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九节:风兄你?!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五十九节:风兄你?!

?数日后。 商量山第二内城。 商睚眦等人刚聚在一起密谋不久,就惊怒地发现他们被包围了。 “周全、卫德馨!你们狗胆包天,居然敢在第二内城纠集大批蛊修!” “你们想干什么?我们都是商燕飞的儿女,是你们主子商心慈的兄弟姐妹!” “你们这些外人,难道还想在这商量山中,对我等商家族人动手不成?” 商睚眦等人皆是满脸怒容,大声呵斥,故意让声音传播,扩散到整个第二内城。 第二内城乃是商家族人的居所,这番动静立即引起无数族人的重视。 很快,就有数百位族人来到事发之地,反把卫德馨、周全带的这些人包围起来。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 “是卫德馨统领,还有周全总管,是商心慈的左膀右臂。” “他们围困的,可是商囚牛、商睚眦等人呢。” “周卫二人也太大胆了,居然敢堂而皇之地对我们商家一族动手!” “别急,周卫二人若是没有商心慈的指示,怎么会敢动手?” “有好戏看了!这明显涉及到权利之争。” 商家的族人们议论纷纷,事情闹大了,有更多的族人正在赶来。 卫德馨冷笑。 周全则大声宣布道:“近日来,商量山市场假蛊泛滥,我等已查明真相。你们皆是幕后真凶,快快束手就擒。我主仁厚慈善,或可从轻惩处。” 商睚眦等人心头狠狠一跳。 商一帆站出来:“放屁!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明明是商心慈在位无能失德,处理不好这个大问题,就拿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开刀。她好狠的心肠啊!” “放心,你们不要急着狡辩。”卫德馨打断道,“我们既然能公然围捕你们,自然是有确凿的证据。” “什么证据?” “商心慈呢?让她出来说话。” “是啊,你们俩算什么东西,你们不过是商心慈的两条狗而已!” 商睚眦等人纷纷怒喝。 周全冷笑道:“诸位,你们是害怕了吗?” “我们都是商家子孙,从不恐惧什么!只是很多时候,强逞勇气只是愚蠢。我们若随你们走,到了你们的地盘,你们屈打成招,我们总是是冤枉的,也会被你们栽赃成真!” “你们既然说有证据,那就在这里,当着大家伙的面,在光天化日之下对峙!!” 商囚牛、商螭吻相继开口道。 商睚眦、商一帆暗皱眉头。 “是啊是啊,有什么事情当着我们的面说清楚!” “就是!你们包围的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我们商家曾经的少族长!” “即便他们现在不是少族长了,也不是任由你们这些外人拿捏的。” 最外围的商家族人们纷纷鼓噪道。 周全哈哈一笑:“一切都不出族长所料。好,既然你们要证据,那我们就让你们死心。这是物证!” 周全一招手,地上立即出现了一大堆的蛊虫。 卫德馨补充道:“如今商量山市面上的假蛊,都已经在此了。” 商一帆嗤笑一声:“就这个?拿出一堆东西来,就凭空栽赃到我们头上?” 周全笑道:“当然不是平白无故。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表明,这些假蛊都是风天语炼制出来的。而他现在就在你们当中,他是受你们指使的。” 一瞬间,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在了风天语的身上。 商睚眦等人密谋,风天语乃是关键人物,自然也在其中。 “果然是风天语啊!” “这位炼道大师怎么在这里?” “我也才刚刚认出来。” “真的是风大师啊。” 周围声浪明显嘈杂起来。 商睚眦终于忍不住,猛地迈前一大步,将风天语挡在身后:“周全!你血口喷人,污蔑我商睚眦的至交好友。这个事情绝不算完!因为此事远比你污蔑栽赃我更加严重!!你若没有确凿的证据,证明这些假蛊都是风兄炼制的,那我一定要求见父亲,求他老人家主持公道!” 周全哈哈一笑:“我当然有证据。说吧,风天语,这些假蛊是不是你炼的?” 商睚眦等人微微一愣。 然后,这伙人就听到风天语用十分平静自然的语气,坦诚道:“周总管说的一点都没错。我是受商睚眦一伙人的指使,才炼制这些假蛊,特意扰乱市场,想要对商家现任族长不利。” “什么?” “哈?!” “风,风兄你?!!” 一瞬间,全场哗然。 商一帆等人死死地瞪着风天语,脸上全是难以置信的神情。 商睚眦猛地转身,满脸都是怒容和震惊。 风天语居然临场反水了? 他图什么? 怎么会这样! 难道商心慈给他开了更高的价码? 这不可能! 为了请动风天语出手,商睚眦和其他人都几乎掏空了家底。