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八节:方源,你给我等着!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六十八节:方源,你给我等着!

?消耗了这片天道仙材,方源的至尊仙窍立即增添了九道天道道痕。 一场让石宗绝望的浩劫,全部还原成天道道痕,也不过区区九道。而这场浩劫威能远超平均,正常的浩劫转化之后,天道道痕数量还要小于九道。 “大概是七道左右。”方源估算了一下。 这和吞并两天洞天的收获,是完全不能比的。 每吞一个两天洞天,方源收获数千天道道痕。方源连续吞并洞天,至尊仙窍已经达到极限,发展度高达八成。 现在他身上的天道道痕,已经突破了二十万! 因为方源的炼道成尊大计,他着重吞并炼道洞天,导致炼道道痕最多,高达六百多万! “目前,至尊仙窍不能再吞其他洞天了。所以我只能够用这个法门来增长天道道痕。” “虽然每一次增长的很少,但蛊仙渡劫那是源源不断的。用这个法子,完全可以积少成多,滴水成海。” 从长远来看,帮助蛊仙渡劫的这条路,反而更光明一些。 两天洞天积累了百十万年,才有这份底蕴。但方源吞一个少一个。 而蛊仙却是源源不断的。 石宗渡劫成功,从七转晋升成了八转。 他回到至尊仙窍之中,立即得到了许多人的恭贺,纷纷打探具体情形。 石宗早有准备,在渡劫的当天,就用信道蛊虫记录下了完整的影像。 这些影像传播开来,带给至尊仙窍的蛊仙界强烈的震荡和冲击! “主上竟如此强大!” “一瞬间,就施展出了二十多个八转杀招,这还是人吗?” “这就是图腾杀招?似乎很方便的样子!” 蛊仙们一开始都被图腾杀招吸引,随后看到贼巢出现,又齐声惊呼。 到了最后,弥天黄尘云被方源彻底消弭,蛊仙们皆是感慨万分。 “主上手段匪夷所思,真的能让灾劫提前消弭。” “历来这些灾劫都必须发泄完毕,方能平定。但方源大人竟是如此深不可测,提前就能将灾劫消除干净。” “照此来算,这个任务是大赚啊。不仅能提升修为,还有一笔相当可观的贡献可以领取。” “别忙,你没听石宗说么?他虽然渡劫成功,成为了八转蛊仙,但根本没有增添一丝新道痕啊。” “啊?还有这样的事情。难怪这个任务是补偿给我们贡献了。” 石宗没有隐瞒结果,他原本还有些犹豫。但渡劫之后,方源亲自命令他要将真实的结果公之于众。 没有道痕增长,这个消息好似一盆冰水,浇在了激动兴奋的蛊仙们的头上。 蛊仙们逐渐冷静下来。 这个结果可要好好考虑考虑了。 没有道痕增长的话,对于蛊仙而言,损失是很大的。毕竟渡劫是道痕增长的主要来源。 接下来的数天没有任何动静,但当石宗用这笔贡献换取了两只七转土道仙蛊,三记土道杀招后,便开始有第二人接取渡劫任务了。 然后,越来越多的蛊仙开始效仿,很快就在至尊仙窍的蛊仙界中形成了一股风潮。 这些蛊仙当然是精明的,他们算计得很清楚。 虽然损失了一笔道痕,但这笔贡献的价值远远大于损失啊。 蛊仙的战力、仙窍的环境,的确会因为这笔道痕的损失而减弱,但道痕这是其中一个因素而已。 决定蛊仙战力的因素有很多。比如仙蛊就是主要因素,仙道杀招也远比数千道痕更加重要。 仙窍的环境受到影响,但蛊仙完全可以换取种种仙材,栽培更多的资源点弥补回来。 更让蛊仙们选择这条路的原因是,兑换榜中有专门的项目,可以让蛊仙们自己提供仙材,然后消耗一定的贡献,从而让方源分身出手,施展食道杀招,为他们增添相应道痕! 如此种种缘由,让渡劫的蛊仙络绎不绝。 方源的天道道痕也因此不断增加着。 南疆。 可信鸿在云层中穿梭。 他和好友在通信。 “你不知道现在周围的蛊仙们,都在接取这个渡劫任务。有的蛊仙距离渡劫还早,就开始选择兑换榜单中的一项,让主上的宙道分身出手,令自身仙窍的光阴流速加快!千方百计地接取这个任务。” 可信鸿看到这里,便用信道仙蛊回应过去:“因为这个任务的贡献很可观,而且谁先得到这笔贡献,谁就能领先一步,率先启动,进入良性循环。你看那石宗,最近一定是风生水起。他实力大涨,能接取更难的任务,做更多的任务,更快地得到更多的贡献。” “可惜我此次接到了强制任务,必须要出使武家。否则我应当是第一个接取这个任务的人。” 他的好友很快回应:“你务必小心,此次你可是要去武家大本营索要乎地的。那可是天地秘境!武庸更是南联盟主!” 可信鸿却很自信:“此行我大有希望。即便失败,武庸定然也不会拿我怎样。你没有亲自领略,并没有真正认识到主上的威势。好了,我到了,待会再联络。” 可信鸿缓缓飞降。 下方正是武仪山。 武家大本营便坐落于此。 看见可信鸿,武仪山上立即飞上两位蛊仙,领头的便是武家太上二长老武八重。 