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四节:从今天起,你就是诗仙!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五十四节:从今天起,你就是诗仙!

?眼看着劫雷就要射中李小白,苏琪涵一飞冲天。 她奋不顾身地冲上去,想要牺牲自己挡下劫雷。 “唉,痴儿。”一个身影忽然出现,拦下了苏琪涵。 苏琪涵看到来人,惊喜交加,叫道:“爹!” 来者正是当朝的苏尚书,华文洞天中的七转蛊仙。 “李小白乃是我苏家的姑爷,你爹我怎么会放任他不管?你安心待着,不要捣乱。”苏尚书宽慰苏琪涵,心中叹息。 女大不中留啊。 苏尚书虽然也看好李小白的潜质,但对李小白的行径却是颇有意见。 本来苏尚书是想要将李小白招为苏家的女婿,传授他苏家家传,使得李小白升仙,安排他在朝中做官,一步步为他铺路,同时也为苏家建造栋梁人物。 但李小白终日晃荡,在外面采风,一点都不想为官,这等行径让苏尚书心底十分反感。 他也做过尝试和努力,但李小白眼界极高,怎可能将华文洞天中的一个小朝廷放在眼里?他可是古月方源的分身之一,志向远大,绝非一个华文洞天能够束缚的。 “这小子虽然不识时务,但终究是我苏家的人,我女儿心爱的男子。虽然他此次升仙渡劫,着实莽撞,不知天高地厚。但我还是要保住他!”苏尚书心中暗叹,一挥官袍,催出一道亮丽虹光,向三颗惨绿劫雷拦截而去。 “可恶,可恶!果然是苏尚书!”杜志晓看到这一幕,气得浑身颤抖,口中大吼,“我不甘心!李小白,你的命太好了,得到如此大人物的青眼。我恨啊,太可恨了!” 杜志晓眼看自己的阴谋算计就要落空,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从他的左边地下,猛地钻出一个身影来。 这身影破空而飞,赫然是一位蛊仙。 蛊仙蒙着面,向苏尚书杀去。 苏尚书只能和其交手,脸上怒意满满:“好得很!苏某人政敌颇多,你是当中的哪一位?居然有如此手段!” 蒙面蛊仙故意让声线沙哑:“苏尚书,你是个明白人。你有一个好女婿,但这个女婿太过优秀了。你们苏家还是不要如此强盛得好!从现在起,你别想再帮到他。” “竟有人帮我?!哈哈哈,好,太好了!”杜志晓微微一愣后,旋即狂喜,不禁手舞足蹈起来。 “爹!”苏琪涵站在地面上惊呼,“快帮帮小白啊。” 咻。 劫雷又至,李小白只能催动杀招,形成诗壁。 杜志晓狂叫:“你休想挡住!” 从他身上再次升腾一股灰烟,竟再一次族长了灾劫威能。 劫雷轰破诗壁,虽然绝大多数的威能都被抵消了,但是还有惨绿色的火焰附着到了李小白的身上,开始不断灼烧。 “小白!”苏琪涵大惊失色,就要奋不顾身地冲过去。 即便她没有解决之法,也想要和李小白同生共死! 但关键时刻,李小白的手臂从气茧中猛地钻出来,对下方的苏琪涵挥手:“不要轻举妄动,此情此景,危在旦夕,我心中情绪涌动,灵光闪烁,我有一股,有一股吟诗的冲动。” “啊?”苏琪涵愣住。 苏尚书和蒙面蛊仙的厮杀,也僵滞了一下。 苏尚书忍不住侧目,如今的朝廷和江湖都流传着李小白吟诗翻盘,绝境重生的事迹。 “又来?我倒要看看,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能胜过老天!”杜志晓面色阴沉至极。 当初他就是在巨大的优势下,胜利在望。忽然李小白吟诗一首,直接反败为胜。 这个经历从此成了杜志晓心中最浓重的阴影! 众人全力倾听,就听见李小白吟诵道:“松下问童子,言师采药去。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” 二十个黑字,从李小白的口中飞舞而出,形成四段,围绕他身边飞旋。 几个呼吸之后,这四段诗词化为一股浓郁的云雾,不断翻卷。 李小白身上灼烧的惨绿火焰,统统被这些云雾吸纳进去。 呼的一声,白色云雾骤然消失,惨绿火焰也点滴不存,再不能折磨李小白了。 杜志晓目瞪口呆。 苏尚书交口称赞:“好诗,好诗。辞藻简炼明直,更贵在抒情,平淡中见深沉。以简笔写繁情,情真意切又有起伏不平!” 苏琪涵双手抱拳在胸,仰望李小白,双目闪着崇拜的光:“李郎就是如此不俗!此诗白描无华,造型自然,却又色彩鲜明,浓淡相宜。郁郁青松,悠悠白云。青翠挺立中隐含无限生机,茫茫白云,深邃杳霭,捉摸无从,令人起秋水伊人无处可寻的浮想。太美了,这诗情画意真的太美了!” 蒙面蛊仙哈哈大笑:“我懂了,我听懂了。李小白,你是一个真隐士,诗中白云彰显了你的高洁,苍松是你的风骨。你想要脱离繁俗,去往超尘绝俗的青松白云之中。是我杞人忧天,你这样的人物怎可能屈居于朝堂之中呢?罢了,罢了,我这就走,这就走。你这样的才情,毁了你,真的太可惜了。是诗词文坛的损失!我可不想成为历史罪人。” 蒙面蛊仙说完,竟真的抽身而走。 留下一脸复杂神情的苏尚书。 “走了?就这样放过他?!”杜志晓直接吐出一口鲜血,他踉跄几步,勉强撑住身体,没有往后栽倒。 “又是这样,又是这样被李小白的诗词才情所折服。