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节:骨肉团圆 - 蛊真人

第二十七节:骨肉团圆

?“形如狮虎的头骨雕像,这不就是传闻中那个需要二人合力的机关?”方源心中立即闪过一个念头。 “这雕像的尖牙上,还刻着字。”白凝冰又有新发现,她顺着字低声念道,“双子同心,三灵合一。有缘无缘,切莫强求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 “这是开启此处机关的密语。双子,表示必须是两个人一起行动,才能开启机关。三灵,分别指的是人的心、掌、目。”方源回忆道。 人体四肢中最灵巧的是手掌,五官中最灵动的是双眼,而人的心念思绪快若电光火石,最是灵活。 所以,统称为三灵。 “来,将手心贴在雕像的瞳孔上。” 头骨雕像的眼眶中,塞着一对晶莹剔透的红宝石。宝石大如海碗,上面倒映出方源和白凝冰两人的身影。 但是方白二人,将手心搭在宝石瞳孔上,久久却毫无异动。 “呵呵,说的头头是道,结果却是错的。”白凝冰不放过挖苦方源的任何机会。 方源亦是脸色一沉,前世的记忆中,这处机关被百花重点描述过。按道理来讲,就是这样做才对。但为什么却没有动静呢。 “双子同心,三灵合一……”方源口中喃喃,“三灵合一他是做到了,但是同心,同心……” 随着思考,他的眼中渐渐泛出一丝神采。 难道说,要开启这道机关的两个人,必须是同心同德的么? 若是这样,自己和白凝冰虽然在一起行动,但却是情势所迫,事实上貌合神离,各有算计。怎么可能做得到“同心”! 想到这里,方源不由地再次将目光落到百生、百花的身上。 于是,这对兄妹再次被方源踢醒。 “恶贼,你究竟想要怎样?!”百生苏醒之后,发出愤吼。 百花却也不哭泣了,一双大眼睛紧紧地盯住方白二人,流露出浓郁的仇恨之色。 这次方源已经不耐烦解释。直接抓住两个人的手掌,分别贴在这一对红宝石的瞳孔上。 不愧是命中注定的继承人,这两人的小手刚贴上去,红宝石就骤然发亮。 咔嚓咔嚓。 头骨缓缓张开嘴巴,露出里面一大堆的煤石和干柴。 在黑色的煤石中央,是一个形制古朴的陶瓮。一份卷轴,依靠在陶瓮上。 “这是何意?”方源将两人随手甩在地上,拾起卷轴一看,这才了然。 原来这传承之主灰骨才子,资质不高,一生修行都为此感到苦恼。 终其一生,他都在致力于研炼出一种蛊,能够帮助蛊师快速修行。 辅助修行的蛊虫,已经有许多。最典型的,就是酒虫。但是这些蛊虫,大多珍稀无比,难以推广。 灰骨才子心志很大,想研炼出一种能够广泛运用的优良蛊虫。 但直到他寿命完结,失败过无数次,也没有试炼成功。 在他生命的最后关头,也许是上苍的怜悯,使得他在布置白骨山传承的时候,忽然有了一个极其巧妙的灵感。 在没有蛊虫辅助下,一位蛊师想要提升修为,最主要的方法是什么呢? 那就是借助长辈的力量,进行灌顶。 当初在青茅山,古月赤城就一直接受着他的爷爷古月赤练的真元灌输。 但是此举,却有一大弊端。 那就是真元各异,依靠长辈的优异真元来洗练窍壁,会留下异种气息,将来会极大地制约蛊师的发展。 除非用净水蛊来洗去异种气息。 然而,净水蛊也是数量稀少的蛊,寻常蛊师很难得到。就算是家老级人物,也要靠运气,耗费很大的代价。 因此,灌顶方法也并不普及。 于是这灰骨才子就有了一个奇妙的构想。 如果有一种蛊,能够将别人的真元,转化为自己的真元,那么灌顶之后,岂不就没有了异种气息这个后遗症吗? 经过一系列的尝试,他排除了许多可能,最终留下了一个成功性最大的方案。 这个方案的名字,便是——“骨肉团圆蛊。” 卷轴中言道:要炼制出这种蛊,必须得两位蛊师同时出手。而这两位蛊师,必须有血亲关系。父母和子女,或者双胞胎。依靠同根血脉中的联系,才能进行真元的转换。 当然这个构想,灰骨才子已经来不及实践了。在他做了大部分的准备之后,他在最关键的地方无奈止步。 他虽然有两个称号,却是单独一人。他缺少两个符合条件的蛊师。 卷轴最后的内容中,显露出灰骨才子的无尽遗憾。 