可信鸿来此之前,就已经通报。 武家派遣武八重来迎,足见诚意。 “尊使请进。”武八重将可信鸿引入武家大本营。 “尊使远来,一路跋涉,定是劳累,不如先休息一番。”武八重态度很客气。 但可信鸿却是摆手:“还是先办了正事。” “也好。请稍待片刻,我家太上大长老正在处理政务。”武八重回道。 可信鸿点头,耐心等待。 他可以理解。 堂堂武家的首脑领袖,不可能随意就见到面的。不管是不是真的忙碌,这个架子得端着。 一盏茶的功夫后,武八重再次来到可信鸿的面前,领着他前往会客的小厅。 在那里,可信鸿见到了武庸。 可信鸿也不说废话,直接开门见山:“武庸大人,在下带着主上的诚意,来这里和贵族达成另外一项买卖。” 武庸和武八重对视一眼,上一次交易,武家大大受益,这让武庸面带微笑询问道:“不知是何买卖?” 可信鸿笑了笑:“主上愿付出代价,买下贵族手中的乎地。” 一瞬间,武庸瞳孔狠狠一缩,心中升腾起凛冽的杀意! “什么?!”武八重坐不住了,直接站起身来,“什么乎地?我武家哪里得到过这座天地秘境?方源一定是弄错了。” 可信鸿微微一笑,并不反驳。 武庸面色阴沉如水,打断武八重的话:“好了,八重。” 武八重立即停止了辩解,他满脸不甘和怒恨之色,双拳捏紧,手臂上筋肉暴起,死死地瞪着可信鸿。 如果目光能够杀人,在这一会儿工夫里,武八重已经用目光杀死可信鸿上百次了。 可信鸿只看武庸,对武八重置若罔闻。 他躬身一礼:“武庸大人,不知您是何回应呢?” 武庸的脸色忽然绽放一丝微笑:“方源要交易,当然可以。我相信他一定能够拿出令我们武家上下都满意的筹码。” 可信鸿看着这样的武庸,心中不禁凛然。 武庸这个人真的是太可怕了,在如此短的时间内,就接受了这个事实,并且做出了最明智的回应! 可信鸿深呼吸一口气,说出筹码:“主上深知,武庸大人对八转仙蛊威风八面的渴求。主上愿意亲自动手,炼制出这只八转仙蛊,成全武家。” “什么?”武八重再次变色,怒气冲冲地低喝道,“乎地可看做准九转的仙蛊,方源却连一只八转仙蛊都不出,拿出这样的条件来换。你们也太没有诚意了!” 武庸咬了咬牙,也道:“这的确是有些强人所难。” 可信鸿笑道:“武家擅长风道,在气道上的造诣也只在升天真传上。乎地虽然贵为天地秘境之一,但对武家而言,价值并不大。” 武八重当即反驳:“话不能这么说,任何的流派造诣都是发展出来的。我武家既然擅长风道,难道将来不能擅长气道吗?有了乎地,我宁愿转修气道,替换本命蛊!这个前景如此广大,哪一方超级势力愿意放弃?” 可信鸿瞥了一眼武八重:“太上二长老见地极佳,说话也是一针见血。的确是这样,有了乎地,气道前景十分广阔。但是……” 说到这里,可信鸿故意顿了顿,这才加重语气道:“以上的前提是……要有乎地啊。” “你!!!”武八重爆喝一声,杀机勃发,蠢蠢欲动。 可信鸿言下之意,就是武家保不住乎地。既然保不住乎地,就别提什么气道前景了,一切都是虚的。 可信鸿又看向武庸,他再行一礼,恭敬地道:“武庸大人在上,在下索性坦言吧。贵族若不满意这份筹码,我方愿意为贵族炼制三只八转仙蛊。” 可信鸿苦笑一声,神情诚恳:“这绝对是我方的底线,不能再让步了。还请武庸大人明鉴。在下也只是信使而已,做不得主。” 武庸沉默片刻,忽的笑道:“你是一个优秀的信使。这个条件我答应了,武八重,你带领可信鸿去取了乎地,还有七转的扇风蛊,都让他带回去。” “大长老!”武八重满脸不甘。 “去吧。”武庸一脸肃容。 “唉!”武八重深深一叹,看着可信鸿恨得咬牙切齿。 “随我来!”武八重快步迈过可信鸿身边,率先走出小厅。 武庸一直坐在位置上,一动不动。 会客的小厅中光线明亮,但武庸的脸色却很是黑沉。 痛失乎地,这对他来讲,是一记重击! “方源怎么会又知晓乎地的存在?难道他捉住了孔日天?” 武庸心中有很多疑惑,但他不想再去深究。因为事情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,讨论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? 良久之后,武八重回来复命:“可信鸿已走。大人,我们是否派遣能手,伪装身份,对他半路截道?” 武庸缓缓摇头:“以方源的智谋,岂会没有料到如此漏洞?不要去做多余的事情。” 武八重狠狠咬牙:“可恨呐。我堂堂武家,却保不住一座乎地!” 武庸沉声道:“要记住。就在这里,在武家的大本营,我们却不得不将到手的天地秘境出让!这是我武庸的耻辱,也是武家的耻辱。将来若有机会,我一定要洗净这个耻辱,还要千百倍地回报过去。方源,你给我等着!”