我不甘啊,我不甘,这样的待遇应该是独属于我才对!” “啊啊啊!”杜志晓狂叫,再次冲身上催出一缕灰烟。 与此同时,杜志晓年轻的面庞迅速沧桑起来,从一位青年转变成为中年男子。 灰烟飞上半空,终于被苏尚书发现:“是你暗中作梗?杜志晓,你曾经是天下闻名的第一才子,居然做这样的勾当!” 杜志晓惨笑:“天下第一才子?我已经不是了,所以这个称号我要重新夺回来!” 苏尚书低喝:“看来今日,我只好对你痛下杀手了。” “你想得美!”忽然又有一人,从杜志晓右边的山谷中飞出来。 这位蛊仙也是蒙面。 “还有人助我?”杜志晓大喜。 蒙面蛊仙和苏尚书交手,苏尚书被缠住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灰烟融入劫运。 灾劫威能暴涨,这一次又是三颗惨绿雷球,射向李小白。 苏尚书怒不可遏:“苏某人政敌颇多,你又是当中的哪一位?” 蒙面蛊仙冷笑:“你猜中了,又能如何?这次劫雷,你的女婿绝对挡不住,他死定了!” “小白!”苏琪涵高喊,声音凄凉,满脸绝望之色。 李小白却是再次伸手:“此情此景,危在旦夕,我心中情绪涌动,灵光闪烁,我又有一股吟诗的冲动了。” “嗯??你还来?我不信,我不信!”杜志晓疯狂摇头。 苏尚书心中担忧:“危机刺激,令蛊修灵感爆发,临场创造出绝世佳作,从而改变自身处境。纵观朝代历史,这事情发生过不少。但这种事情通常都是压榨了极限潜能,几乎可遇而不可求。李小白这次危险了!” “小白,我相信你,你快吟吧。”苏琪涵却是自信满满。 李小白咳嗽一声,心中叹息。 他本来不想这样高调的,但是没有办法啊。 他的手段难以抵抗灾劫,只能依赖华文洞天中的杀招——济文才了。 这记杀招乃是华文洞天的原主人施展,只要洞天一直存在,就会一直有效。 原主人的仙道杀招。任何一位纯正的人族,只要创造、吟诵出出色的文章,题材不限,就能够获得这片洞天的感知和奖赏。 刚刚,正是李小白吟诗一首,得到奖赏,将身上的惨绿火焰给消除了。 于是,李小白再次开口吟诵道: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” 诗词一出,劫雷消退,效果好得不得了! “好诗,绝世好诗!独钓寒江,幽静寒冷。千山万径对孤舟独钓,绝灭二字彰显极端的寂静、绝对的沉默。在如此的背景下,竟阴极阳生,物极而反,雪中垂钓,立即有了生气,画面浮动,一切都玲珑剔透起来,彰显出了诗人空灵剔透、摆脱世俗、超然物外的清高孤傲之情。我懂了,我真的懂了。李小白,你从来都没有做官的志向!你这样的人,如此的才情,我不忍心杀你,我走了!”第二位蒙面蛊仙感慨万分,口中连连夸赞一番后,直接退走。 噗! 杜志晓狂喷一口鲜血,轰然倒地。 “又是这样,又是这样!我也知道他的诗词好,真的好。但是越好我的心就越难受啊。我实在听腻了这些称赞,也听烦了。我要你死,我要你死!” 杜志晓再次催发灰烟,从中年转变成了一位老者。 李小白再次面临险境。 “我说你至于吗?”李小白暗自蛋疼,“又要让我吟诗?” 他很不想这样做,太高调,太突出了。 会惹来怀疑的! 所以,之前扬名天下,李小白都是严格控制自己,只吟诵了三首诗词。现在渡劫,又吟诵出了两首新的,看样子还要再吟出一首“新诗”来。 “真拿你没办法,吟吧!”李小白瞟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杜志晓,很无奈。 李小白高吟出声: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。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” 李小白因此危机顿解,劫运消散,三气融合炸出仙窍,他成为了一位信道蛊仙! “苍天呐,既生了我,又为何生李小白呢?”杜志晓大吼一声,凄凉无比,随后带着一脸的悲愤、无奈、仇恨之色,当场咽气了。 “从今天起,你就是诗仙李小白!”苏尚书飘到李小白的面前,一脸复杂之色。 他叹息道:“后生可畏,原来一直是我小看了你啊。我本来想安排你到朝中做官,但你志向如此远大,和你相比,我就是一个俗人。可笑可笑啊。从今往后,你尽管去四处游历山川,只要你不辜负我的女儿即可。” “啊?”李小白张了张嘴,他很想说其实做官真的不错,有资源又会有人脉。但是诗词已经吟诵出去了,“志向”已经表达了。 所以,李小白只好最终道:“岳父大人,你尽管放心,我会保护好涵儿的。” 李小白、苏尚书落到地面上。 “李郎,你真的太厉害了!你的才情浩瀚如海,根本无法用常理来判断。”苏琪涵飞奔到李小白的身边。 苏尚书听到自家女儿如此说,心里有些不舒服,但也无法反驳什么,毕竟一切他都看在眼里,亲眼目睹过。 李小白摸了摸鼻子,心想这次真的是玩大了一点,只要将错就错地道:“实不相瞒,从我记事起,我就总觉得自己和其他人是不同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