的凶手,换做其他人,房功恐怕就直接动手了。 但面对方源,他只能按捺不发,目光复杂,有明显的愤怒和恨意,还有无奈和忌惮之色。 方源太强大了,魔威赫赫,战绩骇人,房功根本不敢轻举妄动! 方源继续道:“若说房睇长是死在我的手中,这句话的确是对的,但也可能是错的。房睇长的肉身是毁了,但房睇长的魂魄仍在我手中。你们房家要么?” 当初,方源为了规避魂灯蛊的侦查,并没有杀死房睇长,只是分离了他的肉身和魂魄。 房睇长的魂魄,一直是方源手中的俘虏之一。 房家蛊仙们闻言,纷纷振奋起来。 “房睇长的魂魄在你手中?” “太好了,太上二家老有救了!” “难怪我们和中洲联络,他们一直都敷衍我们。原来他们手中并没有真正关押我们的太上二长老啊。” “如今天下,宿命已经被我毁了。房睇长魂魄尚在,只要寻求一具蛊仙肉身,他就能再次回到房家,回到你们的身边。” “若是这份蛊仙肉身专修智道,那么房睇长复活回来,带给你们房家的帮助会更加及时和庞大!” “现在,房家的诸位,告诉我,你们想要达成这笔交易么?”方源发出最后的通牒。 房家蛊仙沉默,纷纷看向房功。 关键时刻,还需要房功这位八转蛊仙定夺! https:///book_2644/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