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二节:乎地投影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六十二节:乎地投影

?倪家的蛊师们正在全力对抗碎金河。 他们先是利用凡蛊,浇筑出一道宏伟的堤坝,然后又挖开沟渠,引流一段河流。近日来不断攀升的碎金河面,因此逐渐降低。 然而,碎金河中亦生活着大量的生命。 倪家大军侵犯了河中鱼兽的地盘,引流更让这些鱼兽感到了恐慌。 各种各样的鱼兽有的浮出河面遥攻,有的干脆奔跑上岸,发出嘶吼和怪叫的声音,杀向倪家蛊师。 倪家以土道为主,最基本的蛊虫就是一转泥蛊。土道擅长防守,倪家蛊师们组成一道道防线,早已严阵以待。 但鱼兽不仅数量庞大,更有强大凶悍的万兽王。 在鱼兽大军的疯狂攻潮中,倪家蛊师的防线被一道道破去。 “坚持住!” “杀啊!” “为族人们报仇!” “坚持到底,开创我族的未来啊!” 泥浆和血液一起飞溅,蛊师们轮番接替,抵抗鱼兽的狂猛进攻。 倪家族人们来到至尊仙窍,暗中受到方源的栽培,蛊师数量有很多。再加上小黄天中强大的生存压力,让这些倪家族人不得不紧密团结,迅速培养出了和谐共存,互帮互助的家族氛围。 在这场防守大战中,倪家大军展现出惊人的战斗力,以及坚韧的战斗意志! 终于,鱼兽逐渐稀疏,倪家大军挺了过去。 倪家大军开始反攻。 鱼兽们本来就没有多少内部组织,这一下更是处境急转直下,迅速大面积溃败。 倪家蛊师们一路追杀,沿途留下无数鱼兽尸首。 这些尸首都是蛊材,丰厚的战利品。 倪家蛊师们一路杀到了碎金河河面上,种种蛊虫催发的攻势,落入河面,激起万千璀璨的金色浪花。 “我们胜利了!” “快快快,布下蛊阵,现在还不是欢庆的时候。” “是啊,必须尽快布置好蛊阵,否则的话,又会有新的鱼兽从主河中流窜过来。” 倪家蛊师们全力布阵。 他们为了这次行动,精心准备了大半年,早有成熟的方案和部署。 然而,眼看着他们的蛊阵就要成功,整个碎金河面乃至他们脚下的云土地面都开始颤抖起来。 “怎么回事?又有鱼兽来攻了吗?” “不对劲!很不对劲!” “你们抬头看啊,天呐!” 蛊师们纷纷惊呼,一个个抬头望天,然后皆连僵硬如石。 因为他们看到了天空中降落的陨石雨。 这些陨石有的只有一亩方圆,有的却是庞大如山。 陨石密密麻麻,成千上万! 大量的陨石呼啸着,拖拽着长长的鲜红焰尾,压迫空气,带着雷霆万钧,无可阻挡的气势,重重地扑射而下。 “完了!”无数倪家蛊师脸色苍白,毫无一丝血色。 “天要亡我倪家一族吗?”死寂的战场中,一位倪家蛊师老者忽然悲愤哀嚎起来。 “我不甘心!”当代倪家族长,也是当代泥相狠狠握拳,“明明计划已经成功了大半,我族付出如此惨烈牺牲,终于治住了水患,美好的明天已经向我们招手。结果却在今天,我们就要灭亡了。” 所有人心中都一片绝望。 天地之威是如此的骇人,让这些倪家蛊师们无从抵抗,均在此刻强烈地感受到自身的渺小,弱者身上最深沉的悲哀和无奈。 但就在这时,被陨石雨映照的明亮的天地,忽然晦暗幽深起来。 呜呜呜…… 倪家蛊师们同时听到一阵阵的哀鸣声,似乎从九幽地狱传来。 空气温度似乎在急剧下降,无数蛊师都感到一阵阵强力的心悸! “那,那是什么?” “我的老天爷!” “一个黑色的巨人?!” 倪家蛊师们惊骇欲绝,齐齐瞪眼,震惊无比地看着眼前一幕。 只见一位巨人缓缓浮现而出,通体漆黑幽沉。它的身躯是如此的庞大,以至于他曲腿弯腰时,就在地面上投下极其庞大的阴影。 巨人速度似缓实快地挺身站起,顿时高度更加骇人,真正擎天之姿,肩搁浮云。 黑巨人有两个头颅,瞪起四只骇人的鬼目,鬼目狰狞放光,黑幽光芒如柱射穿苍穹! 它那数百只手臂,高高扬起,可怕的鬼爪齐齐张开,宛若穷凶极恶的黑诡大森林在瞬间成形。 漆黑巨人其中的一个头颅猛地张开,一开口,就吐出一道漆黑魂河。 魂河滔滔滚滚,掀起惊涛骇浪,卷席大量陨石。 漆黑巨人的另一张口,则开口猛吸。许多细小的陨石,就直接被他吸入腹中。 砰砰砰…… 他的鬼爪和巨臂纷纷划动,将一颗颗小山般的陨石直接接住! 倪家族人们心中掀起惊涛骇浪。 “真正是擎天踏地,摘星拿月!” “这片天地中竟隐藏着如此恐怖的怪物!” “和这头巨人相比,我们倪家连蚂蚁都算不上啊。” 陨石雨几乎被黑巨人完全抵挡下来,只余下一些碎片坠落在地。 