他没有时间再做准备,只能留下这处高台。但如果后来人有缘至此,能够开启这道机关,看到这份卷轴,那就说明符合条件的蛊师出现了! “不妨尝试炼制,不管结果如何,请在我的坟前倾述一声。”卷轴中的这句话,包含了灰骨才子一生的执念。 原来方源脚下的这座平台高塔,就是灰骨才子的坟墓。 不用尝试,方源已经知道,骨肉团圆蛊的构想是成功的。因为在前世,百生、百花就是凭此双修,成为正道双星,以五转修行将百家的势力推到鼎盛阶段。 但对于方源来讲,现在却有些麻烦。 他原本以为,骨肉团圆蛊已经是成品,但事实上它还没有炼制,连半成品都算不上。 要炼制出骨肉团圆蛊,他和白凝冰也不满足条件。 除非古月方正在场。 不过就算是这样,恐怕炼制出来的骨肉团圆蛊也不会很好。 按照卷轴中所述,骨肉团圆蛊是一个系列的总称,而非特指一种蛊。炼制蛊虫的两位蛊师,越是情同意和,炼制出来的骨肉团圆蛊的品质便越好。 依照方源和方正的关系,炼制出来的骨肉团圆蛊绝不会理想。 在方源前世,这骨头团圆蛊,定然便是百生、百花所炼。但是如今提前了这么多年,他们虽然情同意和,但却还没有成长为蛊师,也满足不了这个标准。 骨肉团圆蛊,是方源最重要的目标。如今材料、熔炉都已经被灰骨才子准备好了,只欠临门一脚的炼制。 要放弃,方源自然不甘心。 但是要炼制,先不说满足不了合炼条件,后面还有一群强敌正在追杀过来。 时间紧急,方源咬了咬牙,决定冒险一试。 他和白凝冰两人只占标准的一半,但百生、百花这对兄妹却占了标准的另一半。若是四人合作,或许有成功的希望。 “来搭把手罢。”方源开始点燃头骨塑像中的干柴。 火焰瞬间升腾起来,熊熊燃烧。 “你打算强行炼制?”白凝冰吃了一惊,“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。” 话虽如此说,但她终究还是出手,掌心贴在红宝石瞳孔上,往里面灌注真元。 火焰骤然变色,从橘黄色变成幽蓝。 陶瓮在火焰中接受烤制,里面沉眠的数只蛊虫被烧醒,开始疯狂的挣扎。陶瓮不断颤动,却并未破损。 炼制的步骤并不繁琐,方源和白凝冰交替灌注真元。 很快,就到了最关键的一步。 此步需要两位蛊师身上的新鲜血肉,投入火中煅烧。卷轴中言明,此步骤血肉越多,效果越好。 “正好有肉白骨在手,割下几块肉来也无妨。”白凝冰正欲动手,却被方源阻拦下来。 “慢着,我还有一个更好的主意。” 白凝冰顺着方源的视线,看向百生、百花这对胞胎兄妹。 “你竟然要临时篡改秘方?”白凝冰顿时明白了方源的意思,眼中闪过一丝不忍。 “你们,你们想要干什么?!”百生将妹妹护在身后,一时间,他感到了大祸临头、末日来临的焦躁和恐慌。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在方白二人炼制蛊虫的时候,他们心知逃脱不掉,因此一直乖乖地呆在一旁,等待族人救援。 但现在,百生心中极度懊悔! “感到荣幸吧,你们的牺牲,将见证一种全新蛊虫的诞生。想来,灰骨前辈泉下有知,也会很开心的吧?”方源狞笑着,向这对兄妹逼来。 “妹妹,快跑!”百生大叫着,不退反进,冲到方源跟前,一把抱住方源的腿。 “哥哥!”百花眼泪夺眶而出,正当她犹豫的功夫,方源已经将百生敲昏。 眼看着方源向她逼来,巨大的恐慌蔓延在小姑娘的心头。 她转身就跑,但怎么及得上方源的步伐? 她很快就被方源抓住,一颗心沉落谷底,徒劳的挣扎中失声哭喊:“娘,你在哪里呀?” 方源面容冷酷至极,又将她敲昏。 三下五除二的,将这对兄妹的衣服都扒光,然后一手提着一个,将他们抛入到火中。 他们都不过是凡人,按理来讲,落入火中,必死无疑。 但就在这一刻,异变突生! 火焰猛地从幽蓝色,化为灰白色。 百花、百生这对兄妹,置身在火焰当中,却安然无恙。 这神奇的一幕,不禁让白凝冰、方源二人错愕,当事人百花、百生兄妹俩也惊得瞠目结舌。 “传闻中,灰骨才子在临死前,曾经和百家的一位女子生情。难道说……”一瞬间,方源脑海中有一道电光闪过,联想到了很多东西。 