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节:猪头地灵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六十四节:猪头地灵

?令狐虚乃是西漠魔道蛊仙,专修偷道。 房家蛊仙房东西怒不可遏,沙包福地开启事发突然,房家短时间抽掉不出人手,只好让最近的他来参与此事。 没想到他刚刚在青鬼沙漠,收容的那一批魂核,居然在混战中被令狐虚偷袭得手,给偷了过去。 “这些魂核可都是要交给方源的货!千万损失不得!”房东西也是倒霉,他仙窍中的资源有很多,没想到被偷盗走的偏偏是不可缺失的那部分。 房家和方源合作的秘密,是不能暴露的。 房东西也不能明吼,只好对令狐虚紧追不舍。 令狐虚近来修为上涨到了七转,速度极快,房东西已经下定决心,不追到他誓不罢休。 但他刚要离开,就被石抗一记杀招拦截下来。 “石抗你想干什么?!”房东西大怒。 石抗呵呵冷笑:“房东西,你和这些人一直围攻我这么久,这就想走吗?” 房东西气得眼角直跳:“石抗,我不参与围攻,你应当庆幸才是。是不是你已经和令狐虚暗中达成了某种协议?原来堂堂石家居然和魔道贼子公然合作了!” 房东西一开口,就是一盆脏水泼了过去。 但被石抗这一下干扰,令狐虚已经彻底消失不见。 石抗哈哈狂笑,气势十足:“我闭关数年,这是我破关而出的第一战,必定要扬名天下。你们都别想跑,来战!你们都将是我威名远播的踏脚石。” 这一番话,顿时让其他的蛊仙脸色阴沉下来。 房东西咬牙切齿:“石抗,之前你就出言不逊,挑衅我等,我等这才围攻你。不过看在同为正道的份上,我们都有使出全力。现在你不仅和令狐虚媾和,又对我们如此蔑视,你是真的想要找死了!大家一起上!” “好,我也想看看石抗仙友修行了何等手段。” “石抗,几年不见,你胆子就这么肥大。你以为就你有进步不成?” 这一次,房东西先主攻,其他蛊仙真的认真起来,在一旁掠战。 房东西打杀一阵,便由另外的蛊仙接替。数位蛊仙对石抗展开了车轮战! 石抗毫无喘息之机,压力骤然飙升,比之前高了数倍不止。 战况对他而言迅速下滑,但他却哈哈大笑,十分兴奋:“来啊,来啊!” 蛊仙们交战激烈,底下的莫利观战良久后,忽然咬牙一跃,飞入了最大的那个沙包当中去。 之前蛊仙们就是从这座沙包中突破飞出的,蛊仙们看不上的资源,一定还遗留了不少。 “富贵险中求!”莫利原本就是一个商人,他心中的赌性和冒险的精神都被激发了出来。 进入沙包之中,外面蛊仙激战的轰鸣声仍旧传来,莫利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决策是对的。 他不断深入,沿途迅速收拢了大批蛊材。 原本沙包中,也有众多的野兽和凶植,但因为之前被蛊仙们勘探了一遍,生态已经彻底打破。 到处都是野兽的尸体,不凡千兽王,甚至偶尔还有万兽王。 这些资源,蛊仙都看不上眼,随意丢弃,但对于莫利而言,却是丰厚无比。 他等若是白捡了无数战利品。 “这趟发了,真的发了!”莫利激动不已。 他又发现许多巨大的深坑,还有恐怖的毒血。 显然有荒兽,乃至上古荒兽被蛊仙们收拾掉了,但巨大的废墟正无声无息地述说着仙战的恐怖。 “如果我来探索,只怕将成为这些凶恶猛兽的盘中餐。” 多亏了之前蛊仙的探索,莫利一直深入到了沙包最核心的地带。 这里原本有整座沙包中,最有价值的资源,但莫利却没有一丝发现。 显然这里早已经被蛊仙们捷足先登了。 “若是真有仙材漏下来,哪怕只是一个叶片,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!”莫利并不甘心,既然已经来到这里,他索性将这里搜地三尺。 结果还真叫他发现了地下埋藏的一块巨石。 “这是四转蛊材飞石,蕴藏气道、土道道痕。”莫利叹息一声,这个收获和他意想中的相差深远,但聊胜于无。 莫利刚想要将这块巨大的飞石抬走,忽然飞石就裂了开来。 一个少年从碎石中跌落下来! “什么玩意?”莫利大惊,旋即好奇心大起。 这个少年明显只是个凡人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又被飞石封印? 莫利将这个凡人少年救醒。 少年表明身份:“我是中洲人氏王小二,大叔,多谢你救了我。这是哪里啊?” 莫利狞笑,一把抓住王小二的衣领:“说,你到底是怎么来的?” 王小二支支吾吾:“我,我也不知道啊。” 原来,当初在南疆的腐臭烂泥山上,孔升天意志发动仙招,利用乎地将所有人都传送走。 