这些碎片点点滴滴,有的坠落到碎金河中,有的坠落在云土大陆上,必然将给原本的生态带来许多难测的影响。 陨石雨最终毫无建树,而黑巨人也功成身退,宛若高山的庞大身躯缓缓消失在倪家一众蛊师的眼前。 好半天,劫后余生的倪家蛊师们猛地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。 而最大的功臣黑巨人,则换做一道魂光,重新投入方源的至尊仙体之内。 没错。 这个黑魂巨人便是方源本体的魂魄! 方源继承了影宗真传之后,便有了魂道修行的至高法门。 这个法门对魂魄展开专门的修行,总体分为两个层次:第一个层次是人魂,从十人魂开始修行,百人魂、千人魂等等,最高达到亿人魂。亿人魂便是人体极限,开始由虚返实,干涉物质。 第二个层次是荒魂。因为宿命蛊被红莲魔尊打坏,幽魂魔尊因此寻找到了突破人魂本身极限的方法。突破到荒魂,魂魄的本质已经发生了转变,单凭魂魄就能有荒级魂兽的战力。 方源的魂魄早就达到了荒魂层次,他在魂魄上的修行从未停止过,如今已经达到了六千万荒魂! 十荒魂、百荒魂、千荒魂、万荒魂、十万荒魂、百万荒魂、千万荒魂、亿荒魂! 到达亿荒魂,便是三尊六合千臂魔魂,准九转战力,能够直接力抗种种万劫,逆天踏地,屠神戮鬼,震撼世间! 这也是整个魂魄底蕴的巅峰,整个天地所能包容的极限。 亿荒魂有三头千臂,目前方源还没有达到。 方源的魂魄修为和之前魔尊幽魂相差仿佛,都是两头六百多手臂。 “幽魂的修行之法,果然是厉害。” “这魂魄单独作战,单凭本身,就有亚仙尊战力了。如果动用仙元,还能催发出杀招来。” “关键是这杀招并不是由蛊虫催发,而是道痕布置,近乎天赋本能。” 方源品味反思。 他刚刚魂魄显化,单独作战时,吐出的一道滚滚魂河,便是参考了方源追杀战时魔尊幽魂的本事。 方源按照幽魂的法门,将参考出来的魂核杀招,转变成了魂道道痕,印刻在自己魂魄的身上。 于是这个魂河杀招,便成了方源魂魄的天赋本能。 今后只要相关的道痕布置没有被破坏,方源就能迅速催动出来,而不用什么蛊虫。这是非常简单方便快捷的手段! “魂修赋能、图腾杀招,还有阵道大宗师利用自然道痕布阵……种种手段到了后来,都是殊途同归。” “有房家供应,我魂核不缺,修行到极致顶点的亿荒魂并非难事。” “这个手段可做底牌之一,外界不可随意彰显。” 五域两天中有天意时刻监督,若是方源催动这个手段,就会被天意知晓。而在至尊仙窍中,却是没有这样的隐患。 “看看形势如何?”方源再次催动煮运锅,视察自身气运。 “嗯?”方源皱起眉头。 运势不妙。 这段时间下来,他的银色光柱越发松散,竟有一种分崩离析之象! 银色光柱的顶端,那三朵云霞也有变化。 星光云霞始终占据最上风,这预示着星宿仙尊似乎是最大威胁。 而在此之下,是幽魂的漆黑气运云团。它虽然被星光云霞压着,但蔓延出来的一些黑气,宛若条条根茎,竟然穿透到方源的银色光柱之中,大有要在里面生根发芽的趋势! 而代表巨阳的金霞云团,则变厚实了很多,虽然被其他两座云团压在下面,但却有一股蓄势待发的征兆。 而在银光巨柱的周围,除了之前的云团之外,又出现了异象。 一片凸起小丘似有似无,若隐若现的阴影,透射在银色巨柱的表面…… 南疆。 风天语风尘仆仆,停下了跋涉的脚步。 他喘了一口粗气:“总算是到了。” 风天语这一路非常辛苦。他原本想要找到倪家的其他分支山寨,结果一无所获。 这是当然的。早在他之前,方源就已经将所有的倪家族人搬空了。 风天语没有立下大功,十分失落。但在一路上他却意外发现,这个倪健泥怪居然能够吞食泥土蛊材,不断增长自身战力! “那些倪家族人都神秘失踪,我若是如此灰溜溜地回去,不好交代,也不是我的风格。不如将这泥怪提拔战力,将来回去后商心慈发问,我也好回应。” 于是,风天语就一路奔波,来到了……腐臭烂泥山。 腐臭烂泥山虽然不出名,但真正计较起来,却也是名山。虽然有毒道道痕,但更多的是土道道痕。这些泥土蛊材漫山遍野,正适合喂养倪健。 “这里似乎爆发过兽潮,山脚下原本的蛊师山寨都毁掉了。也罢,我自己独自探索吧。” 风天语乃是五转修为,又有倪健傍身,一路攀登,遇到合适的泥土蛊材就让倪健吞噬。 风天语在山中呆了几天几夜,来到一处地方。 忽然,倪健将泥土蛊材呸呸吐掉。 “怎么回事?这里的泥土居然充斥气道道痕?”风天语研究之后大感诧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