商心慈短时间内怎么可能筹集到足够的筹码?! 但事实偏偏就这样发生了。 这对商睚眦等人完全是致命一击! “不,你不是风兄!”商睚眦神情扭曲,还想挣扎,“你一定是别人假冒的,就算你是真的,恐怕你也被商心慈那个毒妇控制了!” 商睚眦的全力吼声在此刻显得如此浅薄无力。 周全继续道:“放心,我的人证可不只是风天语大师一人。其他几位,你们怎么说?” 下一刻,商囚牛深深一叹:“我承认,我们的确犯过这样的事。” “商囚牛!!!” “老大,你?” “你是疯了吗?” 然而,疯了的不只是商囚牛,还有商螭吻。 她也站了出来,亲口承认周全的指证。 商睚眦差点一口老血当场喷出来,商一帆气得浑身发抖:“你们俩个,大事就败坏在你们俩身上。” 商螭吻浅笑:“可不止我们俩。” 她曾经执掌演武场,一直和商心慈关系很不错。当年商心慈的情报生意,也助长了她的业绩。 而商囚牛则摊开双手:“不久前,风天语和商心慈一同找到我,既然风大师都已经投靠了商心慈,我们还能怎么办?根本没有任何胜算。商心慈有如此手段,族长之位是我们撼动不了的。我们失败了,承认这一点吧。” 所以一切的关键还在风天语的身上! 商睚眦明悟到这一点,用几乎可以吃人的目光锁定风天语:“风天语,你给我交代!我知道,你绝非贪图美色之人。你秉性如此清高,只对炼道有兴趣。我绝不信商心慈的魅力如此巨大,将你彻底招揽。你告诉我,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?” “哼。”风天语冷笑一声,“区区凡俗,怎能懂得我的追求?快快束手就擒!” “你们都给我死!”商睚眦心态彻底爆炸了,当即动手。 商一帆等人紧随其后。 商囚牛、风天语以及周全、卫德馨一伙也早已严阵以待,双方立即爆发了一场混战。 商家族长们仍旧围观,没有插手的人。 “情势已经很明朗了。” “没想到商心慈族长如此厉害!” “这真是奇迹。居然有人能够折服风天语大师啊。” “曾经武姬大人也招揽风大师,当众开出高价,诚意十足,风天语大师理都不理!” 商睚眦、商一帆等人很快就陷入下风。 周全等人有备而来,商囚牛、商螭吻等人更被策反,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,太诡异,让商睚眦等人猝不及防。 “不!我不能输,我还有底牌。这是你们逼我的,都是你们逼的!!”眼看着自己就要被俘,商一帆忽然大吼起来,猛地抛出一座凡蛊屋。 凡蛊屋宛若牢笼,轰隆爆炸,放出里面的一个泥怪。 这泥怪一眼看去,就知道非同寻常。 它呈现模糊的人形,表面泥浆滚动,浮现出无数人脸。 这些人脸扭曲狰狞,充斥极端的怨恨之色。让人看了,都不禁心头发寒。 “你贱!”泥怪忽然大吼一声,扑向周全等人。 周全等人与其交手,立即处于下风。 战场局势顿时颠倒。 “我们快走!”商一帆大声呼喝。 泥怪敌友不分,实力强悍恐怖,冲入围观人群,大肆屠戮无辜,让现场一片混乱。 趁着混乱,商睚眦等人惊险逃走。 商量山他们是不能待下去了,一路逃窜出去,沦为魔道蛊师。 而泥怪给第二内城造成了巨大的胡乱和损失。 它不仅战力恐怖,更难缠的是几乎杀不死,恢复力极为强悍。 最终,周全、卫德馨等人费尽全力,之后又有商心慈全力支援,牺牲了十几位蛊修,这才将泥怪勉强再度封印起来。 假蛊风波平息了,商心慈不仅保住了族长之位,还将风天语收为下属,声望大增。 但商一帆的反扑手段,也给商心慈留了一个烂摊子。 商燕飞接到汇报后微微一笑。 商心慈的表现,不仅没有让他失望,更让他有一种惊喜之感。 他从未想过商心慈会做到这种程度。 最让他满意的一点是:商心慈从未对商睚眦等人动手,最后也只是对付闹事的泥怪。 至于商一帆、商睚眦等人,既然本事不济,沦为魔道蛊师,那也很好。 “他们体内都藏有我的血道手段,可以在危难关头护身。气潮掀翻尘土,到处都是仙缘和传承。他们想要成仙,那就看他们各自的努力和机缘了。” 商燕飞从不溺爱子女,当初他为了登上族长之位,将个兄弟,一个姐妹逼得自杀。 他曾力排众议,耗费巨资远征,将山寨一干老小尽数屠戮。头颅堆成小山,摆在当初反对远征的家老们的面前。 他又任人唯贤,就算是对自己的子女也不例外。原先商家少主之位,有十五个。他上任之后,直接缩减了三分之一。 “此事已定,我也该动手,寻找其他的血海真传了。血海老祖……我越是琢磨,越觉得此人来历神秘。”商燕飞彻底放下心来,儿女都长大了,让他们去走自己的路,迎接自己的命运。而他自己也该去谋求自身的发展。 ps:11.11,今天是方源的生日,大家的祝福好多啊! 恭喜恒亘之旦同学成为本书盟主! 感谢轮回吧中二子同学打赏的100000起点币! 所以,我又要加更两章。那么一共就是四章加更。没错了,小本本上记得很清楚,嗯,又算了一遍,一三得四,没有算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