但他有言在先,这个杀招他只能随意传送,不能确定地点。 王小二就这样一路飞行,来到了西漠,偏巧落到了这里来。 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会被飞石封印住,莫名其妙地沉眠了一段时间。 王小二虽然也明白一些缘由,但有关中洲四大淫贼去向的秘密,他想保住。 莫利处世经验丰富,看到王小二的神情,立即就知道他在撒谎。 砰。 莫利狠狠一拳,就将王小二打得鼻子冒血,凶恶地道:“说实话,把你说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,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!” 彭达的魂魄忽然冒出,阻止莫利:“住手!” 莫利等着彭达魂魄,眼中凶芒闪烁不定:“臭小子,你想干什么?” 彭达魂魄咬牙:“莫利大叔,你是五转蛊师了,而他还只是一个孩子,只是一个凡人。为什么要对他下毒手呢?我曾经遇到的莫利大叔,是把我从沙漠中拯救的人,是对我说在外讨生活,要互帮互助的人。大叔,不要在被仇恨蒙蔽了良知!你不是这样的人!” “住口!”莫利大怒,狠狠一挥手,将彭达魂魄挥飞一旁,“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?就算我曾经不是,那么现在……人,都是会变的!” 莫利走向吓呆了的王小二面前:“既然你不想我说,那我就搜魂好了。” 王小二忽然尖叫起来,手指着彭达魂魄:“鬼,鬼出现了,是鬼啊!” 彭达魂魄:“……” “大惊小怪!信不信待会我把你也变成鬼?”莫利狠狠一拳,又将王小二揍得倒地。 话音刚落,一个奇妙的存在忽然显现,嬉笑起来:“好,很好。少年我很看好你哦。” 莫利、王小二、彭达魂魄纷纷神色一凝,三双眼眸紧紧盯着这个忽然出现的存在。 王小二大叫:“一头会说话的猪?但为什么只有一个猪头,没有身子?” 莫利却是激动得浑身颤抖:“蠢货,这是沙包福地的地灵!” 莫利走到地灵的面前:“说吧,地灵,你认主的条件是什么?” 猪头地灵飘到王小二的头顶上空,俯看他道:“我认主的条件很简单,谁是最能挨揍的人,谁就是我的主人。” 然后,它又笑着对王小二道:“少年,我很看好你哦。” 彭达魂魄恍然大悟:“我明白了,难怪外面的其中一位叫做石抗的蛊仙,如此嚣张,千方百计地想要挨打。” 猪头地灵笑道:“那个蛊仙被上古荒兽揍了好一会儿,因此见到了我,得知了认主条件。但是他却不明白,不是谁被揍得越狠,受到的伤害越多,谁能成为福地之主。挨揍是一项伟大的事业。不仅需要抗揍的能力,还需要锲而不舍、坚韧不拔的抗揍精神!” “你看这个少年,明明撒谎,哪怕挨揍,面对强大到根本无法反抗的存在,都很嘴硬。这种抗揍的精神,就很值得欣赏。” “原来还有这个说法。”莫利顿时双眼大放精芒。 在这一刻,他看到了竞争福地之主的希望! 高空中的车轮战还在继续。 但围攻的蛊仙们打着打着,都感觉有些不太对劲。 “石抗,这就是你闭关之后的实力?你现在已经被打得说话都吃力,若非我们收着力,你早就被我们揍死了!”一位蛊仙嗤笑道。 石抗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,视野都模糊了,却是哈哈大笑:“扶说!我号得很。爪台极佳,再干雾白个汇合,不成文替。” 又一位蛊仙道:“看在本家和石家关系紧密,有着盟约的份上,石抗你退下吧。你已经被揍得吐了多少次血了?再吐恐怕要吐光了。” 石抗张口想要反驳,忽然低头呕出一口血来:“方皮!喔穴多,吐一两口喔勒意。” 房东西冷笑:“石抗,你即便最擅长防御杀招,能化身石人,此刻也已经支撑不了了。此战已经让你成为西漠蛊仙界的笑柄,再打下去,你就要断手断脚。你若是识相,就乖乖交出一笔资源,弥补我的损失。我房家可以既往不咎!” 西漠正道之间有规矩,大家争夺传承点到即止,沙包福地的这些资源不值得蛊仙拼上性命。 石抗被揍得如此之惨,已经超出平常的争夺尺度。总不能杀掉他,让石家报复,让争端升级吧?这是包括房家在内,所有蛊仙都不想发生的情况。 石抗昂着头,刚开一口,身躯微微用力,导致右边的大腿忽然啪嗒一声掉了下去。 石抗连忙将右大腿拿住,按在断裂处,催动杀招,石头缝隙迅速弥合,他变身成的石人又暂且完整了起来。 石抗仍旧不甘示弱,对房东西喊道:“乃们来,喔还能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