百花、百生显然具备灰骨才子的血脉,否则绝不会引发这等异变。 白凝冰试着接触这灰色火焰,结果铩羽而归,灰色火焰有恐怖威能,幸亏白凝冰觉察到不妙,及时撤退。 灰白火焰骤然一盛,百花、百生消失在火焰当中,不知道被传送到何地去了。 这一幕,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发生,方源和白凝冰不禁都有些惊疑不定。 百生、百花必定是另有机缘,他们俩消失之后,灰白火焰也消失了,还原成原先的幽蓝色。 “怎么办?”白凝冰眉头紧皱,合炼蛊虫一旦失败,蛊师也会遭到反噬的。 但现在出了这等意外状况,说不定继续下去,反而麻烦更大。 方源强自按捺下纷纷扰扰的情绪,脑海中思绪念头剧烈翻腾。 “继续!”他想了想,决绝地开口道。 没有再迟疑,方源当即催动兜率花,吐出一柄利刃。 他伸直了前臂,利刃一削,鲜血横流,自身的一块血肉就被他抛入到一人多高的火焰当中。 “你来。”做完这一切,他将利刃抛给白凝冰。 “你确定有用?”白凝冰犹豫了一下,同样用利刃切自己的前臂。但因为冰肌的缘故,利刃像是砍在坚冰之上。 不得已,白凝冰只好唤出锯齿金蜈,将自己的一块肉绞了下来。 当她的这块肉,抛入到火焰之中后,顿时火焰顺利转变成了紫红色。 “好,成败就在此一举了!一起灌注真元。”方源大喜过望。 二人同时向头骨的宝石瞳眸中倾注真元,机关开始缓缓闭合。仿佛是一只骨兽,张开大口,将熊熊燃烧的火焰吞入口中。 两排尖牙紧密地咬合在一起,牙关紧闭,火焰在其中燃烧,将头骨都灼烧成一片绯红色。 砰的一声,似乎是陶瓮发生了爆炸。 整个头骨都因此一颤。 听到这声炸响,方白二人齐齐松手。 方源一边紧盯着这边的动静,一边伸手向白凝冰。 他没有开口,但白凝冰已经知道方源想要什么。 她哼了一声,为此刻大局着想,只得将肉白骨交给方源。 她没有顷刻炼化蛊虫的本事,但方源却有。 肉白骨在春秋蝉的气息下,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,被瞬间炼化。 不过方源虽然炼化,但是碍于修为,却用不来肉白骨。因此又转交给白凝冰。 白凝冰接到手中,立即催用,一捧橘黄色的光芒笼罩在前臂的伤口上。几乎眨眼功夫,皮肉就长好,伤势痊愈了! 但是白凝冰的三转巅峰的真元,也在瞬间消耗掉两成! 肉白骨的弊端,就是需要瞬间消耗大量的真元。换做方源的青铜真元,哪怕是用到元海干涸见底,也催动不起来。 紧接着,白凝冰又给方源治疗。 方源脸色苍白,短短片刻,他没有冰肌可以止血,因此失血较多。 前臂上的伤势虽然痊愈了,但是疼痛感却依旧强烈,整个心弦都随之痛得颤抖。甚至都有头晕目眩的感觉! 不过两人都是意志如铁之辈,尽管如此,两人亦是面不改色,硬生生地撑住剧烈的痛楚。 须臾之后,头骨缓缓张开,里面的火焰早已经消散。 陶瓮以及百生、百花的尸骸,都没有丝毫残留。 两只蛊虫出现在方源的视野当中。 他们一青一红,如两个玉镯,相互套在一起。悬浮在半空中,静静地散发出温润的光泽。 “这就是骨肉团圆蛊么?”没有时间细细查看了,方源捞到手中,瞬间炼化,就收入空窍。 “走!”他拔腿飞奔,跑下高台,率先钻入大厅尽头的新密道。 仅仅只是片刻,百家蛊师来到了这处大厅。 “有人在这里炼过蛊!”空气中残留的气息,让许多家老都神色一动。 “快看,这里有两位少主的衣衫。”很快,他们就发现高台上被方源扯烂撕碎的童装。 看到此处,一股极其强烈的不妙感,冲击百家族长的心田,几乎让她眼前一黑。 她甚至不敢去联想。 “追!他们就在不远处,我的孩子也一定在他们的手中!”百家族长嘶吼着,双眼充斥血丝,一片通红。 (ps:章节已修改。此章情节夸张,脱离现实,目的是在表现主角的魔性、冷酷和凶残。如果该情节冲击太大,还望读者们海涵一二。希望诸君能辩证地看此章,不要过分代入。读书是体会另一种人生,网文更是一种娱乐消遣,别把游戏当成真。)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